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章 巨坟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沈晴惊恐的看了我一眼,僵硬着脖子就想回头。「^追^书^帮^首~发」

    “别回头!”我急忙扳了她脑袋一把。

    鬼搭肩,莫回头。

    就算是普通人,被鬼魂搭住肩膀,这一回头,身上的阳火也会减弱五分。

    我的体质不同,沈晴却只是个普通的女警。

    现在这种情况下,她要是回了头,可就出大事了。

    “走开!”我扫开女鬼的手,拉着沈晴快步向前。

    道路尽头的房屋被迷雾包围,又往前走了一百多米,才依稀看清屋子的外貌。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他娘的哪是活人住的屋子,根本就是一座死人的坟墓,只是比普通的坟大了不知道多少号,离远了看,真就和活人居住的屋子一样。

    再往前走出一段距离,看的更加清楚。

    那大号坟墓的前头,居然有两个人。

    其中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就正对着巨坟,跪在道路中间。

    然而牵引我目光的,却是他身边站着的另一个人。

    那人明显是个女的,穿着一条看上去十分艳俗的裙子,不光裙摆短,圆润的肩膀和小半截后背还都露在领子外头。

    按说这样打扮的女人,只会让我感觉厌恶。可目光落在这女人的身上,却是让我再也无法挪开。

    虽然没看到她的正脸,可这个背影,我实在再熟悉不过了。

    徐洁……

    这个最亲密的名字,此时如鲠在喉。

    她是我最亲近的人,没有之一。我会认错旁人,又怎么会认错她呢?

    不,那绝不是她。

    她现在还在城河街,在我们共同的家里,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出现!

    “是小五!”沈晴忽然喊了一声,拉着我向前跑去。

    巨坟前的女人像是听到了喊声,猛地转过了身。

    虽然之间仍隔着迷雾,我还是大致看清了她的脸。顿时像是被人用铁锤狠狠砸在胸口,只觉得气血上涌,整个人都快要被撕裂了。

    女人明显也看到了我,似乎有些惊慌,一顿足,转身跑向面前的巨坟,消失了踪影。

    “小五,快跑!”

    听到沈晴的嘶喊,我才猛地醒过神。

    目光一转,就见巨坟里骤然钻出一只硕大的青面獠牙的恶鬼,正伸出巨大的爪子,朝着跪在坟前的那人扑去。而跪着的那人,像是浑然不觉,没有半点要躲避的意思。

    “百醅玄注,七液虚充,魂魄和炼,五脏华丰,火铃交换,灭鬼除凶!”

    情急之下,我再顾不上想别的,大声念诵出破书上的诛邪法咒,同时双手并拢,捏起法印,像是握着一把无形的利剑一样,朝着恶鬼劈了过去。

    恶鬼像是知道利害,猛然闪向一旁,一只鬼爪却仍是勾向跪着那人的脖子。

    鬼爪的指甲足有三寸多长,尖利的如同钢铁铸造的钩子,即便是被钩中,又哪里还有命在。

    我根本没想到它会如此张狂,结出的法印击出,一时间收不回来。

    正一筹莫展,猛然间,就觉身边多了一个人影,跟着传来一声尖利的大叫:“朋友,看家伙!”

    没看清这人样貌,但听声音也知道是静海现了身。

    随着他的叫声,就见一道黑气从侧边飞出,像是离弦的毒箭一样,射向恶鬼的手臂。

    鬼爪的尖端距离跪着那人的颈间不到半尺,黑气却后发先至,猛然钉入了那条鬼臂。

    “啊!”

    恶鬼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灭魂钉!”

    “没错,好东西啊,我这里还有!”静海嘻嘻笑道。

    恶鬼显然被伤的不轻,惊怒之下,大骂了一句‘混账’,却又像是怕了静海,避过我击出的法印后,竟一转身,仓惶的逃回了巨坟里。

    我收回双臂,像是疯了的野兽般追到坟前。

    只见面前耸立着一座巨石打造的阴宅坟墓,却没有突破进入的空隙。

    “别追了!”静海跟着来到跟前。

    “怎么才能进去?”我已经彻底红了眼。

    我不相信那个消失在坟墓中的女人是我的枕边人,可她的样子……

    天底下又怎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她?

    “你冷静点!”

    静海也是急了,猛地拽了我一把,却又像是被火灼了似的,快速的把手缩了回去。

    他指着面前的巨坟,气恼道:“那家伙被我所伤,所施展的术法被破,阴阳路被隔断,你追不上他的!”

    我气淋淋的瞪了他一眼,转眼再看,巨坟周围的迷雾果然变得更加浓重,巨坟本身却迅速变得缥缈虚无起来。

    “别愣着了,先带他回去再说!”静海急道。

    “小五!小五!你醒醒,快醒醒!”

    见沈晴跑到跪着那人身前,连连扇他耳刮子,我才勉强清醒过来。

    走过去一看,那人一身病号服,果然就是伍卫民。

    我到底还没有完全丧失理智,见巨坟即将消失,来时的路也变得时隐时现,知道静海说的不假。

    静海伸出手,像是想拉我,却又像是不敢碰我,只能是又急的跺脚:

    “你现在鬼身完全显露,怒结于心,我不能碰你。别愣着了,快回去吧。我有办法找到你想找的人的!”

    他最后一句话,对我而言,如同是给垂死之人打了一针强心针。

    我回过头,深深看了他一眼,一把拽起兀自浑浑噩噩的伍卫民,招呼沈晴向着来时的方向跑去。

    沈晴这会儿也顾不上说话了,只是一只手拽着伍卫民,咬着牙拼命向前奔跑。

    来时的道路,随着我们的狂奔,在身后快速的被迷雾包裹,最终消失了踪迹。

    很快,前方出现了一堵看似杵天杵地,没有边际的墙。

    来时我并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形,但也猜到,这巨大的幕墙就是这条阴阳路的入口。

    和沈晴一起拖着伍卫民跑到跟前,我猛一使力,将伍卫民向着墙壁甩了过去。

    眼看伍卫民消失在幕墙里,我稍许松了口气,正想招呼沈晴快走,就见她像是被什么人用力扯了一把,身子猛然间向后倒飞了出去。

    我大惊之下,急忙伸手想要拉住她,眼角的余光却看到她身后竟攀附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怎么会是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