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诡异世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燕飞心中吃惊,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浓郁的大雾,居然连他强化后的视力也无法看穿。只是他很少来西南地区的热带雨林,也不知道这种大雾是经常出现还是今天才有的独特现象。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却发现手表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停止运行。就是兜里的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动关机了,而且不管怎么操作都无法开机,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不过看四周蒙蒙亮的样子,现在应该是第二天早上了。

    燕飞推开房门,就发现外面的白雾更是浓郁,一切都显得迷迷糊糊,看不清楚。他走向自己房间的右边,开始敲隔壁温柔房间的房门。但是让他奇怪的是,温柔并没有开门,里面也没有任何动静。他愣了一下,继续敲门,还是没有人来开门。

    燕飞心中一惊,连忙将门撞开,冲了进去,结果就发现房间里面空无一人,温柔已经不知去向。燕飞大吃一惊,连忙冲到对面导游的房间,敲门后也无人应答,结果撞开门后发现导游的房间里面也是空空如也。他心知不妙,连忙查看其他游客住宿的房间,却发现里面全部空无一人。

    燕飞发现人员失踪,心中就有些焦急,他来到外面的傣族山寨,结果发现整个傣族山寨也空无一人。不知道什么原因,这里居然只剩下他一个人,其他人全都不翼而飞了。

    不光光是人,就是傣族山寨里喂养的动物和家禽,也全部消失不见。之前的山寨,到处都可以看见动物跑动,到处都听见家禽的叫声,非常热闹和嘈杂,但是现的山寨却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动物存在,也没有它们发出来的声音。不单单是这个傣族山寨的动物消失了,就是山寨四周的密林中,那些喧闹的虫鸣和鸟叫声也消失不见。

    燕飞心中升起一阵寒意,完全不知道这么多人和动物是怎么忽然消失的。其他人他不清楚,但是温柔肯定不会不辞而别的。如果温柔被人抓走了,他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听见呢?要知道他的听力惊人,就算在熟睡中,也能听见很多不正常的声音,并马上醒过来做出反应。更何况他非常关注温柔,只要隔壁房间的温柔发出异常声音,他就能够马上惊醒,并将她保护起来。

    但是燕飞不但没有听见温柔消失的声音,也没有听见其他旅行团里的人消失的声音。甚至这个傣族山寨的人和动物全部消失的声音他也没有听见。非常诡异的,整个山寨在燕飞睁开眼睛后就剩下他一个人。

    燕飞有些疑惑,难道说这里的人能够瞒过他的察觉,悄无声息的全部撤离?又或者说这里有着一个超级高手,超级高手能够无声无息中将所有人和动物带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为什么单独留下他一个人?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又或者说这是有人在和他开玩笑?

    找不到答案,燕飞心中就越发不安。在这个诡异的弥漫着白雾的世界里,周围一片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这种寂静让燕飞有些发毛。他不死心,开始在山寨中到处查找,但是一个人也没有找到,山寨房间里面的电话虽然还在,但是话筒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而那些家用电器全部出现故障,根本无法开机。

    燕飞开始大声喊叫,大喊温柔的名字,他的声音在空旷的山寨中响起,但是却没有回应。这里安静得可怕,燕飞心中不安,仿佛只有大声喊叫才能释放自己心中的恐惧。

    喊了一阵之后,燕飞的喉咙都变得沙哑起来,但是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现在面临的局面。他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搏杀,知道冷静的重要性,只有冷静下来,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是他虽然冷静下来了,但是在仔细思考后还是没有任何头绪,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消失的。

    不过冷静下来的燕飞马上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开始联系自己的无人机分身。但是平时能轻松连接的无人机分身这次却对他的联系没有任何回应,就好像无人机分身根本不存在一样。甚至就连经常使用的通用空间,燕飞也无法感受到,更是无法打开。

    一发现这个最坏的局面后,燕飞心中就像天塌下来了一样。他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无人机分身上,现在无人机分身忽然失去和他的联系,这不啻与天翻地覆了。不过还好的是,燕飞因为无人机升级而获得的强大力量任然存在,让他在面对这个诡异世界的时候有了那么一点点底气。

    燕飞这次与温柔是在华夏国内旅游,考虑到国内治安情况良好,加上他实力大幅提升,所以他没有出动无人机跟随自己,无人机依然隐藏在魔都近海海底。他现在和无人机之间的操控距离长达8000公里,所以他在国内的任何地方都能随时联系到无人机,出了什么事情也来得及出动无人机进行支援。谁知道只是睡了一觉后,燕飞就联系不上无人机了,难道无人机和他缘分已尽,要离他而去了吗?无人机分身来得诡异,难道消失也这样随意吗?

    燕飞失去了无人机分身,但是力量还在。他现在面临诡异局面,只能暂时放弃关注无人机分身。只是不管他怎么想象,还是无法解释现在面临的奇怪局面,也没有想出什么有效的应对方法。所以他决定暂时离开这个寂静的傣族山寨,在外面世界中找到救援,然后回到这里救回温柔。

    于是燕飞开始在山寨内寻找来时乘坐的旅游中巴。很快的,他在傣族山寨最外面的临时停车场找到了那辆旅游中巴,他打碎旅游中巴的窗户,进入旅游巴士内部。

    燕飞之前看见旅游车司机悄悄将一把备用车钥匙藏在座位下面,以防不时之需。所以他很快就在驾驶室座位下找到了中巴车的钥匙,他将钥匙插进钥匙孔,开始打火。但是让他失望的是,随着钥匙的转动,大巴车没有任何动静,根本没有被启动。他一看汽车油箱显示,发现里面的汽油还剩下一大半。

    燕飞不死心,连续打了几次火,依然没有启动汽车。他放弃使用钥匙打火,一拳将方向盘下方的车体击碎,从里面扯出电线,将两根电线进行接触,企图启动汽车。但是汽车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根本无法被启动。

    到了这个时候,燕飞才不得不放弃利用旅游中巴车离开这个诡异山寨的企图。他开始在山寨中寻找其他交通工具,但是诡异的是,他虽然找到了一些交通工具,但是不管是摩托车,还是其它交通工具,全部都无法被启动。就是最简单的自行车,它的车轮也因为故障无法转动。

    燕飞没有办法,只能选择徒步离开这里。他的奔跑速度非常快速,一旦奔跑起来,短时间内比汽车也慢不了多少,特别是在深山中,他能够跳跃着以直线前进,所以他的速度更是比汽车还要快捷。

    燕飞开始徒步向山寨外面走去,他沿着通往外界的公路前进。这场浓雾笼罩的范围非常广,就算他离开了傣族山寨,公路两边依然是浓郁的白色大雾,看不到白雾的尽头。他的视线只有两米,两米之外,看起来就模模糊糊,不知道具体情况了。

    燕飞在公路上行走,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发出,燕飞越是行走,心中就越是发慌。于是他一边前行,一边以大声唱歌的方式给自己壮胆。但是那白色浓雾非常怪异,居然有着吸引声音的能力,燕飞的歌声被浓雾吸收,居然没有出现回声,四周依然寂静一片,让燕飞心中更是发慌,只能是快速向前奔跑,企图脱离浓雾的笼罩范围。

    半个多小时后,燕飞已经跑出了很长一段距离,但是依然没有走出浓雾笼罩的范围。忽然,他在浓雾中看见前面出现了若隐若现的建筑物。他心中大喜,连忙向着浓雾中的建筑物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道:“喂,有人在吗?”

    燕飞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跑进了前面的建筑物中。但是当他看清楚前面的建筑物后,顿时目瞪口呆。在他前面,是一个临时停车场,停车场上还停着一辆旅游巴士,旅游巴士的窗户还被人击碎了。

    这个场景燕飞非常熟悉,因为这个临时停车场就是他之前离开时候来过的那个,里面的那辆汽车窗户还是他击碎的。他心中有些发寒,甚至有些恐惧,不过还是走上汽车,开始查看情况,果然就发现汽车钥匙孔上还插着汽车钥匙,下面的车体被击碎,里面的电线被拉出来连在一起。一切都和他离开时一模一样。

    燕飞忽然大喊一声,离开汽车,沿着之前的路线行走,很快就走到了一栋住宅楼前,他推开房间大门,走进房间里。果然就看见了熟悉的房间,床上的被子杂乱无章,旁边的沙发上还摆放着一个眼熟的背包。

    燕飞顿时失去了所有的力量,颓然坐倒在地。他现在所在的房间,正是他昨天晚上住的房间,也是他今天早上醒过来,然后离开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都和他刚刚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他忽然想起什么,来到旁边的房间,只是还没等他敲门,房间大门就一下子向内倒下,原来这就是燕飞之前撞烂的那扇大门。

    燕飞走进房间,就发现这个房间正是温柔的房间,里面还摆放着温柔的一些个人物品,但是温柔却不翼而飞。燕飞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心中一阵恐惧。

    自从得到无人机分身后,燕飞就经历了无数的艰难险阻,克服了无数的痛苦磨难,但是却从来没有遇见过如此诡异的局面。天地之间只是剩下他一个人,四周安静得让人发疯,温柔不知去向,自己在外面走了一圈,结果又返回了原地,甚至就连无人机分身也无法感受到。他现在面临的局面,已经困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燕飞呆坐了一阵,脸上又出现坚毅的表情。他虽然面临无比诡异的局面,但是却远远没有到投降认输的局面。他要找回温柔,并和温柔一起安全的离开这里。他重新走出房间,来到临时停车场,走向了通向外界的公路。

    这一次,燕飞特别小心,他仔细的观察前进的方向,避免自己在浓雾中不知不觉间又走回原地。他一边行走,一边用石头在公路上做下记号,让自己不走回头路。这一次,他果然向前多走了一段距离。一个多小时后,他再次看见前面的白雾中出现了影影绰绰的房屋建筑。

    燕飞的心中一阵冰凉,他还没有看清楚这片房屋建筑到底是什么,但是他已经确定了,自己又走回了原来的傣族山寨。因为他昨天来这个山寨的时候,中巴旅游车在公路上行驶了两个多小时,特别是最后的一个多小时时间里,全部是在大山里行驶,中间根本没有发现有人居住的房屋建筑。他刚刚走了一个多小时,而且因为预防再次走回原地,他的速度非常慢,所以根本没有走出多远,甚至还不如第一次走的距离远。现在再次看见浓雾里若隐若现的房屋建筑,他马上就知道,自己再次回到了原点。

    燕飞看着脚下的公路,并没有在公路上发现有自己留下的记号。那么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呢?

    燕飞找不到答案,只能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前走,然后就发现了前面的临时停车场,和里面那辆被他破坏掉的旅游大巴。燕飞浑身力气一下子消失,不由得坐倒在地上。他一再小心,甚至还在路上做了记号,结果还是走了回头路,再次回到原来的地方,这让他无比的沮丧。

    燕飞在地上坐了一阵,才站起身来。现在距离他醒来已经过去了三个多小时。但是四周依然充斥着白色浓雾,丝毫没有消散的迹象,天空中还是蒙蒙亮的样子,根本看不见太阳,这让他怀疑自己刚刚对时间的判断是不是准确。

    到了这个时候,燕飞对这场浓雾已经有了深深的怀疑。他现在面临的局面肯定不是自然形成的,因为自然形成的浓雾无法这么长时间笼罩这么宽广的范围,还将所有人和动物变得消失,而且还让他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这个深山山寨。这里面一定有着某种他暂时还无法理解的原因存在。

    只是燕飞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破解这种不利局面,因为他也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他现在肯定面临着危险,所以他必须让自己脱离这种困境。而且他身边还有温柔,也要将她找回来。他不敢想象温柔受到伤害的情况

    因为无法破解这种怪异的局面,燕飞只能是继续在山寨中寻找,期望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破解这个不利的局面。但是让他失望的是,山寨里面的任何物品都无法让他离开这里。

    无奈之下,燕飞只能继续向着通往外界的公路走去,希望有奇迹发生。但是现实再次让他失望了,两个小时后,他再次在浓雾中发现了影影绰绰的建筑,就发现自己再次走了回来,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燕飞强打起来的精神一下子松懈下来,顿时觉得非常疲倦,他躺在地上,双目无神的看着头顶被浓雾笼罩的苍穹,可是苍穹白茫茫一片,根本就什么也看不见。

    燕飞就有些绝望,如果他面对强悍的敌人,他可以和敌人正面搏杀,就算不是对手,也逃得掉。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面对不知道是什么存在的对手,就算想要和对方搏杀,也找不到使力的方向。

    而就在燕飞陷入绝望之中时,浓雾中忽然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歌声。他一愣,马上坐起身来,脸上露出凝神倾听的表情。本来无比寂静的天地中忽然传来一阵歌唱声,这歌声并不好听,但是听在现在的燕飞耳朵里,顿时觉得这是天籁之音。他刚刚听见这个歌声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毕竟他已经有好几个小时没有听见除自己发出声音外的其它声音了。现在忽然听见其它声音,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浓雾中的唱歌声音很小,但是在久久没有听见其它声音的燕飞的耳中,这声音却无比的响亮。他快速站起身来,循着这声音向前走去。越是向前,这唱歌声音就越是响亮和清晰。

    当燕飞穿越浓雾,来到山寨最上面的巨石前时,终于看见浓雾中看见了一个小小身影。这个小小身影看起来是个小孩子,他正背对着燕飞,蹲在地上,一边在地上拨弄着什么,一边身体前后摇摆,嘴里还哼唱着不知名的小曲。

    阅读超级无敌战舰最新章节,就上追书帮!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