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五章 土罐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吓得魂儿都飞了,硬咬着牙,拼命把手臂往外拉。首发www.zhuishubang.com

    坟里抓着我的那只手力气大的出奇,任凭我怎么用力,都死死抓着我不放。

    “怎么回事?”窦大宝看出情况不对,急忙又跳了下来。

    “下边有东西……”

    就这一说话,身子稍一松懈,我就被那只手又往下猛一拽。

    我被扯的上半身向下一趴,脸差点就戳在石板堆砌的坟尖上。

    得亏窦大宝及时从后头扳住我的肩膀,不然不被石尖扎瞎眼睛,也得破相。

    “是什么东西?”静海在上头问。

    我哪还敢出声,只憋着一口气,和坟里的手角力。

    前边挖那大半天,我和窦大宝力气都用得差不多了。这会儿尽管有窦大宝在后边帮着‘拔萝卜’,也还是丝毫不占优势。关键是,以我们两个现在的姿势,就算还有力气,也根本使不上。

    “祸祸,撒手吧,咱再想别的法子!”窦大宝还以为是我牛脾气上来,抓着里头的东西不肯松开。

    我有苦说不出,别说是开口说话了,这会儿另一只手死撑着地,就是想打手势也不能够。

    偏偏窦大宝又是个实心眼,换了是我在后边,多半已经掏出家伙符箓,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坟坑里丢了。

    这时,更让我魂飞魄散的事情发生了。

    下头居然又有一只同样冰冷的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紧跟着第三只、第四只……

    与此同时,里头竟然再次传来说话的声音。

    “是他吓走了小东西!”

    “那以后谁还陪咱们?”

    “把他拉下来!”

    “能行吗?他和那小东西可不一样。”

    ……

    尽管形势危急,我还是听得疑惑不已。

    听声音,下头不止一个‘人’,至少有四个。

    现在抓着我的怪手,也从一只变成了四只。

    一只怪手往下拉,我已经难以应付了,现在四只手抓着我,反倒没有加多大力气,而像是抓着我的四个家伙,还没有完全达成共识。

    关键是,听他们说话,怎么就感觉那么奇怪呢?

    四个声音虽然不大相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都是瓮声瓮气的,就好像是从一口被封死的大缸里发出的一样。也就是我离得近,要不然还真听不清它们说的是什么。

    “拉他下来!”

    “对,拉他下来代替小东西!”

    我心一沉,完了,丫们这是统一意见了,要合力把我拉下去。

    我要真是什么‘小东西’,能通过坟窟窿下去,我倒还真想进去看看里头的到底是什么。

    可那窟窿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旁边又都是尖锐的石头。

    四个家伙真要一起把我往下拉,唯一的结果就是要不了我的命,也得硬拉掉我一条胳膊!

    人一旦恐惧到了极点,那就真是不管不顾了。

    想到即将发生的结果,我勉强从牙缝里挤道:“大宝,用力!”

    与此同时,心一横,竭力一翻手腕,猛地反握住了抓住我的一条手腕。

    就在我决定反客为主,奋力一搏的瞬间,突然,我觉得右手背连带整条胳膊上的青筋猛然间鼓胀了起来。

    那感觉竟像是从我的手臂上,又分离出一条胳膊一样!

    而且,分离出的这只手,似乎能随着我的心意行动。我死抓着一个家伙的手腕,那只分离出的鬼手,竟也朝着其余的怪手抓去。

    虽然看不到坟里的状况,可我能感觉出,下面的四个家伙因为鬼手的出现,变得慌乱起来。

    除了被我反握住的那只手,其余三只手全都缩了回去。并且,被我抓着的那只手也已经松开了我,拼命想要逃离我的掌握。

    我没想到局势突然扭转,急忙不顾一切的把手往外拉。

    刚才受的惊吓这会儿全都变成了恼火,火气上头,我说什么也不肯松开手里攥着的家伙。

    老子倒要看看,这他妈是什么妖魔邪祟,差点要了我的命!

    坟里的家伙没了动静,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

    在窦大宝的帮助下,我轻易就抽出了半个胳膊。

    然而,这时我却觉得有些不对劲。

    我手里攥着的,似乎不像是人的手腕,也不像没有皮肉的骨头棒子。

    仔细感觉,那东西和成年人的手腕差不多粗细,却是圆骨碌的,而且握在手里的感觉有些毛糙。

    一个奇异的念头迅速的蹿入脑海:这不是尸骨,也不是什么鬼魅,这是一件死物!

    我扭过脸,喘着粗气对窦大宝说:“没事了,你松手。”

    窦大宝犹豫了一下,放开我,却仍把两只手支在我背后,准备随时应对突发状况。

    我又仔细感觉了一下,才接着慢慢把手往外抽。

    手腕快抽出来的时候,已经能够看到,被我抓着的那东西上端,居然是一个小碗大小的圆形泥封。

    “这是什么玩意儿?”窦大宝愕然的问。

    我顾不上回答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等到那东西被我从坟窟窿里掏出来,两人都傻眼了。

    那东西表面沾满了泥土,可还是能看出,那居然是个约莫一尺半高,大肚小口的陶土罐子!

    而且,透过罐子口泥封的下沿,还能看到里头似乎还封着一层黄色的油纸。

    “这是什么东西?”窦大宝眨巴着眼问,“陪葬的花瓶?”

    我和他面面相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要按这造型,的确和现代的花瓶有点相似。

    可事实是这东西不光粗糙,而且口还封着,充其量只能说是个粗制滥造的土罐儿。

    感觉右胳膊发紧,我把这造型古怪的土罐子交给窦大宝。

    撸起袖子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以肯定,刚才鬼手确实出现过,这会儿凸起的青筋还没有完全消下去。

    然而让我感到细思极恐的却不是鬼手的分离,而是此刻我的右手臂上,赫然有着四个绿色的手印!

    “哎哟,你们可急死人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倒是说话啊?”静海在上头跳脚道。

    我看了他一眼,没搭腔,下意识的又看向那个坟窟窿,竟发现窟窿里再不像刚才黑咕隆咚,而是能够透入些许的光线了。

    我抿了抿嘴皮子,和窦大宝对了个眼神,拿出手机,再次蹲下身,朝着坟里头照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