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四章 吃醋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秦林看了一样卢若雨,还是那股子高贵的气质在身上浮现着,柳眉下一双异常漂亮的美眸渗透出一丝淡淡的妩媚,高挺的鼻梁下一双艳红的双唇让人忍不住想吻上去,怪不得陈少飞这个小子能这么死心塌地的喜欢卢若雨。

    “那如果我说我想要你呢”秦林狡黠的一笑,直直的盯着卢若雨的双眼看着,微微的说道。

    猝不及防!卢若雨虽说这几天和秦林相处比较熟悉了,但是从来没有想到这一步,虽说她对秦林也有淡淡的好感,但是秦林口中那么直接的话语倒是让卢若雨愣住了,然后本来白皙的脸颊立马闪过了一丝绯红。

    “哈哈哈,我开玩笑的,你是一个大老板,我哪敢想啊,不过没想到你竟然会脸红!”秦林看着卢若雨的表情哈哈大笑了起来。

    卢若雨又气又恼,没想到这个看着正儿八经的小男孩到最后的时候还会戏弄她!不过秦林的话倒让卢若雨心里闪过一丝丝的失望,卢若雨咳了一声,认真的说道:“真的,你想要什么东西,我可以满足你,多少钱都行!”话刚说出口,卢若雨就有点后悔,用钱来说事情倒是有点太小看秦林了。

    不过秦林丝毫没有在意,慢慢的把目光挪到了卢若雨脖子上挂着的碧玉钥匙。

    聪敏的卢若雨立马看出来了秦林的意思,没有犹豫,直接把那把碧玉钥匙从脖子上拿了下来寄给了秦林。

    “这可是你父亲的朋友送给你的啊,也算是个古董,说不定还挺值钱的,你确定给我吗”看到卢若雨如此干脆利索的把钥匙摘下来给自己,秦林也是有点没想到。

    “哼,这些东西再怎么珍贵能有我的命珍贵你救了我啊,这应该给你的!”卢若雨笑着说道,的确这东西只是在她眼里是一个价格比较贵的东西,但并不是不可或缺的。

    “谢了啊!”秦林看到卢若雨这样说了,便没有拒绝,把钥匙接了过来,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钥匙上还残留着卢若雨身上的温度和气味,秦林感到身上一阵的温热。

    “卢总,时间不早了,这一路都是山路不好走,咱们该回去了。”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

    走到卢若雨跟前恭敬的说道。

    卢若雨看了一眼秦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帅了很多,是自己眼瞎了吗,呵呵一笑:“我要走了。”

    “走吧,还会回来吗”

    “会的。”

    “那记得来找我,我给你做龙虾。”

    “一定!”

    简单的告别之后,卢若雨上了车,秦林看着缓缓驶去的车子越来越远,心里有点空落落的,他虽然和卢若雨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但是这几天的相处倒是让秦林莫名的难忘,其实这会儿正在车上的卢若雨,也是这么想的。

    看着车子彻底消失在了视线中后,秦林看了看脖子上挂着的钥匙,然后轻轻的咬破了手指,金色的血慢慢的从伤口渗了出来,秦林滴了一滴到钥匙上,碧玉色的钥匙立马发散出了一股子金色的光,包裹着碧绿色的钥匙,煞是好看,然后过了几分钟,这团光慢慢的消失了,钥匙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秦林知道,自己再去荒岛的日子,要提前了。

    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又传了过来,又是谁啊,秦林赶紧去开了门。

    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清秀美丽的女孩,头上还扎着一个马尾辫,这个女孩正是罗玉琴,罗玉琴此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本来就俊俏的模样这会儿更惹人怜了,看着秦林,心里仿佛又说不完的委屈。

    “小琴啊,快进来快进来!”看到罗玉琴的表情之后,秦林才慢慢的想到,自己这段时间都没有好好的去看看她,一直有点冷落罗玉琴了。

    罗玉琴听到秦林的话之后依旧没有动静,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幽怨的看着秦林,然后慢慢的说道:“我听你隔壁的二婶子说,你家里最近来了个陌生的女人……是不是真的。”

    听到这话之后,秦林的脑袋一下就有点炸,他知道女人们的吃醋是最可怕的赶紧说道:“小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罗玉琴眼中的幽怨之色更加严重,几乎都快要哭出来了,看着秦林继续说道:“那……那就是有这回事情了是不是。”

    秦林看着罗玉琴,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

    秦林刚要解释就听到“啪”的一声,罗玉琴直接一巴掌扇到了秦林的脸上,然后就捂着脸哭着跑了。

    秦林捂着热辣辣的脸心想着,我这几天究竟是怎么了,老是被人打脸,然后看着罗玉琴跑过去的方向,追了过去,一直追到了罗寡妇的家门口。

    小小的门锁自然难不倒秦林,秦林麻利的翻过了墙,轻手轻脚的走进房子,发现罗寡妇这会儿没在家,刚回到家的罗玉琴正在床上抹着眼泪。

    秦林赶紧闯了进去,正在哭泣的罗玉琴看到秦林来了,哭着说道:“你怎么来了,你和其他女人呆了好几天还好意思来找我,你快给我出去!”

    原来这丫头是误会她和卢若雨的关系了,秦林赶紧走到罗玉琴跟前,把来龙去脉都解释了清楚,只是瞒过去了自己用神血给卢若雨治疗的事情之后,罗玉琴才停止了哭泣,看着秦林说道:“你们两个真的没有做点啥吗”

    秦林苦笑了一声:“她受了那么重的伤,我怎么可能乘人之危啊。”

    “那你就不怕人家喜欢上你了,到时候来找你吗”罗玉琴擦了擦眼角里的眼泪,皱了皱秀眉轻轻的说道。

    “傻丫头,怎么可能呢人家可是大公司的老板,我只是一个臭穷山村的孩子,人家怎会看上我呢!”秦林继续解释道。

    “脸上还疼吗”罗玉琴看着打秦林一巴掌的地方,心疼的说道。

    秦林坏笑了一声,感受着罗玉琴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气,指着自己的裤裆说道:“脸上不疼,这里疼。”然后一把把罗玉琴搂在了怀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