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六章 无脸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砰!”

    随着一声震耳的枪响,我就觉得脸侧一阵火辣辣的疼。★首★发★追★书★帮★

    紧跟着,后方就传来胖司机的叫骂声:“八嘎呀路!站住!”

    他们居然有枪!

    我心里一惊,下一秒钟,脚下忽然一踉跄,身子扑倒在了雪里。

    耳听追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却趴在雪地里一动不动。

    “哈哈哈,你再跑啊?死驼子,你还能比子弹跑的快?”

    胖司机放肆的笑声传来,我暗暗叹了口气。

    这胖货是要倒血霉了,外八行里的人,有哪个是省油的灯?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你一枪撂倒了?

    果然,当脚步声来到身边的时候,我就觉得左手一动,紧跟着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像是毒蛇快速游蹿的声音。

    我并没有转头,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风雪声到底还是掩盖了一些动静。

    等到从雪地里爬起来的时候,我才看到,那胖司机竟然被一根绳子勒着脖子吊在旁边的一棵树上。

    胖司机还在不断挣扎,可那条绳子虽然只有小拇指粗细,却极坚韧。无论他怎么垂死挣扎,也只能是牵扯的树枝颤动,树上的积雪扑簌簌往下落。

    我心里惦记着老婆孩子,见月白长衫没有追来,也不敢再逗留,撇下吊着的胖司机不管,拼死朝着家的方向跑去。

    穿过一片树林,远处突然出现一蓬火光。

    我心一沉,再次不能自控的发出一声惨厉之极的哀嚎。

    我像疯了似的,一路跑到火光跟前,就见不久前还充斥着温馨的石屋,已经被笼罩在一片火海中。

    “秀娥!世杰……”

    我大叫着,想要冲进屋里,心口却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疼痛。身子猛一震,下一秒钟,我就看到一个人像是忽然穿过我的身体,猛然扑倒在了雪地里。

    这人穿着一件破旧的军大衣,后背高高隆起,后腰的位置露出一个刀柄,大衣的下摆已经被伤口流出的血浸透了。

    韦无影!

    虽然不明白原因,但我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和韦无影分开了!

    看着伏地痛哭的韦无影,我心里也是一阵感同身受的痛楚。

    火是从内往外扩散的,如果屋里有人,那是怎么都活不了了。

    不对!

    韦世杰是波波头的爷爷,他没有死!要不然,也就不会有波波头了!

    我下意识的想告诉痛苦不堪的韦无影,他的老婆孩子应该没有死,却发现他似乎听不到我的声音,我更加碰触不到他。

    我终于反应过来,刚才经历的这些事,都是多年前已经发生了的,我根本不能够改变什么。

    “怎么会烧着了呢?是谁放的火?”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回过头的一瞬间,我整个人就是一颤。

    说话的,赫然就是月白长衫!

    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不对。

    看穿戴,这人就是刚才的月白长衫,他就站在离我不到五米远的地方,背着手,面朝着这边。

    然而,如此近的距离,我却看不清他的脸!

    他脸上并没有蒙着什么东西,却像是笼罩着一层白茫茫的雾气,又像是虚化了似的,总之我能看到他的人,可就是看不清他的长相。

    月白长衫背着手,缓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距离拉近,我仍然看不清他的样貌。

    他似乎也看不到我,而是在离我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目光转向了地上的韦无影。

    片刻,他叹了口气,“唉,老`二还是心太软了,这样怎么能干大事呢?早听我的,只带他父子俩的魂魄走,哪还会这么麻烦。”

    再次听到他开口,我浑身又是一震。

    不对,这声音不对。

    衣服一样,可这个‘无脸人’,绝对不是先前的月白长衫,而是另外一个人。

    老`二?

    绿皮火车上的情形再次闪现在我的脑海里。

    当时在那节诡异的车厢里,除了清兵、宫女、太监的鬼魂,还有三个以兄弟相称的男人。

    徐洁的师父,也就是最初害了娟子的怪人,是老三。

    老`二的身份对我来说最特殊,徐荣华给他带信——徐家有后。他,应该就是我的爷爷,也就是刚才把韦无影从家中带走的月白长衫!

    三兄弟中的老大,我却由始至终没有看清长相。

    听眼前的‘无脸人’的口气,他似乎就是三人中的老大。

    当时在火车上我是没来得及看他的样子,为什么现在这么近距离的面对面,我还是看不到他的脸呢?

    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无脸人’上半身微微前倾,竟对着地上的韦无影说道:“诶,别哭了,跟我走吧。”

    他的语气听上去说不出的古怪,就像是怕惊扰到别人似的,刻意把声音放的很轻。

    然而他接下来的一个动作,在我看来,就像是随着那个动作,凭空飞来一根麦芒般的尖刺,狠狠刺入了我神经最敏感的部位。

    他在对韦无影说完之后,从背后抽出一只手,食指弯曲,在那张白茫茫的‘脸上’上下移动了几下。

    我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却一下就知道,他在干什么了。

    因为这个小动作我已经看到过不止一次了,他是在刮鼻子!

    无脸人的声音和动作都很轻,可韦无影却像是听闻惊雷,浑身剧震,跟着猛然从地上弹了起来。

    “你杀了我老婆孩子!”

    韦无影回过身,凄厉的吼道,“姓徐的,我要你全家陪葬!”

    听到他的吼声,我心底竟忍不住蹿起一股极度的寒意。

    姓徐的?

    看看无脸人虚无的脸孔,再看韦无影此刻的神态,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看不到这个‘月白长衫’的脸了。

    我如今看到和经历的,都是来自于韦无影的意识。

    目睹老婆孩子‘葬身火海’,他已经崩溃了。

    他现在眼睛瞪得血红,瞳孔明显有些扩散,显然并没有看清眼前人的样子,而是潜意识中把他当成是先前的月白长衫、徐家后人!

    韦无影并没有看清眼前这人的脸,所以我同样也看不到他的脸。

    等等,我怎么感觉有点瘆的慌呢?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姓徐的……韦无影一直认为,是徐家的人杀了他的老婆孩子?

    他认为他老婆孩子都死了,怎么还会想要寻找自己的后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