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四章 斗智斗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伐国近海,塞纳河入海口附近的海沟中,无人机正悄无声息的隐藏在里面。追书帮小说网.zhuishubang.com海面上,那艘米国佩里级护卫舰被无人机吓破胆,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二十分钟后,到了巴黎时间的凌晨12点。就见海沟里的无人机机体一震,所有数据一下子刷新。只是一瞬间,无人机就满血复活,战斗力恢复到自己的巅峰状态。在无人机数据刷新的同时,冥冥之中出现了一股神秘力量,这股神秘力量作用在燕飞本体上,快速恢复着燕飞的伤势。

    最开始的时候,燕飞和铠甲人在卢浮宫地底建筑中大战,已经身受重伤了;后来在塞纳河上,燕飞遭受晓兰的死亡狙击,伤上加伤,差点丧命;但是在黑色圆球中神秘能量的作用下,燕飞的伤势被恢复到70%左右。现在得到这股神秘力量的作用,燕飞体内的伤势快速痊愈,一下子就将伤势恢复到了80%以上。

    燕飞的伤势恢复到80%以上后,伤势的恢复速度就大大减缓。他的伤势虽然还没有痊愈,内伤依然存在,但是身体所受的外伤已经全部消失不见了。所以单从外表上看,已经完全看不出燕飞受过伤了。而且那股神秘力量遗留在燕飞体内,还在慢慢恢复着燕飞的伤势,用不了多久,他的伤势就能痊愈了。

    燕飞在今天晚上出击卢浮宫夺宝,虽然期间出现了各种意外情况,自己也经历了生死危机,但是最后结局还算圆满。他成功的完成了制定的计划,得到了无人机升级必须物品——生锈圆盘。这样一来,无人机升级必须物品的数量就变成了2。还差最后一件升级必须物品,就能满足无人机从四级升到五级最苛刻的一个条件了。

    除此之外,无人机在今天晚上经历了超乎寻常的战斗,获得了大量的功勋点。在辅助智脑的数据中,准确的统计了今天晚上获得的功勋点明细:

    在巴黎市区发动导弹攻击,击沉佩里级护卫舰一艘,获得功勋10000点(每艘护卫舰功勋10000点);在巴黎郊区发动导弹攻击,击落f-15战斗机20架,获得功勋10000点(每架f-15战斗机功勋500点);击落幻影3000战机10架,获得功勋4000点(每架幻影3000战斗机功勋400点);击落e-3“望楼”预警机一架,获得功勋2000点(每架e-3“望楼”预警机功勋2000点);伐国外海发动导弹攻击,击沉阿利·伯克级驱逐舰一艘,获得功勋点20000点(每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功勋20000点);击杀人员372人,获得功勋点372点。

    无人机本次出击一共获得功勋46372点。

    无人机之前在结束中东之行的时候,获得的总功勋数是14561点。后来无人机回程的时候远征米国旧金山毕娜山庄园,击杀了绿杉资本的董事会成员,从国内出发的时候击杀了逃到公海上的杨松和偷渡船,无人机的功勋总数达到了14987点。加上今天晚上出击获得的功勋,无人机总功勋已经达到了61359点。

    看见无人机高达六万以上的功勋点,燕飞心中就非常开心。虽然距离十万的升级功勋点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按照今天晚上获得功勋点的速度来看,这点距离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无人机之前的作战对象是各国战斗机和陆军重装备,除此之外,它的作战对象也包含一些非军事用途的岛国巡逻船,这些作战目标获得的功勋点非常少,所以它获得的功勋点的速度非常慢。但是当无人机在今天晚上面对米国海军的护卫舰和驱逐舰的时候,发现它们虽然难以被击沉,但是一旦击沉一艘真正的军舰,获得的功勋点就堪称天量,非常让人激动。zhuishubang

    从辅助智脑中的数据中可以看出,击沉一艘佩里级护卫舰的功勋点数达到了10000点,而击沉一艘阿利·伯克级驱逐舰的功勋点数则达到了20000点。所以距离升级所需的功勋点,无人机只要再击沉两艘驱逐舰就可以了。

    看着今天晚上的收获,燕飞心中充满了喜悦。果然是风险越高,收获也越高。不过今天晚上的经历也告诉燕飞,不管他的计划制定得多么完美,在执行的时候总会出现意外情况,导致他的行动受挫。所以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短板,那就是缺少一个团队。他有必要为自己以后的行动组建一个专业团队了,如果他的手里有类似于今天晚上小猫这样的电脑人才,他将减少非常多的麻烦。只是收揽人才并不是将钱拿出来就能找到合适的人,只能在以后慢慢寻找了。

    燕飞正在开心的时候,辅助智脑却忽然传来了警报。

    燕飞在离开丽兹酒店进行夺宝大战之前,在自己的房间里开启了笔记本电脑,将笔记本电脑的摄像头对准房门处,时刻监视着自己房间里的动静,燕飞的目的是预防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闯进他的房间。而无人机辅助智脑则是分出一部分量子雷达控制权限,一直连接着这台笔记本电脑,然后由辅助智脑对这个房间进行监控。燕飞和辅助智脑无缝连接,也代表燕飞可以随时查看自己的房间情况,并做好应对准备。

    在笔记本电脑摄像头和话筒的监控下,辅助智脑忽然发现燕飞的房间里有人在敲门,于是马上将这个情况告诉了燕飞。

    燕飞发现有人在敲自己房门后,就是大吃一惊。这个时候已经是巴黎时间凌晨十二点过,已经属于深夜。而且今天晚上的巴黎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大家基本上没有出门,也没有往常繁华的夜生活,这个时候基本上没有人外出走动。而燕飞带到巴黎来的人员也早早就上床休息了,他们不可能来敲他的门。所以这个时候有人来敲自己的门,这种情况肯定不正常。

    燕飞心中忽然出现了不妙的感觉,因为他想起了一件事情。他之前故意让人将毁灭者和自己联系起来,让人以为自己身后有毁灭者做后盾,所以不敢随便对付自己。但是燕飞却忽略了一个可能,那就是别人知道他的身后站着毁灭者,但是很可能将自己看成是毁灭者,两者是一个人。

    如果真的有人想到这个可能的话,那么他们在巴黎市区追丢了毁灭者和无人机之后,就一定会想到燕飞现在也在巴黎,燕飞就会成为他们的怀疑对象。所以他们一定会到燕飞下榻的酒店亲自查看,一旦他们发现现在的燕飞没有在酒店,那么燕飞马上就会变成他们最大的嫌疑人。

    联想到这个可能,燕飞就惊出一声冷汗。他心念一动,已经焕然一新的无人机快速上浮到海面,然后以悬浮的方式升上半空,看准方向后,以三倍音速向着巴黎市区飞去。

    就在燕飞潜伏在海沟的这段时间里,天空中的极端天气已经全部消散。乌云消失了,雷电不见了,狂风变成微风,而暴雨也变成了细雨,现在和之前比起来,就犹如两个不同的世界。

    燕飞现在位于伐国的沿海,和巴黎市区丽兹酒店的直线距离只有两百公里左右。如果无人机以三倍音速狂奔的话,从这里赶回丽兹酒店需要三分半钟。只是这里是伐国,到处都是地面雷达,无人机如果选择高速飞行,那么被地面雷达发现的可能性非常大,甚至它还可能重新遭遇米军和伐国空军的围剿。

    不过燕飞本能的觉得自己现在面临的情况非常危急,如果处理不好,将给自己带来巨大的麻烦。zhuishubang所以现在根本就由不得他再三考虑,只能是让无人机以急速贴着地面的方式飞行,紧急返回巴黎市区了。

    燕飞今天晚上的运气奇差无比,但是他这次操控无人机飞往巴黎市区却非常顺利。无人机低空高速飞行,居然没有被任何地面雷达发现。现在是深夜,之前还是极端天气,大家都在家里睡觉,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外出,所以也没有人目击到居然有个庞大的东西从距离地面五米的低空高速飞过。

    一直到无人机进入巴黎市区,无人机都没有被人发现。看来那米军博尔顿将军和伐国当局在发现无人机逃走后心灰意冷,很是干脆的解除了各种警报,因为谁也没想到无人机居然会再次返回巴黎。这也让燕飞捡了个便宜,平安的返回了巴黎市区。而到了这个时候,时间才过去了一百八十秒。

    ———————————————————————————

    燕飞房间外面,晓兰手上拿着一个小型电脑,正对着房间房门的电子锁进行解锁操作,而旁边的诸葛流云则是侧过身子,用身体遮挡了酒店走廊上的摄像头,不让它拍摄到晓兰手上的动作。

    诸葛流云看着晓兰的动作,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说道:“晓兰,我们这么敲门里面都没反应。看来燕飞果然不在房间里,他肯定有问题,我觉得他很有可能就是毁灭者。”

    晓兰一边快速利用电脑解锁,一边说道:“现在看起来,燕飞的确有可能是毁灭者。但是在我们没有亲自见到燕飞之前,还只是怀疑,并不能定他的罪。”

    诸葛流云说道:“燕飞这么晚都不在自己房间里,那么他到哪里去了?我刚刚问过酒店门口的门童,他们也没有发现燕飞离开过这个酒店。也就是说,燕飞肯定已经悄悄的离开了酒店,打扮成毁灭者抢夺特殊物品去了,这么明显的证据难道还不能证明他就是毁灭者吗?”

    晓兰终于解锁成功,她手上用劲,轻轻一推,燕飞房间的大门就被打开了。晓兰收起小型电脑,两人连忙进入燕飞房间之中,然后关上房间的大门。

    晓兰小心打开房间灯光的开关,就发现床上被单整齐,房间里面果然没有发现燕飞的身影。诸葛流云小心的挨个推开房间的其它房门,就发现里面空无一人,燕飞不翼而飞了。

    晓兰仔细观察着房间的一切,就发现房间里面非常整洁,看起来燕飞根本就没有使用过这个房间,房间里什么属于燕飞的东西都没有发现。

    忽然,晓兰眼睛一亮,她在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上按了一下,就发现这个笔记本电脑居然是一直打开的。等到电脑屏幕亮起来后,就看见上面有一个正在运行的程序,她点击那个程序,发现居然是控制电脑摄像头运行的程序,而且她还在电脑摄像头拍摄的画面中还看见了自己和诸葛流云正站在桌子前。

    诸葛流云看见这个电脑摄像头拍摄的画面,心中大喜,说道:“这下燕飞逃不脱了,他肯定就是毁灭者。不然他为什么不在自己的房间里,而且还鬼鬼祟祟的打开电脑摄像头,对自己的房间进行监控呢?”

    晓兰脸上也出现凝重的表情,她推开阳台虚掩的窗户,走了出去,观察外面的情况,结果什么异常也没有发现。她抬头看天,就发现外面的暴雨已经完全停止,外面正淅沥沥的下着小雨,狂风也变成了微风。外面的巴黎街道黑漆漆一片,根本没有人在外面行走。

    忽然,晓兰心中一动,回头一看,就发现细雨中好像出现了一个黑影,但是等到她仔细观看的时候,却发现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黑影。

    晓兰在阳台上没有发现异常,心中疑惑的回到房间里面,想了一下,问道:“流云,陆萍萍的房间是哪一个?”

    诸葛流云拿出一张纸条,上面用钢笔写着梦幻科技入住人员的房间安排表,看了一下,说道:“陆萍萍的房间是8159,燕飞的房间是8157,陆萍萍的房间就在我们这个房间的隔壁。”

    晓兰说道:“我们去陆萍萍房间查看一下。”

    诸葛流云不解的说道:“我们为什么要去看陆萍萍,难道你要和她叙旧?”

    晓兰说道:“燕飞虽然没有在自己房间里,却不代表他不在这个酒店里。我怀疑他现在正在隔壁的陆萍萍房间里。”

    诸葛流云摸着自己下巴,说道:“你说得也对,这燕飞在大学的时候和陆萍萍就是情侣,看起来亲密得很,他的确有可能住在陆萍萍房间里。”

    于是两人快速将燕飞的房间恢复到原状,然后离开燕飞的房间,并关上房门,开始敲燕飞隔壁8159号房的房门。晓兰只是敲了几下,房间里面就有人问道:“谁啊?”

    晓兰和诸葛流云对望一眼,顾晓兰马上用法语说道:“尊敬的客人,您好!我们是客房服务部的工作人员。今天晚上暴风暴雨,有客人反应说他们的房间里面出现了漏水情况,为了更好的为您服务,我们需要检查一下您的房间。”

    晓兰说完后,两人就听见房间里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房门被打开,陆萍萍穿着睡袍出现在门口。

    晓兰上前一步,不露声色的用脚卡出房门,然后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说道:“哎呀,是陆萍萍,真的是你吗?我们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

    陆萍萍一愣,说道:“你们是……你是顾晓兰……”

    顾晓兰笑道:“我就是顾晓兰,陆萍萍,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实在是太好了。”

    陆萍萍并没有让开房门,反而疑惑的问道:“晓兰,你是丽兹酒店酒店的客房服务部的工作人员?”

    顾晓兰脸上就露出黯然的神色,说道:“萍萍,你看我身后的人,他就是诸葛流云,我的男朋友。我们最近在国内过得不愉快,就来到伐国发展,可是一直没找到好的工作,只能在丽兹酒店做服务员。”

    陆萍萍这才看见顾晓兰身后的诸葛流云,那诸葛流云马上做出一副羞愧的样子。说道:“陆萍萍,见到你真是高兴。不过我们必须要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们要检查一下你的房间,确保里面没有出现漏水的情况。”

    陆萍萍在伐国看见自己好久不见的大学同学,心情一下子就有些放松,说道:“好的,你们进来看吧!”

    两人跟着陆萍萍走进房间里,然后他们就发现陆萍萍房间里面有些空旷,只有陆萍萍一个人。诸葛流云脸上就露出得意的笑容,顾晓兰忽然指着卫生间,说道:“萍萍,卫生间里面有人吗?”

    诸葛流云这才听见卫生间里传来淅沥沥的细小水声,很明显里面应该有人在洗澡。

    陆萍萍脸上满脸通红,说道:“这个……里面是有个人……”

    顾晓兰笑道:“我能进卫生间看看吗?”

    陆萍萍马上拦住卫生间大门,大声说道:“不行,你们不能进去。”

    就在这时,卫生间里的水声停止,看来里面那个人已经洗完澡了。然后卫生间大门打开,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陆萍萍马上上前,亲热的挽住那人的手,说道:“阿飞,怎么不多洗一下呢?是他们打搅你了吗?”

    那从卫生间出来的人正是燕飞,只见他头发湿漉漉的,身上裹着一块大浴巾,很明显刚刚洗完澡的样子。他拍了拍陆萍萍挽住自己的手,有些不满的说道:“萍萍,你怎么这么晚还让人进我们的房间啊?”

    陆萍萍就有些不好意思,说道:“阿飞,他们可不是外人。你再看一下,看看他们是谁?”

    燕飞仔细一看,脸上就露出了激动的表情,说道:“哎呀!居然是诸葛流云和顾晓兰,你们怎么也在伐国,你们是专门来找我们的吗?”

    顾晓兰脸上就露出黯然的神色,说道:“我和诸葛流云来伐国发展,结果低估了伐国社会的排外情绪,没有找到如意的工作,没有办法之下到丽兹酒店当服务人员。我们刚刚看了,你们这个房间没有漏水,我们就告辞了,不打扰你们休息。”

    燕飞热情的说道:“哎呀,别走这么快嘛!大家好几年没见了,坐下来好好交流一下啊!”

    顾晓兰和诸葛流云就有些羞愧的样子,转身就要离开这个房间。然后就见顾晓兰脚下一滑,她的身子向着地面倒下,她的手无意识抓向空中,抓住了燕飞身上的大浴巾,她手上用劲,居然将燕飞的大浴巾扯下来,露出了燕飞健壮的身体。

    燕飞下身穿了一条短裤,其它部位完全赤裸,就这样露在三人面前。燕飞这大半年奇遇连连,身体已经达到了完美比例。在大浴巾的包裹下还看不出来,一旦没有了浴巾的遮掩,顿时就露出了堪称完美的身材。

    顾晓兰的眼睛迅速在燕飞身上扫了一下,然后假装身子不稳,手继续下探,一下子抓住了燕飞的手臂。燕飞手上用力,才扶住了顾晓兰。

    顾晓兰站稳身体,马上不停的道歉。燕飞捡起地上的大浴巾,重新裹在身上,大度的说道:“我没事的,你没事就好!”

    顾晓兰这才和诸葛流云出了陆萍萍的房间房间,并顺手关上房间大门。

    等到房间里面只剩下燕飞和陆萍萍之后,陆萍萍就要开口说话,燕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陆萍萍会意的捂住自己嘴巴。然后燕飞站在房间的窗户后面,观看下面的情况。

    就看见诸葛流云和顾晓兰出了酒店大门,上了停在外面的车。汽车里,顾晓兰说道:“我刚刚查看了燕飞的身体,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什么伤口。我清楚的记得,我的狙击步枪子弹击中了毁灭者的右胸,所以燕飞如果是毁灭者的话,那么他的右胸会有一个巨大的伤口。”

    诸葛流云皱眉道:“那燕飞会不会是在硬撑,他可能是使用了什么办法遮挡了自己的伤势,不让我们看出来。我们走了后,他很可能已经因为伤重倒地了。”

    顾晓兰摇头道:“不会的,我刚刚已经想到了这个可能,所以还顺势试探了一下他的力量。发现他的力量非常强大,我完全没有发现他的身体内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诸葛流云说道:“这么说来的话,这家伙还真不是毁灭者啊!让我空高兴一场。他们不是来巴黎处理自己公司员工遇难事宜的吗?怎么住到一个房间里去了,真是不知廉耻!”

    顾晓兰好像没有听见诸葛流云的话,继续说道:“我记得大学时候,燕飞为了保护陆萍萍,胸前曾经被高中坠物砸中过,所以胸部那里出现了一个伤口,伤口痊愈后还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疤。我刚刚看过燕飞的胸口,在那里并没有发现当年的那个伤疤。按照人类的自愈能力来看,那个伤疤不应该自己消失不见的,所以这里面说不定有什么诀窍在里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