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章 尸僵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现在可以肯定,这邪门的柜子内部,的确有吸聚光线的能力。首发www.zhuishubang.com

    这么近距离的闪光灯直射,也只能看清一张脸,其余部位只隐约照出个大致的轮廓。

    因为柜子的高度大约只有一米五左右,从俯视的角度看去,就好像柜子中间有隔板,上面放着一颗单独的人头一样!

    因为自上而下的角度,我一时间分辨不出柜子里的人是谁,只看这人的脸色,心已经开始下沉。

    绿惨惨的脸上没半分血色不说,灯光一照,还透着微微的蓝光。

    这哪是活人该有的脸色,分明是死人的脸!而且根据我所学的专业判断,这人应该僵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14号租给了大双,难道……

    我摒了摒气,蹲下身,打着闪光灯想要确认这人的身份。

    哪知道刚一凑近,人脸的双眼突然张开了!

    即便我胆子足够大,也还是吓得全身的汗毛猛然戗起,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狼狈的稳住身子,没见柜子里的人有进一步的动作,我再次壮着胆子看过去。

    这一次,心却是直沉到了谷底。

    “大双!”

    “是边耀双?”郭森问。

    我恍然的点了点头,“他死了。”

    柜子里的人确实是大双。

    他人已经死了。

    这次让我做出判断的,不光是他的脸色,而是眼睛。

    浑浊的眼底、死灰色的眼仁……瞳孔不只是扩散,而是有着明显的萎缩迹象,眼球表皮都起皱了……

    别说我是专门跟尸体打交道的了,就算是稍微有点常识的普通人,都能看出,这样一双眼睛,绝对不属于活人!

    “现在怎么办?”变故来的突然,就连一向稳健的郭森也有些乱了阵脚。

    我回头看了他怀抱的瞎子一眼,一咬牙:“先把瞎子放进去!”

    说着,就想把大双从柜子里搬出来。

    可是,手一碰到大双的身子,就知道情况比我想的要复杂的多。

    大双是以双手抱膝的姿势坐在柜子里的。

    他人不胖,但个子高,骨架大,蜷缩在一米五高的柜子里,头顶着柜子顶,人几乎把柜子都撑满了。

    不容易下手不说,最主要的是,我发现大双的身子不光透着阴冷,而且硬的像是石头一样。

    我勉强试着把他往外搬,可几次都没成功。

    一是不好下手,再就是他的重量已经超出了正常人应有的体重。

    “瞎子怎么样了?”我起身摘掉背包,扒掉夹克,准备再次尝试。

    “他好像……好像没气了。”

    郭森的话像是锥子一样在我心尖上狠扎了一下。

    我再也不管不顾,捋起袖子,心想就算损伤到大双的身子,也得先把他弄出来。

    就在我再一次弯下腰,把手伸进柜子里的时候,郭森突然大叫一声:“小心!”

    “什么?”我只想不顾一切把大双弄出来,并没有第一时间对他的示警做出反应。

    “虫子!”郭森的声音竟有些发颤:“你脸上……你脸上有只虫子!”

    他的提醒不可谓不及时,可这种情况下,我哪能立刻反应过来?

    等意识到‘虫子’两个字代表怎样一种存在的时候,似乎已经晚了。

    不等我把手缩回来,就感觉左耳朵下方猛然传来一阵麻酥酥的痛感,像是被毒虫的颚齿咬了一口。

    下一刻,身体传导来的感觉,才真正让我感受到了极度的恐怖。

    我清晰的觉察到,一个冰凉的活物,在咬完我以后,顺着领口爬进了我的衣服里头!

    多数人对比自己小的虫类,都有着本能的恐惧。

    我也不例外。

    听到郭森的提醒,再感觉到那冰冷的小东西在我衣服里头快速的游蹿,我魂儿都快吓出来了。

    这种情况下,第一反应本该是拍打虫子,可因为我还保持着两腿弯曲的姿势,大惊之下腿一麻,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也就是在这极短的时间内,郭森所说的虫子,已经顺着我的胸口疾速的爬下来,爬到了我的左臂上。

    此刻我再想去拍打,手抬起来,却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呆了。

    随着虫子的攀爬,我看到毛衣的袖子下面,竟然透出一抹荧绿色的光!

    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小东西已经爬出了我的袖管。

    那居然是一只婴儿拳头大小,浑身散发着绿色荧光的甲虫!

    我脑子里猛然闪出一个念头——尸僵虫!

    相似的甲虫,我并不是头一次见到。

    第一次是在石料厂,替老陈验尸的时候,有一只类似的绿色甲虫从他嘴里飞了出来。

    当时我并没有完全看清甲虫的样子,那甲虫就已经飞向大双,然后消失不见了。

    第二次见到甲虫,是在陈皮沟。

    那甲虫是从想要谋害我的‘老八嘎’嘴里飞出来的,是黑色的。

    不对!

    关于尸僵虫的一切,都是静海说给我听的。

    尸僵虫只会滋生在没有灵智的僵尸身上,这种灵动无比的甲虫……僵祖?

    心念电转间,那只甲虫已经振动翅膀,飞了起来。

    虫翅展开,虫背上竟闪现一抹幽蓝,宛如蓝绿相间的火苗般,朝着柜子里飞去。

    它飞行的速度绝不如爬行的那么快,而是显得十分笨拙。就像是本应该轻巧的虫身上,附加了额外的重量,加大了虫翅的负担似的。

    郭森急着上前一步:“你发什么愣啊?还不拍死他?”

    “别!”

    我一把挡住他伸过来的脚,眼见甲虫摇摇摆摆的飞向柜子,我跟着抬眼看向柜子里。

    我错愕的发现,柜子里的大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张开了嘴!

    光线照到柜子里,本就所剩无几。

    此刻他嘴巴张开,就像是在青绿的人脸浮雕上打开了一个黑洞洞的门户,像是在迎接着某样东西,又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

    就像我依稀预料的一样,甲虫的目标就是大双。

    当甲虫停在大双鼻子上,继而加快速度,掉头爬进他嘴里的时候,我清楚的听到郭森吞唾沫的‘咕嘟’声。

    我也是胸口发堵,喉咙发痒。

    想撑着从地上爬起来,却忽然闻到一股夹杂着死鱼腥味般的恶臭。

    我本能的一皱眉,转头顺着臭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被郭森抱着的瞎子,后仰着头,脸正偏向这边。

    瞎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睁开了眼睛!

    他的头虽然还斜向下仰着,却是直勾勾的看着我,嘴角上扬,浮现出一抹诡秘的笑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