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八章 偷天换日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只一眨眼的工夫,周若水已经变成了一副没有皮肤,血淋淋的模样。「^追^书^帮^首~发」

    “妈呀,这大美女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窦大宝吓得一哆嗦。

    “不要扒我的皮!把我的皮还给我!”周若水瞪着两只没有眼皮的眼睛环顾四周,嘴里喃喃的说道。

    我从愕然中惊醒,“她怨变了!”

    看到桌上的线香,我抢先一把攥在了手里。

    我还是太自以为是了,也低估了这尸香的厉害。周若水也闻到了香味,只是我的反应是即时而奇异的,他的反应却是慢了一步。

    “现在怎么办?结果了她?”窦大宝边问边把杀猪刀拿了出来。

    “先别动手!”我急忙阻止他。

    见周若水外貌虽然起了变化,却站在原地只是茫然的说着要找自己的皮,我心中惊疑不定。

    片刻,我猛地转向‘山羊胡’:“她不是鬼?她也是油皮子?”

    ‘山羊胡’像是也吓傻了,只是恍然的看向我,竟没反应。

    这时,周若水的眼仁开始一阵阵的往上翻,越来越多的露出惨白的眼底。

    我暗叫糟糕,他一旦彻底怨变,就会丧失理智的伤人,想杀他容易,可一旦杀了他,那这楼里的局势势必出现无法预料的变化。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周若水早在很久以前就被害了,他那时不过是个有着特殊癖好的书生,没有任何的修行,死后又怎么会变成油皮子呢?

    “赶紧做决定吧,不然等她眼睛一变就麻烦了!”窦大宝急着说。

    见周若水白眼珠凸显的越来越频繁,我略一思索,一撩长袍,快步走到他面前。

    周若水眼睛再次上翻,黑眼仁完全不见,只空余两个白蜡丸似的眼珠。

    他双手猛地抬起,张开没有嘴唇的嘴巴,嘶吼道:“把皮还给我,我要杀了你!”

    这时我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右手一翻,将一张符箓向她甩了过去。

    符纸贴身,周若水向前扑的身形猛然一顿。

    很快,他贴着符纸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顷刻间又变回了先前的美女模样。

    他的眼仁翻了下来,明如秋水的眸子闪烁两下,惶然的看着我:“你……你真是阴阳先生?”

    我点点头,“你在这里待的太久了,我现在就送你去轮回。”

    “不行!”

    “不要!”

    ‘山羊胡’竟和周若水同时叫道。

    ‘山羊胡’急道:“梵鲸楼里的尸魂都是有数的,他如果走了,我们都会被主人责罚的!”

    周若水这会儿已经恢复了理智,看着我,脸色惨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他说的没错,进了这栋楼,我的命就已注定。我若走了,其他人就要遭殃,到时孽债缠身,我不但无法`轮回,更要进地狱受苦。”

    “你当年只是来这里避雨,并没有做过错事,如果有债,不应该是你来承受。”我深吸了口气,“告诉我,这些年,你有没有害过其他人?”

    “没有!”周若水果断的摇了摇头。

    他目光转向窗户的方向,像是想说什么,但咬了咬嘴唇,最终没有说出口。

    “那就好,放心去吧,祝你来生得偿所愿,做个千娇百媚的美娇娘。”

    我笑着说了一句,并拢二指按住他额前符纸,快速的念诵起法诀。

    ‘山羊胡’脸色一变,大声道:“来人……”

    “去你娘的!”窦大宝飞身过去一脚踹在他脸上,顿时把他踹的晕死过去。

    周若水双目在符纸后愣愣的看了我一阵,忽然低声说了一句话。

    我一怔,随即点了点头,念出了最后一句法诀,“再见!”

    周若水闭上双眼的同时,我已经快速的从包里掏出一样东西,打开盖子,贴在了他前额上,再次念诵起一段生涩的法诀。

    符纸飘落,周若水倏然睁开了双眼。

    “耶?”窦大宝瞪大了眼睛,“祸祸,你的法门不灵了?她怎么还没走?”

    “嘘……”我示意他先别说话。

    周若水恍然的看了看四周,目光回到我身上,“你……我……”

    我上前一步,盯着她的双眼低声说:“你还想不想再见大双?”

    “啊!”

    “想的话就听我的,暂时顶一下。”

    ‘周若水’眼珠转了转,急忙点了点头。

    我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藏魂棺,抿了抿嘴唇,把小棺材放回了包里。

    “什么?她是萧雨?”窦大宝像是嘴里塞了个灯泡,好半天合不拢。

    我看着他点点头,“在这里一定要维持阴阳平衡,没了周若水,一定要有另一个阴魂顶上。”

    窦大宝盯着我看了半晌,才往前凑了一步,“祸祸,你胆子是不是太大了?你这样做等于是在颠倒阴阳,完全违背了阴阳先生的法则。”

    我舔了舔嘴唇,翻着眼皮说:“我他娘的就是个阴倌,是个半吊子,就会些野路子。我就是为了保命,这有错吗?”

    窦大宝愣了愣,甩了甩头:“道理是没错,可我怎么就觉得,这么做像是……像是瞒天过海,偷天换日呢?”

    “徐祸!”

    周若水……不,是萧雨急步走到我面前,绝美的五官纠结,似乎要哭出来了,“这样不行,这身体……”

    我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目光往她身下扫了一眼,顿时也有些尴尬。

    “现在权当是你帮我,等有合适的机会,我会帮你。”我只能这样说。

    萧雨倒是果决,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这时,被窦大宝踹晕的‘山羊胡’再次醒了过来。

    “来人……”

    “你再喊一声试试?”窦大宝攥着杀猪刀冲了上去。

    我背对着‘山羊胡’朝萧雨使了个眼色,转过身看向‘山羊胡’。

    ‘山羊胡’也看到了萧雨,只不过在他眼里,萧雨还是先前的周若水。

    “她……她没有……”

    我耸了耸肩:“我只是个半吊子阴倌,能让他恢复神智已经不错了,超度他……呵呵,我有点高估自己了。”

    ‘山羊胡’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古怪神采,眼珠转了转,惊魂未定的说道:“那就好,那就好……你们是不知道,这楼里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是可怜人,都是无辜的……”

    “这楼里有什么宝贝?”我打断他的喋喋不休。

    ‘山羊胡’一下来了精神,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捆束,居然像条蛆似的扭动着来到我脚下,急切的说:“是不是我告诉你宝贝在哪儿,你就肯帮我离开这里?”

    我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发誓?”山羊胡道。

    我又点了点头:“我发誓,只要你肯说,我就帮你离开这里。”

    ‘山羊胡’吁了口气,点头道:“好,我说!你们有没有看见窗户外面,大厅中间那根柱子?”

    窦大宝走过去,撩开竹帘往外看了看,回过头:“看见了,怎么着?那是孙猴的金箍棒啊?”

    “不是!”山羊胡摇头,“老实告诉你们吧,这里除了我以外,根本就没有活人。”

    他目光闪动,瞥了‘周若水’一眼,“包括他在内,这里所有人都是尸嵬,也就是你们说的油皮子。”

    我目光转向‘周若水’,“油皮子都是需要换皮才能活着的,这里哪有那么多人皮给他们换?”

    ‘山羊胡’身子扭动了两下,略有些兴奋的说:“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其实这里以前不叫梵鲸楼,而是一座庵堂,名字叫无相庵。后来来了一只妖鬼,将这里占为己有。那妖鬼带来一件宝物,那宝贝可以让生尸永固,活尸永存,甚至连阴魂都有可能还阳……”

    窦大宝忍不住踢了他一脚:“你哪儿那么多废话?现在只要告诉我们,妖鬼是干嘛地,在哪儿;最重要的是宝贝到底是啥,现在藏在哪儿!”

    ‘山羊胡’慌忙点头:“是是是,那妖鬼……也就是这里的主人在哪儿,我们谁也不知道。”

    “你找死!”

    “别别别!”见窦大宝又要抬脚,‘山羊胡’急着扭动身体向后缩,“那妖鬼来无影去无踪,我真不知道他在哪里啊。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那宝贝是一颗珠子,是凤凰胆!这里的‘人’之所以都能像活人一样,就是因为那颗珠子!那颗珠子现在就在……”

    刚说到这里,窗外猛然射入一道火红的光焰,透过竹帘,直射进了‘山羊胡’的眉心。

    ‘山羊胡’连半点声音都没发出,就双眼鼓出,僵直的倒在了地上。

    窦大宝蹲到他身边,探了探他的鼻息:“靠,死了!”

    我撩起长衫前襟,走到山羊胡身边,盯着他看了看,顺着他僵死前抬起的手臂看向挂着竹帘的窗户。

    “他好像在告诉我们,宝贝在什么地方……”窦大宝说。

    我点头:“他说了柱子……要按他手指的方向,宝贝应该在……”

    “在上面!”

    “在柱子顶上!”

    我和窦大宝同时说道。

    窦大宝站起身,指了指‘山羊胡’的尸身:“不是说这里要阴阳平衡吗?他现在死了,这里会不会有变化?”

    “应该不会,他是这里唯一的活人,自身阴阳平衡,死活不会影响到这里的局势。”

    我眼珠转了转,一个箭步来到窗前,掀开竹帘一角,顺着中央的柱子看向顶端,“凤凰胆……这宝贝我要定了,谁敢跟我抢,我要谁的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