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四章 柴禾垛下的秘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提到鬼彘,我和孙屠子就都炸毛了。免-费-首-发→【追】【书】【帮】

    孙禄冲到炕边,一把将刚死而复生的小柱子拎了起来,“娘的,老子一家好心收留你……他徐祸祸更是本着医者仁心,帮你个万劫不复的狗东西转世轮回,你倒好,居然恩将仇报!老子摔死你丫的!”

    孙屠子当然不会真把狗崽摔死,他是有点气糊涂了,也不知道是该把气撒在狗身上,还是鬼彘身上,目前来看,两者好像已经分不出彼此了。

    然而,他的这番话,在我听来却不是滋味的很。

    狗是我送来的,鬼彘也是我带来的,刚才他真要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也就不用活了。

    我同样是一肚子火,可此时老丁连同张安德两个老家伙,却都像缩头乌龟一样没了动静。

    静海虽然是始作俑者,但他刚才连番出言提醒,实在已经尽力补救了。而且,瞎子的命还着落在他身上,我也不能冲他发火。

    这一时间,我真是有种快要憋炸了的难受。

    没办法,我只能是默默的走到炕边,抱起另一只狗崽小栓查看。

    这小畜生少了一只眼珠,模样十分凄惨,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灌了酒,还在麻痹当中,肚皮一起一伏,倒是呼吸平稳。

    孙屠子到底只是撒撒邪火,见状忙放下小柱,和我一起替小栓处理起眼睛的伤口。

    “小柱子被鬼彘附了身,那真正的小柱子呢?是不是去投胎了?”孙禄问。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却听静海道:“没有,另一只狗崽还活着。”

    他指了指孙禄捧着的小栓:“一母双生,本就魂魄相连,即便其中一个死了,也不能单独入轮回,必定要等到另一个也死了,才能一起从何处来,到何处去。现如今鬼彘借狗身重入轮回,两只狗崽的魂魄已经归附到了一起……”

    他突然哈哈一笑,拍手道:“妙啊,妙啊!佛爷本来只想得其一者便是得了宝贝,没想到竟能一箭双雕,这到底是上天造物之奇,还是佛爷我……咳咳,还是你徐老板的造化呢?”

    我本来还带着气,听他这不混不清的一说,再想到他之前阴冷的态度,不禁火又上来了。

    刚要发作,房门突然从外边打开了。

    “小东西走了没?走了就埋了吧,饭快好了,你们……”

    孙禄他爹边说边走了进来,话说半截就被眼前的一幕弄愣了。

    “这……这咋回事?小的活了?大的眼咋瞎了呢?”

    我和孙禄对望一眼,刚想搪塞过去,被撂在一边的小柱子,突然呲着牙,冲着孙禄他爹狂吠起来。

    孙禄他爹被吓了一跳,“耶?这小畜生,咋还不认人了呢?”

    天底下最惹人憎的就是反口咬主人的狗,孙禄暴脾气一上来,边撸袖子边咬着牙对我说:“别拦着我,今儿我非得把它给炖了!”

    我看出孙屠子是想动真格的,却又奇怪,要是鬼彘转世生成这么个只会呲牙的东西,静海和尚又怎么会说它是宝贝呢?

    正犹豫要不要拦孙禄一把,小柱子突然跑到我跟前,冲我“汪汪”叫了两声,跟着竟跳下炕,咬住我的裤脚往外拽。

    孙禄也看蒙了,“咋回事儿?瞧这意思,它还想狗仗人势,让你替它出头,跟我老子干仗?”

    “哪能啊!”静海忽然嘿嘿一笑,“佛爷可绝不会干赔本的买卖,我说这两条狗崽如今都是宝贝,那就是宝贝。它这多半是想巴结你,你只管跟它走,必定另有收获。呵呵,我看这老屠夫的身子骨可不怎么好,我也就先不多待了,免得他受了冲撞。”

    说完,又斜睨着孙禄他爹哈哈一笑,一旋身,回到佛珠里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静海弄的神经过敏,现在只要老和尚一开口,我就觉得他话里套着话。

    特别是他最后冲着孙禄他爹那一笑,更让我觉得,老丫憋着九曲十八弯的屁没放。

    孙禄这会儿也看出苗头了,小声问我:“咱要不要跟这狗东西去看看?”

    我点点头,冲他使了个眼色。

    孙禄会意,走过去把包扎好伤口的小栓往他老爹手里一塞,“您看着这个,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两人跟着小柱子跑出屋,却见这狗崽子并不往外跑,而是径直跑到后墙角的柴禾垛旁边,回头冲我叫了两声,接着扭过身,用两只前爪不断的刨土。

    两人走到跟前,我上下看了看那柴禾垛,小声对孙禄说:“静海有句话我信,他可真是无宝不落。他说鬼彘转世的狗崽是宝贝,多半有他的道理。难不成……这下头藏着什么宝贝?”

    孙禄斜眼看着我,瓮声瓮气的说:“这柴禾堆打我爷在世,翻新屋子的时候,可就堆在这儿呢。我估计底下陈年老柴禾肯定得有,宝贝?哼哼,你可别跟我说,老柴禾成了精,只要收服了它,它就能在咱跟人干仗的时候,自己飞起来敲人家脑袋。”

    我被他这冷笑话噎的一阵无语。

    这时,孙禄他爹抱着狗崽从屋里走了出来,站在门口说:“你们俩小子瞎折腾什么呢?有什么事儿不能吃了饭再忙活?赶紧的,去厨房帮你娘端饭去!”

    刚被孙禄一挤兑,我也觉得小柱子能寻宝的想法纯属扯蛋。加上折腾这一上午,也是又累又饿,就想不管还在扒拉土的小柱子,先去吃饭。

    可就在我想要转身往回走的时候,突然就见,小柱子对着柴禾垛‘汪汪’的狂叫起来。

    这奶狗子比小栓还小一圈,这一叫起来,却是比先前在屋里的时候叫声洪亮了数倍,竟震的人耳朵有些发麻。

    我和孙屠子一时间都错愕不已,正不知所措,突然间,我眼角的余光瞥见柴禾垛似乎动了一下。

    柴禾怎么会动?难道这下头真有什么东西,而且还是活物?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猛然间,就见柴禾垛里忽然蹿出一团黑影。

    这黑影似乎并无实质,就像是一团聚而不散的黑雾。一冒出来,立刻就向着一个方向冲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