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章 猪鼻巷凶案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自己画出的东西,我愣了好半天。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画画的水平真不怎么样,但是在一种奇异感觉的促使下,竟然一气呵成的画出两个人头像。

    画像很潦草,连速写都算不上,可画中人的特点却还是很明显。

    其中一个俨然就是徐洁的师父——老三。

    另一个则是老`二,他应该是我的祖父。

    还有老大,老大究竟是谁呢?

    再次拿起笔,却只画出个人头的轮廓,就再也画不下去了……

    接到季雅云出院的消息,我很有点激动。

    本来想去看她,可一想到桑岚对我的态度,还是只给季雅云发了条短信,让她好好静养。

    发完短信,正要放下电话,却突然收到一条短信。

    “这么快就回信息了?”我有些惊讶,可是看到发信人的标注,立刻坐直了身子。

    ‘有人要害刘炳!’

    发信人——鬼线人。

    刘炳?

    我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刘瞎子!

    我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鬼线人虽然神秘,可每次发来的短信,却都是和我经历的事相关。

    他这次说,有人要害瞎子?

    我顾不上多想,立刻翻出瞎子的号码打了过去,对方却提示关机。

    我越想越心神不宁,起身对孙禄说,我要去一趟市里,让他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刚要出门,高战迎面走了进来,“徐祸,还有屠子,你们俩马上赶去市局。”

    “出什么事了?”孙禄问。

    “是凶杀案,郭森让这边抽人过去帮忙,指明要徐祸过去。”高战眼神变得有些古怪,靠近我,低声说:“现在市局的同僚怀疑,凶手可能是刘炳。”

    我心一沉,赶忙催孙禄快走。

    心急火燎的赶到市局,直接被郭森叫进了办公室。

    郭森给我和孙禄递了根烟,自己也点了一根,深吸了一口,看着我说:“高战一定把我们怀疑的对象告诉你了,对不对?”

    虽然知道郭森不会处分高胖子,我还是谨慎的没有说话。

    “没事儿,我叫你来,就是相信你。现在马丽怀孕,暂时不适合继续工作,局里的其他法医资质还不够,与其舍近求远抽调别的人,不如找你来。”

    郭森又抽了口烟,垂眼把烟摁灭,“我相信你能做到公私分明。”

    他拿起桌上一个文件夹递给我:“这是现场验尸报告,你们看一下。然后就去实验室,进行深入化验吧。”

    我点点头,接过报告,带着孙禄走了出去。

    “你不问问郭老大,这案子到底怎么回事啊?刘瞎子怎么会杀人?”孙禄边走边问。

    我停下脚步,把正翻看的验尸报告递到他眼前。

    孙禄看了两眼,愕然瞪大了眼睛:“案发现场在猪鼻巷,瞎子家里!”

    来到实验室,和我们接洽的两个值班法医里,其中一个姓张的见过两次面,另一个女法医却是生面孔。

    “您好,徐主任,我叫齐珊,去年才从省医科大毕业,上个月刚调过来的。”女法医自我介绍道。

    我伸出手和她握了握,“叫我徐祸。”

    我又仔细看了一遍现场验尸报告,才朝孙禄点点头:“干活。”

    孙禄问那个叫张辉的法医:“张哥,尸体呢?”

    “在一楼的冷藏柜里。”

    “什么?”我和孙禄双双皱了皱眉。

    “案发到现在还不超过二十四个小时,尸体怎么能冷藏?”孙禄问。

    张辉挠了挠头,说:“死者的情况比较特殊,要我说……本来都应该隔离消毒的。是郭队批准,先放进冷藏柜的。”

    孙禄还想说话,我拦了他一把,问:“各项切片都做了吗?”

    张辉点点头:“都做了,就差解剖化验了。”

    “那就解剖,走,我和你一起去把尸体搬上来。”

    张辉和齐珊对视了一眼,似乎都有些犹豫。

    齐珊说:“徐主任,就现场来看,死者可能感染了传染性疾病。要不,我们先化验完切片标本在……”

    “你怎么毕业的?!”我终于忍不住发火道:“从确定死亡时间开始算,二十四小时不能冷藏,四十八小时内要完成所有采集化验。你导师没教过你?”

    见她一脸涨红,张辉低头不语,我皱着眉摇了摇头。

    换了平常,我没这么大火气,法医毕竟也只是一份工作。如果怀疑死者有恶劣性传染疾病,我多半比他们还要谨慎。

    可关心则乱,案子和瞎子有关,我就没那么淡定了。

    我向张辉要了钥匙,和孙禄一起来到一楼冷藏室。

    张辉和齐珊到底也还是跟了过来。

    厚重的铁门一打开,一股说不上来的恶臭味迎面而来。

    “呕……”孙禄被熏得转过身去,捂着胸口连连干呕,“怎么这么臭?”

    我紧皱着眉头在门口停顿了一会儿,才戴上口罩走了进去。

    “2号冷藏柜。”齐珊虽然戴了口罩,却还是捂着口鼻。

    我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犹豫的张辉,冲齐珊点点头:“刚才我不该发脾气,我向你道歉。”

    “你用不着向我道歉,的确是我们没遵守程序。”齐珊看着我,眼睛里带着几分倔强,“不过法证科已经证明,凶手就是现场那户人家的房主。死者的死因也已经确定,是……”

    我打断她:“法证是法证,法医是法医。”

    拉开冷藏柜,恶臭更加浓烈。

    我被熏得脑仁发疼,心里也更加疑惑。

    孙禄总算缓了过来,走进来说:“这不是尸臭味。”

    我点点头,“把尸体搬去实验室。”

    通过货梯把尸体运到二楼,我让孙禄把尸体先推进去,回过头对张辉和齐珊说:

    “如果死者的死亡时间真是在判定的凌晨四点到四点半之间的话,那这种情况确实比较特殊。为了避免可能性的细菌传播,你们两个就不要参与化验了。”

    张辉迟疑了一下,眼珠转了转,小声问我:“徐主任,你不是说气话吧?”

    我摇头:“工作的时候我有什么说什么。你们放心,这是正常决定,我不会向上头打小报告的。”

    张辉讪讪的点点头,“那……那我先走了。”

    见齐珊没动地方,我不禁皱了皱眉。

    不等我开口,齐珊却说道:“这也是我的工作,我不走。”

    “好,那就先消毒。”

    我刚说完,实验室里就传来孙禄惊慌的声音:“祸祸!你快来看看,这女的……好像是段四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