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两百六十七章 人格分裂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现在社会的科技非常发达,而且信息高度透明,就在这支规模巨大的联合舰队向着梦幻岛海域进发,并宣称要在北太平洋上进行反海盗袭击演习的时候,得益于电视台和网络的快速传播,地球上差不多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有些劲爆的消息。

    到了这个时候,结合梦幻岛之前发布的新闻内容,加上以米国为首的国家对梦幻科技产品的禁售。聪明人就看出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岛国、加纳大、澳大利鸭这次组建联合舰队虽然打着反海盗的名义,但是他们的真正目的实际上是为了梦幻岛以及梦幻岛上的几种高新科技。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和梦幻岛没有利益冲突,只是他们平时工作非常劳累,所以总希望世界上能够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来调剂一下子自己枯燥的生活。经过本国专家的分析提醒后,他们也知道了这次三国海军联合行动是专门针对梦幻岛的。一边是三国海军组建的强大的联合舰队,一边是凭借梦幻岛的横空出世变得锋芒毕露的燕飞,现在这两者即将发生碰撞,这让这些吃瓜群众兴奋不已,于是马上将注意力放到了这场注定要在历史上留下大名的海上交战。

    华夏海军虽然被米国海军拖在华夏沿海的敏感岛屿处,无法支援梦幻岛,但是他们同样也将强大的米国海军牵制在华夏近海,算是为梦幻岛间接提供了支援。他们调动外太空中的侦查卫星,早就将三国联合舰队的情况侦查得一清二楚,还将这些情报通知了燕,希望燕飞提前做好迎战准备。

    在发现三国组建了一支强大联合舰队,并且这支联合舰队的目标是梦幻岛和燕飞的时候,华夏方面的第一反应就是让燕飞离开梦幻岛,返回华夏,暂时避开联合舰队的威胁。只要回到华夏,在华夏的庇佑之下,没有谁敢真的动燕飞。

    但是燕飞拒绝了这个建议,并态度坚决的表示自己不会离开梦幻岛,并表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对付这支来袭的联合舰队。在多次劝说无效之后,华夏也只能无奈放弃。然后华夏情报部门也对此进行了情报分析,他们再次想到了可能隐藏在燕飞身后的那个神秘势力,也联想到了毁灭者的身上。

    华夏的情报能力向来非常强大,尽管米国一直掩饰着毁灭者上次在米国西海岸给米国造成的巨大损失,但是华夏情报部门一样得到了那次行动的具体情报。并通过这些情报对毁灭者和他那架飞机的战斗力进行了评估,所以知道毁灭者的的飞机经过了技术升级,已经表现出了强大战斗力。

    不过就算华夏的情报能力强大,还是无法得知隐藏在燕飞身后的神秘势力是谁,也不知道毁灭者和燕飞之间的真正关系,更不知道毁灭者那架神秘战斗机的科技从何而来。就好象忽然之间,这些技术就从世界上出现了一样,这让华夏百思不得其解。其实不光是华夏,就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情报机关——米国cia同样搞不清楚燕飞身后到底站着谁,这已经成了一个未解之谜。

    在发现燕飞坚持依靠自己的能力对付联合舰队之后,华夏就知道燕飞一定是想要依仗毁灭者的力量来对抗联合舰队。本来这应该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对决,但是当他们在进行沙盘推演之后,居然惊讶的发现,在和联合舰队的正面对抗中,毁灭者和他的的神秘战斗机居然有50%以上的几率可以获胜。

    毁灭者从刚刚开始出现时候的不知名,到现在也只有两年时间。但就是这短短的两年时间,毁灭者快速成长,居然拥有了和总吨位超过四十万吨的联合舰队对抗的实力,这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

    在发现毁灭者的胜算更大之后,华夏方面才没有坚持让燕飞离开梦幻岛。他们也想要看一看毁灭者的真实实力,看看毁灭者和联合舰队对抗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燕飞对自己取得最后的胜利有着绝对信心,但是在发现联合舰队规模如此巨大之后,还是有些紧张。这是战争,每次战争开始的时候,所有参战的人都觉得自己会取得胜利,但是往往胜利者只有一个,其中肯定有一方会失败。所以燕飞也惊醒起来,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小心轻敌,避免阴沟翻船。他要做好战争准备,争取一次性将联合舰队彻底打垮,不让他们有翻身的机会。

    ——————————————————————————

    就在燕飞正在准备和三国联合舰队开战的时候,一艘从魔都前来梦幻岛的邮轮停靠在了码头上。经过一年多的修建,梦幻岛的码头已经变得非常完善,具有了码头应该具备的所有功能。

    这艘邮轮满载着前来梦幻岛工作和洽谈业务的人员,在这些人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他就是陆萍萍的父亲陆书春。在国家答应了和梦幻岛之间的交易后,燕飞很快就将一条完整的5nm芯片生产线运会魔都,交给了华夏。

    然后国家就启动了对陆书春案件的重审工作,由最有经验的办案人员负责对陆书春案件的重审。他们先是调取了相关案件卷宗,并询问陆书春、原案件审理人及证人之后,法院的重审人员就觉得之前对陆书春的判罚真的有些偏重。

    于是在收集了更多的证据之后,法院对陆书春的贪腐案件进行了重新审理。他们根据陆书春案件的证据,严格按照法律条款进行审判后,判处了陆书春8年有期徒刑。相比之前的无期徒刑,这次对陆书春的判罚就准确得多,也更符合法律的规定。

    但是鉴于陆书春已经入狱服刑,且服刑时间达到了6年。加上他在服刑期间有良好的表现,还有一些立功的举动,所以获得了相应的减刑资格。在经过仔细计算之后,陆书春减刑两年以上,加上之前服刑六年,陆书春终于被刑满释放了。

    在法院对陆书春案件进行重新审判的时候,陆萍萍正在梦幻岛上协助燕飞进行管理规则的拟定。加上现在是非常时期,陆萍萍也不能贸然离开梦幻岛进入华夏去旁听,以免给人可乘之机,所以她无法出席陆书春的重审现场。不过陆萍萍一直关注着陆书春案件的最新进展,并为他聘请了最专业的律师,最终等到了陆书春的刑满释放。

    陆萍萍虽然没有办法前往华夏亲自旁听,但是却做好了安排,等到陆书春一出狱,就派人将他接到了梦幻岛上。

    在梦幻岛的码头上,燕飞和陆萍萍肩并肩站在一起,迎接陆书春的到来。这艘邮轮满载着游客,在码头停泊好之后,游客开始下船。在邮轮的一个紧急出口处,在随行人员的陪同下,陆书春下了邮轮。

    经过六年的牢狱生活,曾经意气风发的陆书春已经变得满头白发,憔悴不堪,看起来至少老了二十岁以上。

    陆书春看见前来迎接自己的陆萍萍后,他先是一震,马上小跑着靠近陆萍萍,不过到了最后,却不敢靠近陆萍萍,只是手脚无措,嘴角抽搐,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陆萍萍看着重新获得自由的父亲,也非常激动,她走上前去,拉住陆书春的手。喊了一声“爸”,然后眼里就流下了泪水。

    陆书春被陆萍萍拉住手,知道女儿还是原谅了自己。就有些老泪纵横,嘴里反复说道:“萍萍,对不起,对不起……”

    陆萍萍说道:“爸,你没事就好。梦幻岛环境很好,你以后就再这里生活吧!”

    陆书春点头道:“好,我以后一定老老实实,再也不给你丢脸了。”

    然后陆书春就发现了站在旁边的燕飞,他有些艰难的走过来,说道:“阿飞,多谢你这么多年来帮我照顾萍萍。我是罪人,我对不起她们母女俩……”

    燕飞看着码头上看向这边的人,他扶住陆书春,说道:“陆叔叔,你回来就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去慢慢说吧!您和萍萍这么多年都没能在一起,这次可要好好的说一说。”

    陆书春也看见了附近的人,他之前还在监狱服刑,下意识的觉得这些人认出了自己,也有些尴尬,说道:“好,我们回去慢慢说!”

    于是一群人就要离开码头,走到最后的陆萍萍忽然拉了拉燕飞的袖子,燕飞停了下来,说道:“萍萍,怎么了?”

    陆萍萍咬着嘴唇,说道:“阿飞,多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再也无法看见父亲出狱的一天。”

    燕飞笑道:“傻丫头,我们之间还要这么客气吗?你帮了我这么多次,我才帮你一次,说起来,我还欠你更多呢,怕是这辈子都还不完了!”

    陆萍萍忽然就笑了,小声说了一句:“真是个傻子!”然后转身就跑,追着自己的父亲去了。

    燕飞就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陆萍萍是什么意思。不过就在他即将离开码头的时候,他忽然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那条巨大邮轮,他的嘴角露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开码头。

    这条邮轮正在上下客人,就在燕飞刚刚离开码头的时候,从这条油轮上下来一个人。这个人中等身材,浑身脏兮兮的,身上一件卫头已经脏得看不出本来颜色,顶上的兜帽将他的脑袋遮挡起来,谁也看不清兜帽下的脸长什么样子。

    这个人不但身上脏兮兮的,而且还散发出一股恶臭味,让人闻到就想吐。旁边人的看见这个人后,眼里就露出鄙视的神色。等到闻到他身上的恶臭味之后,马上就变了脸色,无不掩鼻躲避。完全不明白这样高档的一艘邮轮上,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乞丐一样的人。

    面对旁人的躲避动作,这个人也不已为意,而是随意行走。他的步伐有些奇怪,脚步迈得并不快,给人的感觉是他走得很慢,但是实际上他的前进速度却快得惊人。在他下了邮轮后,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他就消失在码头上。

    那些正在码头入口处对邮轮上下来的人进行身份核查的工作人员只是觉得眼前一花,好像有什么人从他们眼前经过一样,空气中好像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但是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想要仔细查看的时候,却根本什么也没有看见……

    在和梦幻岛达成全面合作协议之后,华夏方面就在梦幻岛上设立了两个办事机构。其中一个就是代表华夏官方的代表处,另外一个就是代表华夏特勤组的办事部门。代表处主要负责和梦幻岛进行工作对接,处理一些明面上的合作事宜。

    而在暗地里和梦幻岛进行情报交流的,就是代表华夏特勤组的办事部门。在这个办事部门主持工作的,就是游小舟。毕竟华夏特勤组中,游小舟和燕飞最熟悉,派她和燕飞接触最合适。这段时间里,华夏和燕飞交换了很多的情报,他们之间的情报交换就是通过游小舟来进行的。

    今天游小舟正在整理国内传来的各种情报,随着联合舰队开始靠近梦幻岛海域,游小舟就有些忧心忡忡。她并不是很清楚毁灭者在米国给米国军队造成的巨大损失,所以完全不知道毁灭者的厉害之处,更不清楚燕飞要怎样才能应对这支规模庞大的联合舰队。就算燕飞身后站着毁灭者,毁灭者在面对这么狂暴攻击的情况下,应该自身难保,怎么帮助梦幻岛翻身?

    就在游小舟为了梦幻岛的事情殚精竭虑的时候,就发现眼前一花,房间里面多了一个人,并闻到了一股恶臭的味道。

    游小舟大吃一惊,她的实力并不弱,但是这个人居然能够避开外面的工作人员,并且悄无声息进入这个房间,就说明这个人非常厉害,至少比她强得多。现在正是梦幻岛即将面临联合舰队攻击的关键时刻,难道是梦幻岛的敌人提前发动攻击了吗?

    就在游小舟即将有所行动的时候,一个听了会让人心寒的声音响了起来:“游小舟,你还好吗?”

    游小舟一愣,本来已经拿到手上的手枪就没有继续往上抬,她看着眼前这个脏兮兮的人,不知道他是谁,只是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耳熟。然后就看见这个脏兮兮的人双手上扬,将头上戴着的兜帽往后翻,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容。

    游小舟看清楚这个人的面容后,顿时大吃一惊,说道:“段副组长,怎么是你?你不是在你们家族里养伤吗?”

    原来那个浑身脏兮兮的人居然是华夏特勤组的副组长段红叶,上次段红叶出现在中东,和阿萨辛派的首领拼了个两败俱伤。后来段红叶返回华夏养伤,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再次出现,却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忽然到了梦幻岛。

    段红叶脸上波澜不惊,淡淡的说道:“游小舟,你对我出现在这里很吃惊吗?”

    本来游小舟发现是段红叶后,是应该放下手里的手枪的,毕竟段红叶是她的顶头上司。但是当游小舟看见段红叶身上脏兮兮的样子之后,她并没有放下手里的手枪,而是将手枪握得更紧。说道:“段副组长,你身上怎么那么脏?”

    段红叶说道:“身上脏不脏只是表象,根本就不是重点,关键是心中一定要清白。”

    游小舟说道:“可是段副组长你以前最爱干净的,连一丝灰尘都不愿意沾染在身上。现在到底是怎么了,居然将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段红叶忽然笑道:“游小舟,难道你没听组长说过吗?”

    游小舟说道:“组长说过什么?”

    段红叶说道:“我有两种状态,一种状态是爱干净的我,身上一定要一尘不染;另外一种状态就是脏兮兮的我,不管身上多脏,都会视而不见。”

    游小舟说道:“听组长说过一些。”

    段红叶说道:“那么你应该知道,我之前因为一些原因出现了人格分裂症状。那个爱干净的我其实是我分裂出来的第二人格,而这个浑身脏兮兮的我才是我的真实人格。我现在只不过是治好了我的人格分裂症,让自己以本来面目出现而已。”

    游小舟看着段红叶,没有说话,手里的手枪也没有放下。

    段红叶继续说道:“那个分裂出来的第二人格喜欢干净,所以事事讲究原则,从来都是规规矩矩,不愿意有任何逾越,我很讨厌他。我虽然脏兮兮的,但是我才是真性情,我比他更爱国,而且我不会拘泥于规则的限制和束缚,只要是对国家有利的事情,我就会去做,就算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

    感谢书友:白云牧场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感谢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支持!

    通过其它网站阅读本书的朋友们,如果可能,请来起点支持一下作者,不管是收藏还是推荐,又或者是订阅,都是对作者码字的一个鼓励,谢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