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章 太阴鬼灵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因为白天的事,我的神经一直紧绷,冷不丁看到身后站着这么个没脑袋的家伙,头皮一下子就炸了。

    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叫,伸手就去抢自己的包。

    可就在这时,天花板上的灯突然闪了两下,紧跟着就灭了。

    屋子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

    我强迫自己镇定,一边低声念诵法诀,一边摸索到背包,急着想要拿过来。

    哪知道一用力,就听‘刺啦’一声撕裂的声音,然后就是稀里哗啦一通乱响。

    等我把包拽过来,却发现包里的东西都不见了!

    “操”

    我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我稳了稳心神,摸出打火机打着,一边借着火光垂眼去找包里散落的东西,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留意门后那家伙的动静。

    结果却发现,那东西已经不见了。

    我多少有了些底气,心说到底是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那东西多半是对面墓园里的‘住客’,不知怎么的,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溜了进来。

    现在本家主人回来了,不但是个阳气充盈的大小伙子,还是个阴倌,什么鬼东西也都被吓跑了。

    感觉出了一脊背冷汗,我不禁苦笑。

    也就是白天的案发现场太血腥恐怖了,不然我怎么会吓成这熊样

    我看了看手中的背包,底部撕开了一个大口子,想想刚才应该是被柜台边角给勾住,被我用力一扯扯破了。

    我正想先把包里重要的东西找回来,哪知打火机的火光划过,猛然间,就见窗外有双闪着暗红色幽光的眼睛正冷森的看着我!

    “啊”

    巨大的惊恐让我忍不住再次大叫出口。

    叫声未落,却听外面传来老陈的厉声喝叱:

    “不是说过让你动静小点吗?你鬼叫什么?!”

    我靠

    连着受了两回惊吓,我脑子都快空了。

    那眼睛哪是什么暗红色,根本就是老陈贴着窗户,眼珠子里反射出打火机的火光

    “开门!”

    老陈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在房门上‘砰砰’敲了两下。

    我也顾不上捡东西了,忙过去把门打开。

    老陈阴着脸走了进来,看了我一眼,把手里的一样东西凑到打火机上。

    我定神一看,那居然是一根蜡烛。

    看到蜡烛的样子,我心里一激灵。

    这蜡烛是白色的,和我的手腕差不多粗细。

    蜡烛一点着,我就闻到一股子熟悉的味道。

    这蜡烛居然和老何铺子里点的一样,是牛油蜡。

    货架上灵牌的字迹和地下庙宇里的灵牌字迹相似;他现在又无缘无故拿来一根和三十一号铺子相同的牛油蜡

    难道说这个老陈,真和后街三十一号,又或者和那神秘的地下庙宇有关?

    蜡烛点燃,房间里顿时明亮了许多。

    借着烛光看到散落了一地的东西,我连忙弯下腰一样样捡了起来。

    “呵呵”

    见那个本来已经脑袋裂开的泥娃娃彻底摔的身首分家,我不禁涩声苦笑。

    “呵呵”

    面前同样传来两声干笑,不过声调却显得有些古怪。

    抬头一看,就见老陈已经把牛油蜡立在了柜台上,站在那里垂眼看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对着我笑的时候,我都感觉无论笑声还是他的表情,都带着一种嘲讽和鄙夷的味道。

    我把东西捡起来放在桌上,手里握着泥娃娃摩挲了两下,抬眼看看天花板,问:

    “陈伯,这灯怎么灭了?”

    “停电了,灯当然就灭了!”

    我无语。

    老陈斜了我一眼,指了指柜台上的蜡烛,“老房子线路老化,偶尔会停电,我这不是给你送蜡烛来了?省着点用,等烧完了,下次你就要自己买了。”

    我朝屋里四下看了看,回过头试探着问:

    “陈伯,你之前说‘我们’是什么意思?”

    老陈瞪着眼抬高了调门:

    “打电话的时候你说一个人住,后来不是又带了个大胡子小子过来?!”

    我一头黑线,敢情老头说的还是窦大宝,我还以为他能看到什么呢。

    看来就算他有秘密,刚才的‘没头脑’也只是个意外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我这样想的时候,却发现老陈正瞪着两个眼珠子一瞬不瞬的盯着我。

    他虽然老,但是五官颇具立体感,眼睛凹陷,显得很深邃阴鹜。

    再加上他身材高大,总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瞪起人来不免让人觉得发毛。

    我被他看的不自在,刚想问他怎么了,他却转过身,边往外走边嘀咕着说了句什么。

    他的声音很小,很沙哑,我只依稀听到他说什么:‘自找麻烦这下好了毁了回头都不行了’

    我觉得莫名其妙,想叫住他,他却已经走远了。

    我回想了一下,他刚才看我的眼神似乎不怎么对劲。

    他的确是面朝着我,但目光却好像并没有聚焦在我身上。

    我疑惑的转过头,只一抬眼,刚落回腔子里的心又猛地提了起来。

    在我身后的墙上竟然有一个偌大的影子,那影子就和刚才门后头的家伙一样,没有脑袋!

    这一来二去的,我是彻底‘回魂’了,咬着牙,伸手就拿起了一把竹刀。

    要不说胆子都是磨出来的

    可是等我再回过头一看,差点没把自己气晕过去。

    哪有什么没头的影子!

    我一动,那影子也跟着动,那根本就是我被烛火照在墙上的影子;不是没脑袋,而是影子被拉长,‘脑袋’贴在了天花板上!

    “大爷的”

    受了这阵子惊吓,我终于又忍不住骂了句脏话,关上门,走到柜台后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把泥娃娃在手里摩挲了两下,放在柜台上。

    把捡回来的两半脑袋试着拼起来按在身子上面,手一松‘吧嗒’就掉了。

    看看一旁撕破的背包,想想这段日子孤苦无依的感觉,我一阵烦躁,干脆连饭也懒得吃了,伸手就去拿啤酒。

    手指刚碰到啤酒,不经意间,就觉得似乎有一道绿光在眼角闪过。

    我下意识的转过头,顿时就呆住了。

    背包撕裂,我随身不离的东西现在全都摊在柜台上。

    眼角扫见的绿光,并不是我的错觉。

    而是来自一个被摔开后,还没来得及合上的扁平木盒。

    这木盒是狄家老太给我的。

    此刻,盒子里那块记录着百鬼谱的槐树皮,竟散发出了幽暗的绿色光芒。

    我满心疑惑的把槐树皮拿了起来,凑到眼前一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树皮上原本是记载了百鬼谱,然而现在紧挨着记载的内容,旁边竟又出现了一些更为细密,散发着荧光绿色的字迹!

    我不可置信的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这些绿色发光的文字确实存在。

    我没有立刻去看文字的内容,而是抬眼看着牛油蜡燃烧的灯芯,回想着这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从狄家老宅回来,已经很长时间了。

    这张槐树皮我何止看了几十次,上面的百鬼谱不说会背,也已经了然于胸了。

    如果这些绿色文字最初就在上面,我为什么一直都看不到?

    是段乘风让我来到这里的,然而来到这里,不光见到了性格古怪的老陈,还见到了和地下庙宇中字迹相似的灵牌。

    段乘风不会无缘无故让我来这儿。

    我更加相信,老陈不单单只是个性格古怪的怪老头。

    眼前的牛油蜡虽然不像生犀香似的能让平常人见到鬼,但是在阴阳行当中,也是有一定特殊用途的。

    如果老陈只是个普通的倔老头,怎么会把牛油蜡当做寻常的蜡烛用来照明?

    而且还专门送来给我?

    最主要的是,在他送蜡烛来之前,我刚看到了一个‘没头脑’;而在他走后,我顺着他之前的目光,看到墙上自己的影子‘没有头’。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属于我的那个泥娃娃,脑袋被彻底摔掉了

    而在这时,槐树皮上又出现了不同于先前的记载

    这一切难道只是巧合?

    我把这些细节过滤了一遍,却仍然把握不到有用的环节。

    只好收敛了一下心神,低下头,去看槐树皮上的隐秘文字。

    只一眼,我整个人就僵住了。

    ——太阴鬼灵术

    ——得见此术者,必定是先天鬼爪显露,后天水火阴阳交集,成就了断绝情缘的阳世鬼身

    “断绝情缘”

    好半天,我才喃喃自语了一句。

    虽然受到了强烈的震撼,可是已经被勾起的好奇,和一种莫名的感觉催使我继续往下看去

    远处传来公鸡报晓的声音。

    就在鸡鸣第一声的时候,槐树皮上的绿色文字,也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我抬起头,靠进藤椅里,用力捏了捏眉心,转眼看向窗外。

    昏沉的黑暗渐渐变得苍白,对岸林立的墓碑也逐渐显露出来。

    我凝望着代表阴阳相隔的墓碑,点燃了最后一根烟。

    我用了整整一晚,看完了整篇隐秘的记载。

    太阴鬼灵术中的记述,远比百鬼谱的记载更加详尽。

    之前遗留在脑子里的种种疑团,不说因此有了答案,却也都有了抽丝剥茧的方向源头。

    掐灭烟头,我把双手抬到眼前。

    右手为先天,因为东北雪山的经历,我的右后肩多了一片‘鬼爪’印记。

    左手会后天

    我看了看左手虎口的那道火雷纹,翻过手掌,眯起眼睛,竟隐约看见掌心隐隐透出水纹波澜。

    “先天鬼爪显露,后天水火交集,成就断绝情缘的阳世鬼身”

    我喃喃说着,抬眼看向仍在燃烧的牛油蜡。

    抿了抿嘴唇,拿起槐树皮凑到了烛火上。

    “断绝情缘?你是谁啊?你能吗?能的话,告诉我啊!”

    我朝着快要燃烧殆尽的槐树皮问了一句,顺手丢进烟灰缸里,站起身,拿起没了脑袋的泥娃娃,开门走了出去。

    走到护城河边,扬起手奋力将娃娃连同破碎的脑袋一同丢进河里。

    “我不管你是谁我是阴倌徐祸!”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