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九章 鬼祭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进来后我的注意力都在神台和那些跪拜的男女身上。免-费-首-发→【追】【书】【帮】这会儿看仔细了,只觉得情形说不出的诡异。

    神台上,灵牌的前方,并排放着三个不到一尺高的草人。草人做的十分粗糙,只能说勉强有个人模样。但草人身上都沾满了鲜血,看上去就像是从草人身体里流出来的一样,让人看了打从骨头缝里往外冒寒气。

    更加怪异的是,草人明明没有眉眼五官,可当我看着草人的时候,竟感觉其中一个草人也在看着我!

    看到眼前的一幕,两个年轻的警察忍不住交头接耳。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好像是在举行祭拜仪式似的。”

    祭拜仪式……

    我心中猛然一激灵,“大宝,把你的坛布给我!”

    窦大宝应了一声,从包里掏出野郎中的那块红坛布。

    我抢过坛布,两个箭步蹿到神台前,抖开坛布,一下将三个草人盖了起来。

    坛布刚盖上,就听身前传来一阵“噔噔噔噔噔”的声音。

    抬眼一看,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神台上那些被黑布罩着的东西,竟然全都剧烈的跳动起来!

    我咬了咬牙,把坛布一抄,将三个草人包在里面,快速的打了两个死结。

    “大宝,接住!”

    我把包裹的草人抛向窦大宝的同时,跪在地上的那些人当中,突然蹿起两人,争着去抢包裹。

    这两人都是身材高大的男人,全都穿着灰色的和服。让人感到惊恐的是,两人本来是跪趴在地上的,从直起身到飞身跃起,竟是一气呵成。就好像是身体里装了弹簧,绷直着腿,一下从地上弹起来似的。

    郭森等人早就惊呆了,完全忘了反应。

    万幸为了保险起见,我把包袱抛的极高,几乎是贴着天花板扔过去的。

    或许窦大宝也隐约想到了关键,一咬牙,冲上前,一脚踩在一个跪拜男人撅着的屁股上,跟着飞身而起,在半空中把包袱抢在怀里。

    “别让他们抢到草人!”

    我喊了一声,转过身,伸手向最近的灵牌抓去。

    指尖刚碰到黑布,猛然就听‘砰’一声枪响。

    同时听到郭森在内好几个人大叫:“小心!”

    事实上不用他们提醒,我也已经察觉到不妙。

    因为,在枪响之前,我右手连带手臂的青筋都猛地凸显出来,就像是一只鬼爪子一样附着在我手背上,并且不断的快速震颤。

    我再顾不上去抓灵牌,猛地一旋身,躲开身后袭来的阴风。

    正面相对,就见原本跪在地上的一个女人,不知何时跳了起来,手里竟握着一把明晃晃的日本短刀,穷凶极恶的正劈在我刚才所在的位置。

    紧跟着,其余跪拜的男女,也都像僵尸般的弹了起来。

    这时我才发现,他们每个人的身前,都藏着一把一尺多长的短刀!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这些人的眼仁都是幽绿色的,乍一看,就像是黄鼠狼成精,眼睛冒绿光!

    然而,就在这些人暴起的同时,神台上的那些牌位,竟先后停止了跳动。

    “八嘎!”

    最先刺向我的和服女子像是被激怒似的,骂了一句,再次挥舞短刀向我劈了过来。

    她骂的是日语,而且,发出的竟然是低沉沙哑的男人声音!

    我一侧身,左手攥住她握刀的手腕,抬眼间,见郭森等人已经全都举起了配枪。

    “别开枪!”我连忙阻止,“大宝,用杀生刃!”

    嘴里说着,右手猛然拍在那女子头顶:

    “鬼骨天然,消尸灭鬼;气摄虚邪,尸秽沉泯;阴阳一体,鬼手覆地;敕杀!”

    “啊……”

    “啊……”

    女子被拍中,骤然同时发出一男一女两声惨叫。下一秒钟,就见一个穿着日本军服的男人身影,从女子身体里弹了出去。

    “大宝,交给你!”

    “收到!”窦大宝也是农村长大的‘皮猴子’,驱邪捉鬼未必行,打架斗殴却是行家。

    声音没落,人已经猫腰钻空来到跟前,不等被我拍出的日本军官站稳,杀猪刀就已经从他后背捅了进去。

    “我去你姥姥的!”

    随着一声叫骂,被刀刺中的鬼军官身子猛一挺,嘴巴骤然大张,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下一秒钟,化为一蓬黑气,猛然炸的四分五裂,再不见踪影。

    “把枪收起来!”

    郭森怎么都算是‘吃过见过’的主,先前鸣枪示警是本能,这会儿看到我和窦大宝的举动,听到我俩的对话,很快就反应过来。

    “能打的上,不能打的滚出去!”

    郭森一声令下,第一个冲上前,从一个男人挥刀的腋下钻过,绕到背后,双手却从他腋下穿出,反手扳住他后脑,猛然发力,一个扭身,将对方甩在地上,同时整个人压了上去。

    我躲开又一把刺来的短刀,斜眼瞄见他的举动,闪身的同时大声提醒道:“用脑瓜子撞他后脑勺!”

    郭森也是真发狠了,脑袋快速的往后一仰,跟着猛地朝前一撞,前脑门正怼在那人后脑瓜子上。

    “啊……”

    我就眼看着一个日本军官从被他压着的那人头顶蹿了出来,抱着头大叫:“八嘎……”

    “去你妈的!”

    不等军官叫声落地,窦大宝已经绕圈子冲过去,照着他心口就是一刀。

    能干刑警的,都不是吃素的。虽然多数人还不明状况,但见郭森的举动,潜意识里也大致想到了什么。

    一时间,所有人都收起配枪,迎着明晃晃的短刀冲上前,用的全是和郭黑脸一样避重就轻的擒拿套路。

    郭森绝对是粗中有细,伸手捞住经过身边的一个和服女子的腿,将她扳倒的同时,不忘下令:

    “用头撞!先怼晕丫的!”

    “头儿!这包袱怎么办?!”

    一个惊惶的声音传来。

    我刚制服一个家伙,抬眼就见沈晴怀里抱着红坛布包袱,急慌慌向后退。

    在她身前,一个穿着大红色和服的女人正挥舞着东洋短刀向她刺去。

    “滚!”

    一个身影突然从沈晴背后闪出来,一手揽着沈晴,另一只手捏了个古怪的手势,猛然捣在‘大红和服’的心口上。

    此刻,‘神社’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面临的对象上,全都咬牙死磕,无暇分神。

    我却看到,那人是赵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