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4章 飞鹤传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吁了口气,无奈的点了点头。冷亦水这才满怀希望的戴上面纱。梁天罡再次哈哈笑道:“儿女情长的事,我们还是不要参合了!”他说着恭敬的朝道尊做了个请的动作。

    道尊也不会管这种事,微微笑着转身,不过就在这时,天际传来一声尖锐的长啸声,宛若什么东西破空飞来。我抬头的时候只看到虚空炸开一道金光,然后有一只纸鹤轻飘飘的落了下来,扑煽着翅膀,朝道尊飞去。

    他见状停下来,平伸开手掌,纸鹤落上去后骤然变成一封信。道尊把信撕开,梁天罡就自觉的错身避嫌。看完后道尊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眉头就皱了起来。

    我听鬼媳妇说飞鹤传书,它是道门保密程度非常高的传信术法,飞鹤如果中途被劫,得到的也不过是一张废纸。我怕无量寿棺出事,急忙问:“老头,出了什么事?”

    “小事,跟你没关系。”我喊了声,道尊才回过神,所以他说没事,完全是掩耳盗铃。只是他不说,我也不好问。而且现在我待在天山派已经没什么用,要是无量寿棺出事,他也没必要隐瞒,估计真的是私事。

    道尊和梁天罡一离开,鬼媳妇才朝我走来,经过冷亦水身边的时候,还轻轻笑了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然后喊着我回房休息。

    我有很多事要问,也顾不上跟冷亦水打招呼,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关上门就问:“老婆,你说冷亦水接近我,是不是因为我太帅了?”

    “咯咯!”她一听就笑了起来,被纠缠这种事,并非我的错。当然,我也不是自恋,只是想着以这种方式开口,不至于让气氛太僵硬。

    鬼媳妇拉着我坐下说:“不灭神识很特殊,里面涉及太多秘密,梁天罡是怀疑我从金属性生物口中问出什么,所以想安排一个人在你身边。”

    “可是我觉得冷亦水不像是今天才有这种想法?”我想先弄清楚这事背后有没有阴谋,也好有个防备。

    鬼媳妇白了我一眼,无奈的摇着头说:“你以为人家真的喜欢你?”我反问道:“难道不是?要不你也不会处处刁难她。”

    “傻瓜,不管怎么样,我都是为了你好。冷亦水不适合你,也不会真的喜欢你!”鬼媳妇轻轻拉着我的手,下意识的又要来摸我的头,被我躲开,回道:“她当然不适合我,天底下只有老婆你最适合我。”

    “油嘴滑舌!”她白了我一眼,好像并不打算说下去。我心里有些着急,因为秘境里发生的事,如果突然问她,会有种逼迫感。我不希望给双方都造成压迫。想了想问道:“你刚才说不灭神识里还隐藏着秘密,能跟我说说吗?”

    “神识是上古大能才能修出来的意识体,整个世界恐怕只有这一个,如今虽是末法时代,灵气衰弱,但每个修士心里都有个强者梦,如此一来,它的价值就变了!”

    鬼媳妇说到这里,我算是有些明白了,只是觉得想通过一个意识窥视到上古时期的东西,显得有些痴人说梦。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它的存在,也恰好证明那不是梦,是真实存在过的东西。

    趋之若鹜,也就再说难免。

    鬼媳妇说道这里,终于被我引上正轨,继续说道:“五属性生物的记忆都不同,金跟我说它们不是来自这个世界,而是被你的先祖召唤,并封印在这里。”

    “它的记忆也不完整,不过我猜测,它们的出现很可能只是一个意外,因此才导致你的先祖改变了原有的计划,不得不费尽周折,才将它们一一封印。”

    听完鬼媳妇的讲述,我脑袋里有些混乱,脱口就问:“不是来自这个世界,难道是外星人?”

    鬼媳妇微微一笑说:“它也说不清,我们也别瞎猜。等你打败长风,到时候必须当着天山派所有人的面表明你的态度,跟她彻底划清界线。”

    “老婆,我……”我本来想说不跟长风斗,私下里跟冷亦水说清,但才开口,她就凶巴巴的说:“不许你狡辩,就按我说的做。”

    闻言只好点头,只是大庭广众下拒绝,会让冷亦水很难看,不过那样也能让她彻底死心。没有任何逼问,交谈中鬼媳妇就说了她和“金”的交谈内容。但五行生物的记忆各不相同,现在得到的信息断断续续,无法连起来,还需要寻到别的五行生物,到时候就能彻底弄清。

    如此安排,恐怕也是先祖故意所为。

    交谈完后我心情舒畅,对鬼媳妇所言也没有任何怀疑。至于冷亦水,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跟长风决斗后都会彻底了断,现在也就不放在心上。好奇的问道尊刚才收到的信会是什么。鬼媳妇表示不知道,不过说我们不能久留天山派,处理完冷亦水的事得尽快回去。

    庞天云在亡者深渊失利,估计会在近期进行报复,同时邪派的人也安静太久了,很是反常。

    随着先祖一年的预言越来越近,我们遭受到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不过到时候爷爷和叔叔也应该回来,能挑起整个大梁。但在这之前,我还得弄清楚父亲拿走斩灵剑的意图。

    长风要跟我决斗,事就由他去张罗,鬼媳妇跟我闲来无事,漫步到后山,见到后面的属峰,忍不住想过去看看秘境入口周围,然而距离还有几千米,雪中就出现几个老者拦住去路,说没有梁天罡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我们本来就是随便看看,没必要起冲突,只能扫兴折返,不过也证明鬼媳妇说的不假,不灭神识是五个封物里最为神秘的一个。

    当然,除了这里,还有镇魔狱,它由道尊、当世唯一一个天阶强者看守,其中秘密恐怕也不简单。我们回来的时候,看到有个天山派的小弟子候在门口,十来岁的年纪,因为修为不高的缘故,脸蛋被冻得通红。

    他见到我和鬼媳妇,欣喜的跑来,将捂在怀里的挑战书递到我手里。

    我随便看了下,是长风下的战书,搞得还蛮正式。天山派的小弟子吸溜了下鼻子,声音清脆的说:“李门主,掌门让我跟你说一声,道尊有事先走了!”话音落,他折头就跑。

    闻言我眉头微皱,果真是有事,而且能让他匆匆离开的事,肯定是大事,弄得我也有些心神不宁。而且他在这时候离开,梁天罡会不会强行让我带上冷亦水?

    好在长风的比斗就安排在明天早上,不至于浪费太多时间,不管是什么情况,终归会有个结果。

    鬼媳妇整晚都一言不发,心事重重。

    第二天一早,离比斗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和鬼媳妇就把要带的东西全部收好,准备出结果后当场拒绝冷亦水。只是鬼媳妇的手段有些残酷,要我让她彻底没脸跟着。

    我们到广场的时候,上面已经聚集了数千人,差不多天山派的弟子都来了,正中间也没有正式的擂台,只是清扫出一块没有积雪的圆形空地。比斗的事我不是特别放在心上,不过要甩开冷亦水,获胜是必须得,因此还是不能大意。

    “李门主,众人都知道阴阳门能行走阴阳,手中之剑更是能召唤数千阴兵,不过现在既然是公平比斗,我想……”

    我才到,长风就给我下紧箍咒。我现在最大的实力的确是阴兵鬼王,而且他们已经知道,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不敢用。不过擂台比斗,即便他不说,我也不会用,否则比斗就完全没必要进行,闻言点了点头。我过去,人群就自觉的让开一条路,走到中间后鬼媳妇还传音提醒我:“你在这里的实力只有百分之七十,而且长风被自己意识所困,因祸得福,能够用意识构筑空间,你要好好利用。”

    冷亦水是大师姐,长风是天山派大弟子,两人实力都在地境。但梁天罡想安排冷亦水在我身边,长风就必须失败。

    只是我接触长风的时间不长,但却有种感觉,他绝不会听从梁天罡的安排故意输给我,而且他对冷亦水的情愫也不像是假的。不过他的意识空间也对他来说,从某种意义上并非是福,而是一个祸端,也是我取胜的关键因素。

    长风见我上去,微微拱手,随即一个错步,将长袍撩到腰间卡住,整个人顿时显得干练了很多。我身上穿的也是长袍,不过外面套了鬼媳妇给我做的小白绒褂,没办法把长袍撩起来,看着就有点笨笨的,对比之下,围观的人立刻为长风喝彩。

    我定了定心,尽量不被周围的因素影响,调整了下呼吸,才错步站开。

    “长风兄,小心!”我慢慢的抽出阴阳剑,上面释放出来气息立刻将周围的风雪卷走。下一刻就毫无征兆的出手,天罡星快速移动,剑锋朝他腰间挑去。

    他实力比我高,动起手来也没必要顾忌会伤到人,完全放开了手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