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章 夜班司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徐祸,今晚上最后一班车了,我先跟着回平古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到那边睡一觉,凌晨接着跟早班车。你自己小心点儿,要是再没什么状况,你也找个地儿猫一会儿歇歇吧。”通话器里传来赵奇懒洋洋的声音。

    “行。”我看了一眼仪表盘上的时间,10点52。

    看着窗外已经开始消寂的马路,靠进驾驶座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老实说,赵奇这守株待兔的点子,委实不怎么地。

    本来还以为,他这么安排,是因为他看出了些什么,可实际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他除了不肯说那次在‘另一个世界’经历了什么以外,就和以前的赵奇没什么两样。完全是把这件事当做刑事案,以刑警的侦查思路来追寻线索的。

    就算他的直觉是对的,夜里来往市区和平古的中巴还算是固定目标,夜班的出租车那么多,那作妖的东西又怎么会那么巧找上我这个临时夜班司机呢?

    关键是,大多数鬼害人都是有原因的,怎么就无缘无故的害死一公交的人,然后又接着害死一个出租司机呢?

    任凭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两者间和另一个世界的‘朋友’有什么联系。但两起车祸事出诡异,却已经毋庸置疑。

    “砰砰!”

    两下敲窗户的声音将我从苦思冥想中惊醒。

    转过脸,却没看到外面有人。

    我心里开始有点犯嘀咕,难不成还真让赵奇蒙对了,那鬼东西居然‘顶风作案’,而且还真就那么不开眼的找上我开的车了?

    想到视频里那个出租司机的怪异举动,我就想开车门下去看看。

    没想到手还没碰到把手,一张惨白的人脸猛然间出现在了车窗外。

    我身子往后靠了靠,微微眯起眼,看清这张脸的样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哪是什么鬼啊,根本就是个人。

    这家伙突然从车门底下冒出来,还把脸贴在车窗上,鼻子都压变形了,猛一看还真够吓人的。

    我反手在她鼻子的位置敲了两下,放下车窗。这才看清,那是个年纪二十出头,穿着黑白道运动服,留着波波头的短发女孩儿。

    女孩儿眼神有点发直的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忽然一言不发的跑到副驾驶的一边,拉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去哪儿?”我问。

    女孩儿没有转头,而是眼睛斜向我,“小李海乡。”

    “小李海乡……”我脑子转了个弯,发着了车子。

    小李海乡就在去平古的那条路上,反正我对赵奇守株待兔的计划也没抱什么指望,干脆,直接把这‘波波头’送到小李海,然后回家陪徐洁得了。

    这样凌晨巴士发早班车的时候,我还能有精神再跟着。

    我刚要打表,女孩儿忽然说:“别打表了,一口价,十五。”

    我忍不住又仔细看了她两眼,心说你这是把我当大头呢?

    我虽然是‘临时工’,可也不是不知道出租车什么价。

    不说这都快半夜了,单说从市里到小李海乡最少得十五六公里,打表的话怎么都得三十多吧?

    女孩儿又斜眼看了我一眼,有点降低了声音,试探着问:“那……二十?”

    我被她那种贼贼兮兮的表情给逗乐了,点点头:“行吧,二十就二十。”

    女孩儿哈哈一笑,“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走你!”

    我忍不住也笑了。

    虽然只干了不到半个晚上的‘临时工’,我也已经体会到了这个行业的不容易。那真是什么样的乘客都有。

    就在赵奇跟我通话前,我才把一个穿着时髦,头发染烫的跟鸡冠子似的碎嘴子大妈伺候下车。

    那大妈下车的时候还在不停的说,要记下我的车牌投诉我什么的,原因是我不礼貌。

    拜托,我不就是没怎么跟她搭腔嘛。关键她身上那股子廉价香水味太刺鼻子了,还坐在我旁边,我都不敢喘气,还怎么跟她说话啊?

    我本来是不想拉她的,可谁让她那打扮看着就像鬼呢?

    只能说是在任何一种服务行业里,能碰上一个态度友好,甚至是逗逼的服务对象,那对于从业者来说,都是挺舒畅的。

    刚开车没大会儿,‘波波头’忽然问我:“师傅,你这么年轻就开车这么熟练,你有本儿吗?”

    “当然有啊。”我有点摸不清她的思路,这算是什么问题?

    ‘波波头’揉了揉鼻子,扭脸看着方向盘,“开车好学吗?”

    “还行吧……”我说这话有点违心,倒不是说我认为开车有多难,关键我对女司机掌控机械的能力一直抱有怀疑态度。

    波波头又问我:“你说我这样的,学开车得多长时间?”

    “那就得看你身体的协调能力怎么样了。”

    我刚说完一句,波波头忽然大声说:“停车!靠边,快靠边!”

    我看了她一眼,把车停到了路边。

    还没问她怎么回事,就有一个头发乱蓬蓬,衣服脏兮兮,怀里抱着个黑提包的中年男人跑过来敲窗户。

    我放下车窗,中年男人讨好的笑着问我:“师傅,去平古吗?”

    我看了一眼波波头,刚想说什么,波波头忽然转脸对我说:“你看我干什么啊?他去平古,那不刚好顺路嘛。拼车啊!能多赚你干嘛不赚?”

    我被她噎的没脾气,挥挥手示意中年男人上车。

    这人一上来,我本来想关窗户的手就从按钮上挪开了。

    这家伙也不知道几天没洗澡了,一上车,整个车里都弥漫着一股子酸臭味。

    中年男人倒不怎么谈价钱,我随口报了个差不多的价,他立刻满口答应。只是把那个鼓鼓囊囊的黑提包抱得更紧,就像是生怕有人抢他似的。

    车开出了市区,开上了县道。

    波波头忽然扭过脸,朝着后座问:“老大娘,都这么晚了,你们去平古干什么啊?”

    我愣了一下,往倒车镜里看,就只见那邋遢的中年人闭着眼睛歪在椅子里,像是睡着了。

    我忍不住转脸瞪了波波头一眼,她也正好对着我呲牙一笑。

    我算看出来了,这妮子不光是个小抠门,而且还有点皮。

    这样的性格本来还是很讨喜的,只是介于我的另一个职业,我并不喜欢别人拿某些事开玩笑。

    本来以为波波头只是开玩笑,没想到她竟然一直没有停嘴。时不时的把脸扭向后座,跟后边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渐渐的,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女的该不会是神经病吧?

    听话音,她说话的对象是一个老大娘,可现在后座只有一个睡着了的抠脚大叔,哪儿有什么老大娘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