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五章 符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现在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堵残墙和一堵半虚幻的墙重合在一起。★首发追书帮★

    就在挨着那堵墙的位置,地上停着一口同样是半虚幻的黑漆棺材!

    听我一说,瞎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竟狠狠瞪了三毛一眼。

    三毛刚才被突如其来的紧张吓得不敢吭声,见他瞪眼,本能的开口道:“你瞪我干什么?”

    一句话说完,她也反应了过来,连忙用两只手捂住了嘴。

    随着她这一出声,‘屋子’里更加黯淡。

    我拼命的朝她挥了挥手,抢过瞎子手里的纸笔,快速的写道:

    别再说话了,再说我们就出不去了。我们现在真在一间屋子里,这屋子,没有门窗!

    一股强烈巨大的恐怖感快速的在我心中蔓延。

    恐怖的来源就是——自从这诡异的屋子出现,我就感觉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然而,这间屋子并没有供人出入的门户,甚至连窗户也没有。

    我本能的想,就算三个人都不说话,可呼吸是必须的,那样还是会泄露阳气。

    如果随着阳气的泄露,这屋子变得完全不透明,变得和真实的房屋一样,没有门窗,我们就会陷入绝对的黑暗!

    到那时候,我们还能出的去吗?

    这个疑问很快有了答案,而且是令人绝望的答案。

    瞎子像是看透了我的想法,摇着头在本子上写道:我们已经出不去了。

    三毛看见他写的内容,扭脸就要往一边走。

    瞎子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狠狠一扥,随即飞快的写道:想死就滚!

    跟着就不再理她,又写了两行字,递到我面前。

    我一边拉住三毛,一边接过本子。

    上面并没有解释说我们为什么出不去,而是说:

    棺材在地上?能不能看到棺材里有什么?

    只看了第一句,我头皮就开始一阵阵发炸。

    棺材在地上……

    死者就算被殓入棺,在没下葬前,棺材也是不能落地的。

    通常老年人为自己准备的寿材、死者入棺接受悼念……那棺材都是要用长凳架起来的。

    棺材落地,那就只能是两种情况,一是棺材还在棺材铺里,还没打造好或者没上漆;再就是——到了最终的归宿,也就是墓穴里。

    我看看瞎子写的,再看看越来越实体化的房屋和地上的棺材,目光落在三毛身上,有点明白瞎子为什么要用那样的眼神瞪她了。

    我不会无缘无故看到这样一间屋子,如果不是我精神错乱,那就只能是按照瞎子的说法,这里是他用悬屋盗风术营造……更贴切的说,是‘还原’出来的情景。

    那只能说明,这里先前就有这么一间屋子,而屋子里头,很可能就有这么一口黑色的棺材!

    可三毛并没有告诉我这些!

    瞎子显然也是才发现事主对某些事有所隐瞒,所以才会对三毛发火。

    想明这点,我看了一眼三毛,在本子上写道:我相信三毛不知道这间屋子的事。

    三毛也不傻,看到我写的话,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用力摇了摇头,还朝着瞎子和我摆了摆手。

    瞎子也是一愣,缓了口气,伸手点了点他写的第二句话。

    ——棺材里有什么?

    我微微皱眉,棺材盖是盖着的,我又没有透视眼,我哪儿知道棺材里有什么?

    可当我转头看去,立时就呆住了。

    这会儿‘屋子’里的光线比先前又暗了一些,昏暗中,我就看到那黑漆棺材上面,竟然多出了一些一尺多高,黄色和白色的人形光影!

    那些光影同样是半虚幻的,一眼看去竟数不清数量。

    而且,那些人形光影并不是静止不动的,而像是小孩儿一样,在棺材盖子上面不断的蹦蹦跳跳!

    或许是高三的‘洗礼’让我有了抠字眼的毛病,瞎子问的是‘棺材里有什么’,所以我并没有立刻描述我看到的情景,而是上前一步,仔细查看。

    这时棺材还是一种五分真实、五分虚幻的状态。

    离得近了,我竟真像是能透过盖着的棺材板,看到些里面的情形。

    棺材里并没有尸体,而是在内里的棺材板上贴满了黄纸。

    仔细看,那些条形的黄纸上都有着字迹。

    这棺材是空的!

    不对,棺材里没有尸骨,但是里面却贴满了符箓!

    这居然是一口符棺!

    姥爷过世后,我出于一种病态的无聊,没少翻看破书。

    得知棺材的种类很多,而符棺是最特殊的一种。

    符棺并不是用来殓葬死人的,而是用符箓聚集一些罡气……多是用来镇压邪祟的!

    棺材里的符箓几乎贴满了,透过那些符箓,我看到棺材底部似乎还有一样东西。但那东西几乎被符纸全部遮盖,我并不能看清楚那是什么。

    我没有争纠那究竟是什么,而是当机立断,用纸笔告诉瞎子我所看到的一切。

    瞎子眼珠一转,很快就写道:别管那些,你快看看,棺材下边有什么!

    我一怔,可还是下意识的又朝棺材看去。

    这次听瞎子的指示,目标明确,直看向棺材底。

    这时的棺材和我们所在的‘屋子’一样,还有三分透明。

    避开棺材和棺材里的一切不管,我直往下看,隐约就看到黑漆漆一片。

    和周围的地面比起来,这棺材底子大小的一片黑色,倒像是一扇嵌在地面上的门!

    我把我看到的对瞎子说了,瞎子竟把笔和本子朝我怀里一塞,猛一挥手,居然开口说了一个字:“挖!”

    他这一个字出口,周围瞬间又黑暗不少。

    我已经快要不能透过墙壁看到外面的情形了。

    接下来,瞎子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的。

    随着一抹亮光的闪耀,他把一根两寸长、婴儿手臂粗的蜡头点燃了塞到三毛手里。

    然后,抢过我的本子和笔,快速的写道:这是牛油蜡,能照亮阴阳间隔的一部分。什么都别问,先跟我一起挖。快!

    我摒着气没说话,暗暗皱眉:屋里都是水泥地,挖什么?那能挖的动吗?

    可当我借着牛油蜡的烛光看清形势,心里顿时就是一激灵。

    烛火下,我眼中的黑棺材竟变得通透了许多。

    我竟能透过棺材的底部,看到下面的情形。

    棺材下并不是平整的水泥地,而是被凿开了的一片烂水泥块。

    看到几乎快要和屋子的墙完全重合不见的那堵残墙,我猛的反应过来。

    这屋子已经扒了!我刚才看到的绝不是现实!

    事实是,原本棺材下的那片水泥地,已经被挖掘的不成样子了,绝不是不可开挖的!

    想明这点,我立刻上前,无视棺材虚影,和瞎子一起徒手挖开那些水泥块。

    随着我们的挖掘,很快,虚影棺材的下面,竟露出一块锈迹斑斑的铁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