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三章 小佛爷之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眼看白凶瞬间秒杀那些凶神恶煞般的日本军官,我一阵心惊胆寒。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窦大宝用肩膀扛了我一下,斜眼看了看赵奇,小声对我说:“是个穿白衣服的老吊爷。”

    他倒是机灵,这个时候还没忘了替我遮掩。

    我看向赵奇,就见他仍然满脸怒气,却是拧眉瞪着和神社相反方向的另一侧走廊,像是没留意我的反应。

    我刚暗松了口气,赵奇突然转眼看向我,说:

    “我现在要走了,剩下的事,你来办。”

    “什么事?”我被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弄愣了。

    赵奇皱了皱眉,神情间既有鄙夷,还显露出一种莫名的失望。

    他像是有些犹豫,抬手用力刮了刮鼻梁,便很快做出了决定,对我说道:“你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干脆就去找你的主子,让他另外挑选阴阳驿站的老板好了……”

    说着话,他的身子猛地一僵,整个人像是瞬间定格了。

    下一秒钟,眼珠子缓缓转动了两下,转动脖子看了看四周,目光最后又落在我身上,有些茫然的看了我一阵,忽地挑起一边的眉毛,问:“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窦大宝盯着他看了看,朝我摊了摊手:“得!他这是变回本尊了。”

    我点点头,朝赵奇勉强一笑:“你现在的老板可真够吓人的,一句话就把小日本的神社给毁了。”

    赵奇怔了怔,也是一笑,眉宇间却显得有些凄然。

    窦大宝问我:“那货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咱们可怎么办?”

    我转过身,看向‘神社’的方向,原本雾气昭昭的走廊,已经完全被一股黑雾笼罩,就像是半座楼被黑洞吞噬了一样。

    我抬起右手,用食指轻轻刮了刮鼻子,反问窦大宝:“白色的老吊爷?”

    “嗯。”窦大宝眼睛都没眨一下,说:“就一晃,把那些人不人鬼不归的小日本儿全给灭了。貌似还把那什么狗屁神社给连锅端了。”

    我点点头,斜睨了李丽和温雪乔一眼,含混的说:“她们不可能无缘无故‘梦见’自己被杀,应该也是你说的老吊爷在作祟。那不是普通的老吊爷,而是白凶。”

    我转头问李丽:“刚才在那两扇门口,你好像有话要对我说。”

    李丽疑惑的看了一眼赵奇,心有余悸的小声回答道:

    “我是想跟你说,那门上的两个图案,很像是我去日本旅游的时候,在神社见到的守护兽,那是狐狸。传说守护神社的狐狸,能够分辨人鬼妖邪。神社的大殿,只能允许纯粹的人或者有资格入轮回的鬼进入。恶人和恶鬼……都会被阻挡在神社大殿外面。”

    “噢,照你这么说,那些日本鬼子都挺纯粹的。”窦大宝撇了撇嘴。

    李丽咬了咬嘴唇,抬起头像是想说什么,赵奇忽然道:“那边是怎么回事?”

    顺着他的目光一看,我也是一愣神。

    和神社相对的一侧走廊,此刻竟然也被烟雾笼罩,五步之外不能视物。

    只不过,神社一边是无尽般的黑暗,而另一边,则像是夜色中大雾弥漫。

    “我是不是就快死了?”温雪乔忽然哭道,“已经是24号了吧?那个变`态快要来找我了?”

    我扫了一眼赵奇,刚想开口,猛然间,迷雾中竟伸出一只硕大枯干的手,朝着这边抓了过来!

    “小心!”窦大宝和赵奇同时大叫。

    我本来想掏符箓竹刀,心念电转间,改变主意,拽着李丽闪向一边。

    只一眨眼,那巨大的鬼爪子就抓住温雪乔的头发,哭喊声中,将她拉进了迷雾里,不见了踪影。

    “雪乔!”李丽哭喊着,却不敢上前,抱着我的胳膊哭道:“你不是阴倌嘛……你不是警察吗?救她……救她!”

    “我是法医,也是阴倌,可我也他妈是人生父母养的!”

    我拖着她快步走进电梯间,丝毫没犹豫的按下了其中一部电梯。

    “叮!”

    电梯门开,我把她甩进去,猛地回过身,按住赵奇的肩膀:“我刚才说的话你听见了?”

    “什么?”赵奇愣怔的问。

    “我也是人生父母养的,我也怕死!”

    我猛然挥起拳头,正中他的鼻梁,跟着狠狠一脚将他踹了出去。随即拉着窦大宝进了电梯,快速的按下一个按钮。

    眼看电梯门合拢,窦大宝连着长吁气,看着我嘴皮子动了动,明显是有话想说却不敢轻易开口。

    我说:“你回头看看电梯按钮。”

    窦大宝看了一眼,转过头:“这电梯和平常的一样……为什么会这样?”

    “和刚才不是同一部,这部电梯,是刚才赵奇乘的那部。”

    “同一栋楼里,两部电梯怎么会出现那种状况?”

    “呵……”

    我干笑一声,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刚摸出打火机,猛然间,一个白色的影子像是从天而降般悄无声息的落在我身侧。

    不等我反应,双手掐住我的脖子,快速的向上升去。

    我双脚离地,烟和打火机同时脱手掉落。感觉脖子都快断了,只能硬咬着牙,梗着脖颈子,左手掐诀法印,胡乱的往头顶和脖子里拍。

    “去你妈的!”窦大宝突然破口大骂了一声。

    我以为他要发飙,没想到他竟忽然反转杀猪刀,用刀尖向着眉心间那一小片像是疤痕又像胎记的‘第三只眼’上刺了下去。

    “佛眼开!佛光普照!”

    “啊……”

    随着一蓬鲜血从他刺破的伤口中飞溅出来,掐着我脖子的白影发出凄厉的哀嚎。

    我只觉得脖子里一松,整个人下坠,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窦大宝收起杀猪刀,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呲牙咧嘴的说:“真他妈疼!”

    我定下神,见他一只手捂着眉心,想想刚才的情形,不禁疑窦丛生:

    “你干什么?自残?”

    “既然是演戏,那就演到底。”窦大宝把另一只手也压在捂着伤口的手背上,呼哧呼哧的大喘气:“祸祸,有件事我骗了你。其实……其实那次被静海老丫骗去东北的废矿坑……回来以后,我去找过我师父……”

    他面朝着我,突然凄然一笑:

    “嘿嘿,其实……那时候,我已经死了。我根本没从矿坑里出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