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四章 鬼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祸祸,别管她,快走!”墙外传来窦大宝的声音。

    “你们先走!”我果断说道。

    外面没再有动静,想来是窦大宝粗中有细,先把高战带走了。

    我犹豫了一下,直起腰,转身面向鬼楼。

    鬼楼内的灯火已经全然熄灭,门户紧闭,再一次陷入了死寂。

    这让我一时间难以分辨,之前看到的情形究竟是真实还是幻觉。

    “我来了,你在哪里?”我沉声朝着鬼楼问。

    话音刚落,仍是一楼正中的那两扇门再一次打开了,灯火亮起的同时,房间里竟还传来一个女人唱歌的声音。

    “假惺惺

    假惺惺

    做人何必假惺惺

    你想看

    你要看

    你就仔细的看看清

    不要那么样的装着

    一本正经

    何必呢

    假正经”

    虽然情景无比的诡异,可是听到这只有在影视剧里才能听到的某个年代的歌声,我心底还是充满了好奇,不自觉的就朝着那个房间走去。

    刚到门外,我已经被屋里的情形惊呆了。

    先前我和窦大宝已经打着手电把所有的屋子都看了一遍,这个房间比其它房间都大,似乎是礼堂之类的存在。

    我记得第一次透过窗户往这间屋里看的时候,除了发现这里比其它房间大了一倍外,里面也只有几把残破的桌椅,到处充满着陈旧破败的意味。

    然而此刻,房间里完全可以用金碧辉煌来形容。

    巨大的水晶吊灯璀璨闪耀,下方透着崭新的圆桌上竟摆了一桌丰盛的宴席。

    更让我惊讶的合不拢嘴的是,原本房间正中的小礼台,此刻竟变成了一座花团锦簇的舞台。

    一个身穿黑丝绒旗袍的民国美女,正站在舞台的中央缓缓摇摆着身子唱着那首民国时期流行于欢场的歌曲。

    在她的两侧,竟还各有两个穿着燕尾服、超短裤,脚踩高跟鞋的伴舞女郎

    “梦蝶!”

    我一眼就认出了旗袍美女的身份,收起错愕,带着满心的狐疑缓步走了进去。

    梦蝶看到我进来,也是微微一愣,神情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目光转向了一边,神色更加讶异。

    我也是一怔,下意识的随着她的目光看向身边,看清状况后,冷不丁被吓得一蹦。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边竟然多了一个人。

    突然冒出的是个十四五岁,明眸皓齿的小女孩儿,身上穿着一袭淡青色的旗袍裙衫

    她居然是宝儿!

    我不自觉的把手伸到腰间,摸了摸随身的两个小元宝。

    因为老陈说的那番怪话,来之前,我换上了从狄家老宅带回来的那身民国衣服。这样的穿着,我不可能再背个背包,于是只把阴阳刀和几张符箓贴身藏了。

    当时无意间看到两个小元宝,我下意识的就揣进了兜里,当时想的是拿它们做个伴手的玩意,关键时候或许可以缓解一下紧张的情绪,没想到宝儿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这古灵精怪的小丫头,看来真的是小元宝变化的银灵啊,只是不知道她这时出现,是要作什么怪

    梦蝶只是略一停顿,就神色如常的继续唱道:

    “想爱我

    要爱我

    你就痛快的表表明

    不要那么样的扮起

    面孔铁青

    吓坏了人

    何必呢

    红着脸

    跳着心

    你的灵魂早已经

    飘过来又飘过去

    飘个不停”

    她的声音十分悦耳动人,歌声中更是带着一种游戏风尘的轻佻意味。再加上那四个舞姿曼妙的伴舞女郎,一下就让我有种融入沉浸于某个时代特殊场合的奇诡感觉。

    一曲唱完,梦蝶“唉”的一声轻叹,风姿万千的掠了一下垂落的发丝,走下舞台,款款来到了我面前。

    我回过神来,朝她点点头,“我来了”

    刚说了三个字,我身边突然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把一个小小的银元宝举到梦蝶面前。

    “我家公子赏你的!”宝儿脆生生的说道。

    我两眼一黑,差点没吐血。

    这都哪儿跟哪儿,听完歌给歌女打赏,真把我当成捧角的大爷了?

    我本来还担心宝儿的‘轻佻’会引起梦蝶的不满,没想到一看到两个白花花的元宝,梦蝶竟两眼放光,迫不及待的便把元宝抢了过去,满脸欣喜的把玩了一阵才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不光如此,我还看到那四个还没来得及散去的伴舞女郎,竟也纷纷把目光投向这边,眼中满是艳羡的神色。

    “见者有份!”宝儿十分豪爽的又拿出几个元宝。

    四个女郎立刻雀跃的跑了过来,从她手里抢过元宝,不住的朝我道谢,甚至还向我抛媚眼。

    看样子再多加一个元宝,让她们任何一个陪我那什么都没问题

    宝儿忽然贴在我身边小声说道:

    “咱们的银子不多了,回去以后再多准备些吧。”

    我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记得当初还是段四毛告诉我,常在阴阳间行走,‘傍身钱’是离不了的。宝儿拿来打赏的那些元宝,多半就是上次我烧给自己的傍身钱了。

    看来无论是在阳世还是在阴间,钱都是好东西啊。

    有钱能使鬼推磨应该是真的

    梦蝶收了钱,心情似乎很愉快,微微一笑说:“坐下说吧。”

    我迟疑了一下,拉了把椅子坐在圆桌旁。

    看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酒菜,忍不住‘咕噜’吞了口口水。

    梦蝶眼中又闪过一丝疑惑,随即堆起笑容,拿起桌上的酒壶把我面前的酒杯斟满,自己也倒了一杯。

    她端起酒杯举到我面前,眼波流转似水的注视着我,幽幽道:“先干一杯吧。”

    我不禁一愣。

    空屋子里怎么可能出现一桌酒席?这根本就是鬼食!

    活人怎么能吃鬼食?

    ‘变成鬼就好,变成鬼就能吃鬼食了’

    犹豫间,老陈的话猛然间在我脑海中回响起来。

    见梦蝶眼中明显带着挑衅的意味,我抿了抿嘴唇,端起酒杯和她碰了碰,张口把杯中酒吞了进去。

    酒液入喉,竟然和真正的白酒区别不大,只是微微淡了些。

    见我把酒喝了,梦蝶的脸色突然一变,放下酒杯盯着我问:

    “你究竟是人是鬼?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没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强烈,但这种反应对我来说无疑只有好处。

    从被鬼哭门开始,到这次赴约前来,我一直都有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想要达到目的,这绝不是好兆头。

    现在梦蝶对我有了疑问,这似乎让我扳回了一些主动的优势。

    “我是阴倌,徐福安。”我淡淡的说道。

    “阴倌?”梦蝶显得更加疑惑,喃喃道:“阴倌怎么能吃我们的东西”

    “呵呵呵他不光是阴倌,还是阴阳驿站的老板!”一个男人突兀的声音响起。

    转眼间,就见一个黑衣蒙面的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我猛然愣住了,这人居然是我去到阴阳驿站时,接待的第一个‘客人’!

    季雅云曾说过,他想和我谈谈,然而我却一直没能再去驿站,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和上次见到黑衣人不同,他背后并没有背着那个狭长的包袱,而是就那么空着两手走进来的。

    对于黑衣人的到来,梦蝶似乎并没有感到惊讶。反倒是瞪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你是阴阳驿站的老板?”

    我心念电转,缓缓点了点头,“是。”

    梦蝶身子明显一震,低下头,眼神闪动,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黑衣人像是对这里很熟络,拉开椅子,自顾坐了下来。

    一时间,我、梦蝶和这神秘来客以圆桌为中心,成了三足鼎立的状态。

    黑衣人和我对视了一眼,像是犹豫了一下,竟抬起手,把包着头脸的黑布解了下来。

    看清他的样子,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的脸竟像是被火烧过,完全分辨不出本来的样貌。只是鲜红的肉痂透着黑灰,夹杂着一条条触目惊心的纵横沟壑。

    他的嘴唇已经烧没了,黑布一揭开,就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鼻子的位置也只剩下两个黑漆漆的孔洞。

    我看不到他黑衣包裹下的身躯,可是单看这张脸,除了那双遍布血丝的眼睛还有两分人的样子,却是比我见过的厉鬼还要让人惊悚。

    梦蝶似乎反应过来,侧目看着他蹙了蹙眉,冷声说:

    “你应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你不该来这里。”

    黑衣人呵呵一笑:“知道,每年的今天这里都是你做主嘛,不过作为阴阳驿站的住客,我好像不用遵循一些东西。”

    “你住在驿站?”梦蝶狐疑道。

    黑衣人点了点头,没再说话,而是自顾倒了杯酒,仰脖喝了下去。

    因为没有嘴唇,一杯酒倒是有半杯顺着嘴角漏了出来。

    我原本满心疑惑,却因为他的到来更加觉得混乱。

    勉强平定了一下心神,向梦蝶问道:“你见过赵奇?”

    梦蝶似乎完全恢复了平静,点了点头,带有几分不屑的说:

    “有生魂来到鬼山,别人没察觉,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见他痴心一片,隔了这么多年还是参与进了这件事,我不会让他活到现在。”

    “他现在在哪里?”我急着问道。

    不知道怎么地,听梦蝶这么说的时候,我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恐惧感觉。

    眼前的梦蝶,和我在看守所老楼第一次见到的那个用苏州话骂人的鬼歌女完全判若两人。

    我开始发觉,她并非是一个迷失的歌女那么简单,而之前发生的那一桩桩邪异诡事,似乎更是某个长达数年的阴谋产物

    最快更新无错,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最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