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08章 设局逼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通绕道回屋,不多时将李二牛叫了出来,借口去吃宵夜。

    阮琳冰雪聪明,已经猜到什么,等他们一走就问:“有什么事你说吧?对了袁少表哥带你去古籍搂没有?”

    我们到密室的事没跟她提起,私下里就做了,现在也没必要让她知道。拉着她说:“我们到院子里说!”

    侍从端来茶水和点心后就被我呵退,气息稍微外放,若是有人在附近偷听,能第一时间察觉到,做完这些我也没有绕弯,开口就说:“我想让你帮我偷阳转轮,你放心,我不是要掌控它,拿到后,它会由袁少保管。”

    袁家的东西,若是我想占有,阮琳说什么都不会帮忙。她闻言眉头微皱道:“你们突然要投阳转轮,是不是在古籍上见过什么?”

    不知道是因为她是女孩,还是跟我有过婚约,打心眼里不想见到她还是怎么,我十分不愿意她跟着去魔门世界,但现在若是说出真相,凭她的性格,到时候肯定会跟着去。

    犹豫了下,最终还是选择没说,只是保证道:“你相信我,阳转轮永远都会在袁家人手里,我绝不染指,但现在它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袁少说只有你能接近袁叔叔。”

    阮琳跟我的关系说不出感觉,只是每次有求于她,我都不会拐弯抹角,好像是十分信任的那种,都是直接说出来。

    她没有立刻答应,毕竟阳转轮不仅是袁家立派之物,更是家主令,偷窃它的行为可以说是重罪,即便她真的是袁叔叔的亲生女儿,到时候恐怕也免不了重责。但我相信只要真的偷到,我离开这里后袁家想找到我也不容易,只要没寻到阳令,袁叔叔也不可能公开这事,到时候也就不会明着重罚阮琳,加上他特殊的疼爱,不会有太大问题。

    我将这些厉害都想了遍,此时也放心的逼她。

    阮琳见我问了两遍,叹了口气说:“袁叔叔身上有旧伤,实力已经大不如以前,而且不能跟太多人接触,否则他们身上的生气会让他的伤势加重。”

    我在古籍上没看过相关的记载,但不难想象,因为二叔和三叔出现变化的时候,是一具骷髅,骷髅往往象征着死亡,跟生气正好相对。

    他们唯一的不同是袁叔叔被巨脸打伤过,二叔他们没有,只要隐藏自己的实力,还能苟且偷生。

    我点点头,没有插话,因为阮琳不会平白无故跟我说无用的话。稍微顿了下,她继续说道:“不过袁叔叔每个星期都会让我去陪他,时间不多,只喝两个小时的茶,想要把阳转轮偷出来不容易,何况他每都会查看,发现丢失后你们走不了。”

    每天查看,两个小时,还是面对面聊天,想要偷出来的确不容易。闻言也不好在逼她,只是试探的说:“要不你寻下机会,若是能带出来……”

    我说到这里突然停下来,因为发现阮琳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眼中有些说不清的复杂神情,只是对视两秒,我就尴尬的低下头,摸了摸鼻子。

    阮琳突然问:“李凡,若是没有紫霞,你会履行婚约吗?”

    事情都过去了,可是我们心里都留下了印记,要说真的不在乎,好像不可能,毕竟婚约这种事,特殊。

    “咳!”我咳了声,“这种事不好假设吧,毕竟是过去的事,也没有假如这种说法。”

    阮琳理了理头发,不依不饶的问:“就算没有假如,但你现在就给我假设出一个结果,否则我就不帮你!”

    闻言我也是十分无奈,低着头小声说:“会!”没有鬼媳妇,能娶到阮琳,平平凡凡过一辈子也好,而且那也是我唯一的选择。

    命运,它开的不是玩笑,而是在前路上,给你设下无数的拐角,转过去后会遇到谁,发生什么事,谁也说不清。

    阮琳得到我的回答,很开心的说:“有你这句话就行,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有消息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不过在这期间,你可要做好准备。”

    我急忙说了几句感谢话,忐忑的将周通和李二牛喊了回来。今晚袁少没有过来,而是半路分别,我估计他也是要去安排后事。

    我跟周通商量了下,要不要把这事告诉袁飙,到时候能多一个人帮忙,不过两人讨论了下,最后还是否决了。

    袁飙墨守成规,不会去违背父辈的意识,跟阮琳我们都不同,只是到时候如果只有袁少跟着,不知道他掌控阳转轮,不知能不能跟我的阴转轮合起来,若是不行,也是得不偿失。

    周通跟我吃了点东西,随后休息,往后几天我都没见过阮琳,袁少没事的时候也过来跟周通喝酒,两人经过那一晚,以前的不快都消除了。大家族,驻地很大,也没人会留意到我们在做什么,倒也方便商谈。

    第三天晚上,阮琳匆匆过来,正好袁少也在。见她来我们都有些紧张,若是阳转轮被偷出来,安逸的日子就要结束了,随后就要实行下一步的计划。

    阮琳过来后神神秘秘,走到石桌前蹦蹦跳跳的绕了两圈,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一个巴掌大小的古玉盒子,得意的放在石桌上。

    袁少猛的站起来,惊呼道:“你得手了?”说着捧过玉盒,激动的抚摸起来。

    我没见过阳转轮,也没见过装它的盒子,但看都没看就说:“假的!”

    袁少眼睛一愣,又细看了几眼,“不可能吧,我虽然没见过阳转轮,但放置它的盒子从小看到大,不会认错。”

    我笑了笑说:“要是连你都骗不了,如何骗得了你父亲。”我随即看向阮琳问:“你这个方法能行?”

    “只能试试了!”阮琳也没底气,“盒子下有感应机关,只能用同等重量的物件替换,玉盒是我找人做的,分量大小跟那个完全一样。”

    “还真是假的啊!”袁少满脸失望,顿时失去了兴趣,将玉盒放下,不解的问:“李凡,你又没见过我家的阳转轮,为何一眼就知道它是假的?”

    我笑了笑,指了指阮琳说:“我看的不是物件,而是人。若是真的得手,她且会这么悠闲的转了几圈,早就让我们跑路了。”

    “聪明!”阮琳夸了句,我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说实话,只有鬼媳妇的夸奖,才会给我带来愉悦,因为那是她对我的认可。可能是年纪相差,加上她智慧远超我,如此才迫不及待的想在她面前表现,但对于其它人的夸奖,完全是可有可无。

    袁少叹了口说:“我真是看走眼了,看来外面传闻你靠女人掌控阴阳门,是个狗屁消息。”

    我笑了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毕竟外面的传闻,有多少是人云亦云,又有多少是妒忌。何必去理会。

    “小琳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阮琳虽然有智慧,但袁叔叔也不是好蒙骗的人,我心里抱着的希望始终不大。

    阮琳收了玉盒说:“明天,明天中午,只要得手,你们必须立刻离开,后面的事又我来担着,你们不用管。”

    我点点头,不知道说点什么好,过了好一会才抬头说:“谢谢。”

    阮琳笑了笑,开心的朝外面走去。

    袁少看着阮琳的背影,走远了才小声问:“李凡,我听说你跟小妹有婚约,是不是真有这回事?”

    “祖上定下的,不过瑶婆看不上我,取消了。”我不想重提这件事。但袁少翻了个白眼说:“瑶婆还做不了这个主吧,取不取消还得我父亲说了算。”

    他不说我还真没想到,祖上的婚约,照理说只有袁叔叔有取消的权利,可是我这次来,他也没提这事。

    细细想了下,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第二天一早,袁少偷偷收了行囊过来,周通我们三人原本就没带多少东西,随时都可以走,只是随着时间推移,众人都开始紧张起来。中午的时候,阮琳身影出现在回廊出,还不等我们说话,她就急忙挥手,到门口就见一个玉盒抛了过来,我抓在手里,不用看都知道这次是真的了。

    “走!”我将玉盒递给袁少,急忙让星光兽变大,然而还没等我们动身,宅院瞬间就被数百人围住。

    阮琳脸色一变,十分焦急。我开始还以为是她故意串通袁叔叔,现在看来不是。

    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袁叔叔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来:“你们想去那?”人群让看,还是那个中年男子抬着他过来,到门口停下,袁叔叔咳了两声说:“你好大的胆子!”

    我脸色一下就变了,冷着脸问:“你早就知道了,对吧?”

    “袁家的地盘上,身为袁家家主,自然要了若指掌。”袁叔叔笑了笑。我可没心思笑,他放任我们进密室,直到偷了阳转轮才出来逮个正着,显然不是故意要治罪于我,但他想做什么?

    我上前拱了拱手,恭敬的问:“不知道袁叔叔这样做,图的是什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