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十五章 全家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问静海,是不是一定要找出马的香童。「^追^书^帮^首~发」

    静海说,即便找到坟墓,想要得到活死人肉也没那么容易。出马弟子在某方面有着特殊的感应能力,有他们帮忙,会顺利很多。

    他干脆把话挑明了说:“那个女娃虽然不是出马弟子,但在东北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她和弟马有着相似的能力。除了她,这一时半会儿,我还真想不出还有别的更合适的人选。”

    我果断说:“那就找她帮忙。”

    静海显然有些意外:“你能张得开嘴?”

    我点点头,“你还不知道,她现在已经开了堂口,做了香童了。”

    本来以为静海多少会感到惊讶,不料他却只是叹了口气:

    “唉,在东北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她会有这么一天了。只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我这可不是马后炮,我虽然不会看相,不懂卜算,可我实在活的太久了,见过太多的人和事。

    人活一世,最难摆脱的,无非是一个‘情’字。或许从她遇到你的那天起,一切就都已经注定了。”

    我一阵心烦意乱,摆摆手让他打住。

    他要我找的人,实在不怎么好开口,我甚至不知道现在该如何面对这个人。

    但事分轻重缓急,事到临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更主要的是,不知道从何时起,那个和我不同父异母的妹妹,已经不知不觉成为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相比起来,我则不愿意再和王希真有过多的交集。

    所以,在短暂的踌躇后,我拨通了某人的号码。

    电话响了片刻,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却稍显生硬的声音:

    “哥,你忙完了?”

    ……

    第二天上午,我开车带着徐洁来到市里,先是买了些水果点心之类,然后来到了桑岚她们家。

    开门的是桑岚的父亲,他看到轮椅里的徐洁,先是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屋。

    “徐祸,来了!”

    董亚茹急匆匆从厨房里走出来,看到徐洁,同样是一愣,“这……这就是徐洁吧?”

    徐洁点点头:“您好,阿姨。”

    “快……快坐,很快就能开饭了,你们先吃点水果。”董亚茹有些局促道。

    事实是,经过那晚和徐荣华的一番谈话,再见到这个女人,我心里更加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

    再加上我和桑岚之间关系的影响,气氛一度有些尴尬。

    好在没过多久,桑岚房间的门打开,先出来的却是潘颖。

    看到这‘大背头’,我总算稍稍放松了些。

    毕竟有这个活宝在,多少能起到些调剂的作用。

    又过了一会儿,桑岚才走出来。

    几天不见,她似乎没什么变化,和我打了声招呼,目光转向徐洁,眸子里却突然闪过一丝怪异。

    见她直勾勾的看着徐洁,我有点沉不住气,刚想说点什么,忽然,屋子里蹿出一个小黑影。

    那小东西一跑出来,‘噌噌’两下就蹿到了桑岚肩膀上。我这才看清,那是前不久才被桑岚收养的狸猫。

    奇怪的是,这狸猫竟也两眼直直的盯着徐洁,而且全身绷直,对着徐洁不住发出‘呼哧呼哧’的吐气声。

    我忍不住微微皱眉,它这种反应,分明是对徐洁有敌意。

    桑岚终究将视线从徐洁身上挪开,看向我,嘴唇翕动了两下,竟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我也有话要对她说,却知道这会儿不合适说旁的。

    好容易挨到开饭,气氛才逐渐变得没那么压抑。

    董亚茹和桑岚的父亲显然还不知道徐洁的底细,刚开始出于礼貌,一直劝我们多吃菜。到了后来,董亚茹终于忍不住像多数第一次见到‘儿媳妇’的婆婆一样,小心翼翼的问起了徐洁的家世背景之类。

    好在昨晚和徐洁商量来这里的时候,我已经想到了这点。

    所以她问起来,徐洁就只说是外地来这里投奔亲戚。

    在我看来,她这也不算撒谎,毕竟当初她刚走进我的生活圈时,就是来‘投奔’老何这个‘三舅’的。

    一顿饭吃下来,我后背多多少少起了些汗,又絮叨了几句,就对桑岚说:

    “我有点事想找你帮忙,能不能……单独聊两句?”

    桑岚怔了怔,点点头:“正好,我也有件事想跟你说,到我房间谈吧。”

    我拍了拍徐洁的手背,跟着进了她的房间。

    一进屋我就按事先想好的词,直接说明了瞎子现如今的状况。

    桑岚静静的听我说完,点头道:“没问题,我已经退学了,有需要,你随时打给我。”

    我愕然:“退学?”

    桑岚也没有跟我解释的意思,朝房门看了一眼,忽然压低声音问:

    “你有没有觉得,徐洁有点不对劲?”

    我又是一怔,“她怎么就不对劲了?”

    桑岚垂下眼帘,眼珠明显在眼皮下转动了两下,再次抬眼看着我说:

    “我感觉她身上多了一些不属于她的东西。”

    “什么东西?”

    桑岚像是又犹豫了一下,才又直视着我说:“我说实话,你可别生气。”

    见她磨磨唧唧,我有些烦躁:“你说吧。”

    “我感觉出,她身上有别的男人的精气……”

    “你放屁!”不等她说完,我已经忍不住发了火。

    她虽然只说了一句,但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和玄学的感应扯不上多大关系,但凡心智正常的男人,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你什么意思?”我越想越火大,厉声道:“她现在都这样了,你还这么诋毁她?你觉得合适吗?”

    “我没有……”

    “行了!别说了!”我转身往外走,“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当我没来过!”

    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我都绝不能容忍她诋毁我的爱人。

    我不管不顾的拉开门,一个油光锃亮的大背头差点直接撞进我怀里。

    潘颖显然是在外头偷听,我刚才那么大声,她自然也大致想到我和桑岚谈的不怎么愉快。

    她倒没有被撞破‘不道德行径’的尴尬,而是先瞪了我一眼,才抬高声调,对着屋里的桑岚说:

    “岚岚,茹姨说,想拍张全家福。徐洁都答应了,你没什么问题吧?”

    这时我才看见,她手里拿着一部单反照相机。

    我虽然光火,但还没到失去理智的地步。看看客厅里一众人都看着这边,我强压火气,回头对桑岚说:

    “难得一起吃顿饭,拍张照片,留个念吧。”

    桑岚倒是没有过激反应,只淡淡应了一声,跟着走了出来。

    “得嘞,今儿就让我这首席摄影师出马,替你们全家捏个影!”

    潘颖笑嘻嘻的说道,却在‘出马’两字上加重了语气。同时狠狠咧了我一眼,显然是在提醒我,桑岚现如今的状况是由我一手造成的。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由她摆布,和其他人一起让她指手画脚的‘排兵布阵’。

    等所有人全都准备好,潘颖突然放下相机,把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顶在一起,围成一个方框,在眼前比划着说:

    “等等哈,先不要急。专业的作品是需要专业的站位地,让我再好好看看……那什么,桑叔,你再挨着茹姨点儿,把头再偏偏,对,就这样,俩人脑袋顶着脑袋,这样才像一对儿。

    云姨,你靠徐祸祸那么近干什么?离他远点儿……手!你的手!把手放下,你那么着把手扣在一块儿,别人一看还以为你是他的保姆呢……”

    ‘大背头’还在白话,我瞳孔却是骤然猛一收缩。

    我突然想起,昨天在太平间的经历。

    那时候,瞎子以影子的姿态出现,曾经向我比划了一个手势。

    当时我怎么都不明白,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现在看到潘颖的动作,竟恍悟过来。

    瞎子从我做的手势是……拍照?

    不对,他都成那德性了,还拍什么照片?难不成还想留个念,纪念他‘做鬼’的这段经历?

    照片……

    是照片!

    我脑子里像是有道闪电划过,下意识的看向季雅云……

    这时,就听前方传来‘咔嚓’一下快门的声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