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0章 最后的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星光剑上凝聚了很强的力量,但袁飙却没有动手的意思,继续说:“你有没有发现,所有的人都认识你老婆,可她从来没对你提过。”

    他说得越多,我心里越乱,怒喝一声道:“你给我闭嘴。”

    “李凡,这里的声音传不出去,我才跟你说这些,不管是官方还是古门派,跟你老婆在数千年前就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你不过是她手中的一粒棋子。”袁飙并未打算停下来,而他说的东西,只要听到我心里都有自己的判断。

    “轰!”脑海里天罡三十六星同时闪烁,猛的一剑劈了下去,周围的空气顿时凝固,黑白色光幕遮蔽了阳光,整个斗场都是混杂的阴阳之力。

    吼!

    我毫无征兆的出手,袁飙面色一变,发出一声怒吼,护住全身的金光瞬间离体,显化出金色螣蛇一圈圈缠绕,将他死死护在其中。

    阴阳剑气斩出,半道上黑白色的光幕骤然变成黑色,而且不在是阴气,光幕上显化出天罡三十六星,星斗之力独特的气息转换出来,此时剑气也正好碰到他,轰鸣声中黑色光幕破碎,他整个人倒飞出去,螣蛇虚影崩碎,落地后半跪,咳出两口血水,缓缓站起来说:“看来我是真的小看你了,但该说的还是要说。”

    我脸色一沉,心中怒火无法压制的释放出来,眼里的世界骤然变成血红色,声音干涩的说:“你只要在多说出一个字,别怪我不客气!”

    “逃避……”他抹去嘴角的血水,冷笑道:“如果用这种方法来维持你和她的关系,李凡,你太卑微了。”

    他话音才落,我身形瞬间消失,再出现就到了他面前,一拳朝着他胸口砸去。

    我是卑微,因为太依赖鬼媳妇,现在依赖成了一种习惯。我不懂什么是爱情,可无时无刻都害怕她会离去。我常常给自己寻找借口,但还是无法掩饰我对鬼媳妇的溺爱,更多的是怕失去,因为怕,才把自己放在卑微的位置。

    袁飙见我一拳打去,猛的退了半步,也不避让,反手一拳对了过来。第二次碰撞,我手上的红鳞都倒刺了起来。巨大的力量再次将他打飞出去,同时我也蹭蹭的后退了几步。

    血气上涌,血海里的虚影隐约要冲出来,而且被震回来,头脑也清醒了不少,急忙封闭了一块血符,并且对它略施惩戒,眼中的红色才开始后退。

    袁飙承受我两次冲击,皮肤上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血水很快就染红了衣服。外面的人听不到我们交谈,但他们的唏嘘声却完全传了进来,全都觉得不可思议。

    只是面对这样的议论,我已经不想也不会在去理会。袁飙再次站起来,开口道:“如果你的力量只限于这点,我们到这里就要结束了。”

    我的确只会这点,情绪波动下也不敢在开囚狱,否则会出变。我还没回答,他话锋一转道:“你可知道李家为何没落,袁家却还在鼎盛?”

    他说的问题一直困扰我,闻言停了下来。袁飙继续说道:“李家的没落,完全是拜你老婆所赐。我们袁家一直潜伏在古门派,目的就是为了查清,是什么力量一直在背后操纵无量寿棺。”

    “先祖的预言已经很清楚了,若是我们防备不当,无量寿棺会在最近遗落。背后的势力,现在也很清楚,包括古门派在内,都可以算上。”我冷声回到。

    “哼!”袁飙冷笑道:“你太天真了……我认输!”他突然顿了下,直接开口认输,让我愣了下,但很快他就传音说:“跟紧你老婆,现在所有的东西看似分散,其实都在她掌控中。第八族,永生之灵。”

    我眼睛猛的睁得滚圆,全身汗毛倒竖。真想追问的时候,他突然收了全身力量,踉跄的朝着外面走去。我正要追上去,突然发现斗台的边缘不知何时站着个白衣青年,眼神平静,却仿佛能看穿人的内心,只是对视一眼,我就不自然的急忙避开。

    “方掌门好兴致,不过现在你有对手了!”袁飙踉跄的过去,途中还吐了两口血。我不知道他是真的受伤还是装出来,不过可以肯定,这次比斗除了试探我的力量,更多的是要告诉我一些东西。

    方宏宇只是微微点头,脸上神情仿佛永远都不会有变化,袁飙继续说:“他的确能同时使用两种力量,刚才周围的人都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我听了眉头微皱,因为他是在暗示我方宏宇没有听到我们刚才的谈话,证明那些话还不能让他听去。当下也管不了别的,跟着他的节奏演戏道:“我已经赢了,是不是可以直接进入前十。”

    不争名夺利,我对排名看得不是特别重要,若非无量寿棺棺盖在他手里,我都懒得来。

    时代变了,打斗来解决问题,终归要拜。毕竟自古以来,英雄都只是枭雄手里的棋子,我不想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只想近况解决自己的事。

    “苍白鹤已经带人来找过我,我同意了他们的请求。”方宏宇平静的说完,显得对掌门之位也非常不在乎,“你若是胜了,我自然退下来。”

    他退下来很容易,而且正天派掌门的位置重要,全是因为背后的古门派,到时候架空我,同样很容易。

    实际上也就是在他们手里,是古门派掌控世俗门派的权柄,落到我手里,他们完全有能力让它变成一个头衔。想到这点也不在隐瞒,拱手道:“方掌门,我若是胜,除了你的位置,无量寿棺的棺盖必须给我。”

    “口气不小。”方宏宇难得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李家后人,有点意思。两天后,这里见!”我心事重重,脑海里不断会放着袁飙的话:第八族,永生之灵。暗示的就是鬼媳妇和阴鬼,可如果这样,她为什么还要针对八部凶灵的人?

    原本第八族的存在,随着八部凶灵的出现,已经被我遗忘得差不多,现在又提起来,又一次堵在了心里。

    方宏宇见我沉思,身形突然变淡,化作一个虚影,只听到一声鸣叫,在出现已经在几公里外,我心头一颤,鲲鹏的速度绝非浪得虚名。

    袁飙看了我一眼,抹掉嘴角的血水说:“他的实力你见识过了,还有在这里,人多嘴杂,少说话,多做事。”

    我应了声,准备离开,他又一把拉住我说:“把我的名字抹去,将你的刻在上面!”

    榜上有名,相必就是这样,可惜抬头看着数十米高的石碑我犯难了。袁飙眉头微皱,大概明白我无法御空,也不多话,转身御空而起,真的把自己的名字抹掉,加上了我的名字。

    落下来后说:“名利的东西跟我无关,爱情也一样,别忘了我们的使命。”

    我心里本来就在想鬼媳妇的事,他三番两次的暗示,让我心情更加烦躁。只是到现在我都想不通,当初为什么给我找了鬼媳妇。

    而且回到最开始,爷爷骗鬼媳妇的时候,还说李家对她有恩,跟现在袁飙说的根本不同。

    周围的人也散了,留下来的看我的眼神都变了,战斗虽然没有真的打起来,但两次碰撞爆发出来的力量都足够唬人,相信这次过后,阴阳门会有个安定的发展时间。

    可惜他们实力太弱,留在古门派终归会被压制,因为我不可能一直都在。

    太多太多的问题,回去的时候都被我抛在了脑后。现在的情况,如果袁飙说的是真的,唯一还能掌控在自己手里的,只有无量寿棺的棺盖了。

    我刚进大门,苍白鹤等人就迎了出来,他们没有看我和袁飙的比斗,不过消息已经传回来了,见状喜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李凡,你将来就是我们的依仗。”

    心烦的时候听到这样的奉承,我冷笑道:“希望不是棋子。对了,如果我取得正天派掌门的位置,天灵珠……”

    我打了个马虎,不过苍白鹤很懂事,立刻就说:“自然由你来分配!”

    “嗯!”我并不意外,毕竟地位都没了,天灵珠交出来他也保不住。我又问:“道尊是不是回了镇魔狱?”

    苍白鹤点点头,我立刻说:“我跟方宏宇的比斗还有两天,你尽快给我安排,我要去见道尊。”

    “李掌门,眼下出去,不妥吧!”苍白鹤有些迟疑,鬼媳妇也告诫过我不要轻易出去,但现在关乎她的秘密,恐怕只有从道尊嘴里才能问出点东西。

    见我坚持,苍白鹤思索了下说:“既然要去,我会尽快安排,同时也会派人保护!”

    保护还是很有必要,因为有些时候遇到危险,身边能多一个人,意味着多几分存活的机会。只是一想到见了道尊,鬼媳妇的面纱就有可能被揭开,将来的我,又要如何抉择?

    无法割舍的感情,难道真的只是一场千年的阴谋?

    驻地是道门的基础,苍白鹤无法插手内门,但在外门,他还是有很大的能量,短短半个小时就给我准备好了交通工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