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2章 潜伏的危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怎么都想不到,当初用来对付蛇灵族的办法,现在被人用在我身上,完全没有办法破解。

    唐佳怡跟我没什么交集,只是见过一面,不过她现在眼里露出的不屑和鄙视,对我来说还是非常不爽。因为她是古阴阳门的人,而我是阴阳门的人,她看不起我,看不起的就是阴阳门。

    我对古阴阳门没什么好感,个人的话完全没有抱大腿的意思,但对周通他们来说,古阴阳门才是一个真正的庇护伞。想要让她们保护,能看上眼就是前提条件。

    毕竟庇护与被庇护之间,同样需要利益来维持,眼下能展现出利益的就只有我,只要他们在我身上看得到利益,阴阳门也就寻到了一把保护伞了。

    我思想开了会小差,不过跟我想的一样,趴在地上不起来,方宏宇也就没动手,给了我一点喘息的时间,只是眼下还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而此时外面的议论一边倒,都在嘲笑我是个起不来的老乌龟。毕竟在这里的都不是傻子,我趴着的目的他们一眼就看穿。方宏宇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你能趴到什么时候。”

    里面的声音外面听不到,但即便他不出手,我一直趴着脸上也挂不住,重要的是趴下去改变不了结局。无奈下双手杵在地上,作势就要起来。方宏宇在旁边一直盯着我,身体才起来一半,腰间就被重重的踹了一脚,红鳞全部倒刺起来,想给他造成一点伤害,可惜他速度太快,鳞甲边缘张开的时候,他已经收手离开,而我再次在地上爬着飞了出去。

    不过刚缓过一口气,脑海里就想起唐佳怡的声音:“蠢货,速度再快,那也是在肉眼看来快……”我只是听到这里,顿时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速度快过肉眼的时候,我们看到的就不在是真实的东西,而此时最真实的只有感觉,后面的话估计是嘲讽几句,我自动过滤。等心静下来后缓缓闭上眼睛,说来也怪,虽然我的感觉一直很敏锐,但这次很特殊,几乎是呼吸平静下来的瞬间,周围的一草一木都变得清晰起来。

    我心里惊喜不已,可见是天罡三十六星融合后得到的好处。稍微调整了下心情,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立刻就起身,而是趴在地上瞬间移动到另一个地方,并且快速起身。

    方宏宇等我已经有几分钟了,高度注意下,突然发生变化反而会出现更长的反射弧,等他过来的时候,我身子已经站了起来,脑海里出现一个模糊的身影,快如闪电,但跟唐佳怡说的一样,速度快到极致,眼睛会跟不上,可感觉不会。

    察觉到白影袭来,我继续闭着眼,囚狱的力量却尽数凝聚在右手上,没有任何保留的就打了出去。

    方宏宇的速度太快,我用感知应对他两三次可行,多了同样会被察觉,最后都能想出克制的办法,所以打算是趁他还不了解的时候,一击分出胜负。

    “砰!”几乎是我才出拳就对上白影,空寂的山中发出一声沉闷的炸雷声,周围的声音顿时消失。

    我只觉得胸口一闷,张嘴就吐出一口血水,然后才急忙睁开眼睛,看到方宏宇整个人头发倒竖,横飞了出去,胸口凹陷,血水已经染红衣襟。

    踉跄了两步,我站稳身形,而方宏宇重重的砸在后面的精英榜上,眼中无光,感觉是失去了意识。

    力量和速度相比,后者占据了优势,但当这个优势消失,不得不硬碰硬的时候,力量终归是力量,不容被小视。

    我踏步要过去,并非再次出手,只是想接住正在往石碑上滑落下来的方宏宇,但玄风一个闪身就拦在我前面,清风子三人快速过去将方宏宇扶住。

    玄风神情戒备,言语生冷的说:“李门主,胜负已分!”我本来就不想下杀手,闻言微微点了点头,他见状才松了口气,微微颔首,依旧拦在我前面。

    清风子、玉虚和清虚扶着方宏宇,突然御空离开,我见状眉头微皱,倒不是他们把人带走,而是三人离开的时候,虚空中又一道淡淡的符纹闪烁,人到了内门建筑上空,符才隐隐消退。

    心中暗道:难道这就是正宗道术?如果是,那他们手里是不是还有法宝,跟古代神话中出现的那些东西一样?

    玄风面容很冷,感觉除了防止我下黑手外,别的话一句都不想说,我看在眼里,自然知道问他问不出结果,不过想到飞天遁地,随心使唤的法宝,心里到是充满了期待。

    外面的人一阵低沉的议论,见到我们在里面一直没有说话,这才慢慢安静下来。而我也在这时候开口问道:“是不是现在,我就是正天派的门主?”

    正天派是古门派再次进入世俗弄出来的产物,我说了不算,还得有古门派的承认,而古门三杰的实力和地位,完全有决定的权利,否则他们也不会来这里。

    玄风问言淡淡的说:“将你的名字刻在精英榜第一,你就是名副其实的门主,不过做上这个位置,你就有接受别人挑战的义务。而只要战败,随时都要让出门主的位置。”

    我就是用这种办法上位,没理由不同意。只是古门四杰不会看上这个位置,但古门派中不会只有一个方宏宇,甚至有可能存在比他更强的人,现在玄风告诉我这话,也是在警告我,古门派随时都可以收回这个位置。

    重要的是当五行生物离开后,我的实力会大打折扣,到时候……想到这里,我目光从玄风身上扫过,看到的不仅是他,而是看到了无数个强大的古门派,心里一横,再也不把正义压在自己心上,到时候魔门开启,他们若是不管,我尽完最后的力,后面的事也就不管了。

    我之前一直心事重重,说白了就是自己用道德绑架了自己。古门派既然想看能够长生的世界,那也就有承受其害的义务。

    想到这些我点点头,只是回过神又犯难了。玄风笑道:“李门主,现在可是精英榜第一,难道也要人帮你刻上去?”

    “难道不行?”我诧异的问了句。玄风笑了声,低头摸着自己的鼻子说:“倒也不是不可,只不过李掌门要是这样做了,将来可就要成为一段佳话了。”

    我心里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暗中扫了眼身后的人,能御空的,估计没一个愿意为我刻名字。至于唐佳怡……我看过去,她立刻嫌弃的将目光移开,装作没看见。

    玄风知道我无法御空,此时有刁难的意思,催促道:“李门主,请!”分明就是想看我笑话。见状冷哼了一声,错身从他旁边走过去,距离石碑十米左右才停了下来。

    十米直线,加上石碑十几米的高度,而刻名字的地方又在顶端,斜的距离不亚于二十几米,不知道剑气能不能到。但不刻和尝试不成功都是一样的丢脸,既然如此,不如赌上一赌。

    我平心静气,封住囚狱,脑海里只有星辰闪烁,周围的百颗小星也跟着闪烁,力量瞬间达到巅峰,我突然大喝一声,猛的抽出星光剑,所有的力量注入其中,剑气骤然暴涨,一道白光从方宏宇名字上扫过。

    见到石屑飞起来,我才送了口气,趁着凝聚出来的力量,一鼓作气挥动剑尖,把自己的名字刻了上去。只是距离太远,加上我的字跟鬼媳妇有的一拼,歪歪扭扭,刻得也比较大,非常显目。

    但现在围观的人,看的不是我字好不好看,而是在看我刻字的手法。我收剑散掉身上的气息,玄风轻轻的吐了口气,过来恭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李门主,你得到这些功法和神剑,应该有过不少奇遇吧!”

    “奇遇算不上,只是吃了些苦头,好在我老婆跟着,最后都有惊无险!”我淡淡的回了句,心里却十分戒备。因为他没多过问一次,就说明更加垂涎我手里的东西。

    玄风笑了笑,没有在继续这个话题,只是目光不经意的从我腰间的剑上扫过,毫不掩饰心里的好奇。我见状冷哼一声道:“现在还需要履行什么程序?”

    “掌门令。你跟我来!”玄风说着朝着山下走去,到悬崖边还沉声说:“通知内门和外门弟子,全部到内门广场集合,恭贺李门主担任掌门之位。”

    方宏宇不在,而我已经取胜,他说这样的话并不奇怪,只是他的语气,无时无刻都在告诉我:正天派的掌门,依旧要听他们的。

    不过我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个,是古门派对我的垂涎,若是五行生物离开,鬼媳妇不在,他们会不会动手抢夺星光剑和斩灵剑?

    现在谁都不敢保证,毕竟在正的正派,组成它的也是人,是人就会存在欲望。而星光剑和斩灵剑的来历都不俗,足够他们撕下面具。

    眼下我也想不出好的对策,但也不能等到那一天的到来才想对策,到时候,恐怕一切都已经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