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章 化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下三人酒也不喝了,胡乱吃了些饭菜,回局里拿了车,直奔市里。「^追^书^帮^首~发」

    路上我才想起来问潘颖,视频是什么时候拍的。

    潘颖神色黯然的说,视频是她前天夜里偷拍的。

    以前她和桑岚最要好,只要住到彼此家里,晚上肯定是一起睡。现在桑岚的性子越来越古怪,时不时就对人发脾气,前天晚饭的时候,也不知道潘颖哪句话说错了,桑岚竟然把一桌饭菜全都扫落在地,对她破口大骂。

    换了旁人,多半就会翻脸,但潘颖脑瓜子想的多,觉得桑岚这段时间的变化不寻常,于是先是涎皮赖脸的向桑岚赔礼道歉。过后把开了录像的手机,偷偷藏到了桑岚的房间里。

    于是,就录下了那样恐怖的一幕。

    我一路想着那段视频,直到车开进桑岚她们小区,才想起应该提前跟她们打声招呼。

    拿过手机刚要拨号,潘颖拦住我说:“你还是省省吧,你打过去,准得挨骂。”

    她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蹙着眉头说:“你不说打电话的事我还想不起来呢,就你上两次给云姨打电话的时候,电话刚响了一声,桑岚就冲过去,抢着把电话接了起来。她好像知道是你打的,连屏幕都没看,抓起电话就开骂。骂你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吧?”

    回想最后两次打给季雅云的不愉快,我一阵烦躁,但还是抓住了她话里的重点。

    “上次我打给季雅云的时候,桑岚在干什么?”

    “呵……”潘颖苦笑说:“当时我们桑大小姐正在洗澡,电话铃一响,连我和云姨都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光着屁股,浑身水漉漉的从浴室里冲出来了。”

    “对电话铃声这么敏感?那倒真像是精神出问题了。”孙禄边停车边回头问潘颖,“别人来电话,她也那样吗?”

    “她现在是真敏感,不过只对祸祸一个人敏感。别人打电话,她可没那么大反应。”

    潘颖咧了咧嘴,看着我说:“是只对你一个人敏感,而且是出奇的敏感。就好像隔着十万八千里,就知道你在干什么一样。现在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找你了吧?”

    下了车,走进电梯,我看了看楼层显示,想到潘颖刚才在车上说的,还是忍不住掏出手机,拨出了季雅云的号码。

    “嘟……嘟……”

    电话一直没人接。

    潘颖挠了挠大背头,“怪了,按说这个点儿,她娘俩应该在家啊。难道出去了?”

    话音未落,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

    “我艹!”站在前头的孙屠子忽然怪叫着往后一蹦。

    我被他吓一跳,忙闪向一边,“你当心点,别踩我脚……”

    “岚……岚岚……”

    听潘颖说话声音打颤,我醒过神来,抬眼看向门外。

    这一看不要紧,脖子后头的鸡皮疙瘩都炸起来了。

    电梯外面并没有什么恐怖的事物,而是站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居然就是桑岚!

    她上身穿着一件咖啡色的紧身羊绒衫,下边穿着黑色的修身长裙,就那么背着手,偏着脑袋站在电梯门口。

    孙屠子反应那么大,主要是因为,桑岚脸上的妆。

    作为一个艺术系的女生,桑岚无疑是很会化妆的。适当得体的妆容,也必然会为女性增加不小的魅力。

    然而,此刻桑岚脸上化的妆,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她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却明显又铺了一层厚厚的粉底,脸白的没血色不说,两颊却又抹了两抹鲜艳过头的腮红。本来唇形极好的小嘴,更是涂的红通通的,像是刚吃完生肉,沾了血一样!

    看清她的样子,我竟不由得想起了,以前老何铺子里烧给死人的那些个纸人!

    乍见桑岚,我已经做好了迎接暴风雨的准备。

    可出乎意料的是,桑岚直勾勾的看了我一阵,居然嘴角扬起,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只是这笑配上她现在的妆……更让我有种笑里藏刀的危机感。

    我本以为桑岚这身打扮,大概是正要出门,没想到她微笑着柔声说:“来了,快进来吧。”

    我不禁一怔,听口气,怎么像是她事先知道我们要来,专程在这里等我们似的?

    潘颖到底反应不慢,腆着脸,笑着抱住桑岚的胳膊往屋里走。同时不忘回过头,冲我使了个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意思的眼色。

    进了门,碰巧季雅云正从厨房出来,两人一照面,都是一愣。

    “老……徐祸,你怎么来了?”季雅云竟还是差点没管我叫老板。

    我只好点点头:“刚好来市里办点事,顺道过来看看你们。”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开始犯难。

    这趟来说是为了桑岚,但毕竟太突兀了,现在真面对面了,还真有些手足无措。

    桑岚反倒像和在电话里变了个人一样,落落大方的让我和孙禄坐,跟着回过头对潘颖说:

    “小潘,你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去拿些水果点心来招待客人?”

    潘颖看了看我,笑着点点头:“好嘞,我……”

    嬉皮笑脸本是她一贯的做派,可是没想到不等她把话说完,桑岚柳眉陡然竖了起来,厉声道:

    “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还不去?!”

    潘颖猛一窒,眼圈一红,委屈的咬着嘴唇点点头,急着奔厨房去了。

    我和孙禄面面相觑,彼此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桑岚刚才的口气,完全不像是在对朋友说话,而像是在颐指气使的指派自己的奴仆一样。

    别说我和她认识时间不算短了,就算是头一次见面,也觉得她这种态度恶劣的让人无法忍受。

    我看了看右手,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反应,再看桑岚,脸上又已经堆起甜甜的笑容,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却是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除了她的妆容和对潘颖的态度让人难以接受,我是真看不出她有别的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老这么大眼瞪小眼也不是办法,我正想打破僵局,潘颖已经端了个果盘出来。

    “笨手笨脚的,这大半天,就弄了这么点东西?”

    桑岚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接过果盘,放到我和孙禄面前,笑着说:

    “你们吃过饭了吧?吃点水果,清清肠胃吧。”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是点点头,随手捏起一颗葡萄塞进了嘴里。

    那葡萄红艳艳的,看上去十分诱人,可一入口,我只觉得一股子说不上来的苦味瞬间充满了口腔。

    当着桑岚的面,我也不好立马吐出来,只在心里琢磨,就算不是应季的水果,也不至于难吃成这样啊?

    本来想硬着头皮把葡萄给吞了,可那股苦味来的十分猛烈,只在舌尖一打转,我就不自主的分泌出大量口水来综合这味道。

    这会儿我才觉出不对劲,葡萄是苦的也就算了,怎么还这么滑不溜的?一沾上口水,满嘴乱跑不说,还有一股说不上来的腥味直透过鼻腔往脑门子上蹿……

    “祸祸!”

    孙禄忽然喊了我一声。

    “啊?”

    我下意识的刚一回应,他忽然一巴掌拍在我后背上。

    我嘴本来就是强绷着,被他一拍,不由得张开来,‘噗’的将口水连同葡萄都吐了出来。

    我心说这下真他妈扯着蛋了,就算东西难吃,也不该当着人主家的面这么失态。

    我急忙拢着双手到嘴边去接,希望能多少挽回一点尴尬的局面。

    可是当葡萄落在手心里,我就觉得头顶六片顶阳骨分开,一桶雪水兜头浇了下来,身子不自主的连连打颤。

    落在我手里的哪是什么葡萄,分明就是一颗带着血丝的眼珠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