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二章 肉身菩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怎么都没想到神龛上会是一个真人,而且还是个女人。http://www.shanjue.com/

    这个女人我是认得的,她就是我这趟来要找的元君瑶!

    只不过她现在身上穿的并不是套装,而是一件黑色的袍子。

    “大师,这是什么?!”中年女人显然也被吓了一跳。

    “是菩萨!”元大师抬头看着神龛上一动不动的元君瑶,眼神中透着狂热,仿佛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肉身菩萨!”老丁的声音猛然间在我耳边响起。

    听他声音中透着惊愕,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疑惑,感觉口舌似乎能受控制了,又见元大师心思都在元君瑶的身上,赶忙借着中年女人的遮挡,小声问:“什么是肉身菩萨?”

    老丁说:“肉身菩萨是指修道之人得道后,坐化飞升遗留下来的躯壳。其元神已化,空余肉身不腐。如果以之入药,可是比千年阿魏要强上百倍的。”

    我听得一阵作呕,阿魏就是僵尸肉,根据一些古代医书的记载,死而不腐的人肉的确是可以作为药材的。可我实在接受不了这个说法,更加不能想象,从所谓的‘肉身菩萨’身上割一块肉下来吃,是怎样一种场景。

    “她怎么可能是肉身菩萨?”我小声问。

    先不说是否真有元神化极这回事,就算有,元君瑶的年纪看上去和我差不多,就算在娘胎里就开始修道,又怎么可能达到那种境界?

    “不对啊,她怎么可能是肉身菩萨?”老丁鹦鹉学舌似的说道,明显也想到了其中的蹊跷。

    张安德忽然沉声说道:“这的确是肉身菩萨,只是此菩萨非彼菩萨。”

    我正等着他继续说下去,就见元大师已经重又点了三炷香,朝着‘肉身菩萨’拜了三拜,把香插进香炉里后,倒退两步,双手掐诀,口中大声喊着中年女人丈夫的名字。

    连喊了三声,屋子里竟平地刮起了一股子阴风,直刮的那些吊着的骨头架子“哗啦哗啦”响。

    见中年女人吓得瑟瑟发抖,趴在我身上的身子也跟着打颤,我暗暗叹了口气。

    离体的生魂最忌惊吓,被元大师这么一折腾,这女人怕是最多也就能再活个三五年了。

    阴风骤然止住,房间里的气温比起刚才又降低了不少。

    这时就见本来双眼紧闭,一动不动的元君瑶,猛然间张开了眼!

    元君瑶像是刚从僵死中复苏,眼珠转动的不是那么灵动。

    她的目光缓缓落在中年女人的身上,张口问道:

    “我都死了,你还找我干什么?”

    我吃惊不小,她口中发出的竟真是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

    然而,我却从头到尾没看到元君瑶身上有任何的异象。她现在明显是被鬼附身,我却看不出她身上有丝毫的阴煞之气。

    不对啊,要说男人是车祸死的,那就是横死,或多或少都会有怨念煞气,怎么会一点也看不出来?

    难道……

    一个念头冒出在脑海中,我不由得浑身一激灵。

    难不成这死鬼已经进了鬼门关,是被从阴间招上来的?

    真是那样的话,这元大师还真不是普通的神棍了。

    招魂的方法有很多种,但多数只是招引新死不久,又或者死后还徘徊在阳间的阴魂。

    一旦鬼魂入了鬼门关,那就等同是在阴司点卯上册了,有通灵之人再想招魂也不是不能够,但却是要下一番功夫的。

    就像那次在东北见过的问米婆,替人招魂看上去就只是用些香烛纸钱和一碗米,实际上那是要受五弊三缺之苦,以自身的福泽寿元作为代价的。

    元大师除了点了三根香,也没见有旁的动作,怎么就一下子把阴间的鬼魂给叫上来了呢?

    短暂的惊恐后,中年女人开始直奔主题,向男人逼问小`三的住址。

    听她满嘴都是房子和钱,我暗暗苦笑,命都他娘的快没了,要钱和房子又有什么用?

    要是少些贪婪愚昧,世上又哪会有那些个神棍骗子。

    附身在元君瑶身上的死鬼虽然没有什么煞气,但脾气明显也不怎么好。

    说了没几句,这阴阳相隔的两口子竟然吵了起来。

    ‘元君瑶’仍是盘膝坐在神龛上,却完全是一副男人的架势,梗着脖子骂女人在外边偷汉子倒贴小白脸,又有什么资格说他。

    这一人一鬼正吵的热闹,元大师突然斜睨着‘元君瑶’,冷冷说道:

    “她问什么,你就说什么。我没时间听你废话,再唧唧歪歪,我就让你连鬼也做不成。”

    “你又不是阴司的差爷,有什么资格……”

    男人一句话没说完,元大师手一翻,猛地将一样东西插进了‘元君瑶’的右肩。

    “啊!”

    附身的男鬼发出歇斯底里的惨嚎,元君瑶的身子也跟着剧烈的震颤起来。

    这一刻,在怒火的充斥下,我觉察自己竟恢复了行动的能力。

    之所以爆发如此强烈的怒火,是因为我看到元大师插在元君瑶肩上的,是一根两寸长的铜钉。

    铜钉和泥猫中五个婴儿头顶上插的灭魂钉竟然一模一样!

    “现在,你相信我有能力要你的鬼命了?”元大师背着手,淡淡的对附身的男鬼说道。

    男鬼吃了这样的大亏,也知道自己再不按他说的做会有怎样的下场。

    他到底是死过一次的人,舍命不舍财的傻事他可不敢做,也做不起,于是最终还是乖乖的回答了中年女人的问题。

    等他说完,元大师冷笑一声,拔掉了灭魂钉:“滚吧。”

    接着,他平伸出一只手,抵在了中年女人的胸前。

    女人露出了惊惧的神色:“大师,我受不住了……”

    元大师瞪了她一眼,也不说话,只是把她向后平推。

    推到我身前,猛一用力,女人便仰面朝我身上倒了过来。

    感觉身上趴着的女人一动,知道她是生魂回归了本体,再看元君瑶,眼睛已经闭上了,身体却还在抽搐,肩膀的伤口不断有暗红色的血涌出来。

    元大师皱了皱眉,随手抓了把香灰撒在她伤口上。

    回过头来似笑非笑的对中年女人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现在目的达到了,可以走了。如果还有其它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中年女人脸色煞白,却满脸喜色,忙不迭的向他道谢。

    靠在我身边的那个年轻女人,也恰到时机的醒了过来。

    “总算知道什么叫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了。”

    我心里嘀咕一句,跟着‘苏醒’过来。眼看两母女对‘大师’千恩万谢,就等她们离开后,和元大师对质一些事。

    哪知道刚走到外屋,就见窦大宝和徐洁扶着王忠远匆匆走了进来。

    王忠远边摸索着边大叫:“瑶瑶!瑶瑶回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