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六章 阴月、心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不等我跑到跟前,就听船舱里传出女人哭泣的诉说和男人狂暴的咆哮。首发www.zhuishubang.com

    两者说的都是英文,而且都很含糊,我实在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

    “杜兰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桑岚忽然说道。

    我猛一愣,看她表情,才想到她是在翻译那对男女的对话。

    桑岚眉头越蹙越紧,口中断断续续的翻译道:“你这个婊`子,滚开!滚远点!是你带走了我所有的运气!”

    “杜兰德,我们的孩子……”

    “滚!滚出去,臭婊`子!”

    “是你!是你故意安排的!你赌输了!你说过你爱我,可你竟然把我输给了那两个混蛋!”

    “啪!”

    随着一下脆响,紧跟着“砰”的一声,就见那个光着身子的洋女人几乎是从舱门中倒飞出来,后背重重的撞在墙上,绝望惨痛的滑座在地板上。

    “法克!”一个长着满脸红疙瘩的大胡子洋人跟着冲出来,边骂边没头没脑的朝着她身上狠踢了两脚,最后将嘴里叼的烟头狠狠吐在她脸上,歪歪斜斜的走回了房间。

    “混账!”桑岚骤然间怒形于色,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我杀了你!”徐洁从牙缝里迸出一句,竟闪电般的后发先至,抢在桑岚前跑到舱门口,抬手朝着大胡子洋人后脑勺拍去。

    “法克鱿!”

    徐洁的手掌和大胡子的身体穿插而过,大胡子并未受到任何损伤,而是一边骂着让人难以入耳的脏话,一边重重的甩上了舱门,只在空气中留下浓重的酒气。

    见徐洁和桑岚都是一副狂怒神态,我急忙过去拉住徐洁,季雅云也同时上前拦在了桑岚身前。

    桑岚兀自气到爆炸的样子,指着紧闭的舱门大声道:

    “这个住在五等舱的渣男和人赌博,他把自己的老婆输了!”

    我不禁皱眉:“你冷静点……”

    “我冷静不了!”桑岚猛地打断我,回头指着歪在地上苟延残喘的洋女人,“你看看她抱的是什么!”

    我一怔,转眼朝洋女人怀中看去。这才看清,她怀抱的原本是一件白色的晚礼服裙,但此刻裙子里似乎包裹着一团血糊糊的事物,以至于看上去不辨红白,那样的让人惊心动魄。

    季雅云的身子突然摇晃了两下,颤声道:“是孩子,她怀里抱的……是个孩子!”

    孩子?

    听到她这番话,我大脑忽然一阵恍惚,眼前匪夷所思的闪过一组残酷的画面……

    舱室中,赌桌旁聚集着五个洋人。

    大胡子红头胀脸的把一副牌摔在桌上:“两对!”

    另外两人懊恼的摇着头,骂着脏话把牌反盖在桌上,其余两人却目光灼灼的盯着大胡子。

    两人先后亮牌,一个是三条三,一个是同花。

    大胡子颓然瘫进椅子里。

    下一刻,画面一转,大胡子将洋女人带到了一间舱室门口。

    舱门打开,大胡子一把将女人推了进去……

    “我艹你妈!”我忍不住咬牙骂出了声。

    洋女人体态虽然丰腴,但并不怎么明显、却也难以掩饰的凸起小腹足以证明……她已经怀孕了!

    舱室门被人踹上,却并没关严。

    透过门缝,就听里边不断传来女人的哭喊。最终,哭喊声转变为求救,直至断断续续的没了声息。

    舱门打开,光着身子的女人抱着一团红白相间的事物踉踉跄跄跑出来,我恍惚的闪到一边……

    “她要去哪儿?”耳边忽然传来季雅云的声音。

    我似乎从梦境中猛然惊醒,转眼就见被踹到地上的洋女人,怀抱着那团事物挣扎着站了起来。

    与此同时,我耳中竟似隐约听到另外一个亦真亦幻的声音。

    我能听出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但却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只是明显感觉到,那像是一种特殊的召唤!

    随着这召唤的声响,洋女人怀抱着那团事物,蹒跚向前,走到楼梯口……朝着楼梯下方走去。

    “走,跟着她!”我下意识的喃喃道。

    事实是没等我说完,三个女人已经跟了上去。

    回到下层,左转向前,来到一扇有着转盘的铁门前。

    洋女人并没有动作,但转盘却自己缓缓转动。

    铁门打开,洋女人一脸木然的走了进去。

    经过狭窄的阶梯,又到了一扇同样有着转盘的铁门前。

    铁门同样是自发打开,门后是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

    两侧的条案后,数个穿着清廷旗装的女子怀抱乐器吹弹着优美中透着凄然的乐曲。

    正中那张覆盖着黄色锦缎的阔大‘条案’后,一个素裙美女缓缓抬起头,默默的注视着洋女人。

    洋女人像是才回过神来,又像是梦呓般的说着什么。

    她说的是英文,桑岚在一旁出于下意识的翻译:“上帝,我受不了了,请将这一切都毁灭吧。噢不,孩子……我的孩子是无辜的……”

    萧笛琵琶的合奏骤然激昂起来,随即陷于沉邃,虽是乐章,却又像是人言般在传达着某种讯息。

    洋女人呆在原地听了良久,忽然开口说了句什么。

    桑岚立刻翻译道:“我同意,只要我无辜的孩子能活下去。”

    “什么意思?”我疑惑的看向她。

    但不等她回答,眼前便出现了让我终身难以忘怀,足以成为梦魇中的梦魇的一幕。

    随着素裙美女的一声叹息,临近洋女人身边的四个‘旗装美女’同时站了起来,齐齐走到洋女人身旁,把手伸进了随身的袋子里。

    当它们的手再次抽出来时,每个‘人’的手里都多了一把木质却看似十分锋利的小刀!

    四把木头小刀,同时刺进了洋女人身体的不同部位。

    洋女人的头颅被割掉,胸腹被剖开,身体里的所有内脏器官都被一一掏了出来。

    等到被完全掏空成一副空虚的皮囊,洋女人却仍是表情麻木的矗立在那里。

    这时,素裙美女起身走到她面前,盯着她看了一阵,轻轻叹了口气。弯下腰,将她之前不由自主掉落在地的那团事物抱了起来。

    “你既然已经对凡尘俗世绝望,那便留下与我作伴吧。”素裙美女边说边轻抚着那团事物。

    半晌,忽地把一只手伸进领口,将一样散发着幽幽蓝光的月牙状饰物从颈子里摘了下来,放入了那团事物中。

    “我早已猜到我死后绝不会安宁,既然世人贪念难消,那就让他们自食恶果,于我陪葬吧。从此刻起,你便是我的分身心傀,这船上的一切就由你母女掌控。至于这孩子,我既已将阴月许给了她,她便不会和你我一样万事沉沦。有朝一日,她必能重见天日,再入轮回。”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