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章 极度凶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神经猛一绷紧,赶忙走进实验室,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解剖台前。免-费-首-发→【追】【书】【帮】

    一股浓重的恶臭味扑鼻而来,我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熏晕过去。

    “你小心点儿!”孙禄扶了我一把。

    我推开他,摆了摆手,没说话。

    裹尸袋已经被孙禄拉开了一半,一种像是腐烂的臭鱼般的味道充斥了整间实验室,比之前在冷藏室的时候,浓烈了不止十倍。

    孙禄声音发干的说:“你看她的样子……”

    我看了他一眼,摒了摒呼吸,才去看尸体。

    看清尸体的脸,我的心跳不由的加剧了跳动,同时也知道一向胆大的孙屠子,脸色为什么会那么难看了。

    死者是一个女子,面部已经做过清理,但仍是难以分辨具体的样子。

    因为,尸体的脸部粗一看,明显的伤口至少有四处。

    伤处并不是利器割伤,而像是被啃噬撕咬一样。

    因为本身的受创面积和伤口的张裂,每一处伤口看上去,都有婴儿的巴掌大小。变形的伤口使得整个面部扭曲,所以没法分辨脸部原来的模样。

    尽管如此,通过尸体齐耳的短发,以及眉眼的轮廓、下颚的弧度,还是能看出,她像极了一个人。

    一个我和孙屠子都认识的人……

    “祸祸,她是……”

    “干活!”我打断孙禄,“先判定死者的死亡时间,同时重新采集尸体表面伤口样本,直接送去实验中心化验!”

    齐珊说:“之前我们已经提取过样本,包括从死者生`殖器`官内提取到的男性分泌物……”

    “立刻让人送去实验中心,精确对比DNA;等尸体解剖完毕后再递交一次!”

    整个解剖过程,持续了超过四个小时,可以说是我入行以来,最艰难的一次。

    但是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将尸体移交实验中心进行更深入的化验。

    晚上七点,我和孙禄、齐珊,分别在局里的休息室冲了个澡,然后一起来到郭森的办公室。

    郭森显然已经看过我递交的验尸报告,紧蹙着眉头问我:“按照你的专业判断,是死者本身患有疾病,还是被凶手感染的?”

    我深吸了口烟,摇了摇头:“除了死者身上十七处撕裂伤口和一处明显摩擦伤有恶性病变的迹象外,其它身体组织经过化验,没有感染迹象。这很可能说明,死者是在受伤的同时或者受伤后,伤口处才受到感染。”

    “徐主任,我有个疑问。”齐珊忽然说道。

    我看向她,她却看着郭森说:“法医验证是我们的专业,我觉得我们应该做的,是尽可能以最快的速度向刑侦提出明确和有用的报告,而不是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对于一些问题含糊其辞。”

    孙禄眉毛一拧:“你什么意思啊?”

    齐珊没有回应他,而是依旧对着郭森说:“死者的伤口为什么会发出恶臭,这的确需要相关单位进行更深入的化验,但这并不妨碍认定死者的死亡原因。尸体表面的十七处伤口,全都是重度撕裂型咬伤,直接死亡原因是失血性休克。总而言之,死者就是被凶手活活咬死的。

    而且,在实施杀害的同时,被害人还被侵犯过。徐主任报告上所写的‘摩擦伤’,就是指这一点。我想徐主任决定把尸体送到实验中心的原因,除了化验伤口部位是否感染病毒外,还想通过技术还原,比对认定伤口处的齿痕,以及尽可能的提取到凶手的其它DNA组。”

    说到这里,她深吸了口气,原本白皙的脸蛋因为激动,显得有些涨红:“总之,就现有的化验结果,可以认定两点。一,根据对死者Y道内提取的J斑的化验,其DNA符合嫌疑人刘炳的血型;二,就死者生前受到的残忍对待,我认为凶手是个具有极度变`态倾向的危险人物。”

    郭森看了我一眼,“所以呢?”

    齐珊认真的说:“从法医的角度判断,我个人建议,我们现在首要的,是尽一切力量,尽快将嫌疑人抓捕归案,避免再有其他人受害。而不是在这里等上级部门的化验报告,和针对一份各方面都含糊其辞的验尸报告进行没意义的讨论。”

    “你他妈说什么呢?”听齐珊最后的话明显是针对我,孙禄忍不住拍案而起。

    “坐下!”我拉了他一把,冲他点了点头:“她说的没错。”

    郭森掐了烟,点着头说:“对,她说的没错。这起案件性质极其恶劣,我们的同僚,已经在全力搜捕嫌疑人……”

    他看了我一眼,似有意无意的加重了语气:“……刘炳了。”

    我点点头,“死者的身份有没有认定?”

    “还在排查当中。”郭森又点了根烟,猛吸了一口,“经过初步对比,死者应该不是本地常驻人员。”

    孙禄看了我一眼,嘴皮子动了动,却没开口。

    我把烟在烟灰缸里摁灭,起身对高战说:“我和刘瞎子的关系就不用说了,如果需要回避,我配合。另外关于被害人,建议联系X市同僚协查……受害人,有可能是一个叫段佳音的女人。”

    郭森一怔,随即点点头:“我接受你的建议。另外,按照规矩,你的确应该适当回避,但这不会影响你的正常工作。”

    我点头:“那我先走了。”

    “等等!”郭森看了我一会儿,拿起座机,拨了几个号码,对着话筒说:“你进来一下。”

    不大会儿,办公室的门打开,进来的却是沈晴。

    郭森指了指沈晴,看着我,像是有些难以启齿,最终还是说道:“按规矩来吧。”

    出了办公楼,齐珊追了上来:“徐主任!”

    孙屠子想发飙,被我拦住了。

    齐珊看了他一眼,掠了掠头发,气喘吁吁的对我说:“我事先不知道你和嫌疑人的关系,我当着郭队那么说,只是觉得有些事你处理的不合理。”

    见我不说话,她咬了咬嘴唇,压低了声音,口气却十分坚定:“可如果事先知道你和嫌疑人有牵连,我会直接向上级明说,你不该参与这次的工作,这不符合规矩!”

    我点点头:“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

    我又点点头:“你不用跟我多解释,因为你做的对。没什么事的话,回去工作吧。”

    孙禄对着齐珊离去的背影啐了一口:“艹,当面打完报告回过头还想当圣母?这他妈是脑子让驴踢了!”

    我耸耸肩:“她做错了吗?”

    “没有!”孙禄一瞪眼:“可老子看她不爽!”

    “滚蛋!”

    “球!”孙禄问我:“咱现在上哪儿去?”

    说完,看了看一旁的沈晴,摆摆手:“得,当我没说。这都被人监视上了,去哪儿还不得先跟人备案嘛。”

    沈晴和他不是太熟,可还是白了他一眼,转头对我说:“你也知道郭黑脸铁面无私了,规矩是这样的,他让我跟着你,我也不能违纪。”

    见我点头,沈晴小心的说:“你看上去很焦虑啊,我开车送你回家吧,你不是还要照顾徐洁呢嘛。”

    “哟,自己人啊?”孙禄挑了挑眉毛,转眼看向我。

    我摇了摇头:“徐洁能照顾自己。我饿了,先找地方吃饭吧。”

    话音刚落,拿在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两下。

    见两人都看向我,我连犹豫都没犹豫,拿起手机,点开了短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