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19章 被抓了壮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星光兽停下来,它身上有百余人,实力都不强,周通我们几人立刻散开在虚空,让它处于中间位置。

    虽然在魔门世界,我们也同样是弱者,但遇到危险,反应能比他们快不少。二叔和三叔用龙虎山的易容符改变了容貌,然后才按照星光兽指的方向落下。

    我们所处的位置有很厚的云层,他们落下去后就无法看见,只能在心里祈祷。周通抹着额头的汗珠过来说:“门主,这天若是没有黑夜,那下面的植物是如何生长?”

    植物不仅需要阳光,同样也需要月光。茫茫宇宙,它们并非地球独有,但眼前的魔门世界植被比地球还茂盛,但没有月光,它们是如何生长?周通的问题把我难住了。夏集听到我们的对话,凑过来说:“这里灵气充裕,我想它们会不会是靠着灵气生长?”

    “有可能!”我点头,地球上还有不少灵花异草,靠的也是灵气生长,只可惜随着灵气消失,它们也变得稀少起来,甚至于区区一颗野山参,就能买到天价。若是这里的植被真的靠灵气存活,那灵花异草绝对不会少,陈风的伤应该能治好。

    我们讨论了会,后面也不知道要说什么。阮琳见我们坐在虚空,也走了过来,我急忙喊道:“别乱走,跟着星光兽。”

    现在我们是坐着,但到了天级,神识可以覆盖房源千米,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阮琳被我呵斥后停了下来,脸上露出着急的神色,从怀里掏出阳转轮,用手指了指。

    我眉头微皱,急忙瞬移过去,她将阳转轮递到我手里说:“它有变化了,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随着她的手指,我看到原本是家主令所在的地方,此时像是融化了一样,里面有一汪血色流水状的东西在来回的晃动。

    我急忙将阴转轮拿出来,发现同样如此,而且两块靠近,中间竟然出现无数血丝相互勾结。见状急忙收了阴转轮说:“别让它们靠近,现在麻烦事已经够多,不能在出变故了!”

    阮琳闻言才急忙将阳转轮收了起来,不解的问:“小凡,它出现变化,是不是跟到了这里有关?”

    “可能性很大!”我说:“两地血液是从魔门世界落入地球,回到这里,它有可能自主复苏,不过现在的情况又有点不像。阴阳转轮的力量来自那两滴血,若是它们复苏,定然会散发出强大的力量。但刚才除了血线,我感觉不到任何力量。”

    我吁了口气,想到了爷爷,会不会是跟他出事有关?

    阮琳还等着我给出具体答复,见她翘首以盼的样子,忍不住笑道:“这东西我跟你一样,了解得不多。你仔细留意,若是在出现别的变化,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

    未知的东西,谁都有求知欲。我也担心是跟爷爷有关,但不管是什么事,现在都只能放下。半个小时左右,二叔独自回来,我们立刻就围了上去。他开口第一句话我们心就落回了心窝里。

    下面的城市是人类的居所,还是一座开放性的城市,而且城内有灵国旧将正在征兵,三叔已经跟他接洽,我们需要降落在附近,然后在进城。

    周通急忙问道:“叔,他们的语言跟我们一样?”

    二叔点了点头,我招手让星光兽跟来,众人落下云头,期间看了下,城市规模不大,类似于地球上的一个小县城,可见鬼媳妇的灵国已经非常弱小,只能流落到这种地方来征兵。

    不过在小的城,只要有人,就一定存在管理者。开始我们还以为这么多人会引起注意,但到了大道上,发现比我庞大的团体有很多,看样子都要进城。我看不出他们的修为,不是比我们高,那就是不属于同一个体系。

    我认为前者的可能性很大,所以不敢上前搭讪,途中只是集中精力偷听他们的谈话,稍微听了几波人,发现他们都是冲着灵国征兵去的,见状心里稍微舒服点。

    虚空的时候看不清,现在能清晰的看到,城池全由巨大的石块建成,有些类似于地球古代的城池,外面都被城墙围着,只是那些石块不下于数千吨,不是普通人力能完成。

    因为人太多,城门口已被堵住,聚集了数千人。二叔眉头微皱:“刚才来的时候,人都还不断进城,怎么这会就堵上了?”

    我眉头微皱,的确如此,城池容纳常驻人口有限,但流动人口应该是多多益善才对,现在全都堵在外面,只能是有人不让进去。

    正在困惑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诸位,此人冒充灵国君主的亲戚,可惜正好撞在我手里,现在就地正法。往后若是在有这样的人出现,可以直接到军中大营通报。”

    我听到这话,急忙朝着二叔看去,他也是满脸茫然,反应过来急忙朝前面挤去。到了内圈,才看到二叔被两个刀斧手押着,被强制跪在地上,刚才说话的是个年轻的将军,身穿银色铠甲,头盔上立着白绒,看上去威风凛凛。

    而后面有五十多士兵裂成两排,最前面的人手里打着旗,上面有一个方方正正的“灵”字,应该是灵国的标识。

    青年将军话音落,朝刽子手看了眼,红衣汉子手在刀刃上一抹,另一人压着二叔的头就要斩首。

    我见状急忙跳出去喊道:“刀下留人!”我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还会遇到这种情况。而且还真的跟电视里演的一样,我这边才喊,行刑就停了下来。

    青年将军虎目朝我瞪来,怒喝一声道:“你又是谁?”

    “将军,误会……”

    我话还没说话,青年将军脸色一变,指着二叔道:“来人,给我拿下,他们是同伙。”

    列队的士兵都穿着盔甲,但全都有修为,速度又快又规范的冲过来,直接将我团团围住。我见状下意识的就将手举到头顶,示意自己并不想反抗,嘴里喊道:“将军,能否借一步说话,到时候要杀要剐也不迟。”

    眼下只能喊出这话,只有将自己的生死交到他手里,才能换来交谈的机会。将军扫了我一眼,目光落到我的衣服上,很快就看向人群,眉头突然一变,手在虚空一挥,凭空出现一把长枪,猛的朝我一指道:“你们究竟是何人!”

    他已经注意到我们的穿着,而周通他们都跟我一样,很容易就分辨出来。将军一喊,城内立刻传来整齐的脚步声,成建制的军队立刻冲出。

    我们周围的人群见状纷纷推开,一时间阴阳门的人就被孤立出来,被军队团团围住。

    我眉头微皱,若是不给我说话的机会,那就只能放出阴鬼的灵体,毕竟鬼媳妇没有给我任何信物,只有阴鬼的灵体能解释清楚。

    但就在我已经催动星光剑的时候,青年将军手中长枪却朝我招了招,示意我跟他走,同时吩咐士兵将我们看守好。

    青年将军面色威严,朝着旁边无人的地方走去,我正准备抽出星光剑,他就说道:“我没有见过君主大人,但传闻君主大人曾在另一个世界避难,回来不过一年时间,你们的装束很奇怪,不知手中可有信物。”

    我的手摸着布囊,闻言一下就愣住了,他没有见过过媳妇,那自然也没有见过阴鬼,拿不拿出来都一样,毕竟现在的阴鬼只是残灵,做不了什么。

    “难道你们连画像都没有?画像!”我怕他听不懂,还比划了下。青年将军到不怕贬低自己,直言道:“我地位地下,即便是画像也没有资格见。但我完成征兵,会前往东方大营,封将军见过君王,到时候自然可辨认出来。”

    我苦笑道:“你现在就要杀我们,又何来以后!”话出口的同时,我识海内的星光就开始闪烁,手也放在斩灵剑上。不管他是不是鬼媳妇的人,解释不清就要斩首,我们自然也只能反抗。

    青年将军还在思考,没有注意到我的举动,随即说道:“我看你们人数不少,若是修为能合格,可以先充当兵士,将来若是确定你们真的是君主的家人,末将也甘愿领罪。”

    我注意到他在说这话的时候,眉宇间流露着忧愁,忍不住问道:“将军,难道这里的兵源还不够?”

    在我看来,只是路上遇到的就不下两千余人,几天下来,估计能有不少。但他拉拢我们,显然是招不到人,想要用来凑数。

    “放肆!”青年将军闻言立刻怒吼道:“军中秘事切实尔等能随意打听的,现在本将军给你一条活路,想死还是想活,由你选择。”

    我没想到他脸色说变就变,吓得往后退了半步,急忙说:“自然是入军籍,只是不知能不能达到将军要求。”

    他闻言脸上一喜,说道:“你的同伴实力很强,只要达到他的程度,都合格。”

    我听了算是松了口气,三叔他们平时的实力只是地境巅峰,他都能合格,阴阳门不合格的也就只有五六人。同时也觉得奇怪,难道来来往往的这些人,实力都还没有我们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