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獠牙猛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燕飞开始分析现在得到的情报,他确信谷老头有神奇的预知未来能力,所以当谷老头说陆萍萍在这个坐标位置上,而他在找到这艘货船和潜艇的时候也正好出现在这个坐标位置上之后,就说明谷老头没有骗他,陆萍萍一定在这这个位置上。zhuishubang只是这个位置有两个不同的目标,一个是海面上的货船,一个是海面下的潜艇。

    这艘货船在陆萍萍被绑架之前两天就已经从华夏闽江出海了,燕飞刚刚查看了房间里面的航海日志,发现这艘船一直向着米国方向行驶,中间没有在任何地方停靠过,更不用说魔都了。如果假设陆萍萍就在这艘货船上,那么陆萍萍是怎么从千里迢迢的魔都来到这艘货船上的呢?

    如果假设陆萍萍是在货船下面的潜艇中,同样的问题,陆萍萍是怎么从千里迢迢的魔都到这艘潜艇上的?

    但是货船的船员可能在撒谎,航海日志可能被篡改,它在海面上行驶,速度快一些,三天时间里在海上行驶1500公里,从魔都来到这片海域还是有可能的。但是那艘潜艇看起来破旧无比,在海底潜行速度非常缓慢,远远达不到海面上货船的速度。假设这艘潜艇是在魔都外海接到的陆萍萍,那么它又怎样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陆萍萍带到距离魔都1500公里之外的大海上呢?

    燕飞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海面上的货船嫌疑最大,陆萍萍有极大的可能在这艘货船上面。因为货船上面忽然多了几个身份不明的人,而且这艘货船还一反常态,速度极慢不说,还选择在太平洋上走这么一条偏僻的航线。这样的偏僻路线不但危险,而且路途遥远,成本更高,货船难道不应该注重经济成本的吗?还有,这艘船的老板是个中东人,行踪诡异,也值得怀疑。最后一点,燕飞是根据谷老头的指引找到这里来的,而他第一眼看见的也是这艘货船,这些都说明陆萍萍有很大的可能性就在这艘货船上。

    燕飞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找到那几个忽然出现在船上的可疑人员,从他们身上寻找线索。虽然那两名船员说没有在船上发现华夏女子,但是说不定那几个可疑人员就是看守陆萍萍的绑匪也有可能,陆萍萍就在那几个人呆的房间里。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事情就非常简单了,燕飞直接将那几个绑匪击杀,将陆萍萍救回来就是。

    之前燕飞就已经向那两个船员问清楚了那几个可疑人员所在的船舱,燕飞也通过无人机辅助智脑记下了货船的结构图。于是他开始快速的向着那几个可疑人员的房间潜行而去。很快的,燕飞就来到下面一层船舱的走廊上。燕飞小心的躲闪,避过了几个摄像头的拍摄,然后来到走廊尽头的房间门口。这个房间,就是那几个可疑人员所在的房间。

    燕飞轻手轻脚的站在房间门口,他屏声静气,开始倾听船舱里面发出的声音。他的实力提升之后,听力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已经到了及其变态的地步。只要他愿意倾听,方圆百米之内的微小声音都逃不过他的耳朵。好在这种变态的听力是可控的,燕飞能够自由决定何时开启与关闭。.zhuishubang.com他平时并没有使用这种变态的听力能力,否则每天听见那么多不同的吵杂声音,他早就神经衰弱了。

    燕飞使出自己的变态听力,马上就听见房间里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根据里面发出的声音,燕飞慢慢勾勒出了房间里面的大致情况。这个房间里,一共有四个人存在。听他们呼吸的节奏,可以确定他们都是成年男子。他们正在打牌,相互间交谈所用的语言是英语,只是不是很熟练。其中一个人好像输得多了,就在不停的抱怨。

    另外一个人就笑道:“依本,才输这么点就叫苦了?这可和你平时的豪气完全不符合啊!要知道完成这次任务后,奖励发下来,我们可就发大财了,到时候这样的扑克就算一直输,你都可以输一辈子了。”

    那个叫依本的人说道:“沙里姆大哥,我们教派不是不允许赌博的吗?你们还将我骗来打牌!害我违反教规,我的父母如果知道我正在赌博,他们可能会杀死我。”

    之前取笑依本的人叫沙里姆,正是这艘货船老板。他神出鬼没,他的船员不知道他在那里,却没想到他正和这些忽然出现的可疑人员呆在一起。

    房间里,萨里姆笑道:“依本,你刚刚加入我们教派不久,不知道我们的教义变化很正常,我现在就给你讲解一下。我们教派以前禁令是有很多,都必须遵守,违反就要重罚。但那是以前,它里面的一些规定其实已经不合时宜了,会拖累我们的发展。我们现在如果还坚持这些禁令的话,我们就永远不可能再次崛起,这也是我们几百年来的最大教训。所以大家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要知道我们教派的作风永远都是:只求目的,不讲手段。我们本来就是那些正统教派眼中的异类,所以不用在乎他们的看法,只有适合我们的才是最好的。”

    那个叫依本的人说道:“萨里姆大哥,我还是有些不明白,这个房间里面只有我们四个人,我们为什么不能说自己的家乡语,而要说这该死的英语?要知道对我们民族伤害最大的就是这些西方国家,我们不找他们报仇就不错了,为什么还要学习他们的文化?这扑克牌就是他们发明的,而这些赌博方法也是他们创造的……”

    萨里姆说道:“依本,我们虽然正在快速崛起,但是不可否认实力还是不足,所以还需要尽量小心,不说我们的家乡语就是为了避免暴露我们的真实身份。我们在这里打牌喝酒,加上说英语,谁能想到我们的真实身份呢?至于学习西方文化,那是在学习他们的优点,将来好利用学到的东西反击他们。”

    听见房间里面的人这样说话,燕飞心中就越发肯定,这个房间里面的几个人就是那个阿萨辛派的使者了。因为阿萨辛派的行事作风就是只求目的,不讲手段。陆萍萍应该就是被这些人绑架的,虽然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将陆萍萍相隔1500公里距离送到这艘货船上来的,但是既然找到他们了,那么应该就能够找到陆萍萍了。

    于是燕飞开始施展自己变态听力,开始收集房间里面的其他声音。zhuishubang但是除了那四个人呼吸和打牌发出的声音外,却再也没有其他人的声音传来了。他将听力扩散出去,在周围房间里也没有听见其他人发出的声音。他就有些疑惑,陆萍萍被这些人藏到什么地方去了?难道她已经遇害了吗?

    一想到陆萍萍可能遇难,燕飞心中就开始刺痛。而就在他想要破门而入,追问这几个人陆萍萍到底在哪里的时候,房间里面那个叫依本的人就说道:“萨里姆大哥,这次我们绑架的那个华夏女人真漂亮,连我都有些动心,不知道下面那些人会怎么对她,会不会……”

    萨里姆马上打断依本的说话,非常严肃的说道:“依本,你要记住了,我们教派最近虽然放开了很多禁止,开始融入世俗中。但是我们的行事作风并没有改变。我们虽然不讲手段,但是却一直奉行诚信原则。只要那个燕飞付了赎金,我们就会放人,而且在这之前也不会虐待或者伤害被绑架者,这是我们教派威震天下这么多年的基础。你这样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说了,一旦传出去坏了我们的名声,就谁也救不了你了。”

    依本好像被吓到了,顿时不敢再说话。燕飞则是精神一震,因为他终于从这些人嘴里听见了关于陆萍萍的消息,虽然现在还是不知道陆萍萍在哪里,但是至少有希望了。

    萨里姆又说道:“这次行动,我们的任务最简单,只要呆在货船上,盯着银行账户,时刻关注银行账户的变动就可以了,所以你们也不要有任何怨言。”

    依本说道:“我们刚刚收看卫星新闻的时候,看见电视里在报道华夏新闻。里面就有那个燕飞为了筹钱卖掉他公司的报道,只是到了最后时刻却出现了一些变化,那个新闻报道也中断了。也不知道他的公司卖掉没有?如果没有,他能不能在我们限定的最后时间里弄到那么多钱?”

    萨里姆就说道:“这次绑架之前,我们就已经做过了详细的调查,知道那个陆萍萍对燕飞很重要,所以只要绑架陆萍萍,燕飞就一定会筹钱救回陆萍萍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舍得将公司卖给别人,早知道我们就要求燕飞用那个减肥饼干的配方来换取人质了,那减肥饼干可是真正的摇钱树,足够我们教派发展几十年了,现在却白白让其它人占了便宜,实在可惜。”

    依本说道:“我们教派的重点不在经营上,也没人懂实业和管理,所以就算那个减肥饼干到了我们手上,也发挥不出来巨大的潜力。反而不如拿到现金来得刺激。”

    萨里姆就笑道:“依本,你这傻瓜,谁告诉你我们要自己经营公司的,我们只要拿出核心机密,那些想要和我们合作的人都可以填满红海了。”

    依本傻笑了几声,岔开话题,说道:“我们给那燕飞规定的最后付款期限是魔都时间今天晚上的9点整,现在这个时间即将到达,但是银行账户上还是没有资金汇入。而且燕飞变卖公司的事情又出现了反复,我怕这中间会出现什么变故。”

    萨里姆就说道:“这点倒是值得提防,那些华夏人各个奸诈无比,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们算计。但是这次不一样,你要相信一点,只要人质还在我们手里,加上我们前辈闯下的赫赫威名,那燕飞为了陆萍萍和自己的生命安全,一定会在最后截止时间前将钱汇入银行账户的。”

    依本就待再说,忽然欢呼一声,说道:“哈哈,看我这次大展神威,将你们之前赢我的钱全部赢回来。”

    原来依本终于运气大爆发,摸到了一手好牌,居然一次性全部回本,把输了的钱全部赢了回来。其他三个人就有些沮丧,给了钱后,房间里另外一个人就不想打牌了,说道:“萨里姆大哥,下面的潜艇实在太老久了,里面的空气非常差,要不要让他们上来休息一下。”

    萨里姆就说道:“那艘潜艇才是我们的根本,人质也在里面,所以千万不能暴露他们。我这艘船一直慢慢行驶,就是为了掩护他们,连我的那些船员都不知道下面还有一艘潜艇在。我知道他们在下面很辛苦,所以这次行动结束后,我会向上面给他们请功。”

    门外的燕飞大喜,他终于知道陆萍萍在什么地方了,没想到居然真的在下面的潜艇中,怪不得他在这艘货船上没有发现陆萍萍的踪迹。而那个货船老板萨利姆,原来也是阿萨辛派的人,难怪之前让货船作出那么多不合常理的举动,原来是为了掩护潜艇的存在。。

    燕飞一确定陆萍萍的所在,水下的无人机就有了反应。在他的操控下,无人机分身快速接近海面下的潜艇,悄悄的绕着潜艇游了一圈,然后来到潜艇尾部。

    陆萍萍现在在潜艇中,燕飞不能将这艘潜艇击沉,甚至就连击伤它都要小心翼翼,否则出现纰漏的话陆萍萍也活不了,所以他只能想办法将这艘潜艇逼出水面。只要潜艇浮出水面,燕飞本体实力加上无人机分身的武力,他就能够绝对掌控局面,然后救回陆萍萍,消灭这群绑架者,彻底解决这次因为陆萍萍被绑架案造成的混乱,让一切的发展回到正轨上来。

    无人机调整机头方向,量子雷达开始扫描周边信息,辅助智脑里面不停模拟验算,然后无人机发射航炮炮弹攻击潜艇后面的螺旋桨。为了确保潜艇里面陆萍萍的安全,燕飞小心的控制着航炮炮弹的攻击角度,只是将潜艇其中一扇螺旋桨打了个洞,然后无人机就远远避开。

    潜艇的螺旋桨受创,推力顿时大幅下降,潜艇里面的人马上发现了异常。只是他们并不是专业人员,就是这艘潜艇也是临时找别人租借的,所以根本不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为了安全着想,他们连忙让潜艇上浮到海面,然后开始呼叫货船上面的四个留守人员。

    那四个人得到潜艇出现故障的消息,他们也是郁闷不已,连忙走出船舱,来到货船驾驶室。在那个萨里姆的命令下,大型货船也开始慢慢减速,然后在大海上停下来。而那艘潜艇则是在不远处的海面上上浮,然后潜艇驾驶人员出舱检查,结果发现潜艇螺旋桨被破坏,已经无法远航了。于是在两方人员相互沟通之后,那艘货船靠近潜艇,并放下旋梯,开始转移潜艇上的人员。

    燕飞隐藏在货船上的黑暗中,暗暗观察着潜艇上出来的人员,果然就看见一个昏迷的女人被一个身材纤细的女人背在背上,然后向着货船上攀爬。燕飞眼神犀利,一下子就发现那个昏迷的女人正是陆萍萍,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昏迷不醒。

    燕飞亲眼看见陆萍萍,心中就松了口气,陆萍萍虽然没有动弹,但是她的胸口微微起伏,说明她只是昏迷过去。他只要找到陆萍萍,以他的能力就能救回陆萍萍了。

    从潜艇中出来的人全部身穿紧身黑袍,除了背着陆萍萍的那个女人之外,其他人全都是大胡子,一看就是中东人,只是他们看起来非常普通,和其他中东人没什么区别,一不小心就会将他们忽略过去。在燕飞的感知中,这几个黑袍人也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危险的感觉,也就是说,这几个黑袍人的战斗力非常一般,最多只是比常人强上一点。

    燕飞看见这群黑袍人后,高悬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只要这群人里面没有战力强大的超级强者,他这次就能将陆萍萍安全救回去了。而只要陆萍萍一脱险,他和陆萍萍之前准备的各种手段就会马上启动,彻底击溃别人对他们的围攻阴谋,将一切扳回正轨。

    只是燕飞也觉得奇怪,如果绑架陆萍萍的就是这些黑袍人的话,那么他们是怎么击杀陆萍萍的保镖王利,并将刘虹击成重伤的呢?要知道王利和刘虹实力并不差,加上她们又是主场作战,是完全能够对付这些黑袍人的。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燕飞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对手实力越弱,他越是高兴,因为他越有把握救回陆萍萍。他并没有漫画中主角的中二病,希望自己的对手实力越强越好。对他来说,如果能够达成目的,能少花一点力气就少花一点力气。

    燕飞已经做好了救人的准备工作,就开始等待陆萍萍被那个女人背上货船。然后在那个女人背着陆萍萍刚刚上船,潜艇下面的几个黑袍人还在旋梯上,萨里姆等四人还在驾驶室的时候,燕飞忽然一跳,悄无声息的从高空的集装箱上跳了下来,他双手成爪,目标正是那个背着陆萍萍的黑衣女人。

    在燕飞的感知中,这个黑衣女人根本没有什么存在感,实力极度弱小,他应该能够轻松拿下那个黑衣女人的。但是让他吃惊的事情发生了,他人还在空中,还没有抓到那黑衣女人背上的陆萍萍,就看见黑衣女人忽然抬头看见了他,她的眼中光芒闪动,手上迅速出现了一把著名的沙漠之鹰,然后这把点50的大口径手枪对准燕飞,快速开枪。

    而就在黑衣女子开枪的同时,她的身上忽然出现一股恐怖至极的杀气,这股杀气直击空中的燕飞,顿时让燕飞毛骨悚然,汗毛倒竖。

    遇见这个变故,燕飞就大吃一惊,他本来以为这个黑衣女子身手一般,对他没有威胁。没想到只是一个瞬间,这个黑衣女人就摇身一变,从弱女子忽然变成了露出獠牙的猛兽,想要择人而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