手机上阅读

第105章 第一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冷亦水没说什么,出去后不多时弄来一只烧鸡,还用炉火加着温,不过鬼媳妇一点都没碰。我还几天没吃过肉,端着一个人就全吃完。

    鬼媳妇等我吃完,又锤着腿说:“走了一天的路,脚有些疼了,给我们弄点热水泡泡脚。”

    冷亦水想装作听不见,鬼媳妇重重的哼了声,“累死了,明天什么都不想做了,我们就躺在床上休息好不好?”

    梁天罡的意思是让她每天都去给长风治疗,现在说不想动,显然是不会去治疗。她是我老婆,现在问我,虽然觉得有些过分,但还得帮着她,急忙点了点头。

    冷亦水闻言,只能说:“两位稍等,我这就去打水。”我听她的声音感觉都快哭了。而鬼媳妇却像个胜利的小女王,盘膝坐在床上,傻乎乎的笑着。

    我见状忍不住凑过去,趁她不防,吧唧的在她脸上亲了下,等我退到床脚她才反应过来,嫌弃的擦了擦脸,追上来用小拳头锤了我两下,正好冷亦水打热水回来,她才白了我一眼,嗔怒道:“小色鬼!”

    冷亦水看着我们打闹,只能假装没看见,双手放在小腹,规矩的站着,真的像个女佣。

    鬼媳妇脱掉鞋子,将白皙的小脚放在盆里,目光又朝冷亦水看去,我知道她想做什么,觉得要是那样太过分,急忙翻爬起来说:“老婆,我给你洗脚!”

    嘴里说着,人也行动了起来。我给她洗脚,不管从什么方面都说得过去,但让冷亦水来……

    “就你事多!”她又不满意的白了我一眼,不过还是欣然接受。她的脚皮肤光滑,没有任何瑕疵,而且不是裹小脚,却小巧玲珑。我用水冲了一遍,轻轻给她按了下,舒服得她小嘴微微的翘起来。

    感觉水差不多冷了,我才拿过毛巾给她擦干,扶着上床。冷亦水眼睛盯着地面,或许是觉得没有别的事了,转身要出去。鬼媳妇冷哼了一声,不冷不热的说:“我让你走了吗?待在外面候着,我有什么吩咐,你要立刻回应。”

    冷亦水在上雪峰前是有点过分,但鬼媳妇做的也差不多,多余多分的报复回去了,总不能真把她当下人,传出去不仅冷亦水难看,天山派的脸上也无光。

    然而我才多了一句嘴,鬼媳妇神情就一冷,问我:“心疼了?”伸脚就来踹,见状我急忙摇头,缩到床里面她才作罢。冷冷的看了眼冷亦水说:“没听到我说的话?我们要休息了,你就候在门外。”

    “是!”冷亦水应了声,轻轻的退了出去,关上门。

    鬼媳妇瞪了我一眼,嗔怒道:“睡觉,要是被我发现你起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闻言哪里还敢不从,乖乖的钻进被窝里,想靠近还被她给推开。

    外面风雪飞舞,风很大,冷亦水是修士,不惧这样的寒风,但黑漆漆的夜里,独自守在外面,同时还被鬼媳妇如此刁难,心里肯定不好受。

    半个小时过后,风雪声渐渐减弱,鬼媳妇的呼吸逐渐平缓,应该是睡着了,而此时门口传来低低的抽泣声。我听在耳朵里,心里也不舒服,轻轻的爬下床,穿上鞋子,做贼一样打开门。

    冷亦水听到动静,回头看到是我,急忙回头偷偷的擦眼泪。我关上门轻轻坐下说:“我老婆是有些任性,你别往心里去!”

    我本来想说,要是她在外面不是处处刁难鬼媳妇,现在也不会有这种情况,又怕她误会,认为是在说她自作自受,到嘴边的话换成:“你回去休息吧?不要候在这里了!”

    鬼媳妇威胁不治疗长风,多是威胁的意味,不会真的不治。但她的性格连我都摸不透,要是不高兴,说的很可能是真的,不过我有把握说服她。

    冷亦水的确是在哭,声音还带着几分哽咽的说:“长风师兄的伤很重,道尊也说了,掌门掌控天灵珠不如她效果好!”

    “李凡,我求你,你一定要救救长风师兄,好吗?”我都还没说话,她就接着说,言外之意是要我进秘境。

    我听了心里也有些不舒服,长风的命是命,我的就不是?于是不冷不热的说:“救人的事,只要有能力,我自然不会拒绝,但用自己的命去救另一人的命,说真的,我还没伟大到那个地步。”

    冷亦水听了我的话,凄然一笑道:“那我还是守在这里吧,至少她还能给长风师兄一个希望。”

    我眉头微皱,她只是在变相的要挟?一怒下站起来说:“既然如此,你就候着吧!”说完也不多话,转身进了房间。不过刚关上门,发现鬼媳妇眼睛就睁开了,像头发怒的小公牛盯着我。

    “老婆!”我喊了声,觉得她站不住理,也不怕发脾气的说:“适可而止,不要做得太过分。”

    她闻言嘴噘了下,猛的侧过身不看我,上床的时候她又转到外面,背对着我。我用手理了理她脖子上的碎发,象牙白的皮肤让触碰下都会让人悸动。

    我心里的感觉很奇怪,不知道要怎么做,但非常的想亲,而且想从后面抱着她,然后整个人都贴在她身上,连冷亦水的事都不想说了,借拉被子的机会,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人也贴了上去。

    “哼!”她嘴里发出一声很好听的哼哼,腰扭了下,跟我身体保持距离,不过上身依旧贴在我胸前。

    “老婆!”我难受,我不听的挪脚,感觉贴着她,那种难受的感觉才会减弱,可她就是不让,腰一下不停的挪开,上身往我身上靠。于是两人展开了一场拉锯战,谁也不说话,你来我往,人都睡成横的,两人同时发现这个问题,同时笑了起来。

    她踢了我一脚,做起来,戳了下我的脑门说:“小色鬼。”我浑身滚烫,脑袋里也昏昏沉沉的,呢喃的说:“老婆,我难受,想抱着你!”

    鬼媳妇白了我一眼,将我摆正,红着脸轻轻躺下来,背对着我说:“给你抱,但不要动来动去。”闻言我欣喜不已,从后面搂住她,紧紧的贴着。

    如果要形容这种感觉,那就好像我是火,她是冰。抱着她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梦里自己像包裹在一团水里,十分温柔,身体就是想动。

    最后自己也忘记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梦里尿床了。然后很疲倦,脑海里什么都不想,睡得十分踏实。

    第二天醒来,发现鬼媳妇已经起来了,坐在床上恶狠狠的瞪着我,雪白的裙子在大腿部位有一些污渍。我心里咯噔一下,发现自己裤子也凉冰冰的,脸一下就红了。

    难道那不是梦?自己真的尿床了?偷偷的在被子下用手摸了下,脸上顿时火辣辣的,拉过被子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

    “小混蛋!”鬼媳妇骂了声,用手轻轻一挥,阴气就将裙子上的污渍震了出来,房间里立刻充斥着一股怪怪的味道,跟我裤子上的味道极为相似。

    我脸更红了,索性躲在被窝里不敢看她,瓮声瓮气的说:“老婆,你能不能先出去下。”

    她好像很生气,咬牙切齿的说:“你个小白痴,躺着别动,我去给你找衣服!”我这才调皮的从被窝里钻出个小脑袋,调皮的做了个鬼脸,弄得她哭笑不得。

    鬼媳妇要开门的时候,我急忙说:“老婆,你跟冷亦水说,不准她进来。”估计是怪我弄脏了她的裙子,闻言一声不吭,拉开房门出去,然后跟冷亦水说了什么。后面就没动静了。

    没人了,我也不用害臊了,只是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耳刮子,都快十六岁的人了,还尿床……要是说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不多时鬼媳妇就回来了,手里举着个木桶,里面全是冰雪,放在房间里后用阳气炼化,不多时就是一桶温热的水。而冷亦水也拿着一套衣服过来,站在门口,肩上落满了风雪,可见昨晚她是真的守在外面没有离开。

    我此时也顾不上关心她,想让她放下衣服赶紧走。不过鬼媳妇都想到了,不等我说就让她到外面候着,然后背对我,让我进澡盆。

    要是平时,虽然背对着,我依然会觉得害羞,但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躲在被子里脱了个精光,两步就跳进热水里。

    听到水声,鬼媳妇才回身。也不看我,径直朝床上走去。我裤子还藏在里面,见状害羞的想喊她不要看,可惜她已经想开被子,将脏衣服全拿了出来。

    怪异的味道更浓了,她的脸也更红了,急忙用阴气将裤子上的污渍全部清除,抖了抖放在旁边。

    我躲在热水里,只好意思露出半个脑袋。不过雪峰山太冷了,水温降得很快,她走过来用阳气继续增加水温,同时盯着水面看,好像能看见水雾下的情形,羞得我一小个的缩在水里。

    她见我样子,“咯咯”的笑着说:“昨晚胆子不是挺大,怎么现在怂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