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5章 幽冥鬼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知道有的东西破了还能修复,但信任这种东西,只要破了,就再无修复的可能。

    鬼媳妇现在越是不问,我心里反而更难受,而且她那么了解我,心里藏了事不可能看不出来,没有逼我,只是为了给我个缓冲的时间。

    但如果这样的事最终不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矛盾就会一直存在,翻来覆去两个多小时,我终于还是决定告诉她,轻轻喊了一声。鬼媳妇好像一直在等,闻言轻轻应了一声。

    我吸了口气,整理了下思路才将整个过程说了出来,未了还很小心的说:“老婆,我不知道雪女会这样。我错了!”

    话说完,还撒娇的往她怀里凑了凑,没想到鬼媳妇不生气,眉头微皱道:“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钟馗在这个时候被放逐,细想起来,地府是对你有所图。而且雪女的修为,三生石上的誓言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

    我没听明白,小声问道:“你是说雪女做的和说的,都是假的?”

    “三生石是真,钟馗被放逐也是真,只是其中原因没有那么简单,我们得进幽冥鬼域寻钟馗,他应该知道真相。”鬼媳妇很快做出决定。

    我还没彻底搞明白,既然雪女说的都是真的,又还有什么?想到这里反应过来鬼媳妇说要进幽冥鬼蜮,急忙说:“我们现在进去还不行,怕出事,而且我爷爷他们还没回来,三十七派合并也还没头绪,不能再拖了。”

    钟馗要救,但我觉得不是现在,毕竟我跟雪女之间的关系,现在还没看到有什么不确定的因素在里面,还能等。

    但鬼媳妇却十分坚定的说:“眼下救钟馗才是重要的事,地府存在了太久,如果他们有异动,会比任何势力都可怕。”

    鬼媳妇说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说来说去,还是为了无量寿棺。忍不住长吁了口气说道:“我们把无量寿棺给官方吧,他们就算有私心,好歹也是官方组织,留在玄世界,全是私欲纠缠,周旋起来太累了。”

    斩灵剑在手,鬼媳妇和阴鬼可以算是强者,天灵珠和棺材不管在什么地方,最终都能寻回来。

    而且让官方和玄世界纠缠,能给我腾出更多的时间。

    “嗯!”鬼媳妇轻轻点头:“就按你说的做。只要天灵珠在我们手里,他们就无法寻到神木之源,我们就还有时间。”

    说起这件事,我担忧道:“先祖的记载里,八部凶灵是守护神木的种族,他们会不会知道神木之源所在?”

    “不会!”鬼媳妇一口否决道:“他们也是封物,所以神木之源所在的地方除了隐藏在灵珠里,最多就是他们封印的生物知道一些线索。”

    鬼媳妇说起八部凶灵的身份,我选择了沉默,不在言语。不过脑海里还是回想着庞天云的话,我们同是一类。

    “去吧,把事处理好,我们寻时间再去地府。”鬼媳妇催促,但外面的天还没亮,周通他们估计都还没起来。

    而且左荣的事应该不像雪女说的,去地府前,我觉得有必要再去一趟天上,问问梁天罡具体的记载。

    我往鬼媳妇怀里挪了挪,心里的大石头放下,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不过有上次的教训,我不敢又过分的举动。

    有的事,还没到那个地步的时候,过分的追求,反而是自找麻烦。我们只要是夫妻,只要同床共枕,哪怕我不懂,到了一定程度,那都是水到渠成。

    安心的睡了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精气神都好了很多,洗漱过后换上鬼媳妇给我准备的衣服出门,让周通联系官方的人,可以随时过来取走无量寿棺。

    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官方极为重视,来了两个伏击庞天云的天级强者护送,我目送无量寿棺离开,轻松的吁了口气。

    不得不说,它才是堵在我心里那块巨大的石头,一天不放下,我就寝食难安,限制非常大,现在整个事情都轻松了。我和鬼媳妇掌控天灵珠,扣住其中不被太重视的一环,爷爷和二叔他们再不济,剩下的灵珠估计也会难道一两颗。

    而在事情不到最后的时候,八部凶灵也好,古杰和呈洛师父背后的势力也好,目光都会放在已经出现的灵珠和无量寿棺上,不会找我们麻烦。

    我安排白子善去道门,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是道尊的决定,大家的决定,我们全都同意。

    但他担心如此一来,阴阳门会成为附庸,在里面没有话语权。按照正常考虑,的确会变成如此,然而经历了那么多,我已经明白,话语权不是参与和说话就能换来。

    拳头不够硬,你的提议再好也是狗屁,拳头够硬,那就有话语权。

    鬼媳妇和阴鬼,现在就是我的拳头。我让白子善到道门后不争、不索求,只要跟着他们的节奏走,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就行,然后等我们回来。

    我不在,他们若是想要强求利益,除了受到嘲讽,恐怕还有处处被人为难。白子善还有什么话想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行礼后离开。

    唯一让我奇怪的是无量寿棺已经离开,长风等人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现在的阴阳门已经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我让周通正常安排他们留下,同时还能从他们身上赚取外快,毕竟他们留在这里,每天的开支都要由天山派来出。

    他们眼里,这点收入可以忽略不计,但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那就是维持门派的资金,因为周通买下这里,耗尽了从道门弄来的钱,加上上次庞天云突袭死伤不少人,补偿和安抚都是极大的开支。

    周通从来没有开口说过钱的事,但我知道,毕竟要是有钱,这些破烂的厂房早就该拆除重建了。

    傍晚十分,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鬼媳妇就把阴鬼叫来,将前因后果跟阴鬼说了,她听完没太多惊讶,只是走过来上下打量着我,嘴里啧啧有声的说:“看不出来,就你这怂样。竟然还会有傻子愿意跟你绑在一起。”

    阴鬼本来就一直看不惯鬼媳妇对我好,现在更是毫不留情的连她也嘲讽了。鬼媳妇闻言冷哼了声说:“别说没用的。当年闹地府的时候,你到过幽冥入口,说说它的具体情况。”

    “姐,你别搞错!当年我们能大闹地府,是因为地府的十殿阎王都不在,留了一群虾兵蟹将,自然无法阻挡我们,现在可不同,别说进幽冥鬼域,恐怕我们在地府动静稍微大点,立刻就会被他们察觉。”阴鬼毫不留情的驳斥鬼媳妇的方案。

    我本来就不赞同现在就去寻钟馗,听到这话急忙说:“我看妹妹说得对,幽冥鬼域的事可以暂时放下,现在我们能做的事也很多。可以到亡者深渊,问问里面的火属性生物。在去镇魔狱问问里面的生物,或许能得到更多信息。”

    “它们的记忆都混乱了,即便每个知道的东西都不一样,我们问出来后也只会是一个不完整的信息,没有什么大用。”

    鬼媳妇直接否决我的提议,支吾了下,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的确如她所说,除了地府和镇魔狱的生物,其余生物想问它们并不难,若是真的有用,早些年谜团就被解开了,不会等到现在。

    而且若是重要,它们也不可能随便说出来。

    阴鬼见鬼媳妇决心已定,冷冷的说:“幽冥鬼域是地府禁地,听说只有转轮王进去过,但出来后对立面的情况闭口不言。至于从外面看,不过是一片迷雾,靠近后能听到里面有不少生物吼叫,估计是个大凶之地。”

    她说的转轮王自然不是父亲,而是真正的地府阎王,掌控阴界的至强者。

    我听完也不想劝说鬼媳妇了,提议道:“不如我先去找雪女,探听下口风?”

    “她都在算计你,问了且不是不打自招?”阴鬼毫不留情的个了我个白痴的眼神。我也毫不示弱的白了她一眼说:“我只是说想救钟馗,她怎么可能会起疑心?”

    阴鬼闻言不在言语,脸上十分不悦,我也见好就收,否则跟她纠缠下去,没完没了,但这件事还需要鬼媳妇点头。

    “不用,我们直接下去,我装作不知道你们的事,只说要进幽冥鬼域救人就行。”鬼媳妇眉头舒展,不过给我的感觉,她是有点不放心我独自去找雪女,心里觉得暖暖的。因为她在意,正好证明在乎我。

    决定下来天已经完全黑了,鬼媳妇和阴鬼一左一右扶着我我肩膀,整个身体顿时下陷,在出现已经到了奈何桥边上,桥上依旧拍成长队,等待着喝下孟婆汤,转世轮回。

    我站稳后就要上桥,不过被鬼媳妇一把拉了回来,“她感应到你,自然回来,由她带着过桥更好。”

    闻言只能等,不过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我忍不住问:“会不会她感应不到我?”

    “呦,才等这么会就等不及了?”阴鬼趁机给我和鬼媳妇制造矛盾,不过她话音才落,奈何桥的另一头就卷起一阵阴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