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4章 唐佳怡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鬼媳妇应该是累坏了,先洗漱然后就上床,等我弄好出来,她已经呼呼睡了,我本来想试一下阴鬼教的方法,见状也只好作罢,即便心里在想,此时也不忍心打扰她,何况几日没休息,自己也非常累。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周通就在外面喊门,我迷迷糊糊的起床,才开门周通就说:“门主,黄奕清来了,点名要见你!”

    我揉了下眼睛,让周通把人带到会客厅等着,关上门发现鬼媳妇也醒了,神采奕奕,完全没有疲倦感,不知道是睡饱了,还是压根就不疲倦,昨晚是故意。不过现在我也没心思去琢磨你情我爱的事。

    黄奕清此时来访,肯定是关于天灵珠的事,是想先发制人。鬼媳妇跟我分析的差不多,只是她说完又钻回被子里,并不打算跟我去,见状只能匆匆洗漱,直奔会客厅。

    前后等了十来分钟,黄奕清神色平静,并没有什么不悦,不过他左右的两人脸色却不太好看,见我就冷哼道:“李凡,你好大的架子!”

    像这种交涉,往往主人不会直接表现出不满,会通过下面的人说出来,其实也正是他自己的意思,我闻言拉过椅子在他对面坐下,不冷不热的说:“架子大不大,我觉得跟这事没关系吧?”

    不等他回答,我自嘲道:“几位还真是大忙人,大清早的,天都还没亮,你们就来了。唉,这可苦了我这个肉体凡胎,吃喝拉撒睡是一样都不能少,比不得你们!”

    “你……”黄奕清左边的人站出来半步,想要呵斥,但黄奕清抬了抬手,应该是觉得这样斗嘴下去没任何意义,开口道:“李凡,三十七派合并的事你应该知道,既然都是正天派,曾经属于各门各派的东西,现在都该统一归属正天派才对,你说是吗?”

    理论上是这样,字面上也是这样,但我冷笑道:“黄执事,你也应该知道,有些东西不属于阴阳门,而是属于我李家。现在是不是也该归还了!”

    黄奕清微微一笑道:“你既然执掌阴阳门,李家的东西,自然也是门派的东西。”

    扣帽子,施加压力,然后就是强行占有,他们的套路很简单,也很直接,如此一来,在这场争斗中,能靠的就只有拳头,别的都只是面子上、口头上的东西。

    我摊了摊手说:“李家的东西,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黄奕清抬手制止了左右手,淡淡的说:“实不相瞒,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不如这样,白天的时候,麻烦你亲自到内门,当面跟方掌门说?”

    “行!”我应了声,起身就让周通送客,满脸的不耐烦。黄奕清尴尬的笑了笑,还在极力压制左右手,不让他们开口呵斥。

    “忍!”我走了两步,心里冷笑一声,停下来说:“你回去告诉古阴阳门的人,白天一并把这事给解决了。”

    阴阳门没有立刻来,目的就是今天找我麻烦,说与不说结果都一样,只是刚才的口吻,完全是跟下人说话的语气,想试探一下他忍耐的底线。

    我话音才落,他旁边的人就怒喝道:“放肆!”侧身就要冲上来对我动手,不过才走出两步就被黄奕清给拉了回去,他赔笑道:“管教无方,见笑了,我一定带到。”

    黄奕清说完这话,转身带着人就离开。等他们走远,我就呢喃自语道:“又是一个小平头。”周通不解的问:“门主,小平头在密宗地位是特殊,但也不足为虑。”

    我点点头,他的分析很对,小平头的沉默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同时也是密宗不爱说话的性格习惯。但黄奕清绝不是密宗和尚,他的身份也无需掩饰,如此一来,他必然是个难缠的角色。

    俗话说的好,不怕明着来,就怕暗中捅刀子,黄奕清,就是这样的人。

    我回头看了眼周通,说道:“让弟子们寻点衣服换上,白天我们全部进内门。”

    古阴阳门的势力庞大,在没让他们害怕之前,把弟子留在这里是个隐患,只能全部带走。周通闻言转身就要去通知,脸上喜色外露,我见状又把他喊回来说:“只是去内门,不是全部进内门。你高兴个什么?”

    “不管咋说,都解气!”我以为他理解错,现在看来没理解错。安排好,我才回住处,发现鬼媳妇和阴鬼都在,简单说了下黄奕清邀请的事。

    阴鬼小拳头紧握的说:“是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了,否则还以为我们好欺负。不过小凡啊,我们可就不能出手了,得全靠你才行。”

    她们不能出手,是怕打破某种规则,这个我能理解。而且有囚狱和星光剑在,也用不着他们出手。可惜星痕的力量还是无法掌控,现在没多少时间,也只能暂时放下,毕竟那玩意不是说要做就能做出来的。

    我们吃过早饭,中午去看了下,发现个无奈又哭笑不得的事,我门中的弟子是真的没有衣服了,结果全穿上古阴阳门的人留下的衣服,而他们的服装又比较怪异,从中间开始,半黑半白,乍一看显得特别可笑。

    周通和白子善过来,两人也穿着同样的衣服,极不自然的挠着头说:“门主,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他们的品味还真是够古怪,走吧,只是一身衣服而已,改变不了什么!”我话音落,率先朝外面走去,鬼媳妇和阴鬼跟在左右,我们才出门,立刻就引来围观,看热闹的人永远不嫌事大,全都根在后面,整体看上去浩浩荡荡,足足千多人。

    途中没有任何停留,而内门也是早有准备,从门口到阶梯尾端,成排的站着数百人,脸上面无表情,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

    我们上山的时候没有受到阻拦,但跟在我们后面看热闹的人全被拦了下来,虽然不是我们的人,可气势上感觉我们就被压过一头,加上两边站着的人都是内门弟子,地境以上强者,后面的弟子脸色一下就变了。

    到山门前,门内还是同样的阵势,门口还有几个中年男子,见我们就伸手拦道:“来者何人?”

    “李凡,方宏宇让我来的,让开!”知道是故意设的阻拦,我话语也不客气起来。

    “大胆,竟敢直呼门主名讳。”他呵斥了声,冷笑着上下打量了一眼,没动手,是因为他还没有嘲讽完,果然,打量了我几眼,开口就说:“内门只有拥有天赋的人才有资格进入,你……”他用手戳了戳我的胸口,“还不够格!”

    话音落,石阶上的人同时大喝一声,全部从后面围了上来,是想将我们全部堵在这里,我门中弟子还没见过这种阵势,不少都被吓得脸色苍白,双腿都在微微颤抖。

    而刚才嘲讽我的人接着冷声说:“擅闯内门者,打断双腿扔下山。”

    他要是不说这话,我还想在解释,但这话一出口,后面的人就准备动手,见状我眼睛猛的瞪起来,他距离我很近,不防备下被吓得腰杆都直了起来,可惜还没来得及退开,我一脚就揣在他小腹上,只听“砰”的一声,直接就飞进门内。

    旁边的几人还想动手,我脑海中天罡星连续闪烁,血符开了两道,力量全部收敛在体内,快速移动中只听“砰砰”声不断,门口的人就全部飞了出去。

    后面的人见状全都愣在了当场,我回到原位,拍了拍手说:“贱骨头,说了是方宏宇让我来的,你还不信,非得做看门狗!”

    “狗”字我说的特别重,同时目光从前面所有人身上扫过,吓得他们情不自禁的后退了数步。

    我脸上冷笑,心里却长吁了口气,庆幸能进内门的没有傻子愣头青,都能看得清势头。否则以他们的人数,要是全冲上来,我未必能顾得上所有弟子。

    鬼媳妇见状微微一笑,偷偷伸了个大拇指表示赞同。我看见后,心里像吃了蜜一样舒畅,踏步就走了进去。里面的人见状,纷纷后退。

    我站在前面等着门中弟子全部进来,才扬声喊道:“黄奕清!”因为动用了星斗之力,声音传遍了整个驻地,但黄奕清和方宏宇都没出现,反倒是来了几个服饰跟周通他们一样的人,出乎意料的是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子,人长得还算清秀漂亮,只是被一身怪异的衣服映衬得让人看了都想笑。

    鬼媳妇和阴鬼直接就忍不住笑出声,周通从后面轻轻拉了我一下说道:“门主,她就是阴阳门在这里的负责人,叫唐佳怡,听传闻她在精英榜排名在前十内!”

    排名前十,正好可以试试她的势力,可以掂量一下方宏宇有几斤几两。被我轰走的古阴阳门弟子也有两个跟着,见到我伸手就指着我说:“大师姐,就是他。”

    唐佳怡眉头微皱,在距离我两三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目光扫过地上躺着的正天派弟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