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九章 棺材里的说书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啪叽……啪叽……”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古怪声音,方启发忍不住回头一看,更是吓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免-费-首-发→【追】【书】【帮】

    屋里头大半彭家人,也都变成了纸扎人,原先还算祥和的彭老爷子,和另外两个青壮年家人,竟都变成了浑身鼓胀的腐尸模样,正步伐僵硬的朝着这边走来。每走一步,身上就不断落下烂肉和恶臭的液体。

    “这姓彭的不光会纸扎匠人的手艺,而且还会尸宗的养尸术!”牛半仙惊道。

    “叔,现在咋办?”

    “还能咋办?你小子听我的,赶紧放下我,去后院躲到鬼门里去!当是我求你了行不行?你要是也死了,我这趟就白来了,我老婆孩子就得一辈子受穷,连个翻身的机会都没了!”

    牛半仙是真急了,竟是不住的用脑袋撞着地面,做磕头状。

    方启发还要坚持,陡然间,已经变成干尸的彭示且,眼睛猛一翻,竟发出幽绿色的光芒。紧跟着身子一动,向着门口走了过来。

    “坏了老子的好事,你们一个都走不了!”彭示且恶狠狠的说道。

    此刻他脸上的皮肉都已经干枯僵化,两排牙床露在外边,表情无比的狰狞。只是像还不适应眼下的状态,行动有些缓慢。

    “小子,记住,一定要把金子交给我家婆娘!”

    牛半仙忽然咬着牙说了一声,不等方启发回过神,猛然挣脱他,跳起来向着彭示且扑了过去,同时张嘴向彭示且喷出一蓬鲜血。

    “糟了,姓彭的现在是僵尸,舌尖血只会让他发狂!”女鬼大惊道。

    果然,被鲜血淋到,本来还动作僵硬的彭示且,眼中绿光骤然大盛,拃开双臂,猛地扑到了牛半仙身上。

    方启发爬起来,想上去帮忙,却听女鬼的声音在耳边急道:“你不是他的对手,赶快去后院!”

    从头到尾方启发都看不到女鬼的影子,这会儿牛半仙生死悬于一线,他又怎么肯独自逃生?

    正要不管不顾的冲上去,忽然间感觉身子像触电般猛一震,跟着身体竟完全不受控制起来。

    牛半仙也是发了狠,一边和彭示且扭打在一起,一边大喊:“小子,快跑!快跑!一定要把金子交给我老婆……”

    话音未落,彭示且已经张开没有嘴皮子的利齿,狠狠咬在他脖子里,猛地撕下一大块肉。

    “你走不了!”彭示且将肉块吐掉,见牛半仙仍是抱着自己不放,大怒之下反倒停止了动作,只是快速的开合着血淋淋的牙床,像是在念诵什么咒语。

    咒语一停,猛然大喝道:“阴轿出窍,速与我夺取生人阳寿!”

    喝声中,原本被尸气鼓胀的彭老爷子和两个彭家人,竟像是气球般,身子再次迅速暴涨。紧跟着“砰”的炸开了。

    两个家人身体炸开后,里头竟露出两个一米多高,像是由黑雾组成的人形影子,而彭老爷子骨肉纷飞间,身体里居然飞出一个灯笼般的纸扎!

    彭示且越发疯狂的撕咬着牛半仙,同时咆哮道:“我要他的命!给我要他的命!”

    随着他的咆哮声,两个人形黑影身体骤然膨胀,悬浮在半空的纸灯笼竟也快速变大。

    方启发看的分明,那哪是什么灯笼,根本就是一顶纸扎的轿子!

    眼见两个黑影抬起瞬间变大的纸轿子朝着这边飞来,女鬼的声音在方启发体内响起:“走!”

    紧跟着,方启发全然不受自控的调转身,向着后院跑去。

    “你记住,躲到棺材里,不到鸡鸣五更,千万不要回头!”女鬼说道。

    这时方启发已经明白,女鬼附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知道女鬼是要救自己的性命,却忍不住问道:“你怎么办?”

    “你不用管我,姓彭的是不会放过我的。我替他害了那么多人,也是罪有应得。”

    说话间,女鬼已经带着方启发来到了后院。

    “快躲进去!”女鬼最后说了一句。

    方启发只觉身子一轻,知道女鬼已经离开,回头见黑影抬着纸轿追来,再顾不上旁的,冲进棚子,飞身跳进了棺材里。

    人一进到棺材,方启发就觉得如坠冰窖一般,浑身冷的不能自已。

    这会儿他已经精疲力尽,只能趴在棺材底,心中苦道:

    “牛叔啊,大奶奶啊,你们的叮嘱实在是多余。现在我别说是回头了,再过一阵子,怕是会活活冻死在这里头了。”

    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突然,耳边竟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爷,外边来的是不是阴司接引的鬼轿子?”

    一个苍老的声音道:“你以为呢?咱都是横死鬼,鬼差用勾魂索来拘咱们去地狱受刑,那都是万幸了,你还想有轿子坐?”

    “那这轿子是哪儿来的?为什么他们都往轿子里跑?”

    “那不是阴司鬼轿,是害咱们的人,用邪法幻化的阴轿。能够吸阴鬼进去,目的却是为他摄取活人的寿元!咱们要是进去,或许会有一时的舒服,但那是为虎作伥,最终会万劫不复,再难入轮回了!”

    “爷,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傻孩子,你忘了你爷是干什么的了?爷干的是说书的行当,别人爱听爷说书,是因为爷从十来岁就走南闯北,不知道听过见过多少奇闻异事。

    这阴轿害人的事,我也是听说过的。有一些懂得邪术的人,将活人生生炼制成人皮邪尸之类的怪物,再利用尸气养一顶纸轿子。

    纸轿子吸收尸气被养成阴轿,在鬼魅看来,就如同是地府接引的家什。实际上鬼只要一进去,就等于是被它吃进肚里,再没有投胎的机会了。

    跟爷说这件事的人还说,阴轿吸聚尸气和鬼魂多了,就会成精!能变得和养它的邪尸一模一样……”

    方启发听的清楚,这对话声,不就是先前青衣人来时,棺材里传出的那两人的声音吗?

    他被老人的解释勾起了好奇,正支棱着耳朵想要接着听下去,猛然就觉得身下透出的阴寒骤然加剧。

    折腾到这会儿,他又怕又累,本就精疲力尽,被这寒气一激,竟是晕了过去。

    那老人后边说了什么,却是再没听清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