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四章 水魅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和窦大宝面面相觑,都有些尴尬。「^追^书^帮^首~发」

    我总算知道屋子里是什么味儿了,但凡是正常男人,在人生的某个阶段,大多都做过和床上这人类似的举动。

    只是……对着被子这么忘我,也太夸张了吧?

    “要死了,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害臊啊?”

    静海跺了跺脚,猛地朝床上的人一扬手。

    也不见他有别的动作,只是手一扬,青年便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瘫软不动了。

    司马楠不是迷信的人,连她都说表弟可能是中了邪,那多半是真有问题。

    我强忍着恶心,走到床边,把青年翻了过来。

    看清他的样子,不禁吓了一跳。

    这青年我是见过的,那次在老电视台大楼,就是他和司马楠一起装神弄鬼来捉弄我。

    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张宽。

    他应该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属于性格开朗外向的那种。

    可现在的张宽脸色蜡黄,两眼漆黑,眼窝下陷,不说像鬼,也像是瘾君子一样脱了相了。

    更夸张的是,他虽然没脱衣服,但裤子中间的部位濡湿了一大片,就连被子也湿漉漉的,这得是多大的‘排出量’啊?

    “靠,这也太卖力了吧?”窦大宝悚然的说道。

    见张宽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了一样,我知道是静海做了手脚。

    除了印堂发黑,我看不出张宽有什么异样,实在受不了屋子里的味儿,就让张宽的父母和司马楠去外面说。

    我问三人,张宽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对劲的。

    张宽的父亲,也就是司马楠的姨夫说:从前天开始,张宽下午从外面回来以后,就躲进房间不出来了。晚上吃饭的时候,张宽妈去屋里叫他,就发现他在……

    老两口当时也没当回事,毕竟都是从年轻过来的,哪还不知道儿子在干什么。

    可后来老两口开始觉得不对劲,连着三天,张宽就没出过屋。

    张宽的父亲试着去叫他,他却像是听不见也看不见旁人一样,就那么一个人在床上折腾。

    我问:在出事前,张宽都做过些什么,或者接触过什么特别的人没有。

    老两口和司马楠一起摇头。

    司马楠说,张宽生性活泼,生活特别简单。平常除了上课,就是和同学一起去骑脚踏车或者游泳什么的。

    司马楠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出事前小宽在网上跟我说,他约了同学去詹家口水库游泳,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诶哟,这就对了,他这是让水魅子给迷了啊!”静海抠着手指说道。

    我想了想,让张宽的父亲先去帮他简单擦一下身子,换身衣服。

    见张父抱着脏衣服和被子出来,我和窦大宝、静海同时起身,重又来到房间里。

    我拿出朱砂毛笔,快速的在张宽前额画了道符。

    仔细看了看符箓,我摇了摇头:“三魂七魄俱全,也没有被鬼上身。”

    静海说:“那就是被鬼迷心窍了!”

    “鬼迷心窍?什么意思?”窦大宝问。

    “鬼迷心窍呢,就和勾魂也差不多,只不过鬼勾的不是他的魂,而是他的灵识。”静海嘴里说着,又朝着张宽挥了挥手。

    本来一动不动的张宽,猛然间睁开了眼睛,满是血丝的眼睛转动了两下,竟又要翻过身去。

    静海忽然上前,居然凶狠的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硬生生将他按在床上,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阵,喃喃的说:

    “果然是水魅子不假,他的灵识多半是留在水库里了。”

    “这么说缠住他的水魅子还是个女色`鬼?”窦大宝干咽了口唾沫。

    看着兀自还在挣扎的张宽,我忍不住直嘬牙花子。

    静海说的水魅子,其实就是水鬼。

    张宽的确是被迷了心窍,如果是被普通的鬼迷了,那根本就不叫事,一张符箓就能搞定。

    可张宽是被水鬼给迷了,想他平安无事,可就要费老鼻子劲了。

    见张宽的父母在旁边直抹泪,我叹了口气,“大宝,先去准备些东西,我们一起去趟詹家口水库。”

    静海忽然说:“哪用得着那么麻烦啊?你既然会鬼灵术,直接把那水魅子招来就是了。有小佛爷在,不怕她不放人!”

    “水鬼怎么能招来?”我疑惑的问。

    鬼灵术里确实有招魂的法门,我却没听说哪一门的术法能招水鬼的。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行呢?”静海斜了我一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想了想,点点头,“那就试试。”

    一来我是真不想大晚上的再折腾,再就是虽然学了鬼灵术,但我一直被倒霉鬼‘附身’,万事都被牵着鼻子走,从没尝试使用过鬼灵术中的其它法门。

    静海虽然妖,却应该不会瞎说。那就不如借这个机会验证一下鬼灵术中的一些记载。

    听说要招魂,张宽的父母小心的问我,要准备些什么。

    我说不用,只要把浴缸放满水就行。

    用鬼灵术招魂需要媒介,既然是招水鬼,那自然要用水。

    趁着老两口去放水的空,我看了一眼司马楠,回过身,一拳将张宽打晕了过去。

    “你干什么?”司马楠惊道。

    “我说了你能懂吗?”我咧了咧嘴,让窦大宝和我一起把张宽抬进浴室。

    把张宽放入放满水的浴缸,因为昏迷,他立刻就不受力的脑袋滑进了水里。

    司马楠等人急着想要去扶,被我拦住。

    我二指并拢,在水面上虚画了道符箓,同时口中默念鬼灵术中的招魂法诀。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天地开合,水中阴魂速来报到!”

    话音刚落,张宽猛然张开了眼睛。

    和先前不同,他的眼睛竟变得血红,神情也明显出现了变化。

    “出来!”静海突然一声大吼,粗暴的抓住了张宽的头发,将他上半身从水里提了起来。

    “臭和尚,放开我!”张宽挣扎着想要摆脱他。

    司马楠等人全都吓了一跳,张宽嘴里发出的,竟是个十足的女人声音!

    “放肆!”静海尖声道:“佛爷把你招来是好心超度你,你莫不是想敬酒不吃吃罚酒,想要魂飞魄散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