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76章 灵体之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了解鬼媳妇,而且她在藏匿灵体的那段时间没有长时间离开过我,凭借她御空的能力,我睡着的时候一个来回的范围,这里是最理想的地点。

    当然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所以快要到的时候我就在心里祈祷,希望这次没有猜错,到怪坟所在地的时候,李二牛眉头微微皱了下,急忙追上我说:“门主,这地方好怪。”

    我只知道坟有些怪,而且还是爷爷召唤出来后才察觉,否则让我站在这里都看不出什么,我也不会什么风水数术,看不出什么门道,但李二牛是先天道体,很有可能察觉,急忙问:“你看出又什么不对的?”

    李二牛现在的智商依旧不如正常人,但比以前好交流多了,闻言指着老坟所在的地方说:“那里的地下正在冒气。”

    “阴气?”我问出来就觉得不是,否则我自己也能感应出来。果然李二牛摇了摇头说:“不对,是白色的气息,跟副门主好像!”我听到这话,心里吊着的一口气终于喘了出来。

    如此一来,那就不会错了。但心中也困惑,鬼媳妇和阴鬼既然要藏匿灵体,为何还要让气息泄露出来,且不是完全没必要去藏?我皱着眉头看了眼李二牛,从上到下打量,直到他整个人都不自在的扭捏起来,我才长吁了口气。

    我以为鬼媳妇算不到,没想到她早就料到了,现在泄露出来的气息,很显然只有李二牛能看到,而她清楚,不管处于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把她的灵体交给别人。李二牛智商不高,如果我要来,带着他是最安全、也是最合适的。

    至于为什么只有李二牛能看到,恐怕跟他融合过鬼媳妇的灵力有关,又或者是先天道体的缘故,毕竟像这样的人,百年难见。

    想到这里,我反而有些迟疑,既然她都算到这些细节,里面还会是她和阴鬼的灵体?如果是,那她要表达的又是什么?还是说故意用这种办法来迷惑我?

    迟疑了下,我知道没有选择,回头说:“二牛,从你看见白气的挖,直到挖到东西为止。”

    李二牛也不啰嗦,点了下头,提着镐头过去就开始刨土。

    我在周围撞了一圈,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又折了回来,发现李二牛已经挖了个直径两三米的土坑,此时正坐在边上休息,见我过来急忙说:“门主,挖到东西了!”

    他随即指了下,我看了下洞有五六米深,我走的时间不过五六分钟,他力气在大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挖出来,而且洞底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见状以为是他唬我,冷着脸说:“二牛,里面什么都没有,你咋说挖到东西了,而且你是用什么办法,怎么一下就挖出几米深。”

    李二牛被质疑,顿时就急了,脑门的青筋都露了出来,呼哧了两声,也不跟我解释了,直接跳进土坑,用镐头在里面刨了下,拉出一大圈黑乎乎的东西,指着给我看:“门主就瞧,俺是真挖到东西了,而且着东西一拉就是一大圈,挖得也就快了。”

    他说挖出来过,但周围也不见有这种东西,真要问的时候,他扯出一大团扔了上来,宛若发丝,牵扯很长,不过才扔到上面,立刻就变成普通土石。我见状急忙拉了李二牛一把,让他先上来,怕出什么变故。

    我记得鬼媳妇的坟是空的,冒出来的土也是黑土,可李二牛拿出来的黑丝变成的土是正常颜色,我用手戳了下,十分细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怪味。

    李二牛愣在旁边,见状问道:“门主,还要继续挖吗?”

    唤出黑坟的方法我不会,但它既然在地下就一定能挖出来,于是点头说:“挖,继续挖。”

    往下挖出来的还是类似的东西,一拽就是一大团,快八九米的时候,镐头好像碰到什么东西,李二牛立刻喊了声:“门主,有东西,是硬的!”我感觉是挖到了棺材,急忙让他站到旁边,刚要下去才想到下面黑漆漆的,阳光都仿佛被那黑色的东西吸收了。

    “你等我下!”我说着朝着旁边瞬移,到悬崖边捡了几根木柴扔下去,李二牛很快就点燃起来,我这才看到他站立的地方是一块石板,露出泥土的地方还隐约能看到纹络。见状急忙跳了下去,蹲下用手扫开泥土,发现不是什么纹络,而是一朵花。

    石刻有些年代了,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就惊呼道:“封印之花。”封印之花是用来封印八部凶灵的东西,随着袁家的血脉传承,这一代的封印之花是阮琳,现在出现这样的标记,是不是说先祖曾经也封印过鬼媳妇?

    洞口的直径还小,石板大部分被埋在土里,我招呼李二牛出来,两人同时动手,半个小时候地面被我们刨除一个十来平米的地方,整块石板这才露了出来,清扫过后上面出现了一行字。

    字迹是繁体字,连猜带读能看懂上面写的是什么。大致意思是:镇压永生,魔门之灵。

    稍微联想一下,想到的就是鬼媳妇,第八族就是永生之灵,而她又是来自魔门世界,显然就是先祖镇压她的地方。

    我长吁了口气,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来龙去脉,也明白爷爷当时为什么会对鬼媳妇说:看在李家为她付出的份上。

    很显然,出于某种原因,爷爷或者是叔叔他们开启了封印,我阴气入体的时候,才会想到让鬼媳妇来救我。

    真相是不是这样我无法肯定,但我认为十有八九就是这样了。石板还在埋在地下,不知道有多少面积,要是就这样挖下去,会浪费很多时间,既然李家的封印已经不复存在,破坏也就没什么关系。

    我让李二牛上去等,反手抽出星光剑开始切割石板,它不是什么特殊材质,加上星光剑锋利无比,宛若切豆腐一样切开一个缺口。

    但切割的石板落下后没有传来坠地的声音,显得静悄悄的,我贴着洞壁眉头微皱,用火把照了下,只能看见五六米的深度,往下就无法照亮,好像是个巨大无比的洞窟。

    不会御空,我还真不敢贸然下去。点燃了另一根木材,将手里的直接扔了下去。火光一直下坠,我才看清里面的样子。

    它是个石室,不深,有二十几米的深度,而刚才落下去的石板,此时已经碎成粉末,因为没有发出声响,我断定中间部分有什么机关,它是被机关给粉碎,所以我无法听到声音。

    石室的正中间是个石台,上面放着一口棺材,火光暗淡得很快,我只是看到一个大概轮廓,但脱口就失声道:“无量寿棺!”

    下面停放着的棺材,跟无量寿棺竟然完全一样,只不过气息略有不同。见到它,我心里更加肯定,鬼媳妇在这里留了什么东西想要告诉我。

    李二牛听到我在下面说话,趴在洞口问:“门主,发生什么事了。”我抬头笑了笑说:“没事,二牛,你去给我找些干柴好不,速度快点,不要走远!”

    因为他身体的缺陷,我尽可能的吩咐详细点,否则以他的智慧,近处没有,很可能跑到几公里的地方去找,毕竟山顶上本就没有什么树,只有悬崖边上有一些。

    李二牛听了我的吩咐急忙跑开,我又将手里快要燃烧完的树枝扔了下去,细细打量起来,可以确定模样跟无量寿棺没有区别,但绝不是无量寿棺,至于里面,很可能就是鬼媳妇和阴鬼的灵体。

    柴火很快燃烧完,里面又暗淡了下来,我只能在下面等李二牛,而黑暗笼罩中,下面突然传来一声冷笑,通过地洞,声音被放大了很多,能够清晰的听到。

    我急忙拿出八卦转轮,冷声问道:“谁?”

    “咯咯!”里面又传来笑声,十分阴冷,可跟鬼媳妇的笑声有几分相似,闻声我急忙喊了声:“老婆,是你吗?”

    “门主!”李二牛的声音突兀的从头上传来,吓得我打了个激灵,急忙让他把柴火点了扔下来,光亮再次驱散了黑暗,可是里面什么都没有。

    石板被打碎,后面扔了两次火柴都没问题,我估计里面的阵法或是机关应该是一次性的,不过出于小心,还是开启了两道血符,吩咐李二牛我不喊不要下来。

    红鳞布满全身,我才纵身跳了下去,安全落到墓穴内,我半蹲着等了会,没听到其它动静,才将抱着的柴火搭起来,全部点燃后才朝着中间的棺材走去。

    无量寿棺上有四条金龙,这上面也有,我用星光剑轻轻刮了下,立刻就刮下一层金粉,露出下面漆黑的材质。

    我长吁了口气,不管里面的灵体会不会反抗,棺材我都必须开,既然如此,就没必要磨磨蹭蹭,剑刃从缝隙中插进去,稍微用力,棺盖就翘了起来。

    但就在这时,角落里突然传来鬼媳妇的声音:“小凡,你真的要取我的灵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