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九章 邪鬼领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在动!”

    桑岚突然颤声说道:“他的嘴在动……”

    我不由得一哆嗦,回过头来看着她。★首★发★追★书★帮★

    她的声音竟像是混合了自己原本的声音和老鼠婆的声音一样,听上去无比的怪异。

    顺着她惊恐的目光看了一眼,我疑惑的问:“你说什么?”

    “他的嘴在动。”桑岚又重复了一遍。

    我更加狐疑,她盯着看的是棺材,而石棺只被我们打开了一道缝隙,勉强只能看到死尸小腿的部位。

    她却说,死尸的嘴在动?

    我刚想再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忽然,静海像被针扎了屁股似的,猛然蹿了起来,双手捂着脸惨叫:

    “眼睛……我的眼睛……”

    “你又作什么妖呢?”孙禄不耐烦的走过去拽住他的胳膊。

    静海和尚身子一震,缓缓放下还在颤抖的手,慢慢睁开眼,眨巴了两下,长出了口气。

    不等我们问明是怎么回事,他忽然跳着脚哭天抢地起来:

    “猴儿啊!你怎么就先我一步走了呢?你走了,我可怎么活啊……”

    我们几个都愣了,桑岚还好说,她说隔着棺材看到死尸的嘴在动,多半是因为老鼠婆的缘故。

    这老和尚又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老丫有精神分裂症?

    孙禄看他最不顺眼,粗着嗓子说:“无缘无故哭什么丧啊?好好说话!”

    见静海眼眶通红,眼里居然真的包着泪,我感觉有点不对劲,拦了孙屠子一把,勉强缓和的问静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静海瞪着通红的眼睛愣愣看了我一会儿,才带着哭腔说:“我的猴儿死了。”

    听他颤着声音一说,我们才明白,原来他在进来时,就在我身上下了降头。所下的,还是他独门的秘法,叫做金猿鬼降。

    金猿鬼降是用金丝猿猴的魂魄炼制,附着在被下降头的人身上,静海就能通过金猿鬼的眼睛看到我所看到的情形。那等同是他的第二双眼睛。

    可是就在刚才,他半昏迷间突然感应不到金猿鬼的存在了,所以才以为自己的眼睛瞎了。

    静海抹着眼泪说,那猴儿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直活了二十一岁高龄才死去。他舍不得玩伴,足足又用了十四年的光景才将其魂魄炼成金猿鬼降。时至今日,已经陪伴他六十七年了。

    我们面面相觑,也忍不住替老和尚感到惋惜。

    静海又抹了把眼睛,疑惑的喃喃道:

    “我的猴儿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

    “它被棺材里的死尸吃了。”

    所有人都是一愣,同时看向说话的桑岚。

    “这死尸……能吃鬼!”桑岚又用那种‘双声道结合’的怪异嗓音说道,整个身子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似乎害怕到了极点。

    “死尸吃鬼?”我脑大筋猛一蹦,拔腿就往外跑。

    地宫周围的巨型油灯光焰都已经缩小成豆大的绿火。

    正对着主墓室的墙原本是空空荡荡的,此刻,墙边却多了两个手提黑纸灯笼的白脸小孩儿!

    “是老三养的小鬼!”瞎子低声道,“它们想干什么?”

    他说的没错,这两个白脸小鬼,正是我们在绿皮火车上见过的。不过却不是戴瓜皮帽的那个,而是另外两个衣衫褴褛的小鬼。

    两个小鬼神情麻木,看也不看我们,在墙边停顿了一阵,就挑着灯笼飘忽着朝这边走来。

    就在他俩走过来的同时,又有一个三角脸的女人身影缓缓的从墙面浮现了出来。

    孙禄眉毛一拧:“是章萍,这臭女人还敢回来!”

    章萍朝着这边阴森一笑,像是有恃无恐的朝着这边走来。

    和刚才不同,此刻她的身体是半透明的,就像是一个飘忽的虚影。

    孙禄沉不住气,想要冲上去。

    我一把拽住他:“别过去!这不是她本人,是她分化出来的灵识,我们碰不到她的。”

    “是邪鬼!”静海惊恐道:“我刚才就是被她给迷了的?怪不得呢……”

    想到老和尚之前的状况,我忍不住直嘬牙花子。

    这邪鬼到底有多邪门啊……我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放过这么个臭女人的。

    不过话说回来,老和尚被邪鬼迷惑,究竟看到了什么,能把他吓成那副德行……

    下一秒钟,蠢蠢欲动的孙屠子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人也跟着往后退了一步。

    随着两个白脸小鬼和章萍飘忽向前,竟有一队清兵鬼魂押解着不下上百个孤魂野鬼从墙里透了出来!

    桑岚忽然哑着嗓子颤声说道:

    “邪鬼领兵,送魂祭丧……这些孤魂野鬼,都是送来给大将军的……大将军吃了这些鬼魂,就会变成尸煞,到时方圆百里的尸骸都会因为他的煞气起尸作乱……”

    我和瞎子、孙禄对视,就见两人的眼中全都透着惊恐。

    比起他们,我更多了几分纠结。

    在看过鬼灵术后,我对尸煞有了更深的了解,在‘桑岚’说石棺里的死尸吃鬼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这个可能。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邪鬼领兵竟会是这么个局面。

    被清兵押解的多半是徘徊在周围的孤魂野鬼,要是单纯的把它们都给灭了倒还不算多难,可真要是把这么多无辜的鬼魂给灭了,我们这几个人下辈子就不用再做人了……

    瞎子也想到了其中的关键,一咬牙说:

    “祸祸,把你的阴阳刀借给我,有什么报应,我一个人扛!”

    “扛你大爷!”我一把打开他的手,快速的想了一下,说:“你们先待在这里别动,我先去试试,要是不成功,那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干死它们!”

    “你能有什么办法?”静海不住的摇着头。

    我不经意间发现,老和尚虽然在拨楞脑袋,一双细眼却始终盯着前面打灯笼的两个白脸小鬼……

    我没回应他,从包里拿出一张空白的黄表纸,穿过林立的蜡尸,走到正在向前行进的鬼兵前头。

    “怎么?你是想死在这儿?还是想永不超生?”章萍阴笑着问道。

    我朝她笑笑:“有了这一回,你已经注定永不超生了。”

    说完,咬破指尖,快速的用血在黄纸上画了一道符箓。

    将符箓甩向空中的同时,双手飞快的结了个法印:

    “天地人鬼神,六道归一,三界让路!阳世鬼道徐祸,开地门缉鬼!敕令!”

    随着最后一声大喊,我猛地咬破舌尖,一口鲜血朝着符纸喷了过去!

    “鬼灵禁术!”

    “太阴缉鬼令!”

    瞎子和静海同时惊道。

    血喷在符箓上,符纸立刻燃烧起来,化为符灰的同时,半空中隐约出现一道巨大的血色符箓,犹如敞开的地狱门户般朝着鬼兵押解的队伍迎面网罗了过去……

    我大脑一阵眩晕,几乎就要软倒。

    辛好这时瞎子等人已经赶了过来。

    “你特么又用禁术!”瞎子扶住我恼火道。

    “你还有更好的法子吗?”我含糊的说了一句,“靠,舌头真特么疼!”

    巨符网罗过去之前,章萍狠狠瞪了我一眼,骤然消失了身影。

    巨符像是有着强大的吸力,押解的清兵和那些孤魂野鬼不等到跟前就被吸进符箓消失不见。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那两个打灯笼的小鬼居然透过符箓穿了过来,依旧表情木然的往前走。

    “果然是好宝贝!”静海惊喜的大叫一声,连蹦带蹿的朝着两个白脸小鬼跑了过去。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等到再转过身,两个小鬼已经不见了。

    “妈的,这老丫就是跟着捡漏来的!”瞎子低声骂道,“说什么几十年的老猴子,我他妈一个字也不相信。”

    我顾不上跟他说话,眼睛盯着向前推进的巨符,心里却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隐约觉得,像是漏了点什么……

    巨符终于在淡化中消失,不过清兵和被押解的孤魂野鬼也只剩下十多个。

    “你扶着他,剩下的交给我们了!”瞎子把我往桑岚怀里一推,攥着寻龙尺冲了上去。

    见孙屠子也不管不顾的跟着冲了过去,我急着想喊住他,可随着符箓消失,我浑身的力气也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声音都发不出来。

    看着两人冲进鬼群,我突然发现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孙屠子凶性大发,专挑那些大头兵下手。可他用的明明是一把普通的猎刀,怎么就能劈砍捅刺那些鬼兵呢?

    等残余的鬼魂被收拾干净,我的力气也恢复了一些。

    孙禄提着刀跑回来,意犹未尽的说不痛快,都没杀过瘾。

    “你个二13……”我摇着头斜了他一眼。

    “此间事了,速速离去!”静海尖声说道,眼睛里满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瞎子看的直咬牙,这一趟,也就这老和尚捞到好处了。

    “生门封了,我们怎么走啊?”孙禄问,“走死门啊?”

    静海摇头:“说了是死门,活人哪能走的通啊?”

    “我有办法,还原路回去。”我嘴里说着,却还是感觉像是漏掉点什么。

    不过大局已定,也顾不上多想了。

    就在一行人刚走到进来时的通道边时,突然,主墓室里传来一下轰然巨响。

    我头皮一紧,猛地醒悟过来:

    “我艹,死尸怎么能吃鬼?棺材里的死尸里还附着一只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