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1章 离开前夕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雪女看不出什么,又将阴转轮扔了回来,随后消失在房间里。我和周通商讨了下官方的意思,如果他们真的想让所有修士离开地球,我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

    可惜在这件事上,自己没有任何主动权,只能让周通联系苏白,探听一下他们有没有什么计划。

    周通和李二牛离开,房间里就剩我和阮琳,看她的样子并没有离开的打算,我也不好逐客,两人都不说话,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她也意识到,但依旧没打算离开,而是将阳转轮递了过来。它只有袁家血脉能用,我拿过来也无用,怎么看都是那个样子,只是为了缓解尴尬,还是翻来覆去的看了几分钟,实在无奈,趁着归还阳转轮的时候说:“时间也不早了,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好,早点回去吧。这里我们也不能常在,否则古门的人会追来。”

    过街老鼠,同一个地方自然不能待太久。没想我话音才落,阮琳眼眶一红,两道清泪哗的就滚了出来,轻声抽泣起来。

    她一哭,我被吓得手忙脚乱,急忙蹲下来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什么地方不舒服。”

    “心里不舒服!”她到不客气,只是把我呛得不知道如何回答。阮琳边哭边说:“别人新婚,身边都有爱人陪着,我们虽然是迫不得已,但也拜过天地,但你何时跟我独处过。”

    我心里暗自抽了口冷气,她只是暗示我要洞房花烛。我为了阴阳转轮能带到魔门世界,跟她成婚鬼媳妇不会怪罪,但若是真的洞房,到时候……

    然而这种事又无法直接拒绝,毕竟整件事阮琳是为了帮我,到头来,受委屈的也是她。

    现在都说男女平等,但传统的观念无法消除,它永远都只是一句空话。

    阮琳说着更加伤心,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我知道她不是在给我演戏,而是真的心里难受。见状吁了口气,安慰道:“那就留下来吧,我陪你,但我们之间永远都是朋友关系。”

    我心里只有鬼媳妇,那种从小就奠定的念头,不论眼前有在大的诱惑,终归很难改变,而且婚姻始终如一,也是做人的原则,我不希望阮琳产生误会。

    “嗯!”阮琳闻言破涕为笑,大大方方的起身说:“床很大,我们一人一半。”

    “这……”我还没来得及拒绝,她已经开始整理床铺。我见状也不好在说什么,洗漱后极不习惯的缩到床里面。阮琳年纪比我长,性格也比较外向,但爬上床的时候,脸蛋还是红彤彤的,生得十分诱人。

    她躺下后拉过被子,两人都不说话,也不敢动,就这样静悄悄的听着彼此的呼吸。过了好一会,她才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心里只有紫霞,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现在也好,拜过堂,同床共枕过,也算给自己一个交代。”

    阮琳说的很平静,可听在我心里却有些心酸。忍不住轻声说:“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没事,我只是唠叨两句!这样心里舒服些。而且跟你成婚,是我自愿。”阮琳说着突然侧过身,吓得我赶紧往里面缩了缩。她见状轻轻笑了笑,好奇的问:“你跟紫霞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晚上都睡一张床?”

    “嗯!”她的问题有点过线,可不回答又不知道说什么。阮琳非常好奇,继续问道:“那你们都做些什么?”

    我脸上顿时滚烫如火,当初鬼媳妇骗我说洞房了,结果后面才知道……不过她说了,在见面,就会做我的女人,时间还长,不急于一时。

    阮琳见我支支吾吾,身体又朝着我靠了靠,此时我后背都已经贴在墙上,无路可退,而她还在得寸进尺。

    眼看着就要贴在一起,我结结巴巴的说:“阮琳姐,你别这样好不?”阮琳呼吸略微粗重,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也不说话,过了好一会突然叹了口气,轻轻挪到外面,背对着我不知道想什么。

    我见状长吁了口气,还真怕她趁虚而入。

    我第一次跟除了鬼媳妇的女人同床共枕,彻夜无眠,第二天天还没亮就想起床,但从里面爬出来的时候,阮琳突然用脚绊了我一下,重心不稳,一下子趴到她身上,虽然隔着被子,但四目相对……

    两秒后我就反应过来,狼狈的蹿下床,鞋子都没穿,拉开门就跑了出去。到院中坐下,脸颊还是一阵滚烫,正胡思乱想的时候,魔境突然有异动,里面传出阴鬼的声音:“呦,看不出来,桃花运蛮好的,我们走了还没三个月,你就跟别的女人上床了!”

    “别乱说!”我几乎是用吼来警告她,阴鬼的嘴比刀子还利,我不敢跟她斗嘴,否则到时候白的都成黑的,急忙将这几天的发现告诉她。

    我本以为她不知道阴阳转轮里的两滴血情有可原,但灵国玉玺碎片不可能不知道,毕竟阴转轮对她和鬼媳妇来说都不陌生,没想到她听完一脸茫然的问:“你确定这些是真的?”

    “袁家古籍记载,不会有错。”

    阴鬼听完,镜中面容顿时阴沉,急忙问:“现在阴阳转轮都在你手里?”

    我闻言趁机解释了跟阮琳的婚约,她听我重点不在阴阳转轮上,而是急于解释拜堂成亲的事,立刻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你带着它们来魔门世界,到时候我帮你劝劝紫霞,指不定能让你再娶几个老婆。”

    “拉到吧!”我白了她一眼,魔性的笑声中,魔镜也恢复如常。至于她的话,我完全不放在心上。爱情无法共享,我不是古代帝王,无需跟自己的老婆都要斗来斗去。

    而且不说这点,只是鬼媳妇那脾气,根本就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好在我心里也没这个心思,几秒种后就平静下来。

    我还能偷空休息下,周通却马不停蹄,早饭时间就带着苏白过来,大家都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交谈也就开门进山。

    苏白的想法是让我交出昆仑印和四方阵,化解仇恨后用永生之力来作为诱惑,只要到了魔门世界,面对异界的强者,为了生存,到时候都是一股力量,不分彼此。

    人类的意识的确是这样,只是他太不了解古门。永生虽然诱惑,但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冒险。若是追求永生之人,即便有仇怨,到时候他们也会跟随。

    听完我的话,苏白陷入了沉默,见状我脸上也挂满失望,知道他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那继续留下的意义也不大。阴阳门四分五裂,无法对外传递消息,只有通过官方来散播我们即将前往魔门的消息。

    时间定在一个月后。

    古门的人不会放任昆仑印和四方阵被带进魔门世界,到时候自然会反击。如此我们要如何进去,还得有个周密的计划。

    苏白临走前,突然问我地府动向。我跟他直说,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地府要做什么,魔门世界他们显然不会去,但要我留下魔镜,很显然是有别的去处,而我也会按照约定留下魔镜。

    听完我的话,他什么也没说。只是不管他们要做什么,一个月后,这里发生的事都跟我再无关系。

    想到这点心里没有任何轻松,反而是有些沉重。我白天找到雪女,让她给我们暂时提供保护,因为要离开,必须有个集合的地方,人全部凑到一起,很有可能会被古门一锅端。

    没想到我跟她说要走的事,雪女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情绪低落的说:“李凡,我们这一走,恐怕已无缘再见。到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当初我设计用誓言将我们的名字一起刻在三生石上,不为别的,只是想在地球上留下一个能够长存的标志。将来若是地府无路可走,还能通过三生石上的联系回到这里。”

    我听完哑然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不过这件事还真是一直困扰着我,现在说清楚,心里也不用时刻惦记。只是不解的问:“地球上那么多人,为何偏偏选中我?”

    雪女笑了笑说:“凡人的三生,再长不过百年,而你有紫霞护着,能延续更长的时间。现在你知道了,那就要记住,千万别死得太早。”

    “放心吧!”我接着问:“你们要去的是什么地方,地府无以计数的阴兵,到时候也会离开?”

    我觉得最重要的问题还是她们离开后,地府轮回怎么办。

    雪女见我不停发问,也不着急,等我全部问完,才说:“我们要去的地方很远,阴兵会全部带走,我们离开后,阴阳轮回不会变。”

    她用了个很远,那就是不想说。知道阴阳轮回不受影响,我也没太多担忧。白天周通弄来丰盛的饭菜,几人安安心心的吃了顿饭,享受这难得的安宁。

    但筷子刚放下,周通就说:“门主,我们过去的时间,是不是要想办法让夫人知道,否则我们恐怕应付不了魔门生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