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二章 老鼠道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先祖?”我们几个都吃惊不小。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不错。”

    老鼠婆点点头,咧嘴一笑:“嘿嘿,说起来我这位祖上还是个道士,只是他的名号实在不雅。但凡认得他的人,都叫他老鼠道人。”

    老鼠婆一边喝酒吃菜,一边诉说出一件不为人知的往事。

    和瞎子想的差不多,当时负责修建‘妃子墓’的,是清代某位王爷。

    这位王爷野心勃勃,一早就纠集了一些歪门邪道,妄图谋夺帝业。

    恰好当时要为那个被赐死的妃子修建陵寝,这位王爷就主动请缨,接下了这个任务。

    表面上是修妃子坟,暗中却耗费数十倍的人力打造了蛟龙附凤的邪局。

    蛟龙附凤本是一蛟一龙同心同德,方士活葬,真龙升天,攀附‘凤体龙气’扶摇直上。可联手打造这邪局的方士里却没人愿意活葬镇局。

    有一天,这位王爷单独找到老鼠婆的先祖老鼠道人,说要和他歃血为盟,结为异姓兄弟。

    老鼠道人一听,心里就凉了半截。

    心知这一结拜,王爷能不能做皇帝不知道,自己可就死定了。

    可他也知道,如果不答应,自己仍难逃一死,说不得还得牵连自己的家人亲友。

    好在老鼠道人早年走南闯北,也不是省油的灯。

    表面上答应和王爷结拜,暗中却苦思冥想多方周旋,终于是寻觅到一条生路。

    老工匠都知道,给王宫贵胄修建墓穴,若是端端正正还好,可如果局势透着邪门,那就意味着修造坟墓的人在完工后十有八九会成为‘陪葬’。

    老鼠道人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拿捏住一些工匠,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听老鼠婆说到这里,我又有些疑惑,就问她:

    所谓的生路不过是一条由地宫主墓通往上层的通道,一旦入殓,墓穴势必封死。那她先祖又是怎么逃出去的?

    老鼠婆叹了口气,说了两个字:冤孽。

    原来就在入葬当天,老鼠道人从死门进入墓葬,服下王爷给的‘仙药’,被盛棺入殓。

    之后既是殉葬,又是被王爷派来监视他的柴将军便迫使一干兵丁服下‘仙药’。

    作为王爷的死忠,柴将军自己也服了药。

    可他哪儿知道,自己刚吃了药没多久,老鼠道人竟活生生的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原来老鼠道人有一样绝技,能够龟息假死。

    他并没有吃所谓的仙药,而是装死后被盛敛入棺,利用超乎常人的耳力监听外面的动静。

    柴将军前脚吃了药,他就爬出棺材向外逃去,而这时柴将军虽然还没丧失意识,人却已经不能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跑出了墓室。

    老鼠道人的心思不可谓不周密,作为打造蛟龙附凤局的‘主要参与者’,他事先已经力所能及的将王爷的计划探清了七七八八。

    所以,他在这中间打了个时间差。

    他料定上面的人一定不会想到,墓里的人即便反悔,有柴将军等人在,他也绝不可能出去,更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去。

    所以老鼠道人铤而走险,一出墓室,便通过暗道爬上平台,沿着‘蹬天桥’,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仙门’。

    这‘仙门’是进入主墓室的入口,也是有朝一日,墓中‘蛟’得逞大道后飞升而出的出口。是整个工程当中,计划被最后被封死的。

    听到这里,孙禄忍不住问:

    “他那个时候跑出去,不正好和上面的官兵撞个正着吗?”

    老鼠婆叹了口气,没有立刻回应他。

    静海忽然说:“你忘了她那先祖的称谓是什么了?老鼠道人啊。要是我猜的没错,她那位先祖也和灰家有着渊源吧。”

    老鼠婆点点头,接着说了下去。

    当时官兵正督促工匠封死墓穴,忽然间,四面八方不知从哪儿蹿出无数只体形硕大的老鼠。

    眼看黑压压的老鼠如潮水般汹涌山间,官兵和工匠全都慌了。

    老鼠道人就借机从尚未封死的‘仙门’中逃了出去。

    老鼠们来的快,散去的也快。

    一干官兵惊魂一场,猜测百般,却怎么都没想到墓中正主已经跑出去了。

    等缓过神来,立刻驱赶工匠填封墓穴,毕竟主子交代的任务最大,不能按时完成,是要掉脑袋的。

    老鼠道人逃出来后并没有跑远,而是就近钻进了事先挖掘好的一个暗洞内潜藏了起来。

    只能说他胆子够大,知道自己从墓里出来肯定无力远遁,竟把这隐藏的暗洞挖在了‘仙门’上方,给官兵来了个‘灯下黑’。

    也正因为如此,他亲眼看到了惨绝人寰的一幕。

    墓穴填封,石门落下,官兵立刻抽出佩刀,朝着工匠们劈砍了过去。

    等到工匠被尽数砍杀,突然间,山野间又蹿出一小股身形动作更为利落的黑衣蒙面人,砍瓜切菜般的将这些官兵全都斩于刀下。

    那伙黑衣人在斩杀完官兵后,也没能够活着出山。而是在互相吆喝着刚要离开时,不知何故同时暴毙。

    老鼠道人在上方看的心惊胆寒,差点没吓死过去。

    足足在洞里不吃不喝躲了三天,见下方尸骸遍地,再没其他来人,才战战兢兢爬出来,一路仓惶的按照原定路线逃离了这片凶地。

    等老鼠婆说完,段乘风喝了口酒,咂着嘴说:

    “但凡有称帝野心者,或许非是睿者,却一定不失狠辣。打造如此邪局,有这样的后果绝不意外。那些联手策划‘蛟龙附凤’的所谓方士,呵呵,想来也不会有好结果。”

    “你为什么会在蛟鳞河?”

    窦大宝忍不住向老鼠婆问道:“老鼠道人逃出生天,不是应该有多远跑多远吗?你咋又回来了?”

    老鼠婆叹息不语。

    静海和尚跟着叹了口气:“老鼠道人买通工匠,恐怕不止是用银钱吧,他应该还承诺,能够保住那些工匠的命。”

    老鼠婆点点头:“当时先祖曾以王爷义兄的身份承诺,保他们绝不会葬身墓中,否则便遭天打雷劈。”

    “呵呵,这是玩了把文字游戏啊。”瞎子干笑着摇了摇头。

    那些工匠的确没有被活埋在墓里,而是死于刀下。

    老鼠道人作为王爷的‘结拜兄弟’,恐怕是早知道这一步的计划了。

    老鼠婆说,她的先祖虽然人不知鬼不觉的逃得性命,但却良心难安。

    等到那位王爷死后,这件事石沉大海,就又回到了那些工匠们原本生活的村落,发誓只要后人不绝,就要生生世世保护这些工匠的后代。

    段乘风眉毛一挑:“你留在这里是为了保护村民?那次婚宴……”

    老鼠婆斜眼看着他,神情委屈的说:

    “我家世代供奉灰仙,又不缺衣少吃,我怎么会因为没吃上一顿酒席害人家小两口一辈子不痛快?那两个偷溜进我家的二流子,因为想偷我家唯一的下蛋母鸡,被我发现,没有得逞,所以怀恨在心,说瞎话编排我而已。”

    所有人面面相觑,都是无语。

    最后还是瞎子摇着头打破了沉默:“人心可怖,人心可怖啊……”

    “墓穴局势毁了,我家世代的夙愿也算了了。”

    老鼠婆忽然咧嘴一笑:“老婆子孤苦一生,到了总算能跟一大堆人一起好好吃顿饭了。现在饭吃完了,我也该走了。”

    我和瞎子等人对视一眼,同时端起了酒杯……

    老鼠婆走后,瞎子问我:

    “你在那下边到底看见什么了?怎么就确定通道在那上面?”

    “一个道士!”说话的竟然是桑岚,老鼠婆走后,她倒是没什么异常,只是脸色茫然的看着我说:“我看到一个留着两撇老鼠胡子的道士从你身体里穿了过去,还有,我好像还听见一个人说‘带上我’……我当时还以为是幻觉……”

    “那不是幻觉,是灵觉。”

    一个声音响起,所有人都是一愣。

    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瞬时间全都集中在了一个人的身上。

    这人掠了掠额前的发丝,眼睛直直的看着段乘风,良久才喃喃道:

    “乘风,你老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