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1章 迷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走到床边就停了下来,说道:“老婆,我想起一点事,你先睡。”

    平日里,我们只要在一起,休息的时候都是同床共枕,已经习惯了。但这种事,不是说来就来。

    见我转身要走,鬼媳妇突然掀开被子,身上被一层迷雾笼罩,转身抓起旁边的衣服就披在身上遮住身体,追上来说:“小凡,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我听到这话,心一阵阵的疼,“如果知道你会这样,我就不该跟你来这里,分开,大家都能冷静一下。”

    钻牛角尖的女人,比较可怕,即便是鬼媳妇这样的存在,同样避免不了。我话才说完,她就追过来拉住我,眼里的泪水哗的就掉了出来,哽咽的说:“小凡个,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弥补你?”

    “弥补?”我无奈的笑了笑,“我不需要弥补,回来的路上我已经跟你说了,那是我该做的,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事,我们就像以前一样好吗?”

    解释到现在,我也有些烦躁起来,情绪出来,鬼媳妇反而变柔情了,还是怕伤害到我。见状无语的说:“老婆,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

    “不!”她一口回绝,“我说过,寸步都不会离开你!”

    我轻轻走过去捧着她的脸说:“那我们能像以前一样吗?不要刻意的来照顾我。你老公又不是没手没脚,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自己都清楚。好吗?”

    “不好!”

    “那我跟着你,你什么都不用为我做,好吗?”

    “不好!”

    “你……”我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无奈的笑了笑。她这才说:“小凡,你先别管我好吗?让我这样做,只有这样,我心里才会好受些。你不让我做,我心里反而难受。”

    听到这话我才松了口气,看来她出去一趟,不是没有任何用处,是已经想明白了,只是我们处理的方法不一样。我是用暂时避开,不让自己心里滋生仇恨,而她是想要一味的对我好,以此来缓解心里的不安。

    或许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男人遇到事,总喜欢独自躲起来,慢慢的自我疗伤。而女人总是会做出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举动。

    鬼媳妇说着,脸上神情已经缓和不少。毕竟都是聪明人,在执拗,我说了那么多遍,也该明白我的意思了。

    我没有在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她。过了会,她诧异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怎么,我脸哭花了吗?”

    我朝床上挪了挪嘴,笑道:“刚才你说什么来着,要不我们重新来一次?”

    “白痴!”鬼媳妇吓得紧了紧衣服,“过时不候,是你自己不要,怪不得我。”

    我摸了摸鼻子,军队驻地,就是有那个心思,也没那个环境,闻言也不在说什么,我自己也感觉不到累,索性跟她说了下进入迷雾的事。

    简单分析了下,她就大致知道我的意思,后面也就没在多说,两人第一次坐在一起,谈起了心。

    她问我当初做出决定后,有没有后悔,我笑了笑,将当时心里的挣扎如实的告诉了她。

    两人交心一谈,双方情绪都好了不少。

    两天后,极夜降临,整个魔门世界又陷入半年之久的黑暗,鬼媳妇知道我失去玄力,也就没有夜视的能力,而且也不习惯在暗夜里活动,命令士兵在大营里点满了火把。

    第三天,封余休再次派出斥候,同时我们也带着先锋五千人朝前压进,在兵营内看不到外面的情况,靠近迷雾后才发现覆盖的范围之广,星光下,迷雾的分界宛若一条白线,直接将一块大陆一分为二,厚厚的云层像棉花糖一样覆盖了很大的一片区域。

    带着斥候过来的将军此时就候在外面,翘首以盼,但我们过去后等了半天时间,进去的人石沉大海。虎灵族的将军见状,立刻又命令下一队人进去。

    虽然都是死士,但明知是送死,还让他们进去,那就失去了他们存在的价值。

    虎灵将军闻言虽然不悦,但也没说什么,直接让斥候停下。

    我让鬼媳妇不要改变,像以前一样,却不发现,最先变的人其实是我。因为以往,我根本不会在意什么身份,不满的就说出来,不管是借鬼媳妇的威还是什么,都不会像之前畏首畏尾。

    心里放开后,我用商量的语气说:“封将军,你派去的人都没回来?”

    “十队,五千人,没一个出来的。”

    我和封余休的对话,是说给虎灵族将军听的。不管他能不能明白,也都算是给我插话的一个解释,而封余休将军的意思跟我差不多。

    两人都不想让士兵付出无谓的生命,东大营是封余休总领,而封将军不属于七族,以前独立在外面的时候,无需顾虑七族的影响,现在随鬼媳妇出征,身边自然会多出七族的将军,融入宫廷,他这个没有背景的将军,自然是左右掣肘。

    恰巧封将军情商不低,知道缓和与七族的关系。

    我想到的这些东西,现在触及不到,也不会波及到自己身上,但自古以来,王权之下都是权术的摇篮。

    封将军话说完,我点头说:“前面几队人去了都没回来,那再多的人进去,也是白送,只要没有活着的人出来,我们就永远不知道迷雾里有什么玄机,不知道,自然无法破掉。”

    我的意思很明了,找一个实力强悍,进去后能出来的人。要是以前,我不会说这么多,直接自己就进去了。

    但现在只能看他们谁愿意。

    军中死士斥候的实力不弱,我话一出口,周围的将军无一做声。

    顿了下,封余休站出来说:“君主,末将愿意前往。”

    “不可!”鬼媳妇也明白局势,若是封余休出事,整个东大营军心就会动摇,想恢复过来,恐怕得有些时日。

    眼前的所有将领中,最不能去的就是他,更何况他还是主将。

    鬼媳妇挥了挥手,封余休无奈退下。不过此时旁边的几位将军也站不住了,主将都出来表态了,他们若是什么都不做,说不过去。

    见状扎堆的站出来,正准备请命的时候,鬼媳妇挥了挥手说:“都退下。”言语中依旧透出不悦。

    我想她也看得出来七族将领过来后对东大营的影响,相信征伐伽罗城过后,她会把东大营调到灵都附近,同时也不会让七族插手。

    毕竟封余休的忠诚,经历过时间的考验,值得信任。

    众将士退下后,鬼媳妇才说:“你们在外面等着,我进去!”

    因为手里有斩灵剑,所以她是最合适的人选,可以说有九成的把握从里面走出来。

    我想了下,也就没有阻拦。原本是想提出跟过去,但想想还是算了,自己跟着,她能走出来的几率就会降低一半。

    但就在鬼媳妇准备进去的时候,我急忙喊住她,吩咐旁边的士兵去找绳子,越多越好。

    周围的人全用讶异的目光看着我,连鬼媳妇都是如此,不得不解释说:“修士觉得自己远远高于凡人,往往会忘记掉一些凡人常用的办法,眼前迷雾太浓,很可能是一个迷阵。”

    我说着的同时,将绳子缠在鬼媳妇腰间,叮嘱道:“要是在里面迷失了方向,记得闭上眼睛不要看,摸着绳子走出来便可,要是遇到危险,连拽两次绳索,我们也能顺着绳子找到你。”

    迷阵的本质就是幻觉,上古时期的迷阵,大多是通过视觉起作用,但也有少数是直接针对意识,鬼媳妇的修炼灵体,即便阵法真的针对意识,恐怕也伤不到她。

    绳子拴好后,鬼媳妇从随身空间里取出斩灵剑,徒步朝着迷雾走去。

    我立刻唤来两个士兵,让他们在绳子不够的时候接上。

    鬼媳妇进入迷雾后,绳子被拉动的速度显然慢了下来,在五分左右甚至还停顿了几秒,吓得我大气都不敢出,以为出了什么事,然后绳索被拉动的速度就开始变快。

    见状我急忙过去,将绳子拉紧,察觉到拉扯力,才急忙松开。

    两个士兵从军营里带出来的绳索,连接起来有一两公里长,但很快就到头,后面的士兵又急忙找来绳索。

    用完四圈,足足五公里左右,鬼媳妇才停了下来,随即绳索被绷紧,我见状知道鬼媳妇要出来,急忙过去尝试收绳,确定她要出来后才交给两个士兵来做。

    二十几分中后,迷雾中出现一个黑影,看清面容的那一刻,我悬着的心才放下,鬼媳妇出来后才收起出鞘的斩灵剑,开口说道:“里面没有任何危险,我也没有受到攻击,但到了里面,方向就完全迷失,要不是小凡想的这个办法,恐怕我都难走出来。”

    现在可以确定是迷阵,往往这样的阵法,能够辐射到虚空,所以就算御空过去,同样会有迷失的风险。而绳索的办法,少量可用,几十万大军都用,那就是开玩笑。

    我想了下说道:“破阵周通夏集他们在行。”鬼媳妇闻言,立刻吩咐人回灵都。

    与此同时,我有些困惑,为何伽罗的领地上,会出现类似于地球上古时期的阵法?

    阅读傲娇尸妻最新章节,就上看书神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