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章 徐荣华的故事(无头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见奚家老三命悬一线,我一咬牙,不去管抓着我脚的是什么,只是奋力拉住背尸绳,想把他拉过来。免-费-首-发→【追】【书】【帮】就他现在的状况,要是再被鲶鱼迎面撞上,那一条命就真去了一半了。

    哪知道我刚开始拉绳子,突然间,鲶鱼张开的大嘴里竟猛地伸出一蓬像是水草般的絮状物,竟一下裹住了奚家老三的脑袋。

    鱼嘴里怎么会长水草?而且,那‘水草’还像是活的一样,一钻出来就缠住了奚家老三!

    我悚然瞪大了眼睛,仔细一看,感觉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那他娘的哪是什么水草,根本就是一堆人的头发!

    我吓坏了,再顾不上管奚家老三,只想赶紧摆脱脚上的束缚。再晚一会儿,气息耗尽,我连游上去的能力都没了。

    可就在我想回身应对的时候,突然间,那大鱼像是受惊了一样,猛地向前蹿去。

    感觉腰上一紧,我立刻意识到即将面临的状况。但这时再想解开绳子,已经来不及了。

    那鲶鱼虽不比人大,但在水底下怕是比三四个成年男人的力气加起来都大,向前一蹿,不光奚家老三被顶了出去,连带我也被向上拽去。

    鲶鱼像是发了疯,带着我和奚家老三拼命往前蹿。可抓住我脚腕的那只手,却仍然没有松开。

    匆忙间我转过头,眯起眼睛,只看了一眼,魂儿就差点吓出来。

    抓住我的,俨然是一个人的样子。

    这人之前应该就被淤泥埋在河底,冷不丁被拉出来,连带的淤泥四散,将身后搅的混沌一片。

    随着鲶鱼的游蹿,它很快显露出了原形。那是个人不假,但却只有个空腔子,肩膀上头根本没有脑袋。

    抓住我的,赫然是一具无头尸!

    气息即将耗尽,生理的危机掩盖了心理的恐惧,我试着用另一只脚去踢开抓我的手,同时想要解开腰间的绳子。

    可那只手固然像是长在我身上不说,绳子也因为绷紧,根本无法解开。

    我终于坚持不住,胸口一松,带着腥味的河水顿时灌进了口鼻。

    完了……

    绝望侵袭而来,我彻底放弃了挣扎。

    这种情况下,我再也无力回天,等待我的只有死亡。早知道这样,我就答应老头子,暂时接手那劳什子的驿站。

    哪怕当时我留个心眼,把那该死的破书带回来多翻看几遍,也不至于落到如此的境地。

    让我最不甘心的是,我死就死了,亚茹呢?

    曾经山盟海誓,说要爱护她一生,到头来却是我葬身河底,她因为缺失的魂魄不能归位,下半辈子做傻子?

    正当我因为绝望痛苦不堪的时候,恍惚间,似乎见到一缕暗红从眼前闪过,像是有个人从我身边游了过去。

    我竭力想要睁大眼睛看清状况,但身体的承受力已经达到了极限,眼前一黑,跟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华子!华子!醒醒,快醒醒!”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似曾相识的呼唤,我缓缓睁开眼,一张不甚苍老,却已满是沟壑的脸膛映入眼帘。

    “叔……”我艰难的向着岳父喊了一声。

    “哎呀我天……”见我醒来,岳父捂着胸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多希望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可周围不断闪动的电光和身上的潮漉,让我很快意识到,我还在河边,所发生的全部都是真实的。

    “亚茹怎么样了?”我挣扎着坐起来问。

    岳父拧着眉冲我微微摇了摇头,我心一紧,却听岳父说道:“那个先生去看亚茹了,他说亚茹没事了。”

    “咳咳咳……”

    我忍不住一阵咳嗽,心里埋怨老爷子,您倒是把话给说清楚啊。

    我没死在河里,倒是快被你吓死了。

    “哎呀,我的儿……这可让我咋办啊?”一声悲嚎传来。

    扭脸一看,不远处,老奚正坐在地上哭天抢地。

    他哭的撕心裂肺,那些个村里的老人和壮着胆子跑来看热闹的村民,却都围在我和岳父这边。

    这绝不是因为村里人有什么‘趋炎附势’的心思,也并非因为辨清是非嫉恶如仇。

    所有人都在这边,实在是因为另一边的情形有一种让人心寒的诡秘感。

    老奚面前横躺着两个人,和一条罕见的大鲶鱼。

    我回想起在河底的经历,在岳父的搀扶下踉跄着起身,走了过去。

    老奚身前的,是一个囫囵个的男人,看衣着正是和我一起下水的奚家老三。

    之所以从衣服辨认出是他,是因为,他的半边脸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咬过一样,虽然还没透出骨头,但血肉一片模糊,血流满面,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我的第一反应是摸向腰间,背尸绳已经不在了,奚家老三脖子里也没有绳套。

    “呼……”

    我下意识松了口气。

    奚家老三虽然惨不忍睹,但看胸口还有起伏,显然没死。

    现在背尸绳不在现场,我多少能够摆脱些牵连。

    村民不敢靠过去,除了奚家老三的样子有些恐怖,更主要的是,挨着奚家老三旁边,还平放着一具女尸。

    那女尸身子惨白,没有泡发的迹象,乍看就和刚死没多久一样。可让人望之胆寒的是,女尸的肩膀上没有头!

    看到贴在女尸身上,已经开始破败的白色裙子,我一时间百感交集。

    这白色碎花的裙子,和白天的女鬼一模一样,这死尸多半就是那个打工妹了。

    可她的头呢?她为什么没有头?

    “都他妈给我滚远点儿!”一个不算高亢却冷厉的声音传来,紧跟着,就见陈金生大步来到了跟前。

    “亚茹怎么样了?”我急着迎上去问。

    陈金生瘪着嘴摇了摇头,“她暂时没事了。”

    “暂时?”

    我一愕,这才看清,陈金生和我一样,也是浑身上下湿漉漉的。

    陈金生刚要说什么,却被老奚的哭嚎声阻断。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眉头一紧,偏过头冲老奚吼道:“人没死就不错了,还哭个什么丧?”

    老奚估计是被儿子的惨状给刺激到了,闻言一窒,却是跳起来,向着这边冲了过来。

    陈金生瞪眼看着他,等他来到跟前,竟猛一挥手,一巴掌将他抽的原地打了个旋儿,“别他妈跟我耍横,想知道你儿子为什么会这样,扒开鱼肚子看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