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0章 紫霞的心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去过伽罗城,但那只是附属小城,现在鬼媳妇他们要攻打的,是伽罗城的军事要塞。

    没有看到烽烟四起城池前,我以为能够御空的修士都不会在地面进攻,直到见到破败的城墙,才满脸愕然。旁边的将军见状解释道:“驸马爷有所不知,御空对战士没来说,实力会减弱很多!”

    原来是这样,我以前能御空的时候也察觉到,若是实力相差,御空的时候承受对方攻击,脚下虚空会无法支撑,导致直接砸落到地面,直白点来说,那就是没有脚踏实地的感觉。

    随行的将军继续说:“而且城内又诸多守城的器械,攻击力不弱,要是御空进去,一轮反击就会折损过半,所以即便是修士的战争,也保留着原始的攻城方式。”

    我边走边听,离着城门口还有数公里,冒烟的城内就出来一队士兵。我见状急忙说:“伽罗王的士兵还在!”

    “不是!”鬼媳妇闻言轻轻拉过我的手,在失去玄力后,我发现她时刻都关注着我,寸步不离的保护。比如这次出征伽罗城,待在宫殿总比到前线安全,但她就是怕我受到委屈,所以才冒险都要带在身边。

    城中出迎的军队穿的是伽罗城的军装,所以我才会认错。碰面后鬼媳妇就问前来的斥候,最近伽罗主城有没有什么动静。

    几十万大军的动向,即便是修士,也无法做到悄无声息,恐怕就是瞎子都能听的出来动静,伽罗王不可能会不知道,而前线空虚,正好是他反击的时候。

    换做是我,也会这么做。

    但斥候禀报,伽罗王剩下的三个主城完全没有动静,甚至连探子都不见一个。听到这样的汇报,鬼媳妇和随行将军眉头都走了起来。

    随行的将军是虎灵族人,生得虎背熊腰,头上有吊额白花,闻言就问:“他们没动静,难道你们就不去侦查?”

    斥候被他一训斥,急忙躬身说:“将军恕罪,封将军下令,我等驻守城池,但人数极少,为了避免暴露后丧命,才命我们穿上伽罗王的铠甲,同时吩咐我等不要擅自出城,并且遇到攻击立刻离开。”

    虎灵族的随行将军闻言,眉梢一挑,吓得斥候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丢失情报,对于行军打仗来说,的确是个巨大的失误。但封余休如此吩咐也没错,大军被调走,守城的人在招摇过市,无异于自杀。他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士兵的生命。

    但我不是军中人,贸然干涉未必是好。只是虎灵族将军抽身拔刀就要斩杀斥候,我才急忙错身挡了下,然后问斥候:“城中有多少人?”

    “禀驸马爷,不足一万!”常在军中征战,虽然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但也正是这样的生活,让他对生死已经看淡。

    此时说这话的时候,神情也极为平静。

    我听了点点头,回头对鬼媳妇说:“你把军队调走,封将军手中无兵,伽罗王若是反击,凭借这一万人,无异于是以卵击石。我觉得他们的做法是对的。”

    一将功成万骨骷,他是不争的事实,但士兵的宿命是战死沙场,而不是送死沙场。

    原本就是鬼媳妇的错误,我又不好直接点出来,只能委婉的说了下。

    途中对我恭恭敬敬的虎灵随从将军闻言,脸色一下就变了,沉声说:“驸马爷,你没有军职在身,无权干涉军中事务。”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军中有军中的规矩,而且不能儿戏。但一直在旁边听着的鬼媳妇突然开口说:“什么无权干涉?从今往后,李凡说的话,也就是我的话。”

    虎灵将军没料到鬼媳妇会当面驳斥他的话,但毕竟是在军中,鬼媳妇是主帅,他也不敢造次,躬身拱手应了声是。回头就让斥候回城,不多时还从军中抽调两万人驻进城内。

    我偷偷的拉了下鬼媳妇,暗示她不用为了维护我而坏了军中规矩,何况旁边还有不少随从,都是军中高级将领,我们做在这里,别人看在眼里。

    鬼媳妇见状紧紧拉着我的手,回头又对身后的人说:“我刚才的话你们都听见了?我不想在重复第二遍,你们传下全军。若是在有人质疑李凡的话,军法处置。”

    她没有给我职务,却无形中给了巨大的权利,但这种权利落到我身上,它就是一座大山。

    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愧疚加上觉得亏欠,让她失去理智一样来照顾我,目的就是想让我过得不委屈,同时她心里也才会好受。

    但这种方式,是一种变态的心里。开始我还担心会出现在自己身上,没想到她却最先出现。

    我暗自吁了口气,什么都没说,毕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说了,她也不会听。索性不管不问,装聋作哑的待在旁边。

    简单整了军队,我们继续朝前开拔,下一步是跟封余休将军汇合。

    两天后,我们到达东大营驻地,因为大军都被带走,封余休将军身边只有七八万人,只能依靠攻打下来的属城防御。鬼媳妇见到封余休,他立刻就汇报了下情况,跟斥候说的情况大致相同。

    只不过他的情报更为清晰,伽罗城最后十个主城,自从鬼媳妇走后就被迷雾笼罩,方圆数十里都是这样,城内也一阵死寂,没有军队活动的迹象,他派人进去探查过,结果十几波人都是一去不返,后来这能暂时守在这里。

    封余休简单的介绍了下侦查到的情况,错身就站在旁边。

    军中就是如此,除了主将要求议事的时候,平时只要主将在,再大的官职都只能候在一旁,因为这有这样,才能做到军令一出,各自依令行事,否则你一言我一句,会浪费掉一些时机。

    鬼媳妇眉头微皱,突然回头问我:“小凡,你怎么看?”

    若是平时,她问我很正常,可现在,我明显能从她脸上看出刻意的表情,她是想要给我以前一样的感觉,让我觉得失去修为后,并未失去什么。

    但情况完全不同了,军中长此以往,肯定会有人不服我,到时候起了矛盾,最终承受恶果的还是她。

    我笑了笑没说话,鬼媳妇不依不饶,又一次追问。我只能说:“长途跋涉,我也累了,迷雾已经出现几天了,也不急于这一时。先回去休息吧。”

    鬼媳妇完全失去了自己的力场,闻言急忙说:“好,我们先去休息,明天在说这事。”她这样做,封余休脸色一下就不悦起来,但也没说什么。

    军帐里,鬼媳妇让人做了不少好吃的,傻乎乎的坐在旁边看着我吃。说实话,我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喜欢在一起的温馨。

    但她是灵国君主,我不需要她用这种方式来弥补。吃的差不多,我才打开话题,开口说道:“老婆,你今天做的事,有失君主风范。”

    我相信她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所以就没有细说。

    然而我话音才落,她就说道:“小凡,权利本来就属于你,我的就是你的!”

    我放下筷子:“我们是夫妻,自然不分彼此,但你还有另一个身份,灵国君主,那个身份是不能共享的。”

    我怕把话说直接了,她会崩溃。见她不言语,才接着说:“老婆,你都说了,我们不分彼此,所以你没有欠我什么,用不着以这样的方式来回报。我也不需要,要知道我悄悄离开,怕的就是你出现这样的情绪。”

    她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但话已经说了,不如一次性说清,继续道:“你是我老婆,我就有责任为你做任何事……”

    话才说了一半,她猛的站起来,眼圈就红了。嘴角动了动,转身就跑了出去。

    我没去追,也追不上,只能留在原地轻轻的叹了口气。

    失去的东西对我来说太重要,在地球的时候,我内心也是十分挣扎,而我们的感情,相信她内心的挣扎不会比我少。

    不过这个坎必须跨过去,恢复正常的样子,否则她这一生,在我面前都会失去理智,全部都为我着想。

    极昼的日子很快就要过去,外面的天色才开始暗下去。我闲下来也想了下,既然伽罗主城外都被迷雾遮挡,那白天过去反而会被视线束缚,不如等到极夜的时候在去,到时候可以避免被视线看到的东西迷惑。

    鬼媳妇出去后过了好一会才回来,眼圈红红的,进来后一言不发,我让人来把桌子上的食物收走,她才终于开口说话:“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吧?”

    “嗯!”我应了声,随后就去洗漱,回来的时候发现她已经躺在床上,脸蛋红红的,被子被拉到脖颈。我看了眼床头的衣服,心跳骤然加快。

    若是平时,我肯定迫不及待的钻进被窝,该做什么做什么,而且过去那么久,发生的事写出来都能成厚厚一叠,她也该兑现当初的承诺了。

    但现在,却不行。我不希望她出去一趟,是想到用这种方法来回报。

    阅读傲娇尸妻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