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八章 盗梦缉凶(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跑过一片野地,依稀就见不远处有几间房屋。「^追^书^帮^首~发」

    屋子旁边,一个用石棉瓦搭的棚子里有人影闪动。

    到了跟前,才看清是高战和曹警官,两人正合力把潘国立摁在地上。

    “我草你妈!”我大骂着,没头没脑的往潘国立身上狂踢猛踹。

    “徐祸!徐祸!”高战从后面抱住我:“行了!你这样会打死他的!”

    “他他妈该死!”我又朝着潘国立头上狠踹了一脚。

    潘国立猛然抬起头,红着眼睛瞪着我,咬牙切齿的说:

    “我没杀人,你们没证据,你们冤枉我!我要告你们!警察打人,警察杀人啦!”

    高战见我同样是两眼通红,急忙把我往后拖,“你冷静点儿,别冲动!”

    我怒火攻心,想要挣脱他,却又是一阵眩晕。

    等到晕眩稍减,勉强睁开眼,却发现高战、曹警官,连同潘国立竟然都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

    我正惊疑不定,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有什么野兽拖着猎物在雨中行走。

    恍然的转过身,隐约就见一个人影正深一脚浅一脚的往这边走来,身后好像还拖着什么东西。

    等看清这人的样貌,我眼珠子都快瞪出血了。

    来的竟然就是潘国立,而被他像死狗一样拖着的,赫然是波波头!

    我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这畜生,立时就想冲上去。

    但仅存的一线理智迫使我止住了冲动。

    波波头已经死了,不管我现在是在梦境中,还是通过灵觉看到这一场景,都无法改变事实。

    无论是梦境还是灵觉,只要我的举动稍有偏差,就可能脱离这一切。

    那样的话,我就真的不能找到真相,不能替波波头申冤昭雪,不能令凶手得到应有的惩罚了。

    看着死去的波波头,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我先前观察过波波头的样子,她眼底充血、眼珠凸出、脸发胀,她应该是窒息死的。

    为什么我如今看到的,她却是被我……被潘国立残暴的撞击头部撞死的?

    冷静一些,才发现我现在身处的棚子,环境和之前有些不一样。

    刚才棚子里是齐整的水泥平地,而现在却是满地的泥土砖砾。

    离我脚下不到三米的地方,竟还有一个五尺见方的凹陷,那是……

    我下意识的抬眼看向旁边那几间房子。

    房子是新盖的,好像才刚刚盖好,还没有装修过。

    朝着那处凹陷走了几步,我不由得使劲吞了口唾沫。

    这是为了建房子,挖的池子,是用来化生石灰,或者搅拌水泥用的。

    因为下雨,池子底部还有一层没有完全凝固的水泥。

    一个极为恐怖的念头瞬间蔓延了全身,以至于我整个人都僵硬的不能够动弹……

    潘国立将波波头拖到棚子里,拖到了我面前。

    “这房子是我朋友的,嘿嘿……嘿嘿嘿嘿。小妮子,穷逼玩意,没住过新房子吧?这回让你住新房子!房子刚盖好,你第一个住!”

    潘国立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嘶哑的声音宛如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厉鬼,让人听得毛骨悚然。

    下一刻,他猛地一咬牙,将波波头瘦弱的身子甩进了洋灰池子里,紧跟着转身朝着屋子的方向跑去。

    波波头被丢进池子,身体缓缓下陷。

    池子里半凝固状态的水泥不厚,可还是将她二分之一的身子陷入到了里面。

    我很想把她拉出来,可我真的无能为力。

    潘国立歪歪斜斜的走了回来,怀里还抱着一大包没开封的水泥。

    他把水泥包丢在地上,找来一把铁锹,铲起旁边的碎砖砾和泥土,一铲一铲的填进池子里。

    最后,他打开水泥包,把水泥倒进池子,倒在了波波头的身上。

    当他不知道从哪里扯过来一根胶皮管子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想要扑上前阻止他,然而我的手、我的身子却和他穿插而过。

    我分不清到底我是虚影,还是这恶魔般的存在是虚幻的。只能愣愣的,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水灌进池子里。

    原本已经被土石砖砾和水泥掩埋的波波头突然‘呃’的一声,上半身一挺,把脸露了出来!

    “啊!”

    潘国立一声尖叫,倒退两步,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上。

    “她没死!”我瞪圆了眼睛,眼眶都快要撕裂了。

    波波头没死,她拼命挣扎,但粘稠的水泥已经包裹了她小半边身子,她的身上更是覆盖着沉重。

    潘国立反应过来,爬起身,踉跄着回到池子边。

    波波头仅仅只是一张脸还露在外面,已经开始充血的眼睛缓缓转动,看到他,像是看到了唯一的生机,艰难的从喉咙里发出哀求:

    “潘叔叔,你放过我吧,我奶奶没人照顾,她会死的……”

    然而,她的哀求,得到的,却似来自地狱深处的回应。

    “你去死吧!”

    潘国立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抓起地上的水管,朝着池子里淋去。

    波波头的眼珠一点一点的突出,最终没有了动静。

    “还有点……还有一点……”

    潘国立丢开水管,把水泥袋里残存的水泥倒在波波头露出的脸上。

    就在波波头的脸几乎完全被掩埋的那一刻,水泥下突然冒出一只手。

    随着那只手的摆动,一抹艳红被甩了出来。

    一阵风吹过,那抹红色竟然随风飘荡到我的脸上,遮住了我的双眼……

    “徐祸!徐祸!你醒醒!”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猛然一颤,惊醒过来。

    我躺在棚子里潮湿的水泥地上,高战抱着我的上身,一脸的焦急:“老曹,别打电话了!把那孙子腿踹断,别让他跑了就行!你去马路上让江斌他们过来接应!”

    “他们来了!”曹警官的声音回应到。

    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回想刚才的如梦似幻,我像是触电般,一下从地上弹了起来。

    “你没事吧?”高战瞪着硬币眼问。

    “高队!曹队!情况怎么样?”江斌带着两男一女三个警员来到跟前,“我们一直在后边跟着……雨太大了,我们跟丢了……”

    “别说了!”我嘶声道。

    所有人都是一怔。

    潘国立挣扎着翻了个身,直起上身,坐在地上朝着江斌等人大喊:

    “抓他!他打我!他想杀了我!警察杀人啦!”

    我扶了扶昏沉的脑袋,不顾一切的甩开高战等人,上前狠狠一脚把他踹倒在地。

    紧跟着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拽起来,将他面朝下按向地面:“你知道下面有什么!来人!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