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九章 少了一个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干什么?”

    “我艹!”

    “哎哟……”

    一脚踹上去,郭森、高战和静海同时发出惊呼。http://www.shanjue.com/

    我把烟一甩,斜眼看着郭森问:“你看见了什么?”

    郭森的脸色有些发白,惊愕的和我对视了一阵,不自控的喘着粗气说:“赵奇也被冻住了,你……你把他踢……”

    “踹断了?”我用下巴指了指郝向柔露在雪中的下半截身子,“和她一样?”

    高战和郭森同时点了点头。

    我也跟着点点头,喃喃道:“这就对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郭森走上前问。

    高战往地上看了一眼,也忍不住问:“赵奇他……死了?”

    我摇摇头:“他碎了。”

    “碎了?”两人再次面面相觑,双双露出狐疑的神色。

    “对,碎了。”我揉了揉冻得发疼的鼻子,说:“在你们眼里,他应该和郝向柔一样,从中间断成了两截。”

    见两人点头,我笑笑:“可是在我眼里,他是一脚被我踹碎了。就像踹镜子一样,完全碎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静海忍不住上前问道。

    我深吸了口气,“是幻觉,我们看到的一切……不,是绝大部分,都是假象。”

    “假象?幻觉?”静海眼珠转了转,斜眼看向一边,所看的,正是被我放在一边的郝向柔的上半截身子。

    见郭森和高战兀自满脸不解,我索性走过去,低头看了看郝向柔被冻得青嘘嘘、硬邦邦的脸。

    下一秒钟,抬起脚,狠狠朝着她还保留完美的脸上踹了下去。

    “噗”的一声轻响,郝向柔的头竟像是不怎么瓷实的泥蛋子,被我一脚踹的四分五裂。

    “我艹!你到底在干嘛?”高战再次低呼一声,上前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横下里拽了两步。

    此刻不光是他,连郭森看我的眼神,都有点像是在看变`态狂。

    我问:“你们是不是看见,我把这女的脑袋踩到雪里去了?”

    郭森盯着我的眼睛看了半晌,点点头,“是。”

    “可是在我眼里,她的头被我踩碎了。”我大致比划了一下,“粉碎!”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居然是静海,他走到我面前,看着我狐疑的问:

    “你是说,你看到的,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

    我点头:“对。”

    “怎么会这样?”静海竟丝毫不怀疑我所说的。

    他这一下,倒是把我问住了。

    不过我没想太久,就顺着原先的思路说道:“因为我们现在看到的,都是幻像。只要是我们认为符合逻辑的,幻象就会顺着设计者的安排继续下去。但是逻辑一旦出错,我们看到的,就会脱离设计者的掌控。”

    静海翻着眼皮想了想,居然点了点头:“噢,我明白了,我们不是一起中招的,而是每个人中招中的都不一样。”

    高战用力挠了挠头,嘬牙花子道:“我还是不懂你说的什么意思。”

    “催眠?”郭森忽然说道。

    见我们都看着他,他也是纠结的搓着前额:“这只是我的个人猜想。这个季节不可能下这么大的雪,更不可能积雪这么快,更……更不可能连路都没了、原来的场景都起了变化……”

    他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再次看向我,犹豫着说:“我以前处理一个案子的时候,接触过一个变`态的心理医生,那个医生……那个犯人应该真懂的催眠术。”

    他显然思维十分混乱,胡乱的摆了摆手,“我只是听你说了以后,忽然想到这件事,这不代表什么。在……在某些方面,我还是认同你徐祸祸的专业素质。”

    “哈哈……”

    我是真被郭黑脸逗乐了。

    他平常虽然也偶尔和我们说笑,但总体是个相当严肃的人。

    这会儿语无伦次,那是真的头脑混乱了。

    嘶……不对!

    我猛地收起笑容,比他还用力的挥着手:“别乱!”

    “对!都别乱!”静海居然接口道:“我们现在的确是被迷惑了,而且是各个击破,所以我们看到的才会不一样。不过,弄清状况就好办多了。”

    “和尚……徐祸……做你们这行的,是不是都爱打哑谜?”高战显得十分苦恼,“能不能说点我能听懂的?”

    我苦笑摇头,现在我总算稍微搞清楚一些我们目前所处的状况了。可脑子里知道怎么回事,不代表能说清楚。

    静海突然一跳脚,直接蹦到高战面前,竟一扬巴掌,在他圆脑袋上拍了一下:“阿弥陀佛!我就问你,现在懂了没?”

    高战被他拍愣了:“你干嘛?”

    静海阴森一笑,突然又扬起了手掌。

    这次高战有了防备,抬手想去抓他手腕,似乎又觉得不妥当,干脆往旁边闪了一步,避开了老和尚的五指山。

    “你……”

    “我什么?”不等高战发飙,静海就瞪起了眼睛,“佛爷是想告诉你,我第一下打中你,是因为你猝不及防;第二下没打中,是你有了防备。如果第二下打中了,要么因为你智力有问题,要么就是不符合逻辑!逻辑啊!知不知道什么叫逻辑?”

    眼看着面前胡搅蛮缠似的老和尚,高战却像是突然开了窍:“你是说,咱们现在被鬼迷,看到的都是幻象……如果幻象的逻辑是合理的,我们就会按照设计幻象人的安排继续,如果不符合逻辑,就会……就会看到不一样的情景?”

    “对!”静海像是怕他会报一箭之仇似的,一下倒蹦出好远,“嘿嘿,你总算没有辜负佛爷的当头棒喝。”

    “我们一直跟着这对男女走,他们怎么可能一下子被冻成这样?或许在极寒之地有这样的可能,但我们都没有见过、也不了解被冻成‘冰棍’的人在遭遇外界力量会有怎么样的反应啊!”

    静海忽然抬手指了指我,“他就不一样了,他好像是仵作。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

    说着,他又是灵巧的一跳,居然跳到我面前,一手点着我的脑门,转脸对着郭森和高战说:“因为知道真正被冻死的人样子是怎么样,他才会分辨出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我们没这方面的常识,所以只能让人家牵着鼻子走咯!”

    我愣了好半晌,才回过头,不自禁的朝老和尚竖起两个大拇指:“大师,高人呐。”

    “你先别得意!”

    静海眼珠快速的转了两下,缓缓斜向一侧,同时口中问道:“你发没发现,我们当中,是不是少了一个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