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一章 逆水而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想到先前那些漂浮在水里的死尸,我心里也是一寒。「^追^书^帮^首~发」

    单是死尸还没什么,可静海说过,那些并不是普通的‘死漂’,而是每一具尸体里都寄生着那种赤红色的毒蛇。也就是守护陵墓的守灵兽。

    毒蛇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方式蛰伏在死漂子体内,一旦感应到活人生气,就会破壳而出,将闯入墓穴的人咬死。

    想到那个在桥头‘站岗’的死尸,我心里越发感觉恐惧。

    那可是在最上面,离下面还有很大一段落差呢……古人驯养的守灵兽,可不是一般的邪异。

    如果不是有静海跟着,我们几个恐怕已经交代在上面了。

    “放心吧,我能保你们进来,就能让你们周全的出去,不过还是要看你们够不够胆子了。”静海抠着手指甲眼皮也不抬的说。

    桑岚忽然说:“你们能出去,我怎么办?”

    听她又变成‘双声道’,我不由得一愣。

    老鼠和蛇是天敌,来的时候就是因为老鼠婆藏身在桑岚体内,所以尽管静海作了防备,也还是引得死漂浮现。

    现在要从水下出去……那桑岚……

    我想了想,走到桑岚面前,盯着她的眼睛问:

    “前辈,你帮我们有什么目的吗?”

    ‘桑岚’沉默了片刻,才用苍老嘶哑的声音说:

    “有,但你放心,我没有想过要害她。我一生供奉灰家大仙,死都死了,绝没有贪恋尘世的妄想。”

    “既然这样,你先从她身体里出来,我有办法带你出去。”

    “你有办法?”

    ‘桑岚’狐疑的看着我,“你想哄我老婆子?想把我留在这里不管?”

    “你都是仙儿了,为什么不从死门走?干嘛非要赖在她身上?你又不会死。”孙禄忍不住说。

    “死门是给死人、死鬼走的,你也说我是仙儿了,我怎么走死门?”

    ‘桑岚’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皱了皱眉,说:“前辈,要是你真没别的目的,那就相信我。我发誓,如果背信弃义把你留在这里,我徐祸就留在这里陪你!”

    桑岚抬起眼皮,目光流转的盯着我。

    我和她对视了一阵,开始发觉不对劲,这眼神……

    “你能说话算话才好,要不然……”

    角落里忽然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跟着是‘嘿嘿’两声冷笑。

    转眼一看,就见一个身形佝偻,身高最多一米,看不清样貌的身影像老鼠一样缩在那里。

    我对着现身的老鼠婆用力点了点头:“我不会乱发誓的,说的出,我就一定带你出去!”

    ……

    “都准备好了吗?”静海朝洞内看了看,回过头搓着手问。

    我深吸了口气:“准备好了。”

    “那你先下吧。”静海眼睛一翻:“放心,该做的我都做了,虽然不能尽善尽美,但只要淹不死你们,就都不会死。”

    “好。”我点点头。

    “我跟你一起。”

    桑岚追上我,声音控制不住的发颤:“你……你先下,我跟着。”

    我在她身上扫了一眼,凑到她脸前小声问:“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穿的是什么吗?”

    不等她回答,我就把声音压的更低:“你今天怎么没穿裙子呢?”

    不等她暴走,我就朝瞎子和孙禄扬了扬下巴,顺着洞口爬了进去。

    下去没大会儿,我就忍不住苦笑。

    有初中物理常识的人都知道,把杯子直上直下倒扣在水盆里,杯子不会进水。

    这个洞大致就是这么个原理。

    虽然还有一定的角度能够勉强攀附,但洞壁被水气常年熏染,潮湿的滑不留手,不用尽全力就会掉下去。

    不明状况,我可不敢就这么顺着滑下去。

    结果就是……

    就算上边的美女穿的是裙子,甚至没有‘打底’,我也抽不出心思观摩美景。

    撑着向下爬了约十几米,桑岚问我:“快到了吗?还有多远。”

    听声音,她也是花了吃奶的力气。

    “马上到了,我撑着,你踩住我的肩膀,先歇一会儿。”

    “不用了。”

    “别任性!”我找到一个凹槽,用力踩住,“按距离估算,就算是直上直下,从这里到平台最少有将近三十米。你不喘匀气,怎么从水里爬上去?”

    桑岚没再说什么,试探着一只脚踩住我的肩膀,呼呼的喘着气。

    我气刚喘匀了些,她忽然问:“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她?”

    我不由得一呆。

    过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了口气,缓缓的说:

    “准备好了就继续,妹妹,咱回。”

    “唉……”

    上面同时传来好几声叹息。

    ……

    我打着手电往下照了照,抬起头说:“到了,真有悬梯。”

    “老和尚,你这次靠不靠谱?”孙禄问。

    静海哼了一声:“降头是下在你们每个人身上的,你们可能会死,不过不是被毒蛇咬死,而是淹死!”

    老和尚到底年纪大了,爬了这一阵子,气也喘不匀实。

    我又歇了一会儿,说:“屠子,瞎子,照顾好老人家。”

    说完,屏住一口气放开手脚滑进了水里。

    刚摸索着抓到铁链,隐约就见一个身影从洞里滑了出来。

    我急忙伸手拉住桑岚,将她拽到身边,扯出事先绑在腰里的绳子,将她捆在背后,沿着悬梯向上爬去。

    往上爬的同时,借着防水电筒的电光,就见四周围数不清的死漂子直立在水中,瞪着眼睛缓缓的朝着这边漂浮过来。

    就在我竭力向上爬的时候,忽然间,就感觉两排牙齿咬住了我的肩膀。

    偏过头,正和桑岚近在耳畔的幽怨目光对了个正着……

    “呼……”

    爬出水面,爬上石台,我顾不得解开桑岚,瘫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紧跟着,瞎子也爬了上来。

    最后上来的是孙屠子,静海和桑岚的情形一样,也被他用绳子绑在了背上。

    孙禄喘了好一会儿,才解开绳子,嘟囔着说老丫看起来挺柴,背着却死沉死沉的。

    众人又歇了一阵,我和静海同时爬起来。

    “走吧,夜长梦多。”静海抹了把脸说道。

    孙禄看了看吊桥,又朝先前进入的石门看了看,问道:

    “这里边不还有一条往上的路嘛,要不要上去看看,兴许里边有金银财宝呢?”

    “哪那么多废话!”瞎子推了他一把,“那上边葬的是那个妃子。她和另外一些陪葬的奴婢兵丁,当年不是被地下河冲进蛟鳞河的,应该是被老三那伙人丢到河里的。这些人挖坟掘墓是为了集煞造势,你猜,要是有金银,他们会留给你吗?”

    瞎子瞥了静海一眼,似笑非笑的说:

    “咱这位老佛爷的鼻子可比你尖,真要有‘宝贝’,他早进去了。”

    在地下河中重又浮出水面的死漂子的‘注视’下,一行人沿着吊桥一路向上。

    到了上面,发现先前站着死在吊桥桥头的死尸竟已经化成了一副白森森的骨架。

    瞎子说:“这回这里的气势是真耗尽了,再没谁能在这儿作妖了。”

    我点点头,拔出腰里的枪,拆散了丢出吊桥。

    值得庆幸的是,或许是以为邪鬼领兵入墓,我们必死无疑,逃出来的老三并没有堵死出口。

    原路出去,外边下着大雨,天色半昏不暗。

    反正几人都浑身湿透,也就不管不顾,直接深一脚浅一脚的出了山。

    回到蛟鳞河村,天光大亮,雨也停了。

    到了段乘风家,一进屋,除了桑岚被家人拉着问这问那,我们几个都各自瘫进了椅子里。

    等缓过劲来,换了衣服,我看了看那个女人,低声问窦大宝她出没出状况。

    窦大宝摇头,说他按照我的叮嘱,一直盯着董亚茹,晚上都守在她房门口,没发现她有什么特别举动。

    董亚茹还是董亚茹……

    中午吃饭,段乘风又喝得有些熏熏然,问我们一天一宿没回来,去了哪儿。

    见瞎子也有点犯迷瞪的勉强应付他,我忽然想到一件事,走到一旁,从包里拿出藏魂棺,默念法诀,放出了下水前被我摄入的老鼠婆。

    “这件事总算是了结了……”

    就在我放出老鼠婆的同时,斜靠在炕角的桑岚突然再次发出了苍老嘶哑的声音。

    “她还没走?”季雅云一惊,扑过去就想拿赶仙鞭。

    我拦住她说:“不用了,我还有些事要问这位前辈。”

    我转向‘桑岚’问:

    “前辈,你帮我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是我心里最大的疑问之一。

    老鼠婆是身故的悲王,生前常年供奉灰家仙,不可能察觉不到蛟龙附凤局里有着什么样的守灵兽。

    明知道危险,还要附在桑岚身上下去,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桑岚’嘿嘿一笑,摇了摇头:“你还在以为,老婆子帮你们是为了贪图这小丫头的身子?别瞎想了,赶仙鞭一响,我老婆子敢不走吗?”

    她盘起腿,就近端起一个酒杯,嘬着嘴喝了一口,辣的啧啧啧直吸气。

    缓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说:“我之所以要跟你们进去,并不是单纯的要帮你们。而是因为我如果不进去,就永远得不到解脱啊。”

    她忽然咧嘴一笑,在我看来,她虽然还是桑岚本来的样子,但笑起来却活像是一只大耗子,样子说不出的诡异。

    “你们应该都已经猜到了,当初打造那邪局的人并没有死在墓里。”

    ‘桑岚’转动眼珠,目光最后落在我身上,压低了声音说:

    “打造蛟龙附凤局的人、你们口中的方士,其实是我的先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