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六章 鬼医悬丝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咯咯咯……”

    李丽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忽然发出一连串的怪笑。★首发追书帮★

    笑声中,她的脸开始变了模样,身上的衣着也变成了黑色绣着银花的和服。除了脸不像一楼见过的两个女人一样煞白,完全就是一副日本女人的样子。

    “你很美。”我由衷的说道。

    眼前的日本女子,容貌和李丽有三分相似,五官却比李丽精致。

    “谢谢夸奖。”日本女子邪魅一笑,冲我微微点了点头。

    窦大宝走过来,一脸错愕的盯着女人看了一会儿,渐渐眯起了眼睛:“样子真不错,有点像……”

    听他说出某个日本知名女U的名字,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我问:“该怎么称呼你?”

    “我不喜欢我原来的名字,如果一定要有个称呼,你可以叫我侍镜。”

    日本女人垂眼看了看被我握着的手腕,“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很唐突,很没有礼貌吗?”

    我笑笑:“我说过,我是人,而且是男人。”

    窦大宝用力点点头,“对!按照剧情发展,接下来就是把你扔在小被子上,你的台词就只剩‘雅蠛蝶’了。”

    我差点没一口老血喷死他,这货实在是受毒害太深了,话说听他这一说,我还真想回去打开电脑‘复习’一下那些来自日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侍镜美目流转,看着我幽幽的说:

    “你自称是法师,我却觉得你不像。你以为这样抓住我,就能回到你们的世界了吗?”

    “我不那么认为。”我摇摇头,“另外纠正一下,我是阴倌,不是什么法师。”

    “哦,阴倌。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侍镜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你应该也知道,你的符箓在这里根本没有用。你或许有别的方法杀死我,但那样一来,你们也永远都回不去了。”

    我咧咧嘴:“你说的没错,要是换了以前,我还真不能对你怎么样。不过我最近刚经历过一些事,我可以肯定,只要我不放手,你就哪儿都去不了。”

    侍镜脸色微微一变,身子像是电波般猛然闪动了两下,却没能摆脱我的右手。

    “为什么会这样?”她终于露出恐慌的神色。

    “送我们离开这里。”我冷冷的说。

    “休想!”侍镜咬了咬嘴唇,忽然笑道:“你能抓住我,是因为你的肉身本体还活着。或许作为阴倌,你与众不同。可只要时间久了,你肉身还是会衰竭死亡,到时候,你不过是镜中亡魂,你还能抓得住我吗?”

    我心猛一紧。

    先前的猜测,无疑被印证了。我和窦大宝都通过镜子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我现在虽然感觉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但肉身是绝不可能进入镜子的。有自主的思考和行动能力,只能说明,我和窦大宝是魂魄离体,肉身还在外边!

    猜霸对我恨之入骨,不惜殃及无辜也要弄死我。可直到现在,他也没出现。难道说……他是刻意把我引到镜子里,然后在外头对我下手?

    侍镜咯咯一笑,“看来你已经想到了。虽然你不是个合格的阴倌,但你很聪明。所以,你现在最好放开我,或许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不需要了。”

    我猛地站起身,和她脸对脸。

    “你想干什么?”侍镜想要后退,却被我硬拉到身前。

    “忘了告诉你,我不久前刚看过一本书,不,是半本。虽然有些东西看不懂,但至少弄清了某些事物存在的根源。譬如——镜灵。我不想对你动粗,可如果你坚持,我只能说,为了我和我的朋友,我绝不介意,甚至很乐意对你做些什么。”

    “哦,你能对我做什么?”

    我笑笑:“镜灵在镜中世界里,更像是一个真的人。既然你不能摆脱我隐匿起来,那我就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对你做出任何事。你可能不会消亡,但你能感受到最真实的痛苦。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

    侍镜彻底慌了,急着想要甩脱我:“你放手!放开我……”

    “你闭嘴!”

    我猛然抬高声音,厉声道:“镜灵是冤死的人残留的执念和魂魄融为一身,你躲在镜子里,就和普通人不敢面对现实是一个道理。你只是躲在你自己创造的世界里逃避痛苦!

    但是现在你应该明白,你被人利用了。利用你的人或许是欺骗了你,又或许是用你所在乎的事物威胁你。这些,我都可以不管。

    现在,我只给你两个选择:一,送我们离开,我答应你,竭尽所能帮你摆脱现在的局面;二,你继续为虎作伥。那样我会绝望,因为我想不到别的方法可以出去。

    绝望除了能带给人死亡,还会带来疯狂。我说过,我是人,而且是男人。当一个人绝望的时候,一定会在死亡前反扑。我有多痛苦,你只会加倍!当一个绝望的男人,面对一个带给他绝望的女人的时候,我不介意先发泄本能!”

    侍镜身子明显一震,瞪大眼睛看着我,艳红的嘴唇不自主的打着颤。神情中满是惊恐,眼中却又充斥着怀疑。

    “大宝!”我从包里拿出阴阳刀咬在嘴上,跟着摘下背包递给窦大宝。

    我拿下咬着的阴阳刀,用刀尖指了指侍镜,“单凭这把刀,我就能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大宝,帮我把包里的红绳拿出来!”

    “给!”窦大宝从包里翻出一小捆红绳,抖开了递给我。

    我没有接,而是用阴阳刀快速的绕着抓着侍镜的右手腕划了一圈。

    锋利的刀锋下,手腕立刻洇出一圈鲜血。

    我对窦大宝说:“帮个忙,替我把红绳绑在伤口上。”

    窦大宝犹豫了一下,还是绷着嘴照做了。

    我收起阴阳刀,接过红绳的另一头,递到侍镜面前,放缓了语气说:

    “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过中医有一种诊病方法,叫做悬丝诊脉。可只要你把这红绳绑在自己手上,就可以通过红绳,不断吸收我的血脉元阳。哪怕我到了外边,红绳消失,也还是一样。

    这条红绳,等于是医生和病患之间的契约,也算是我对你的承诺。我现在答应你,无论如何,都会帮你摆脱困境。否则,鬼医悬丝,鬼患不愈,红丝不断,医者必亡!”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