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二十章 丧尽天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华夏滇南省,一个偏僻的山谷中有着大片的古老建筑,这片古建筑的面积非常大,不逊色于附近的一个乡镇,至少可以在里面住下好几百人。

    浑身脏兮兮的段红叶透过丛林看着远处的祖宅,正有些犹豫要不要真的进去。自从在梦幻岛上被黑衣人打爆心脏之后,段红叶就万念俱灰,他之所以挣扎着回到国内,就是想要搞清楚心底存在的疑惑。

    黑衣人曾经告诉过段红叶,想要找到心底的答案,就要前往段家祖宅的地下室,那里有他想要的所有答案。可越是靠近段家祖宅,段红叶就越是犹豫,因为他的潜意识告诉他,千万不要回祖宅,知道答案不一定是好事。

    段家是滇南省的大世家,存在的时间超过了千年,具有悠久的历史传承。段家之前一直在山谷的祖宅这里生活,只是最近几十年,祖宅所在的地方交通越发不方便,段家才整体搬离祖宅,进入了外面的大城市。

    段家存在的历史非常悠久,所以它的根基非常稳固,不管是在华夏的军、政两界,还是商界都有自己的势力。特别是段红叶打破人体极限,成为神级高手之后,段家的发展更是达到了巅峰,在华夏国内的影响力急剧提升。

    段红叶还小的时候,曾经在父母的带领下来过祖宅几次,他对自己家的祖宅还是有一些印象的。但是后来的他的父母就再也不允许他来祖宅了,所以长大成人后,段红叶就再也没有来祖宅。如果不是黑衣人的提醒,他都差点忘记了段家在遥远的深山里还有这一片祖宅。

    在段红叶的印象中,段家已经从祖宅里搬离了,那么现在的祖宅就应该荒无人烟,破旧不堪。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段家的祖宅并没有被完全放弃,这里面还生活着一些段家旁支的后人。而且这些人的数量还不少,起码有两百人以上。

    段红叶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神级高手,是段氏家族最大的骄傲,所以大家都称赞他是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在没有遇见黑衣人之前,段红叶自己也是这样以为的。但是从黑衣人嘴里,却将段红叶的天赋贬得一文不值。

    然后段红叶就发现有些不对,如黑衣人说的那样,他成为神级高手的过程实在是顺利得过分了,什么波折都没有发生,一切都在不知不觉间完成了。他对于武学和自然的感悟好像忽然就有了一样,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绞尽脑汁后思索到的。历史上也不乏他这样的习武天才,可是历史上并没有出现几个神级高手。如果神级高手真的这样容易突破的话,那么历史上的神级高手至少都有几百个。

    被黑衣人打爆心脏后,段红叶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虽然他能够强行驱使体内血液循环,维持体内生机,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过去,他能感受到生命力正在离他而去。如同那个黑衣人说的那样,最多三个月后,段红叶就会彻底死去。

    对于即将死去的人而言,段红叶的思维已经发生巨大的改变。平时他认为相当重要的一些东西不再重要,而他心里的一些疑惑却被无限放大,他想要在自己死去之前将这些疑惑完全搞清楚,不让自己成为糊涂鬼。燕飞身边有那个恐怖的黑衣人保护,段红叶是再也动不了他了,也无法报仇,所以他转而将生命中最后的时间全部放在了解决心中疑惑上。

    段红叶的第一个疑惑就是,他的天赋到底是好是坏,为什么能这么年轻就突破成为神级高手?第二个疑惑就是,他为什么会出现人格分裂?这两个疑惑不解决,他可能会死不瞑目。好在那个黑衣人最后放他一马,并提醒他,在段家祖宅里可以找到答案。所以段红叶才会万里迢迢的赶回来,想要找到困惑自己的答案。

    可是当段红叶终于看见祖宅的时候,他的潜意识却告诉他,让他不要进入祖宅里面,不要去寻找答案。如果段红叶在祖宅里面感觉得到了危险,他可能还真的不会进入里面。可是他并没有在里面感觉到危险,那么为什么自己的潜意识却让自己不要进入这里呢?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死亡更让自己感到害怕的事情吗?

    段红叶再三犹豫,最后还是心中的好奇占据了上风,决定去寻找心中的答案。在天黑之后,他潜伏进了祖宅里面,在没有发现地下室的秘密之前,段红叶不准备让这里的人知道自己回来了,所以他才会选择悄悄进入。

    段红叶没有了心脏,导致他的实力急剧下降,可是他神级高手的底蕴还在,他轻松就进入了祖宅里面,表现得游刃有余。段家祖宅面积虽大,可是住在里面的却只是普通人,他们根本没有发现一个厉害的高手潜伏进来了。

    很长一段时间没来段家祖宅,段红叶对这里的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了,完全不知道祖宅的地下室到底在哪里。就在段红叶寻思是不是抓一个人来询问关于地下室的情报的时候,从前面漆黑的小巷子里走过来两个人,这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谈话。

    段红叶马上将自己隐藏起来,跟在这两个人身后。就听见其中一个满脸疙瘩容貌丑陋的年轻人问道:“欢哥,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和你一起到地下室上班了。你和我说说呗,地下室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啊?”

    那个叫欢哥的是个年纪稍大的中年男子,只是这个中年男子身材粗壮,依然丑陋无比,他往地上吐了一口痰,说道:“小任,难道这里没有人和你说起过地下室的事情吗?”

    叫小任的丑陋年轻人疑惑的说道:“没有啊!我去问过几个在地下室上过班的人,他们都闭口不谈地下室的事情,还劝我不要打听,所以我完全不知道那个工作到底是什么啊。”

    欢哥叹了口气,说道:“也许是他们觉得心里有愧,不愿意告诉你实情吧!”

    小任一惊,说道:“欢歌,那我们的工作到底是做什么啊?”

    欢哥说道:“小任,你还没老婆吧?”

    小任说道:“还没有。”

    欢哥说道:“那和女人上过床吧?”

    小任就脸红了,说道:“我之前去县城的时候找过几个。”

    欢哥说道:“是要花钱的那种吧?”

    小任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花钱,谁和你上床啊!之前那几个女人花了我好几百呢!”

    欢哥摸出一根烟,小任马上识趣的给他点上,说道:“欢哥,我问你地下室工作的事情,你怎么老是问我女人的事情啊?”

    欢哥深深吸了一口烟,说道:“小子,你运气来了,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免费上女人了,想上多久就上多久,想怎么上就这么上。”

    小任一楞,说道:“欢哥,你要给我介绍女朋友吗?可是我人长得丑,家里也没钱……”

    欢哥说道:“不是,我是说,我们在地下室的上班内容,就是睡女人。”

    小任一愣,笑道:“欢哥,你就不要和我开玩笑了。如果工作就是睡女人的话,那就是在天堂一般的逍遥,谁会把这个机会主动让出来呢?”

    欢哥正色的说道:“我没和你开玩笑,我们的工作真的是睡女人。地下室里关着一个女人,你不但可以睡她,还可以打她,骂她,甚至还可以喂她吃屎喝尿。你不想干她了,还可以用房间里面的那些设备干她,甚至还可以让猪和狗干她,反正只要你能想得出来的方法,都可以用在地下室的那个女人身上。”

    小任浑身打了一个冷战,说道:“欢哥,你一定是在骗我,对不对?这是严重违反法律的事情吧?现在是新世界,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欢哥吐了个烟圈,说道:“我没有骗你,我也不知道上面那些老头在想什么,反正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我们尽量折磨那个女人,越不将她当人看,将她折磨得越狠,让她越恨我们,我们能拿到的奖金就越高。”

    小任说道:“那个女人是不是得罪我们段家了啊?要不然为什么这么对待她?”

    欢哥说道:“这就不是我们能够知道的了,不过之前那些在地下室上过班的人和那个女人交流过,发现那个女人也是我们段家的人。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直被关在地下室里遭受各种折磨。”

    小任说道:“可现在是法治社会,国家怎么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不怕国家抓吗?”

    欢哥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吐了个大大的烟圈,说道:“家里的老头子对那些在地下室上过班的人盯得紧,他们根本就不能离开祖宅,外人又怎么可能知道这里的真实情况呢?还有,你难道忘记我们段家那个绝世天才段红叶了吗?他可是华夏历史上最年轻的神级高手,前途无可限量,据说还在一个秘密部门当领导。有他挡在前面,有谁敢来查我们段家的祖宅?”

    小任说道:“欢哥,你做这项工作的时候,心中有没有愧疚啊?”

    欢哥就有些得意,说道:“刚刚开始的时候,心里肯定是有愧疚的。不过时间长了,就慢慢的将它当作一份工作。为了得到更高的奖金,我还想了很多的花招出来,据说上面的老头还欣赏我的做法。不过你之前那几个人心里素质不过硬,时间长了居然受不了,要求退出,然后才能轮到你。”

    小任低下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过了一阵才问道:“那个女人漂亮吗?”

    欢哥叹了口气,说道:“那个女人之前应该是很漂亮的,而且看起来年纪也不大。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折磨后,她看起来就像是六七十岁的老太婆,而且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和泥垢,一看就让人觉得恶心。我现在已经不睡她了,而是用工具来虐待她。不过小任你很难讨到老婆,还是可以将她用一下。之前那个女人也怀过孕,不过被我活生生打掉了,你运气好,说不定她还能给你生个孩子。”

    一听那个女人如此衰老,小任就有些失望,不过也有些期待,有女人总比没有女人好。

    小任好奇的问道:“一个女人被折磨这么多年,怎么还能活下来啊?”

    欢哥也有些疑惑,说道:“我们也觉得奇怪,不管我们怎么折磨这个女人,她总是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恢复过来,好像怎么也死不掉一样,倒是非常的神奇。”

    然后欢哥鼻子一皱,说道:“你闻到没有,这里怎么这么臭啊?”

    小任一愣,果然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的味道。他厌恶的扇了扇空气,说道:“也不知道是那个王八蛋,居然在这里拉屎。”

    然后两人的对话不再继续,而是快速向着地下室的入口走去。在他们身后,露出段红叶的身影。刚刚那股恶臭,就是段红叶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味道。

    段红叶刚刚将这两个人的对话听了个完全,却没想到在段家祖宅的地下室里居然有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不管是现在这个脏兮兮性格偏激的段红叶,还是之前那个浑身干净性格开朗的段红叶,他们对于违法犯罪的行为都是深恶痛绝的,没想到在自己家族祖宅这里,会发生这样恶劣的事情,关键这个案件的发生还受了自己无形中的影响,没有人敢来调查他们。

    本来按照偏激人格段红叶的想法,直接就要上去打死那两个年轻人,然后将地下室那个可怜的女人救出来的。不过地下室里也隐藏着他心里想要的答案,所以在考虑了一下之后,段红叶并没有贸然行动,而是选择了跟在他们身后,进了祖宅中央的地下室。

    段红叶以前在祖宅生活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个地下室的存在,也就是说,这个地下室是段红叶离开之后新建的。进入地下室后,这里居然有一个向下的电梯。不过这难不倒段红叶,等到前面两个人乘坐电梯向下行的时候,他在后面扒开电梯门,进入电梯井,也跟着电梯往下行。

    大约下行了二十多米后,电梯停了下来,两个前来上班的人出了电梯。电梯前面是一间石屋,门口是两扇厚重的石门。在门口处,坐着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头。

    欢哥上前一步,对那个老头说道:“六爷爷,这是今天开始来这里上班的小任,他是八爷爷家的孙子。”

    那个老头看了小任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阿欢,规矩你都懂。其它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们的目的是狠狠折磨里面的那个女人,但是又不能让她死,你们折磨得越狠,你们的奖金就越高。至于其它的注意事项,就由你来和这小家伙说吧!”

    欢哥说道:“六爷爷,我知道了,我会和小任说的。”

    然后欢哥推开房间外面的石门,带着小任进了房间里面,并关上石门。那个房间里面的隔音效果非常好,电梯井里的段红叶就算听力惊人,也听不见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段红叶一拳击穿电梯大门,从电梯井里跳出来。然后身子一晃,就出现在那个老头面前。那个老头本来一副垂垂老矣的模样,但是在发现危险后,他马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身上爆发出一股滔天的气势,居然是个厉害的先天高手。

    不过先天高手的实力在段红叶面前根本就不够看,段红叶的速度是这个老头无法想象的。段红叶轻轻一指点出,在这个老头没有来得及防御的时候点中他的眉心,让这个老头陷入沉睡之中,却又没有伤害到他。

    这个老头像个弹簧一样,刚刚从椅子上弹起来,就被段红叶点倒,然后他重新弹回椅子上。和之前不一样的是,他这一弹回去就不再动弹。这个老头是段家的一个远房旁支,拥有先天境界的实力,段红叶之前就认识他,只是后来很少见到了,没想到这个老头却一直在祖宅这里当差。

    段红叶今天是来这里寻找答案的,在心中的答案没有等到解答之前,他是不会让这个老头死的,而是让他暂时昏睡过去,等一下再慢慢问他话。然后段红叶手上用劲,强行将从里面关闭的石头大门推开,进入房间里面。

    房间里面虽然有换气扇,但是却弥漫着一股恶臭味道。在墙角的一张石床上,小任已经脱掉了裤子,正在一个脏兮兮看不清楚面貌的女人身上快速耸动。

    旁边的欢哥则是在鼻孔里塞了两个棉球,他手里还牵着一条巨大的黑狗,笑道:“小任,你也太猴急了,看见女人就上。不过这种行为能够为你的工作加分,让你得到更多的奖金。你先干,等你干完了,我用这条大黑来代替你。”

    然后就看见外面的石门被打开,一个同样脏兮兮的人出现在门口。

    小任正在耸动身体,结果受到惊吓,一下子萎了。他连忙放开那个女人,从石床上站起来,手忙脚乱的提裤子。而欢哥则是没想到这里有人闯进来,他傻乎乎的看着段红叶,说不出话来。倒是他手里牵着的大黑狗察觉到危险,对着闯进来的段红叶拼命狂叫。

    段红叶进入房间,就看向石床上那个脏兮兮的女人。房间里面光线虽然不好,但是段红叶眼神犀利,还是看清楚了那个女人隐藏在肮脏头发下的脸庞。

    那个女人非常的苍老,她眼神呆滞,伤痕累累,身上还散发出一股臭味。但是很意外的,段红叶居然在那个女人身上发现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一段尘封已久的往事。

    段红叶并不是家里的独子,他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妹妹,他的妹妹叫段红玉。从小这两兄妹的关系就很好,但是在12岁的时候,段红玉在一次外出的时候被万恶的人贩子拐走了,不管段家怎么寻找,都找不到这个被拐走的段红玉。

    妹妹被人贩子拐走这件事情对段红叶的刺激非常大,从那个时候开始,他努力练习家传武学,立志要凭借个人力量将世界上所有人贩子全部杀光。而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段红叶表现出了恐怖的习武天赋,他的实力快速提升,一直到成为神级高手,中间没有经历半点波折。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段红叶练武开始,他脑海里面关于和妹妹段红玉生活的一些细节却被快速遗忘。到了最后,段红叶只是记得自己有个妹妹,然后就什么记忆也没有了。

    但是在发现石床上这个脏兮兮的女人后,段红叶马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感觉。而正是这股熟悉的感觉,让他想起了尘封多年的往事,想起了关于妹妹的所有细节。然后他就确认这个老女人就是自己那失踪多年的妹妹。但是妹妹当年不是被人贩子拐走了吗?怎么会出现在祖宅的地下室?还被段家的人这样虐待?

    段红叶是段家的最大希望,段家这几年的快速发展全部仰仗段红叶神级高手的超强实力,所以段家对段红叶向来是有求必应,根本就不敢得罪他,那么段家祖宅这里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的妹妹?

    段红叶看过去,就在这个石屋里面发现了各种各样用于xing虐待的工具,旁边的笼子里还养着几条凶猛的猛犬,旁边甚至还有几头黑猪。

    想起刚刚那个欢哥的话,段红叶就不寒而栗,自己妹妹难道这十几年一直被关在这里,她在这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段红叶就算明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也挣扎着回来寻找心中的答案。却没想到在祖宅这里居然会看见这样惨绝人寰的一幕,这让他完全无法接受。

    ————————————————————————

    通过其它网站阅读本书的朋友们,如果可能,请来起点支持一下作者,不管是收藏还是推荐,又或者是订阅,都是对作者码字的一个鼓励,谢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