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1章 五行封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很认真的点头,巴不得多来几次。估计是眼神暴露了想法,鬼媳妇眉头一挑,警告道:“要是这次你在乱来,不成功,看我怎么收拾你!”

    “没事!相信我!”我恨不得立刻就开始,急忙催促。鬼媳妇闻言还拿出手绢,把我两个鼻孔给堵了,怕血滴在她衣服上,然后开始重复刚才的动作。

    可能是见过一次的缘故,我没有刚才的感觉,让她快点继续。白森森的胸脯露出来的时候,我还是没反应。因为她露出来的地方,现在满大街都是,而且比她还多,能有什么作用?

    听见我的抱怨,她脸上顿时羞红,声音底底的说:“你看好,给你来点刺激的。但要是囚狱打不开,看我怎么收拾你!”话音落,她索性将衣襟拉开,我心跳瞬间加快,血液完全沸腾起来,不过看清后顿时索然无味,因为里面还有件低胸的小肚兜。

    “老婆,你能不能直接点,干脆点,刚才都沸腾了,现在又凉了。”我猴急得不行,很不得亲自上去动手。鬼媳妇有些犹豫,拉着小肚兜扭捏的往下拉。没想她这个动作十分诱人,虽然还是什么都没看见,但我体内的血液瞬间沸腾。

    我本来想等着她全部拉开,不过想想可能不大,而且囚狱的事非同小可,不是拿来开玩笑的。她是我老婆,以后有的是机会,等我懂得那些事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于是急忙闭上眼睛,引导血气朝着天灵涌去。

    几乎是同时,血幕浮现,里面那个巨大的黑影出现,鬼媳妇也在第一时间拉住我的手,强大的意识就涌入我脑海中。

    那是一种很其妙的感觉,我能看到她在血海下面,每一个动作都十分清楚,感觉自己就是上帝。

    血云里的黑影见到她,立刻停止腾挪,冷声说:“你来做什么?”

    我能听到声音,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她们认识。鬼媳妇也有些迷糊,问道:“你认识我!”

    沉闷的声音冷哼一声说:“你的记忆被人封印在神木之源,自然不认识我,但我记得你!”鬼媳妇也说过她的记忆可能留在神木之源,等爷爷他们寻到八族灵珠,到时候就能知道神木之源的所在地,她也能拿回自己的记忆。

    现在它却是被封印,到底是怎么回事?鬼媳妇也有同样的困惑,问是什么人封印的,囚狱里的东西说道:“自然是李淳风和袁天罡,我们都被他们骗了!”

    我听得急了,开口就说:“它胡说!”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到,只是一时冲动才出声,没想他们真能听到,苍老的声音说:“是不是胡说,我说了无用,在这一世,在你的身上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鬼媳妇抬头看了我一眼,不过我却看不到自己,随后轻轻开口说:“小凡,你别急。”我闻言不再说话,细细听他们交谈。鬼媳妇回头继续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第八族?还是真龙?”

    “我也不知道!”苍老的声音听到这个问题,语气突然变得很迷茫:“我的记忆被封印了,失去了很多东西。但第八族的气息,的确跟我类似。”

    我感觉他不想说谎,急忙问道:“既然类似,会不会是你的同类?”

    “不可能!”苍老的声音很坚定的说:“我是独一无二的,它们同样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他的话我有些无法理解,因为世间不可能存在独一无二的东西。不过我还没问,它又继续说:“我虽然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但却察觉到它们的气息却蕴含金、木、火、土。”

    五行缺一,它没说自己,我忍不住又问:“你是水?”虚影嗯了声。我更纳闷了,金木水火土是五大属性,从古至今都有,为何会跟无量寿棺扯上关系?问出来,鬼媳妇和它都无法回答。

    鬼媳妇好像没有需要问的事了,而且她的意识留在我体内的时间越长,对我的伤害就会越大,准备退出来的时候想起什么,又问:“秘境是个虚幻的世界,你可察觉到?”

    “嗯!”估计是有共同未知的事要解开,虚影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也听不出任何隐瞒,继续说:“里面压制的东西是金属性,能穿万物,只有意识它无法穿透,所以被镇压于此,你们若是放了它,整个空间都会崩碎。你们也会跟着一起消失!”

    傍晚的时候她说这里是个意识空间,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我补充说:“它伤了人,我们需要弄清是它是什么,然后才能对症治疗。”

    “恐怕你要失望了!”沉闷的声音干笑两声,血云就开始消退,我见状急忙问:“你是什么时候在我体内的?囚狱为何存在?”

    “极阴之体、八灵之力、永恒之火、无木之地、不灭神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剩下的,我也等着你们去探寻。”它的影子越来越淡,声音也越来越远,仿佛我的身体是个无穷尽的宇宙,非常浩瀚。

    鬼媳妇没等它彻底消失就退了出来,我同时醒来,身体无比虚弱,但却重复它最后的几句话说:“极阴之体是我,封印的是水。八灵之力是凶灵八族,封印的是土。永恒之火是亡者深渊里的熔岩,封印的火。无木之地是镇魔狱,封印的是木。不灭神识是这里,封印的是金。原来我们都只是封物。”

    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里,大脑里又出现了新的问题:既然都是封物,八部凶灵为何要拼了命的抢夺无量寿棺?

    疑问是新的,但也解释了之前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五行生物的确跟无量寿棺有关。

    鬼媳妇安静的听着我的分析,完后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不过还是没法弄清关键环节。而且八部凶灵如果真是封物,当初你先祖就不可能设陷阱杀他们。”

    被她一提醒,我脑中灵光一闪,急忙说道:“会不会是八部凶灵发现了什么秘密,先祖才坑杀他们,而这个秘密就隐藏在无量寿棺内?”

    绕来绕去,最终又回到无量寿棺上,不过也不是没用,至少证明寿棺的确是所有事情的关键因素。鬼媳妇叹了口气,让我不要乱想了,早点休息,然后按着我往被窝里塞,只是这种时候我怎么能睡得着,心里是千回百转。

    过了会转过身对着她问:“老婆,既然囚狱里的它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我们到核心也得不到有用的东西,不如现在就回去,可以去亡者深渊和镇魔狱,至少不会有危险。”

    我的想法是最好的,因为它也说了,我恐怕会失望,证明长风的伤没戏。但鬼媳妇却不这样认为,说道:“秘境是天山派掌控的资源,如果不是因为长风和道尊的撮合,我们恐怕没有机会进来。即便用强,想寻到开启的办法也需要不少时间,得不偿失。”

    我想想还真是这样,道尊的反常和不断抬升我的地位,恐怕就是为了我能进秘境。而开启的方法,梁天罡保密的也十分严,那些东西是逼问不出来的。

    我脑袋里想了很多问题,最后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不过感觉身体很暖和,鬼媳妇就像一个小暖炉。第二天,我和冷亦水简单的吃了点东西,继续朝着金云出现的地方走去。

    因为要过去,我没跟她说昨晚的事,要是知道长风的伤没有希望,支撑她的那根支柱就会倒塌,加上鬼媳妇的刁难,有可能会出问题。

    整个白天,我们都没有休息,足足走了百多公里,到这里,前面出现一个巨大的空地,上面有无数倒塌的建筑,透着一股荒凉,站在高出看,能看到裂开的大地,仿佛有一把巨大的铁犁在上面来回犁了千百遍,直到现在这样千疮百孔。

    周围有几座山,但不是断裂就是裂开的,里面透出强大的气息,像被极大的兵器斩断劈开,十分骇人。

    我想起鬼媳妇的话,问她说:“眼前的这些也是虚幻的?”

    “嗯!”她点头解释说:“他经历过上古时期的大战,在意识里构筑了这样一幅画面。”鬼媳妇用手画了个圈说:“如果是真的上古战场,范围会大会很多,气息也会是毁天灭地,我们根本无法靠近。”

    我眉头微皱,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古时真的出现过这样的人?我长吁了口气,心里逐渐接受她的说法,开始认为这里只是意识。只是没想到先祖只是一方术士,却能寻到这样的地方来镇压“金”。

    鬼媳妇正准备使唤背了个大包的冷亦水搭建帐篷,远处却传来咆哮,随即荒芜的战场上快速冲来数百头异兽。

    鬼媳妇眉头一挑,欣喜道:“是不是幻觉,现在正好可以试一试!”

    我知道她要怎么试,如果是虚幻,自然伤不到我们。但进来的时候,我亲眼看到那些死去的异兽血肉模糊。急忙拉住要下去的她说:“我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