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章 鬼城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树丛里钻出来这人个头不高,年纪约莫十七八岁,长了个大大的蒜头鼻子,鼻子附近还有几粒雀斑。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他竟然是顾羊倌的那个小徒弟,小雷。

    “你怎么会在这儿?”我问。

    “混口饭吃。”小雷偏过头说。

    我忍不住皱眉,“你怎么还干这行当?”

    小雷低下头,揉了揉蒜头鼻,低声说:“师父坏了规矩,到了也没留下什么,我从小跟着师父,别的也不会。刚好王老板去找师父,我就答应替他做事。”

    “我不是说过让你打电话给我吗?”

    “我有手艺,不需要别人的施舍。”小雷抬眼看着我说。

    看着他倔强的眼神,我没再说什么。

    姥爷去世以后,我何尝不是一样不肯接受别人的施舍。

    世上最难还的便是人情,但凡有一线活路,男人都不会依赖别人。

    我问:“只有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小雷说:“本来王老板找了一些人帮忙做事,可是前不久鬼城门开了,那些当地人见死了人,给再多钱也不肯干了,都跑了。好在猴车已经接好了,王老板和那个和尚带着人先下去了,让我在这里等你们。”

    “鬼城门!”我深吸了口气,下意识的看向瞎子。

    瞎子摸出根烟来,点着了狠吸了一口,“就知道没这么简单,要不他们怎么费那么大劲搭猴车呢。”

    “鬼城门是什么?”潘颖悚然的问,“是去鬼城的门?”

    瞎子没说话,又抽了口烟,把烟随手递给我,拿出罗盘对着洞口低头察看起来。

    我借这个空跟窦大宝和潘颖解释,像传说中四川酆都山中的一间庙里,的确有那么一扇通阴门能够通往阴间;还有我们前次去内蒙山里见到的鬼衙门也是如此。

    但所谓的鬼城门,却和阴间扯不上多大关系。

    在以前的一些乱葬岗,又或者山野湖泊间,由于战乱饥荒等原因,有大批的人暴尸荒野,又或沉于水底。死尸被蛇虫鼠蚁或鱼虾啃噬,骨殖也被拖的七零八散被虫蚁寄居。

    因为曾吞吃过死人的血肉,令死者亡魂不得安宁,这些蛇虫鼠辈鱼虾之类,就会经年聚集在原地繁衍生存。年长日久没有变动,便会形成一种特殊诡秘的环境。

    一旦有人误入其中,这些蛇虫鼠辈闻到生人气息就会倾巢而出。

    因为长年伴骨骸生息,它们的身上多带有磷光鬼火。黑暗中看去,鬼火漫天满地,就和阴曹鬼城的城门一样,所以才被称为鬼城门。

    当鬼城门出现在水底的时候,那情形更是极端的诡奇。

    “意思是说,这洞里有吃人的蛇虫老鼠?”潘颖和窦大宝听的直冒冷汗。

    我点了点头。

    关于鬼城门我还是听瞎子说的,并没有亲眼见过。不过这两个货平常都有些没心没肺,还是给他们打个预防针的好。

    说话的工夫,瞎子已经收起了罗盘,皱着眉头骂了一句:“妈的,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洞里的门道我倒是看不出了。”

    他斜眼看向潘颖:“小神鞭,你还想跟着下去?”

    潘颖咽了口唾沫,却硬着头皮说:“当然,要不咱爷们儿来干嘛地!”

    我和瞎子早对她没脾气了,我把带来的五宝伞交给她,半开玩笑说,下去以后如果遇到危险,就让她大喊‘祖宗保佑’。

    小雷从树丛里拖出两个大包,说是王希真替我们准备的装备。

    分配完东西,小雷又从自己的包里拿出几个小孩儿巴掌大的圆饼子分给我们。

    “耶,这饼子怎么还拴着绳子?新款的应急军粮?”潘颖奇道。

    “不是给你吃的。”我朝小雷点点头,接过一个饼子挂在脖子上,“这是羊倌的打狗饼,戴着它,一般的蛇虫鼠蚁都不敢近身。”

    小雷嘿嘿一笑:“这打狗饼是师父亲自调配的,有了这个,就不怕进鬼城门了。王老板和那和尚嫌我小,看不上我,我就没把这个给他们。”

    见他把包背在身上,我问:“你也要跟着下去?”

    小雷边把矿灯戴在头上边说:“本来按王老板给的那点钱,我说什么都不会下去。可既然是你要下去,那我就陪你们一起。”

    我还想说没那个必要,他却咬了咬嘴皮子说:“师父欠你的,我替他还。”

    说完,当先跨上了一架猴车,按下了遥控开关。

    见猴车开始缓缓移动,我也没再犹豫,和瞎子等人互望了一眼,分别上了猴车。

    所谓的猴车,就是上顶拉伸钢索轨道,垂吊着一根根钢管,每根钢管上焊着仅能容一人坐下的运输工具。主要是在浅层矿道内运输矿工用的。

    因为人坐在上面像猴子爬在小树上,所以才被称为猴车。

    虽然矿道里搭接的猴车轨道是最简易型的,但在这样交通不便的地方,这绝对也算大工程了。

    可见为了找到矿坑里的‘宝贝’,王希真是下了大本钱的。

    大约前进了五六百米,前方事先安装的氙灯忽然毫无预兆的灭了。

    最前的小雷压着嗓子说:“到鬼城门了,都别上亮子(开灯)!”

    话音未落,前方的地面上突然闪过一蓬绿色的光亮。

    这绿光像是一个信号,一闪而过后,更多的星点的绿光闪烁起来。

    这些绿光遍布了洞顶地面,乍一看真像是通往阴间鬼域的门户一样。

    随着越来越靠近,依稀就见绿光中穿插闪烁着数点或猩红或暗绿的光点,同时耳畔也传来轻微却密集的‘沙沙’声。

    尽管还看不太清楚,但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这让人心惊肉跳的声音是成千上万只未知种类的蛇虫鼠蚁爬动发出的。

    又向前行进了三百多米,终于来到了鬼城门前。

    在靠近鬼城门的外侧,地上赫然趴着两具白森森的人骨架。想来就是鬼城门开启的时候,没能来得及逃出去的工人了。

    这时那些身上沾染了磷光鬼火的虫蚁已经无所遁形。

    铺天盖地的全是游走的各类蛇虫野鼠,洞顶更是倒挂着数不清的黑毛红眼蝙蝠。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我还是忍不住浑身直哆嗦。

    这废矿坑里暗藏的危机远比我们之前想的要恐怖,如果不是身上藏着打狗饼,光是这些个爬虫就把我们给活吃了。

    鬼城门足足延续了将近一百多米的距离,才渐渐在身后远离。

    这会儿我前胸后背也早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小雷长吁了口气,抹了把汗,随手打开了头顶的矿灯,“那和尚还真有点门道,要是没师父给的打狗饼,我都未必进得来,他们是怎么过来的?”

    我说:“静海和尚本身就是降头师,自然有对付蛇虫的法子,要不然工人也不能把猴车搭建到这里。”

    “鬼城门出现,多半是老和尚撤了法门。他们就没打算让那些‘临时工’留下。”瞎子说道。

    猴车到了尽头,下了车我问小雷:王希真他们一共下来几个人?

    小雷说连带四个保镖,一共是六个。

    “他们六个人,我们有五个,总算实力差不多。”潘颖捋着大背头说。

    听她语调平静,我不禁觉得奇怪:“你不害怕?”

    “怕什么?”潘颖愣了愣,“对了,你们说的鬼城门在哪儿?快到了没?”

    我一怔,目光落在她怀抱的五宝伞上才反应过来,忍不住翻着白眼嘀咕:“你祖宗还真疼你!”

    一行人又往前步行了一段距离,前面除了一个矿井,再没有别的路可走。

    “和尚他们下去了?”瞎子看向我。

    “人都不在,又没有别的路,肯定是下去了啊。”窦大宝说。

    我看了看矿井一旁的支架,那支架虽然锈迹斑驳,但仍然十分的牢固,上面有个相当大的绞盘,连着的铁链直垂入深不见底的矿井内。

    我摇头,“不对劲,这绞架吊索是以前留下的,人下去以后,必须要有人在上面摇动摇柄才能把底下的人拉上来。”

    “王希真不可能这么信任我们,不留自己人在这里。”瞎子接口说。

    我朝井下看了一眼,沿着井沿的护栏来到绞架边,蹲下身仔细查看着地面上的脚印。

    “小心!”瞎子突然大喊。

    我猛一激灵,刚要起身,猛然间就感觉身背后传来一股巨大的拉力,将我整个人向上拉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