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一章 小阳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阴阳池?”我疑惑的看着丑女人。免-费-首-发→【追】【书】【帮】

    她却没有想要跟我解释的意思,而是盯着我上下打量了几眼,突然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问:“你是人?”

    我一愣。

    “你是活人?”她又问了一句。

    我这才反应过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丑女人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垂眼思索了一阵,抬眼又问:“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我说:“我是被人骗下矿井的,我的同伴被水鬼拖下石井,我为了救他跟了下来,然后就来了这里。至于骗我们的那个人有什么目的,我不知道。”

    丑女人虽然是一身古装,却知道矿井的存在,应该不是普通人。

    在和‘美艳无双’的周若水对比过后,直觉告诉我,眼前的丑女似乎才是无心害人的。

    但我到底不知道她的来历,也不敢贸贸然的说,我们来是为了找‘宝贝’。

    事实是,我并不算是说谎,我们的确是被静海和尚给算计了。

    丑女又盯着我看了一阵,眼中忽然闪过果断的神采,跟着神情又恢复了先前的冰冷。

    “我不管你们来这里有什么目的,都要警告你两件事,一,不要妄想从这里带走任何东西;二,如果想活着离开,就不要伤害这里任何一个人,哪怕是那人想要害你。”

    丑女冷冷说着,走到桌旁,从一旁拿出一根线香,就着烛火点燃。重又走过来,把线香交给我:

    “等香熄灭,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吧。”

    说完,竟一把拉开门,硬把我推了出去。

    “该来的总是要来……一切听天由命吧。”

    房门关上前,我似乎听到丑女喃喃说了这么一句。

    看着手里的线香,我彻底懵了。

    我自问还算是有几分主见的,可到了这儿,却变得完全没了方向。

    没有准确的目标不说,竟还分辨不出人鬼……

    “她说的对,你最好不要伤害这里的任何人……或者说任何鬼。”萧雨的声音突然在我耳畔响起。

    “为什么?”

    “因为……”

    萧雨刚说了两个字,语调忽然转急:“右边有人来了!”

    我一惊,赶忙快步走向左边,在一个花架后躲了起来。

    随着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一个已经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另一边。

    ‘山羊胡’手里又提上了先前那盏灯笼,拧着眉毛大步走到了丑女的门外。

    “砰砰砰砰……”

    ‘山羊胡’恶狠狠的猛砸门。

    房门打开,里边传来丑女曼妙却冰冷的声音:“你干什么?”

    “是不是有生人来过?”‘山羊胡’毫不客气的问。

    说话的时候,他的脸偏向一旁,似乎对丑女很嫌弃。

    “有没有生人来过,你会不知道?又何必来问我。”丑女冷冷道。

    “你……”

    ‘山羊胡’瞪起眼睛,山羊胡气得一阵哆嗦,却好像拿丑女没法子,只是重重跺了跺脚,转身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听他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一只手下意识的攥紧了阴阳刀,可看着另一只手上的线香,却有些纠结起来。

    撇去丑女人不说,萧雨总不至于会害我。

    她也说这里无论人鬼都不可杀,那或许就真有我不了解的缘由。

    可现在‘山羊胡’正朝着这边走过来,看样子他在这里有着一定的地位,如果被他发现,我难道拔脚就逃?

    如果是那样,他叫来其他人一起围堵我,那我不是完全被动了?

    “大管家!”

    走廊的尽头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什么事?”‘山羊胡’停下脚步,不带好气的问。

    “咱这儿来了生面孔了!”女人说。

    “噢!”‘山羊胡’猛地回过头,“是活人还是……”

    不等他问完,女人就说:“是个年轻的小鬼,不过看起来倒是很有点道行。”

    “哦,他现在在哪儿?”‘山羊胡’似乎有些失望,可还是问道。

    “那小兔崽子说是要带人家进房,可一转眼的工夫,他就跑了。”女人很是不忿的说,“不过可以肯定,那是个生面孔,绝对没来过咱们这儿。”

    “没用的东西!”

    ‘山羊胡’骂了一句,竟回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了回去。

    路过丑女人门口的时候,低声骂了一句什么,我却是没听清楚。

    就在山羊胡转过身的时候,我偷眼向外看。

    说话的女人,依稀就是先前在一楼大厅的时候,陪着小雷的那个风`骚女!

    她口中所说的‘小鬼’,应该就是小雷没错了。

    看来小雷刚才的确是一时权宜,才会和那女人鬼混在一起,现在却不知道这小子跑到哪里去了。

    眼看山羊胡和风`骚女消失在视野外,我勉强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低声问萧雨:“为什么不能动这里的人?”

    等了一会儿,没听到她的回答,我又问了一遍,却仍没得到回应。

    不是吧,又是一个关键时候掉链子的?

    我翻了个白眼,咬了咬牙。

    心说管这木楼是什么所在,管这里的到底是人还是鬼,无论静海和尚和王希真要找的是什么宝贝,我来的目的却只是为了寻求能替活尸补充元阳的事物。

    想到这里,我坚定了目标。

    决定不再管她丑女美女……甚至连小雷也只是盼他自求多福。我只一心找到我想找的东西就是了。

    小心翼翼的绕着二楼转了一圈,发现除了丑女的房间,其它屋子竟都是空的。

    而且我还发现一个最大的问题,从外面看,木楼明明有三层。

    然而,我现在二楼,却没找到通往三楼的楼梯。

    既然是楼,那就应该有通往相应楼层的阶梯,谁会单修一层当摆设?

    我唯一能想到的,是楼梯既然不在回廊里,那就只能是像古代富庶大户修建藏宝阁一样,将通往上层的楼梯暗藏在某个房间内的角落。

    如果是那样……

    正想着,忽然一只手从背后在我肩上轻轻拍了一下。

    我猛一激灵,回过头,看到拍我那人,顿时脱口惊呼:“瞎子!”

    我怎么都没想到,身后的人会是瞎子。

    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悄无声息的来到我身后?

    想到现在的处境,我不由得警惕起来,本能的后退了两步。

    “别想了,是我。”瞎子边说边转动眼珠四下张望,像是才到这里,还不熟悉周围的状况。

    “你的处`男是被谁‘吃’的?”我盯着他问。

    瞎子一窒,好一会儿才舔了舔腮帮子,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说:“老段他闺女。”

    “你怎么来的?”确定他的确是瞎子本人,我更加狐疑。

    小雷说过,其他人想要再通过石井来到这里,最少要隔三个时辰,现在最多才一个多钟头,瞎子怎么会来了这里?而且还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二楼?

    瞎子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皱着眉头说:“是静海老和尚施的降头,我人还在矿井里,来的是生魂。”

    “生魂?”

    我心里又是一惊。

    如果不是被幻觉迷惑,我可以肯定,眼前的瞎子就是本人。

    在和降头术有过一系列接触后,我也相信高明的降头师有能力将自己和其他人以另一种形式送到不同的地方。

    但让我觉得毛发悚然的是,瞎子说自己是魂魄离体,可当他说话的时候,我却能感受到他口中呼出的温度。

    “那个老秃驴,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

    瞎子咬牙切齿的说:“先让你这阳世恶鬼和小雷这个羊倌打前锋,然后再用降头术令我生魂出窍过来探明路径……这老屁`精,真他妈不是东西!”

    瞎子是真火了,不然不会骂出这么脏的字眼。

    我本来对静海和王希真还有怨愤,可听瞎子一说,反倒平静了下来。

    我说:“有计划是好事,这最起码证明,他们对要找的东西志在必得。只要东西在这里,在拿到东西前,他们应该不会把我们的人怎么样。”

    “否则老子做鬼也要他们陪葬!”瞎子接口道。

    我有些好奇的问瞎子,他的生魂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瞎子也很疑惑,说只是听到静海念咒,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到清醒过来,人已经来了这儿,就看到了我。

    两人对视了一阵,同时道:“他在你(我)身上动了手脚。”

    两人相对苦笑,都明白这一趟是彻底成为被人利用的工具了。

    有了先前的经历,我并没有对瞎子的魂魄能够呼出温度过多的纠结,而是详细的把我来到这里后经历的情形说了一遍。

    瞎子听完,先是满脸狐疑,但很快,他的脸就阴沉的像是快要下雨一样。

    “你确定你在井里见到了阴地玄武?”瞎子问。

    “小雷是这么说的。”

    瞎子阴着脸点点头,“我他妈总算知道屁`精和尚为什么要这么安排了。”

    “怎么个意思?”我疑惑的问。

    瞎子眼珠转了转,“阴地玄武的确有能力将所庇护的家宅送到阴阳界。可被庇护的人家,却不是活人,而是因祸横死,怨念至深的死鬼!”

    “死鬼?”我一愣,“那还算个屁的庇护?”

    “算,为什么不算?”瞎子翻了翻眼皮,“有的人横死之后,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玄武能直接将这死鬼送到阴间,让他能够轮回,难道不算是庇护保佑?”

    我又是一怔,反应过来说:“可这里不是阴间,这里无论人鬼……包括你……你难道没发现你在这里和正常人一样没有区别吗?”

    瞎子咧了咧嘴:“发现了,所以我才说老和尚煞费苦心……”

    “别废话!”我打断他。

    瞎子:“要死鬼、死尸能够和活人一样‘存活’,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利用地火造局,在阴阳交界间,设立一个和阳世差不多的所在。”

    “什么意思……”我越听越迷糊。

    瞎子也是眉头紧皱,“就是利用玄武神力,再加上阴阳之力,合力打造另外一个‘阳间’。”

    不等我开口,他就接着说道:“这种邪局不是能轻易打造的,据我所知,不光要在地火充盈的地方设局,还要想方设法将局中的阴阳气势达到一个平衡点。这么说吧,在这里无论人鬼尸,有一阴,必有一阳,如果少了其中之一,邪局破灭,这里的一切都会不复存在……包括现在的你我,可能就都回不去了。”

    “有这么邪吗?”我嘴里问着,心里想的却是丑女和萧雨的警告。

    “呵呵……这还不算邪,邪的是想要设立这‘小阳间’,还必须要满足一个条件。”

    瞎子苦笑摇头,“那就是必须要用一男一女、一阴一阳两个僵尸妖鬼作为阵眼,而且,这两个妖鬼还必须得是死于火煞,凝聚了滔天的怨气。”

    见瞎子苦着脸看着我,我脑子里的某根神经猛然一蹦:“你是说……”

    瞎子一字一顿:“五行邪煞——火煞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