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七章 张丽的夜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张丽是城里的女孩,但是考上了银行之后,运气不好被分配到了小渔村的分行,一开始是很不习惯和这些土了吧唧的村民呆到一起,后来也是慢慢不得不习惯了,嫁给了村里的韩老三,说实话韩老三可是远远配不上张丽的,张丽是城里的女娃,会收拾打扮,虽然现在三十多岁了,娃都生了一个,但是仍然打扮的跟一个二十多的姑娘一样,尤其是这会儿穿的这一身银行工作的制服,简直就是制服诱惑啊!而韩老三娶张丽的时候已经四十岁了,现在算算已经快五十了,天天在城里打零工。

    秦林看着张丽咽了咽口水,说道:“张丽,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看你今天下午回来了,便想着来看看你,秦林,你可比以前帅得多了啊。我听你说你在城里学了按摩,我这几天肩膀刚好有点痛,你能不能帮我捏一捏。”张丽看着只穿着裤衩的秦林,盯着裤裆那坨凸起,有点妖娆的说着,顺便悄悄的绕进去了秦林家门。

    秦林看着张丽扭着的屁股,咽了咽口水,心想这个女的目的肯定不单纯,便说道:“咋不让韩老三给你捏一捏呢”

    “那个老不死的这几天在城里面给人家搬砖呢,哪来时间管我,而且啊,肯定没你捏的舒服啊。”张丽继续妖娆的说着,慢慢的脱下了自己的外套,露出了雪白嫩滑的皮肤,秦林定睛一看,张丽里面竟然只穿了一个肚兜,秦林下面一下子有了反应。

    张丽看着秦林的反应,捂住了嘴,没想到秦林的这里这么大。便转过身去,继续说道:“快来啊,给我捏啊,这里好痛哦。”

    秦林此时也有点把持不住了,看着张丽完美的背部轮廓,轻轻的抚摸着张丽背上发着红光的地方。

    一股股酥麻爽快的感觉,一阵一阵的从秦林手里传来,不一会儿张丽便感觉到一阵淡淡的尿意,嘴里发出了淡淡的呻吟声。

    秦林轻轻的解开张丽的肚兜,抱着张丽走到了床上,此时,夜空星光微亮,春色无限美好。

    第二天天刚亮,秦林就早已经起来了,枕边的张丽也是昨晚在折腾到半夜之后怕早上被村里人看到,便摸着黑回家了,秦林摸着有点酸的腰穿了衣服,往罗寡妇家里赶去。

    啪啪敲了几下豆腐坊的门之后,门开了,秦林发现竟然是罗寡妇开的门,罗寡妇此时面色潮红,略微有点衣衫不整,像一只正在发青的母牛,难不成罗寡妇在家里自己弄不成不过也难怪,女人三十狼四十虎的,罗寡妇这么多年一个人也算是为难他了。

    秦林赶紧咳了两声,掩饰了一下尴尬,问道:“小琴呢”

    罗寡妇也收敛了一下自己凌乱的神态,说道:“我想着这几天家里事情太多,就让小琴去她奶奶家待两天了。”

    怪不得罗寡妇一个人敢在家里这么弄,秦林心想道,然后对罗寡妇说:“你带着我去你家磨豆腐的地方看一看。”

    罗寡妇脸上的神态立马变得严肃了起来,带着秦林去自家后院磨豆腐的地方去了。

    罗寡妇家里有一个很大的磨盘,被罗寡妇擦得干干净净的,据说是罗寡妇祖上传下来的,磨啥啥香,也是罗寡妇家里豆腐好吃的原因之一,秦林仔仔细细的用自己这双眼睛看着这个大磨盘,连角落都没放过,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

    “奇怪啊,这里没问题,难道是其他地方。”秦林喃喃的说道,便继续问道:“磨豆腐都需要什么”

    “磨盘,豆子和水啊,东西也不多,豆子也是自家种地的,水也是自己家的水井打的水。”罗寡妇看着秦林说道。

    “这几天有没有没来过你这里”秦林继续问道。

    “就前几天王屠夫的儿子来到我这里,说是要看看小琴,被我赶走了。”罗寡妇眼中露出奇怪的神色,说道:“难道是他”

    秦林赶紧拿着水桶,在水井打了一桶水,秦林疑惑的看着清澈的水,心想水也没问题难道是豆子

    秦林跑到罗寡妇生豆子的地方,看着满盆子的黄灿灿的豆子,秦林用手拨弄了一下,发现豆子的豆芽部分都闪着一股子淡淡紫黑的光。

    秦林恍然大悟,原来是豆子有问题,秦林对罗寡妇说道:“你家的豆子被王屠夫儿子动了手脚,你把这些豆子全扔了,再把这个盆子也换了,在试一试,应该就没问题了。”

    罗寡妇点了点头,然后疑惑的问道:“怪不得那天王胜利非得来我的家看这块儿,不过

    他们家是杀猪的啊,为什么要陷害我!”

    秦林笑了笑,说道:“你还记得以前王屠夫在咱们村开的豆腐店吗”

    罗寡妇点了点头:“肯定记得啊,我当时还担心会抢我的生意,没想到开了一个来月就不开了。”

    “他们不是不开了,是生意抢不过你,才倒闭的,这次他们给你的豆子下毒,肯定是想再重开他们的豆腐店,等大家都觉得你家豆腐有毒,才不会来你家买,而会去他们家了!”

    罗寡妇越听越气,心想自己辛辛苦苦磨豆腐却被这些人陷害,骂道:“我要去找村长!这件事没完!”

    “你觉得村长会帮你吗你看看那天村长说话哪句是向着你的

    。”

    秦林的话点醒了罗寡妇,“难道他们是一伙的”

    “肯定的,他们一个有钱一个有权,肯定是相互勾结的,不过这次你先把豆腐摊弄好,三天后大家看没问题了,你有这么多年来积累的人气,自然会来你这里买,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罗寡妇赶紧把盆子里面的豆子都倒掉,心疼的看着垃圾桶里的豆子,说道:“这次谢谢你了秦林,你帮了我们这么多次,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秦林摆了摆手:“等明天你看磨出来的豆腐好了再谢我吧,明天我早上再来一趟帮你看看。”

    罗寡妇看着秦林略微硬朗英俊的侧脸,感到一阵安心可靠,赶紧点了点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