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十六章 宿命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大宝,你能看到我?”我下意识的问。★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窦大宝似乎说了句什么,可我耳朵嗡嗡作响,仍是听不清楚。

    “你瞎了。”元君瑶说道。

    “什么?”我吓了一跳。

    元君瑶若隐若现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幽幽的说道:

    “放心,你现在五感丧失,不过是暂时的。等离开这里以后,慢慢就会好了。”

    “为什么会这样?”我总算有些弄清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金色光影里最后那一拨强大的冲击力,真真实实的作用在了我身上。我的视力、听力和感官全都受到了影响。

    我之所以能看到茶茶、阴月和元君瑶,看不到窦大宝,应该是因为,前三者都是灵体。

    元君瑶叹了口气,“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这应该就是你将来的宿命吧。”

    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听在我耳中却如晴天霹雳。

    在金色光影中,我的确感觉到,我距离死亡很近,很近。

    我并没有死,但我却瞎了……

    而且,随着耳鸣的逐渐消失,我发觉我的听力似乎也完全丧失了。

    宿命?

    我的宿命,为什么会是这样?

    元君瑶像是看穿了我的疑惑,说道:

    “因为你带来了一块阴石,所以死门不复存在了。但死门的作用并没有完全失去。你刚才经历的,和你现在感受到的,就是你的将来。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这样,我只能说,命由天定。如果你将来一意孤行,这注定是你的结局。”

    一意孤行?

    我忽然想起那个和徐洁很像的女人最后说的话。

    难道说,我坚持和徐洁在一起,最后就会落到这个地步?

    感觉一只颤抖的大手拉住我的手,我回过神来,问元君瑶:“大宝说什么了?”

    我能肯定拉我的是窦大宝,但是我已经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

    “大胡子哭鼻子了,问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回答我的是茶茶。

    我冷静下来,反手握了握窦大宝的手,解释说,我这样只是暂时的,只要离开这里就能恢复。

    感觉窦大宝平静了些,我问元君瑶:“王忠远呢?”

    “他就在你后边。”元君瑶的脸上现出一抹温柔。

    “赶紧离开这里。”我果断说。这种看不见听不到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这次不等茶茶开口,小阴月就背着手,晃晃悠悠的朝前走去。

    “大宝,跟着我!”我也不管他说什么,只是拉着他的手不放。

    进入死门,只是一步之遥,然而,在阴月的带领下,我们却走了至少有十分钟。

    感觉身子一暖,我不禁长松了口气。

    从气势感觉,应该是走出来了。

    茶茶忽然抬头看着我,有些扭捏的说:“那个姐姐说,她把一样东西送给我了,我能不能要啊?”

    我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之前我的注意力集中在阴月身上的时候,那个女人曾跟小家伙说了些什么。

    “她把什么送给你了?”我忍不住问。

    茶茶小脸上竟浮现出一丝疑惑:“我也不知道,她说,我看到了就知道了。”

    “祸祸?祸祸?”一个憨声憨气的声音若即若离的在我耳边响起。

    “大宝!”我心猛一蹦,却见元君瑶的身影快速的在我‘面前’消失了,紧跟着,阴月也不见了,就只有茶茶还在跟前抬头看着我。

    元君瑶没骗我,一离开死门,我的五感就渐渐回来了,我能听到窦大宝说话了。

    “大宝,你没事吧?”我试着问。

    “没事,你……你能听见我说话了?”窦大宝的声音又清晰了许多。

    “能听见了,但现在还看不见。”

    “额,别说你了,我也看不见啊。”窦大宝明显松了口气,“你的手电没了,我手机也丢了,黑灯瞎火的,能看见才怪。”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赶忙从包里摸出随身的一截牛油蜡头塞到他手上,又摸出火柴,摸索着抽出一根划着。

    随着一道火光在眼前亮起,我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大半。

    点着牛油蜡,看到一旁的王忠远,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看不到事物的感觉实在难受,我刚才只是暂时失明,他却要永远承受那样的痛苦。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王忠远的脸上并没有痛苦的神色,反倒是带着一抹微笑。

    想到徐洁还不知所踪,我也顾不上问他和窦大宝在死门内经历了什么。

    “走,先出去再说。”

    我刚说了一句,就见窦大宝又有点不对劲。

    他两只牛眼瞪得溜圆,一脸惊愕的盯着我身前,“这小家伙是谁?”

    顺着他目光一看,我也忍不住“啊”的低呼了一声。

    小茶茶居然还在!

    以前和茶茶的几次直面接触中,小家伙总是若隐若现,直到这会儿,我才完全看清楚她的样子。

    小家伙粉雕玉琢,可算是个小美人胚子,只是……

    “我说茶茶,你能把你那脑袋好好弄弄吗?”我唯一看不顺眼的,就是她的大背头。

    “我觉得挺好。”茶茶依旧抬头看着我,眼中满是迫切:“你还没说,我能不能要那个东西呢?”

    “你先说,你要那东西干什么?”我越发好奇,灵鬼不是应该无欲无求的吗?

    茶茶眼睛一斜,似乎瞥了某人一眼,然而我却看不到那里有什么。

    “那个姐姐说,只要我有了那个东西,就不会打不过她了。”

    我又是一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阴月。

    真搞不懂,两个小家伙之间有什么仇,貌似从在鬼船上见到茶茶的时候,她就刚和阴月打完,现在还打?

    窦大宝忽然咦了一声,“那是什么?”

    这会儿我的视力已经完全恢复,顺着他的目光一看,就见那个包藏在泥胎中的女尸,左边干瘪凹陷的眼窝里,竟然闪烁着幽幽的红光。

    我咽了口唾沫,朝着那龛位靠近几步,就见那红光越来越明亮,并且从女尸的眼窝中逐渐浮凸了出来。

    “是阳石!”我倒抽了一口冷气。

    类似的石头我不久前才见过,只不过那块是月牙状,最终被赵奇带走了。

    这块石头就和人眼珠子差不多大小,滴流圆,但是从特殊的光泽来看,这就是一块阳石!

    就在我走到尸体面前的时候,阳石也完全突出了眼眶,掉落下来。

    我连忙伸手接住,仔细把划了一下,再看看茶茶兴奋的小脸,终于明白,那女人要送给小家伙的是什么了。

    见茶茶满脸期盼,我半点没犹豫,直接把阳石给了她。

    可下一秒钟,就见面前的尸体,本来栩栩如生的右半边脸,快速的干瘪收缩起来,顷刻间就变得和左边一样。

    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原本诡异绝伦的‘半边尸’已经变成了一具彻头彻尾的干尸。

    “这个元大师,到底是什么来头?他这儿也太邪性了吧?这个女人又是什么人,怎么会和小包租婆那么像呢?”窦大宝喃喃的问。

    想到死门中的经历,我刚想说这女尸可能和徐洁有着极亲密的关系。

    突然,原本还一脸兴奋的小茶茶猛地绷起了小脸,口齿不清的大声说:

    “不好了,坏人要害姐姐!”

    说完,就朝着另一个角落的立棺跑去。

    我心一紧,跟着跑过去,刚要打开棺盖,忽然觉得身边一寒,似乎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和我擦肩而过,率先穿透棺盖钻进了棺材里。

    我来不及多想,伸手就去掀棺盖。

    棺盖被掀倒的一瞬间,一个人影猛然悬吊在我的面前。

    我猛一激灵,抬眼看清这人的模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这是一个面容憔悴的女人,身上穿着一袭黑色的袍子。

    此刻,女人正被一条红色的绳子勒着脖子吊在棺材顶部,看上去已然没有了生息。

    “元君瑶!”我脱口惊呼。

    不,这个被吊在棺材里的女人,应该是我先前看到的神龛上的‘肉身菩萨’!

    “快把她放下来。”王忠远边急着说道,边摸索着上前。

    我哪敢耽搁,急忙和窦大宝一起把人放了下来,却发现这女人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快去救姐姐!”茶茶居然又大喊了一声。

    我心中一凛,小家伙说的不是‘元君瑶’,难道是……

    我把已经凉透了的女人尸体不管不顾的往王忠远怀里一塞,快速的查看棺材内的情形。

    却发现这棺材除了是立着摆的,其它都和普通的棺材一样。

    “在后面!这后面有门!”茶茶急得蹦高。

    窦大宝一听,急着就去搬棺材,却发现棺材是被固定在角落里的,一时半会儿空着手根本挪不开。

    “砰!”

    我心急如焚,不管三七二十一,抬脚就朝着棺材底板狂踹。

    这棺材到底有年头了,踹了没几下,就破了一个洞。棺材后边果然有着一道暗门。

    我又踹了几脚,就想往里冲,冷不丁就听王忠远突然大吼一声,竟背着女人的尸体,抢先跑了进去。

    看着他仓惶迫切的背影,我忽然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大宝!快走!”

    暗门内是一个斜向下的通道,我和窦大宝急匆匆往下跑了没多久就到了底。

    见不远处的甬道一侧有光亮透出,王忠远就像是能看得见一样,背着尸体直往那边飞跑,我心越发往下沉。

    跟着跑过去,发现那是一扇门,看到门内的情形,我眼睛都快瞪出血来了。

    暗室内同样有一个女人被红绳悬吊着,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正瞪着血红的眼睛,握着一根鞭子狠命的朝着女人身上抽打。

    男人像是根本没发现我们的到来,仍是一边拼命抽打,一边从喉咙里‘嗬嗬’低吼着,发出野兽般含混不清的声音:

    “假的,全都是假的!老东西骗我,你们全都在骗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